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十章 吃饭

  半晌后,蔡捕头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打开铁门走入死牢深处。

  他见到怪异一幕。

  方斗捏着下巴,露出沉思神情,双目望着虚空。

  至于郎七,则是趴在烂草堆里,全身伤口流脓,却在张口狂笑,念叨着,“你离死不远了,哈哈,哈哈哈!”

  “给我老实点!”

  蔡捕头一伸手,郎七身上炸开七八点火光,当即闭嘴,但随之低声嘿嘿阴笑着,令人不寒而栗。

  “他这是怎么了?”

  方斗抬步就走,“出去说!”

  蔡捕头看了眼郎七,这恶贼鼓足力气,朝着方斗背影,大喝道,“小和尚,我在下面等你!”

  “疯了!”

  蔡捕头摇摇头,快步跟上方斗步伐。

  走出死牢,外面是明媚的大晴天,阳光照在身上,可驱散一切黑暗阴冷,和死牢内部完全是两个世界。

  “听说过千秋社吗?”

  蔡捕头差点跌了跟头,“什么千,什么秋?”

  “千秋社!”

  方斗再度强调,解释道,“郎七招供,他是千秋社的人。”

  蔡捕头神情肃穆,“这下麻烦了!”

  方斗回忆起来,郎七故意将他叫来,就是为了透露千秋社的存在,发出死亡威胁,想要借机折磨方斗。

  可是,方斗的表现,竟是从未听过千秋社的大名。

  郎七震惊之余,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一会说方斗‘命不久矣’,一会儿说方斗将‘生不如死’。

  方斗更关注的,是郎七口中所说,那几样法术留有暗门的事情。

  如果真如他所说,自己岂不是中招了?

  “小师傅,这下麻烦了!”

  蔡捕头开始解释,千秋社的由来。

  民间术士,掌握了远超凡人的力量,开始暗中结社,谋求权力地位,同时隐藏在人群当中,以各行各业做伪装。

  千秋社,在江南地区,野心最大、势力最深厚,也是令官府寝食难安的庞然大物。

  “难怪了,千秋社的术士们,修炼邪法妖术,经常需要活人精血,于是收服郎七拐卖人口,提供童男童女!”

  蔡捕头说到这里,咬牙唾骂,“杀千刀的郎七,死一万次都不够!”

  但是,他的愤怒中带着几分恐惧,显然千秋社远比方斗想象的更加恐怖。

  “小师傅,你杀了郎七,千秋社必定会报复,这下麻烦了!”

  蔡捕头想了想,“我先禀明大老爷,你暂且住在县城,千万不要回鸡鸣寺。”

  鸡鸣寺地处偏远,四处人迹罕至,千秋社若是寻仇,方斗孤掌难鸣,怕是会遭遇不测。

  方斗点点头,“只能这样了!”

  回到县衙后,方斗洗了个热水澡,全身放松,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醒来后,方斗走出县衙,临近找个饭馆吃饭。

  “不要荤菜,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菜?”

  跑堂伙计连忙说道,“客官算是来对了,咱们请来的大师傅,曾今在福元寺学过素斋,你若是手头宽裕,可以尝尝。”

  “爷不差钱!”

  啪嗒,一锭银子拍在桌上。

  “好咧!”

  片刻过后,丰盛的素斋摆上桌。

  罗汉羹,用金针菇、笋干、粉丝、豆皮、菜心等材料,炖成香浓美味的羹汤,吃起来滑嫩无比。

  慈悲锅,用豆腐做成鸡鸭鱼肉,一锅煮了香气四溢,比肉更鲜美。

  七鲜素面,一碗清汤面,偏偏鲜美得令人恨不得把舌头吞掉。

  更有其他素斋,当真让方斗胃口大开。

  伙计来回七八趟,才将素斋送完,正要说几句,目光落在桌上,突然呆愣住了。

  一桌子素斋,片刻间空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杯盘。

  “伙计,再来一桌,不,三桌!”

  伙计心想,你这是猪肚子么!

  “劳驾了!”

  方斗掏出一粒碎银,“规矩我懂,这是小费!”

  看在银子的面子,伙计又跑了一趟,给后厨下单。

  “什么?”

  大厨重重一摔饭勺,“你拿我寻开心呐,就算是福元寺的大师们开饭,也吃不了这么多?”

  伙计哪敢顶罪,只得赔笑,“大师傅,您受累,那位小师傅从县衙出来,还是蔡捕头请进去的,来头不小,咱们尽力伺候!”

  大厨瞪着他,“你小子这么卖力,肯定收了好处。”

  “一点跑腿钱!”伙计谄媚笑着。

  “刚才你也说了,他吃得精光,老子的手艺没白费,就算再累又何妨?”

  “去告诉他,等着!”

  一盘盘素斋端上桌,方斗慢条斯理,一口口吃掉。

  伙计原本麻利的动作,也随着次数增多,渐渐累了,脚步变得沉重缓慢。

  “客官,这是最后一桌了!”

  伙计松了口气,抹抹额头的汗珠,冷不丁被方斗叫住。

  “伙计,光吃菜,没饭怎么行,给我来一锅米饭!”

  伙计惊呆了,这饭量还是人吗,“客官,你真要一锅,咱们后厨的锅子可不小。”

  “先来一锅,不够再加!”

  你个吃货,伙计心里埋怨,拖着灌铅般双腿,往后退走去。

  “咱的手艺,连福元寺的大师们,吃了都赞不绝口!”

  后厨大师傅已经把手,正在和帮厨们吹牛皮。

  “又怎么了?”

  大厨见伙计来了,吃惊问道。

  伙计有气无力回答,“他还没吃饱,叫再上一锅米饭!”

  后厨鸦雀无声,吃菜配饭没错,但你都吃了几桌素斋了,就算一头饕餮都撑爆了,怎么还要米饭。

  “去给他蒸米饭!”

  大厨露出一切都在掌握的微笑,“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福元寺的大师们,有习武的,有练法术的,平时消耗大,吃的也多。”

  “信不信,有个大师,一顿饭能吃半头牛,前堂那个,小儿科!”

  他正在吹牛皮,伙计又来了,这回他扶着墙走,已经累得走不动。

  “算了,我走不动了,大师傅,你干脆整个五六锅,一起抬出去!”

  大厨吹不动了,心好累!

  有帮厨提出异议,“会不会出人命?”

  “在他撑死前,我都要累死了!”伙计有气无力。

  结果就是,后厨的存米被吃光了,导致饭馆不得不提前关门。

  掌柜一盘点,乐开了花,今天大赚特赚啊!

  方斗走出饭馆,走在街道上,摸摸肚皮,安慰自己,不能吃太饱,太饱犯困,七八分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