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十一章 福宝

  “什么,就剩这么点了?”

  方斗死死盯着蔡捕头,目瞪口呆。

  蔡捕头举着账簿,无奈摊开双手,“抱歉,只剩下三十八两了!”

  他们谈论的数字,正是方斗的赏金。

  “不是说五千多两么?”

  方斗掰着指头,怎么算也也和三十八两相差太远,除非……有人中饱私囊。

  “小师傅,你这些日子,消费的药材如山如海,那可都是真金白银买的!”

  蔡捕头无奈解释,就算那些药材商人以成本价出售,许多药材仍旧昂贵的超乎想象。

  比方说,虎骨、犀角、熊胆、龙鳞、凤血等等,非达官贵人用不起,价格和等重的黄金挂钩。

  修炼法术的秘药,虽然有许多辅材,但主要的材料,都是这个层次的名贵药材。

  方斗以为五千两是个天文数字,大手大脚花销,等到结账的时候,却发现傻眼了。

  他就好比某个宅男,咬咬牙拿钱氪金,终于充了一大笔金币,皮肤买了、装备买了、妹子也勾搭了,等爽完之后,发现金币没了。

  何止是空虚,简直是肾虚!

  “呃!”

  蔡捕头露出同情的眼神,从怀中掏出一把银子,“就剩这么多了!”

  其他金银,都已换算成各种药材,用剩下的都囤在院子中。

  “总比没有强!”

  方斗接过银子,却不料蔡捕头又发话了,这次他语气带着歉意。

  “抱歉了,小师傅!”

  “刚才县令发话,事情已然完结,请你回贵寺修行,县衙重地,不方便留外人。”

  言下之意,竟是不顾方斗得罪千秋社,不愿意提供庇护。

  方斗脸色一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呸呸!

  蔡捕头心中叹气,县令是高门大户出来,行事一板一眼,绝不通融,按照他的想法,方斗这么有能力,趁机结交没坏处!

  可惜了,县令偏不肯留他。

  “既然如此,在下告辞了!”

  方斗突然笑了,“叨扰这些日子,小生也过意不去,蔡捕头,就此别过了!”

  他回到院子里,将剩下的药材打包,背在身后沉甸甸。

  剩下的药材,还够他修行一段时间,更何况,这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五千两啊,想起来都心痛。

  走到县衙门口,方斗见到先前的小捕快,牵着一个哭闹的孩童,硬往外拽。

  “我不要去,不要去!”

  “福宝要回家,福宝有家,有爹娘!”

  “呜呜呜!”

  小捕快青嫩的脸上满是尴尬,低声劝说,“乖,慈幼院的姆妈是好人,会好好待你!”

  孩童约莫六七岁,生的白白嫩嫩,衣服材质也不俗,显然不是出身寒微,应该同为大户出身。

  方斗停下脚步,蔡捕头正送他出门,见状走上来,“怎么了?”

  方斗指着孩童,“怎么回事?”

  他清楚记得,这孩童是他亲手从蛋壳取出,也是郎七拐卖的孩童之一。

  听说这段时间,所有被拐的孩童,都被家人借走,怎么还漏了一个?

  “这孩子叫福宝,他的情况,哎,一言难尽!”

  蔡捕头给方斗解释起来。

  原来这孩子已经懂事,苏醒后说出自己来历,他名叫福宝,来自隔壁县的姜家庄,是庄主夫妇的老来子。

  “既然如此,就派人送回姜家庄,如果派不出人手,送信叫姜家庄来接人。”

  本县距离姜家庄,足有上百里距离,起码要走上几天几夜。

  姜家庄有数百人口,庄主是大地主,财力丰厚,又是老来得子,肯定巴不得当面见到儿子。

  蔡捕头叹了口气,“果真如此,那就好办多了!”

  他第一时间派人,通知临县的姜家庄,结果很快得到回复,庄主夫妇的独生子一直在庄子里,从未走失过。

  “那一定是记错了,孩童年纪小,或许是附近走失。”

  蔡捕头叹气摇头,“我也想到,结果在隔壁县打听,并未有类似福宝的孩童走丢。”

  “这就麻烦了?”

  方斗也知道,孩子的记忆有真有假,又被郎七拐得远离家乡,想要靠福宝的回忆,怕是找不到来历。

  “没办法,县衙也不能养孩子,只好送到慈幼院中!”

  “什么,慈幼院?”

  听名字,慈幼院和福利院、养老院功能类似,但这是封建社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能建立类似现代的公益慈善机构吗?

  答案是不能!

  本县的慈幼院,甚至还有饿死人的先例,无家可归的孤儿,就算去当乞丐,也不肯进慈幼院。

  好好的孩子送进去,怕是活不到成年。

  方斗叹了口气,“可惜了!”

  蔡捕头说道,“没办法,再说了,咱们也在帮他找家人,一旦找到福宝的家人,他就不用待在慈幼院!”

  小捕快还在奋力拖拉福宝,以他的臂力和武艺,连公牛都能拉动,却怕伤了孩子的嫩手,始终不敢用力。

  “算了!”

  方斗叹了口气,“蔡捕头,这孩子让我带走吧!”

  蔡捕头一喜,这也是办法,说实在话,他是本县在编的公务员,更清楚慈幼院是什么地方。

  照实说,孩子跟着方斗,比去慈幼院强一百倍。

  “福宝,这位小师傅想带你回家,你去不去!”

  福宝转身,见到方斗的短发,重重点头,“我去!”

  小捕快有些丧气,他废了半天力气,确比不上方斗一个露面,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呀?”

  “娘亲也拜和尚,家里烧香,我相信和尚是好人!”

  蔡捕头哈哈笑了,心想,孩子的母亲信佛,这是个线索。

  ……

  方斗回头,望了眼县城的门口,然后回头,牵着福宝,“走吧!”

  福宝抱着一根糖人,边舔边说,“这麦芽糖不够甜,一定掺了东西!”

  “小子,你嘴叼得很!”

  “现在我终于相信,你来自大富人家。”

  福宝嘎吱一口,压断糖人的胳膊,“我没说谎,我本来就是姜家庄的大少爷,咱家的水田有一千亩!”

  方斗揉揉他的脑袋,“别吹了,走吧!”

  “跟我回家,米饭管饱,但不能吃肉!”

  福宝皱着脸,提出质疑,“为什么,肉可好吃了,红烧的、粉蒸的、炙烤的,还有……”

  方斗流出口水,板着脸喝道,“没看到我是和尚,不能吃荤!”

  回去的路程,走的格外轻松,方斗和福宝拌嘴,时间过得很快,只是小孩子腿脚不灵,转走了半里地,就伸出胖胖胳膊求抱抱。

  于是,方斗一路抱着福宝回到鸡鸣寺,等到了地方,发现孩子已经趴在肩头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