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十四章 避雨奇遇

  雨幕中,天上地下都是水汽,白茫茫一片遮住视线,分不清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方斗脚步快,却快不过绵密的雨幕,几个呼吸后身上湿透了。

  但是,顺着犬灵指明的方向,方斗隐约看见,一座小山若隐若现。

  “呼呼!”

  方斗一头扎入山洞,耳边雨声如同被刀斩断,变得安静许多。

  让人惊奇的是,山洞里已经有人了。

  一个货郎模样的青年,脸色白皙、下巴尖尖,挑担和货架放在岩壁角落,正对着一堆枯藤吹火绒。

  “啊!”

  货郎见到方斗,也有些吃惊,等见到方斗短发,松了口气,见到被他抱在怀里的福宝。

  “小师傅,往里面走走,外面风雨大,小心孩子着凉!”

  山洞并不深,靠内的岩壁布满枯藤苔藓,也就两间房间大小。

  外面风雨交加,不时有雨丝被吹入洞口,落在方斗头上、身上。

  方斗低头,见福宝头发被打湿,贴在额头,叹了口气。

  片刻后,火堆被点燃,洞内湿气被驱赶,变得温暖许多。

  货郎招呼方斗,“小师傅,过来烤衣服,湿气入体,容易得风寒!”

  方斗心知,以自己的体质,多半不会感冒着凉,但对方一片好意,也不方便推辞。

  “多谢了,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一个小小货郎,贱名乔东!”

  方斗脱下外套,架在火堆上烘烤,身上只剩下道袍,这件道袍材质奇特,竟是丝毫不沾水珠,清爽无比。

  乔东见方斗穿身道袍,啧啧称奇,和尚穿道袍,这搭配真是新奇。

  福宝躲在一旁,后背靠着岩壁,眼睛骨碌碌转。

  不知多了多久,外面雨还在下,天色逐渐昏暗,已经到了傍晚。

  看来,今晚要在山洞过夜了。

  方斗摘下竹篓,从里面取出干粮,递给福宝吃。

  福宝啃了几口,拿在手上发呆。

  干粮是精磨小麦烘烤的大饼,麦香十足,但为了便于存储,经过晾晒脱水,所以口感粗硬、很是磨牙。

  乔东接过干粮,放在火上烘烤几下,片刻散发焦香气息,面饼也变得香脆起来。

  福宝一声欢呼,接过面饼吃起来。

  “小弟弟,我给你变个戏法!”

  乔东转身翻翻货架,取出一个木板凳,举在面前念念有词。

  “竹马之术,走!”

  板凳发出一声马嘶,四根笔直的蹬腿撒开,在地上奔跑起来。

  虽然都是四条腿,但板凳和小马不同,乃是死物,竟能围绕着火堆笃笃乱跑,仿佛是有血有肉的活物。

  方斗微微一惊,这门法术有点意思。

  福宝也看得惊呆,将干粮放在身旁,两只小胖手拼命拍掌叫好,“好,好看!”

  然后,他皱眉,“怎么只有马,没有人骑?”

  “有有,有人骑马!”

  乔东从货架中,掏出几根长长的草叶,是用来编织蚂蚱、飞雀等小玩意儿的。

  他一双巧手,灵活得先是蝴蝶上下翻飞,草叶穿梭交织,片刻过后,成了四肢齐全的小人。

  “呼!”

  乔东朝草人吹口气,信手往地上一抛,草人在半空翻个跟头,稳当当落在板凳上。

  “驾驾驾!”

  福宝兴奋大叫,看着草人骑着板凳,像是冲锋陷阵的骑士。

  小孩子最爱看这个,盯得目不转睛。

  “多谢乔小哥!”

  方斗朝乔东拱拱手,“你这手法术,真是厉害!”

  乔东连忙摆手,“一点小戏法,当不得法术的称呼!”

  接下来,二人气氛融洽交流起来。

  乔东是走街串巷的货郎,也经常下乡行走,为了吸引生意,掌握一手炫目的戏法,用来吸引小孩子围观。

  这手竹马草人的本事,归根结底还是幻术之流,和吞刀喷火、神仙绳等戏法没区别。

  “原来如此!”

  方斗若有所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别看乔东一个货郎,为了谋生,也掌握几门戏法,虽然没有杀伤力,但总是谋生之术。

  “啊呀呀,秋雨使人愁,愁上加愁!”

  一个书生跌跌撞撞,撞破雨幕冲入山洞,见到方斗和乔东二人,连忙整了整衣冠,拱起双袖行礼。

  “小生冒犯了,借贵宝地避雨!”

  方斗微微一笑,“萍水相逢,先生请便!”

  书生收起雨伞,连忙卸下背后书框,发现里面书册被打湿了,急忙恳求,“可否借火一用,小生聊以烘书!”

  方斗的外套已经干了,取来侧身让开,“请!”

  打湿的书册,被一页页翻开,抹平表面的水珠,还要小心不能将墨迹浸染,否则晾干后粘连,书就废了。

  书生的动作很是仔细,擦拭的差不多了,就放在烤火的地方烘烤,小心翼翼,不让火舌撩到纸面。

  一本本书册烘干,书生露出微笑,总算抢救及时。

  他一回头,见到福宝盯着他,书生一来,乔东便收了戏法。

  毕竟读书人,最忌讳‘怪力乱神’,还造了个‘奇巧淫技’的词儿,专门用来斥责戏法机关之类。

  书生感到奇怪,“小娃娃,你望着小生做什么?”

  “书有什么好看的?”

  书生来了兴趣,开始科普,“书是好东西啊!”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福宝眼神迷糊,看向方斗,“大哥哥,他在说什么!”

  方斗耐心解释,“这位书生大哥,说读书最高贵。”

  “只要你读书了,金钱美女唾手可得!”

  书生含笑点头,心中腹诽,“粗俗!”

  福宝撇了撇嘴,“这几样东西,我家都有,不用读书啊!”

  “还有,这位大哥哥书多,也没见到他有钱有美女!”

  书生内心泪流满面,小孩子说话太直,容易伤人啊!

  “他老子的,这雨下得,老天爷撒尿么?”

  “哈哈,老天爷若是撒尿,那话儿怎么不见?”

  几个粗鲁的声音响起,七八人脚步声,踩得水花四溅,带着浓重湿气闯入山洞。

  这些人都是彪形大汉,身上穿着蓑衣、头上带着斗笠,雨水沿着边缘哗啦啦往下流,仿佛小瀑布般。

  “大哥,有人了!”

  “有人又如何?”

  大汉们脱下蓑衣、斗笠,个个面容不善,腰间和背后佩戴各样兵器,显然不是善男信女。

  他们也不客气,径直走到火堆旁赶人,“滚开,咱们大哥要烤火!”

  乔东烤的差不多了,闻言起身离开,旁边书生嘴里嘟囔,什么“君子动手不动口”,但还是让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