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九章 千秋社

  方斗沉浸在‘氪金’的美好感觉中,每日都能感到力量在提升,巴不得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

  但是,某天清晨,方斗听到院子外,有人偷偷等待的动静。

  原来是那些家属,担心孩子安危,又不敢打断方斗的修炼,心惊胆战等候在院子旁。

  “难为天下父母心啊!”

  方斗得知后,叹了口气,开始放弃其他,专心修炼‘撒豆成兵’。

  这天晚上,厚积薄发的‘豆兵’,在足足熬干了八十九锅秘药后,终于跳到半空,化作雄壮的持剑将士。

  “参见主公!”

  这个豆兵相比从前,力量更强,速度更快,体表流转的光芒,您凝结成金甲,这是已经成品的特征。

  方斗默念,“记下来是,‘藏兵’!”

  他掐个手诀,心中默念,“手!”

  顷刻间,豆兵化作一道光,落在方斗掌心。

  不大不小,正巧一颗黄豆的体积,这颗豆兵成了。

  相比炼制豆兵,藏兵法容易多了。

  ……

  院子门口,诸多家属们等候已久,却不敢大声,生怕打扰方斗修炼,耽搁了救孩童的进度。

  “吱嘎!”

  大门打开,方斗走出来,见人数众多,微微一惊。

  “小师傅,难道能救人了?”

  方斗点点头,“蔡捕头呢?”

  早有人见到动静,去将蔡捕头请来了。

  “蔡捕头,可以开始了!”

  蔡捕头将竹篮提来,里面变了模样,每颗鸡蛋动用棉花、绸缎铺好,哪怕磕碰一点,家属们都紧张好半天。

  方斗捡起一颗鸡蛋,在旁边等候的众多家属,心猛地提起来。

  “这是空的!”

  竹篮里面,藏了些空蛋壳,是用来藏后续拐卖的孩童。

  家属们听了,纷纷失落不已。

  方斗又挑了一颗,当即施展手法,将‘藏兵’倒过来用。

  可以清晰感受到,蛋壳内部藏着一团生命力,虽然略显微弱,但是相比鸡蛋的体积,堪称旺盛无比。

  “放!”

  方斗指尖用力,蛋壳当即碎开,一个胖娃娃穿着大红肚兜,落在他双手上,缩成一团酣睡。

  “喜娃!”

  一大家子哗啦啦上前,保住胖娃娃,欢喜得涕泪交加。

  胖娃娃被吵醒了,脸一皱哭了,“我饿!”

  两个老人是爷爷奶奶,急忙叫下人取来食盒,“来喝参汤,大补的。”

  说着心疼抹眼泪,孩子饿了这么多天,都廋了。

  “且慢!”

  旁边一家的主人开口,“孩子饿得久了,只能喝些米粥、羊奶滋养,人参是大补之物,小心虚不受补,弄出人命来!”

  “爷爷不好,乖!”

  胖娃娃哭闹着,被喂了香甜的米粥,眼一闭继续睡着了。

  其他家属骚动起来,争抢着上前,要求方斗先救他们的孩子。

  蔡捕头连忙说道,“不要乱,小师傅施法,需要平心静气!”

  听到这句话,家属们唯恐孩童有失,逐渐平静下来。

  方斗这段时间,被各种秘药腌透了,巴不得有机会活动手脚。

  一颗颗鸡蛋被捏碎,里面各种男孩女娃救出来。

  家属们欢喜交加,领会各家的孩子,也有不少人失落,没见到自己的孩子。

  对此,蔡捕头表示无能为力,丢失太久的孩子,只怕已经造了毒手,根本无法找寻下落。

  一时间,这处院落当中,浮现各家的悲喜交加,既有团聚的欢喜,也有亲人生离的悲戚。

  方斗叹了口气,他的能力,只能做到这里。

  蔡捕头轻声说道,“小师傅,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应当和你说说!”

  “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还要追溯到,蔡捕头拿着方斗开出的清单,进入死牢拷问郎七。

  郎七早已破罐子破摔,他知道以自己的罪行,凌迟处死也不过分,进入死牢之后,半句话也不说,任凭蔡捕头用尽刑罚,也没能拷问出半个字。

  但是,自从他见到那张清单上的药材,突然神情大变。

  “只要你让那个小和尚来见我,想知道什么我都招供!”

  蔡捕头听了大喜,郎七作恶多年,拐卖的人口不计其数,许多人家至今苦苦寻找家人,如果他能招供,将能解救不少家庭。

  “小师傅,不知为何,他硬是要见你。”

  “请放心,这恶贼已废掉四肢,连压死蚂蚁的力气都没!”

  方斗想了想,点头答应,“我去!”

  死牢当中,阴森恐怖,自从上次郭三越狱,戒备更加森严。

  死牢门口,两扇大铁门紧闭着,进出都要经过盘查。

  蔡捕头带着方斗,一路走到死牢深处,原本是关押郭三的那件牢房,现在用来关着郎七。

  郎七脊椎被点断,四肢的手筋脚筋割断,连琵琶骨都穿透,眼下如同废人躺在地上,听到脚步声,艰难抬头看向外面。

  “小和尚,你来了!”

  郎七看了眼蔡捕头,“你出去,我要和小和尚说话!”

  蔡捕头怒了,“你!”

  “除非你不想听我招供!”

  蔡捕头按捺怒气,“好好好,且让你得意一时!”

  他转身刚走出几步,就听到郎七说道,“小和尚,墙角边有个铜管,是他们偷听犯人的机关,你用石子堵住了,我不想被人偷听!”

  蔡捕头一个踉跄,恨得咬牙切齿,刁贼!

  这下子,他的算盘落空了,原本还想听听郎七想说什么。

  等到只剩下两个人,郎七望着方斗,神情露出诡异的微笑。

  “你在修炼我的法术?”

  不等方斗否认,郎七肯定说道,“上次蔡捕头拿了张药材清单,前来找我辨认,我一看就认出来,是修炼法术的秘药。”

  “小和尚,你够狠的,拿我邀功请赏之余,又偷学我的法术,这般敲骨吸髓的压榨手段,比我这人贩子狠多了!”

  方斗也不动怒,谦虚道,“过奖过奖,一鱼两吃而已,这是节省。”

  郎七见激怒不了他,摇头道,“你却不知道,修炼了我的法术,死期不远了!”

  “嗯!”

  “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听说过千秋社吗?”

  “什么社?荡秋千的?”

  郎七见方斗模样,“你竟然不知道千秋社,哈哈,让你死得明白些,我是千秋社的人。”

  “这几样法术,都是千秋社传授,让我为他们办事,其中藏着暗门,一旦修炼,就要受到千秋社控制!”

  “小和尚,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