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八章 无条件供应

  “蔡捕头,还有件事情!”

  蔡捕头很是客气,毕竟需要方斗解决难题。

  这段时间,郎七被捕的消息,传递到四面八方,许多家属闻风而来,聚集到县衙。

  有些人想要亲眼见到郎七伏法,也有些家属,则是想要追问出孩子的下落。

  也有些富贵之家,带着悬赏来此,感激生擒郎七的恩人。

  本县的县衙,捞到政治意义上的好处,也不在乎些许钱财,全都留着不动,等方斗过来转交。

  这笔巨款之风声,堪比一个小型富商的全部身家。

  蔡捕头信心十足,能满足方斗一切所需。

  “破解法术,我需要修炼一门克制之法,需要些药材辅助修炼。”

  蔡捕头恍然大悟,“我还以为是什么,小师傅放心,你要千年灵芝、万年人参或许困难,但只要在《药典》上的,咱们都能找来!”

  这次来的家属中,不少人家里做药材生意,汇通天南地北的珍稀药材。

  方斗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那就麻烦蔡捕头了。”

  “我需要这些药材!”

  修炼‘藏兵’法首当其冲,方斗报出十份的量,连同‘透骨浆’‘红药’两种,也都各自报了二十份量。

  方斗心中惴惴,“这些量……”

  蔡捕头抢先开口,“小师傅,会不会太少了,不要节约,咱们首要任务是救出那些孩子。”

  方斗愣了愣,“呃,要不翻倍?”

  “翻倍怎么够,三倍,不,四倍!”

  方斗有些不好意思,“钱够吗?”

  “够,绝对够!”

  片刻过后,方斗知道蔡捕头的底气从何而来。

  ……

  “小师傅,你替我报仇了,是咱家的大恩人。”

  一个中年药材商人,脸色憔悴,对着方斗万千感激。

  他老来得子,是家中三代单传,一根传承家业的独苗儿,却被郎七拐走,官府追索,结果只找到尸体。

  从那以后,商人发下悬赏,能杀郎七的人,会得到他一半家产。

  没等他说完,旁边冲来一人,同样是药材商人。

  “小师傅,我儿子就拜托你了,一定要救他!”

  这名胖胖的药材商人,儿子就在拐卖的当中,很大概率在鸡蛋中沉睡。

  当得知方斗关系到爱子生死,药材商人百般发誓,要什么有什么?

  “小师傅,我家库里,珍品药材堆积如山。”

  “只要能救我儿子,请尽管开口!”

  剩下的药材商人,也都赌咒发誓,只求方斗能破解法术。

  蔡捕头在旁边看着,目光落到方斗身上,只盼他能成功,破解郎七的法术。

  否则,这些孩童将在蛋壳中,活生生闷死。

  方斗见状笑了,不趁机狠咬一口,怎么能行?

  “实不相瞒,我还需要很多药材,人参、灵芝、熊胆、虎骨、淮山、龙鳞……”

  药材商们一一记下,转身就发动人脉,采买各种药材。

  “小师傅,事关自己孩子,今晚就能陆续到货!”

  果真如蔡捕头所言,天刚黑,一辆辆马车从四面八方,开入县城当中。

  大包小包的药材,被搬入县衙后院,归方斗一人使用。

  县令早已命令,无条件供应,特地划开一片区域,让方斗自由活动,研究破解法术的办法。

  “小师傅,水缸、瓦罐、药炉、木炭、铁铲都已准备好!”

  这片小院子里,堆满各种药包、药箱,空气中到处都是药香。

  方斗深呼吸口气,“可以开始了!”

  县令书房内,书桌上当着一张单子,上面写着方斗需要的各种药材。

  蔡捕头叉手,站在县令面前,神态恭敬。

  “查过这些药材吗?”

  县令对方斗的态度,显然是又用又防。

  蔡捕头点点头,“根据郎七的反应,这其中大部分药材,都是他修炼妖法所需。”

  “那就没错了!”

  县令点点头,“看来这小和尚,真在做事。”

  蔡捕头也赞同点头,按照他们的想法,破解妖术的药材,应当和修炼法术的相同,这才符合逻辑。

  “这段时间,不用盯着了,且看到最后,效果如何!”

  ……

  院子里,方斗搓着双手,太幸福了。

  从来没想到,能有一天,躺在各种药材中入睡。

  他多次进出生药铺,知道药材的珍贵。

  这年头生产力不发达,药材的成本,包括了采集、炮制和加工,不是说本来是草根树皮,就一定分文不值。

  上次他发了笔小财,挥霍一把,也才买了七份‘犬灵’的秘药。

  现如今,摆在他面前的秘药,有一百个‘七份’还不止。

  方斗支起炉灶,开始熬煮各种秘药,‘犬灵’‘透骨浆’‘红药’,包括重中之重的‘撒豆成兵’。

  根据蔡捕头估计,蛋壳中的孩童,类似于冬眠状态,还能支撑很长一段时间。

  这也是郎七的如意算盘,能带着拐卖孩童横跨州县,拐卖到万里之遥的远方。

  ……

  小院子里,铁锅里药汤滚滚,犬灵在里面浮沉,仿佛泡澡般惬意。

  方斗站着金鸡桩,双手涂上一层鲜红如血的药膏,与此同时,一股药液从毛孔深入体内,开始锻炼筋骨。

  在他身后,几口大锅依次摆开,各种珍贵药材在汤中翻滚,散发浓厚的药香气味。

  一颗鸡蛋大的豆子,正在其中一口锅内,载浮载沉,吸收药液。

  过了片刻,锅内药汤被吸收一空,豆子当即跳出,落入第二口铁锅当中,继续吸收药汤。

  方斗撇了眼,连连摇头。

  几门法术当中,‘撒豆成兵’是吃钱的大头。

  这颗缴获的豆兵,还是最低等‘草兵’,便已消耗了八成的药材,而且仍旧如无底洞,源源不绝吞吸药汤。

  相比之下,其他法术的消耗,都在正常水平。

  方斗感受到,双手覆盖的皮膜,被‘红药’淬炼,变得更加坚韧,而且并不僵硬,仍旧柔软无比。

  至于‘透骨浆’的药效,在潜移默化中淬炼骨骼、净化骨髓,让方斗的体质变得更加强大。

  如果郎七能见到这一幕,当真是死不瞑目。

  他费尽心机,到处拐卖孩童,犯下滔天罪过,也才积攒了微不足道的钱财,都花费在修炼上。

  但相比眼前方斗的奢侈,他平时的修炼堪称寒酸。

  果然,修炼都是靠资源堆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