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十三章 离家

  按照食气法的理论,修炼法术的原理,是吞吐天地元气提升。

  功法也分高低,低级的功法,不分好坏,一口气都吞了,但上乘功法,却能针对性进行修炼。

  比方说魔道功法,只针对煞气、阴气等负面能量吸收。

  单独针对某种灵气吐纳修炼,好处在于修炼速度快,相比一般功法事半功倍。

  当他修炼金鸡诀时,吞入天地灵气,将正、负能量都吸入体内,偏向于金鸡诀的灵气被融入体内,至于那些负面灵气则是被排除体外。

  食气法能区分正负,挑出对自身有利的灵气吸收炼化。

  “有趣!”

  方斗仔细吐纳起来,这是一门纯练气的法术,和金鸡桩侧向炼体不同,只需盘腿而坐,平心静气便能入定修炼。

  “哈呼!”

  大口呼吸,渐渐契合某种独特的节奏,天地元气聚拢过来,被方斗吸入口中,也不当即吞入腹中。

  他运转食气法的法门,白气在口中粉碎,筛选出有利的灵气,剩下的化作黑烟从鼻孔喷出。

  “咕咚!”

  一口精粹的灵气,被含成气丸吞入腹中。

  气丸入体既化,迅速冲入体内,蛰伏已久的法力,仿佛见到猎物,猛地流转起来,将分散的灵气融汇消化。

  方斗发现了,金鸡诀是炼体法,吸入的灵气融入躯体,提升体质,而食气法吞入的灵气,大半用来转化法力。

  “呼呼!”

  方斗一直修炼到半夜,口鼻胸腹变得酸痛,知道到了极限,方才停下来。

  食气法第一层,勉强跨过门槛,但还没到大成境界。

  秘药呢?

  食气法的秘药,是道家丹药,要求更高。

  方斗掐指一算,遥遥无期啊,只能靠自身努力修炼啦!

  只可惜,食气法只有前三层,想要获得完整版的,只怕要落在那个‘千秋社’上。

  方斗突然一寒,察觉到情况严重了。

  千秋社舍得赏赐这些法术,肯定藏有更厉害的,若是存心报复,方斗恐怕挡不住。

  “麻烦了!”

  天色越深,他反而更睡不着。

  方斗走到门口,望着头顶星空,长产叹了口气。

  “哇哇哇!”

  北面偏殿中,传来福宝哭醒的叫喊声。

  方斗快步走入殿中,见到福宝坐起身,揉着眼睛大哭。

  “和尚,我做梦见到娘了!”

  孩子哭着,眼泪金豆子般哗哗掉落,越哭越是伤心。

  方斗安抚了半天,平时管用的手段,不管用了,“乖乖,明天带你去县城,买糖葫芦、糖人,还有鸡腿和猪头肉!”

  “不要糖葫芦,不要糖人,不要鸡腿,也不要猪头肉!”

  福宝停下来,睫毛挂着水珠,可怜兮兮,“我要爹娘!”

  方斗一拍手,“好,我带你去找爹娘!”

  反正今晚睡不着了,干脆连夜出发,去隔壁县找福宝的爹娘。

  方斗收拾一番,背着竹篓,抱着福宝,将北面偏殿的门锁好。

  出发前,他给石像上了三炷香。

  烟火袅袅,升到石像面前,却不改那副愁苦的表情。

  “不管你是什么神,保佑此行顺利?”

  方斗腾出一只手,就要抱起公鸡,“鸡大师,我们走,嗯……”

  公鸡扑扇翅膀,逃过方斗的胳膊,显然不想和他一起去。

  “咕咕!”

  公鸡指向寺庙,表示自己不想出去,要留在这里看家。

  “也好!”

  鸡大师的战斗力,方斗绝对信任,什么老虎饿狼来了是送菜,普通的小蟊贼么,但愿能活着离开!

  方斗盘算了下,带着福宝步行去隔壁县,起码要一百多里,几天就能到了。

  此去能否成功,他心底也没底。

  但福宝坚持说,自己是姜家庄的小少爷,和蔡捕头的说法不同。

  方斗也知道,蔡捕头没理由说谎,这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正好他静极思动,去姜家庄一趟,当面问个清楚。

  出发前,方斗一拍额头,差点忘了。

  他从怀中,取出纸包,里面装了九根线香,仔细取出一根。

  方斗伸出指头,搓燃香头,红点明暗不定,烟气凝成一条线,朝着远方飘去,虽然夜风凛冽,但还是缓缓扎入虚空。

  最终,烟气直挺挺,转向一个方向。

  “呵呵!”

  那个方向,大致上是隔壁县姜家庄的位置。

  看来,这里面有猫腻,不是蔡捕头说谎,就是姜家庄说谎。

  方斗下意识看向怀中的孩子,福宝探头探脑,好奇看着将明的天色。

  “和尚,咱们现在就出发!”

  “嗯!”

  方斗点点头,“还有,我不是和尚,叫我大哥哥!”

  “好的,大哥哥!”

  福宝又质疑,“你不是和尚,怎么住在庙里?”

  “多嘴!”方斗嗯嗯他粉嫩的鼻头,“你也住在庙里,难道也是和尚?”

  “有道理啊!”福宝琢磨了好长一段时间。

  ……

  雨水淅沥沥下着,天上地下都是雨水,令人避无可避。

  “呸呸呸,什么野毛神,一点不灵。”

  方斗抱着福宝,缩在一颗大树下面,头顶枝叶趟落的雨水,形成一层层水幕。

  幸好,这颗大树还有个树洞,可供两人藏身。

  虽然略显潮湿,但总比淋成落汤鸡强。

  福宝抬头,“大哥哥,你怎么没带伞?”

  方斗挠挠头,忘了,深秋也不是雨季,谁能想到,路上碰到这么一场瓢泼大雨。

  这场雨有得下,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大树虽然枝繁叶茂,但被雨水冲刷,树桩开始渗透出雨水,脚下树洞开始升起水面。

  这样可不行,大树下面也不能多待了。

  方斗手腕抖动,将犬灵放出,令其打探四周,有无落脚的地方。

  黑犬不怕雨淋,反而难得碰到淋浴的机会,在瓢泼大雨中,兴奋得抖动身躯,污水四溅。

  “别顾着玩,快去!”

  黑犬甩开蹄子,眨眼消失在雨幕中。

  片刻过后,黑犬奔跑回到大树下,朝方斗摇尾巴。

  东南方向有一座矮山,有个山洞朝这个方向,可供遮风挡雨。

  “福宝,有地方落脚了!”

  方斗抱着福宝,从竹篓取出竹竿,支起架子,上面蒙块布,遮住福宝的头顶。

  下一刻,他双腿猛蹬,冲入雨幕当中,撞得漫天雨滴粉碎,化作白茫茫雾气。

  脚下踩出的水花,朵朵大如脸盆,溅射的力道之强,足以洞穿荷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