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七章 邀请

  获得完整的金鸡诀,方斗兴奋不已,连夜要求公鸡找来更多毒虫,试验这门功法的威力。

  不凑巧,第二天,县城来人了。

  来客是一名小捕快,当初跟着蔡捕头身后,和方斗照过面。

  “小师傅,县令大老爷有请。”

  方斗盯着小捕快,琢磨这次邀请,究竟时好时坏。

  “蔡头儿说了,郎七的事情,还有些手尾,需要麻烦小师傅!”

  方斗点了点头,“走吧!”

  他匆匆收拾一番,跟着小捕快前往县城。

  “这和尚的脚力好强!”

  小捕快平日里,跟着蔡捕头到处缉凶,上山下河是常态,自以为耐力和韧性远超常人,等闲走个十几里不在话下。

  但是,今日遇到方斗,才知道人外有人。

  方斗背着百十来斤大米,在如此负重情况下,仍旧健步如飞。

  小捕快这才想起,这位小和尚,可是接连杀了郭三、下马盗,生擒郎七的狠人,不能以常态看待。

  “郎七招了吗?”

  路上,方斗询问小捕快。

  小捕快回答,“这家伙是硬骨头,什么也不说,但他犯下血案累累,官府人证物证齐全,结案已无问题。”

  “只是……”

  小捕快说到这里,眉头紧皱,“小师傅还记得,郎七带来的竹篮吗?”

  方斗略微回忆,“竹篮里装着鸡蛋!”

  “没错,大老爷和蔡头儿请您过去,就是为了这些鸡蛋。”

  接下来,小捕快不肯多说。

  县城们门口,官兵们把守城门,盘问过往来人。

  “是你?”

  守城的官兵,见到方斗,神色大变,下意识抓起身边的刀枪。

  小捕快急忙解释,“这是县令大老爷请来的客人。”

  方斗认出来,守城的这些官兵,正是当日孙将军的手下。

  官兵们闻言,潮水般朝两边让开,看向方斗的眼神,带着些许敬畏。

  这小和尚,乃是百人敌的猛士,先前交战他们吃过亏。

  方斗被小捕快带着,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县衙。

  陈师爷在门口等着,远远朝方斗拱手,“小师傅,又见面了。”

  毕竟是熟人,方斗还礼,“陈师爷!”

  “请进,大老爷等候多时了。”

  方斗是客人,当然不去公堂,而是县令的书房。

  书房里,县令坐在书桌后,蔡捕头按着腰间侍立身后。

  “大老爷,鸡鸣寺的小师傅来了!”

  方斗刚进门,蔡捕头当即向县令介绍起来。

  县令年约三旬,面白短须,一副养尊处优的士大夫形象,双目眯着,不怒自威。

  “小师傅,上来说话!”

  方斗闻言上前,朝县令拱手,“大老爷!”

  “本官招你前来,是为了一桩怪事。”

  县令朝蔡捕头微微颔首,后者从身后提出一个竹篮,仔细看来,竟是郎七用来掩护身份的道具。

  “当日,咱们将郎七押回大佬,这竹篮是赃物,也被收入库房。”

  “就在前几日,有人发现不对,这些鸡蛋里面有东西!”

  方斗笑了,鸡蛋里面当然有东西,不是蛋清就是蛋黄,难道个个都是双黄蛋不成!

  “小师傅,请看!”

  蔡捕头掌心托着一颗鸡蛋,小心翼翼,生怕掉在地上磕伤。

  方斗见状,也仔细接过鸡蛋。

  “请对着日头看!”

  眼下太阳还没落山,阳光明亮,方斗举起鸡蛋,对着阳光一晃,惊得险些脱手。

  鸡蛋里面,不是浑浊的蛋液,也不是成形的小鸡胚胎,而是人类婴儿形状的蜷缩胚胎。

  “这是?”

  方斗吃惊看向蔡捕头,“……活人?”

  书桌后的县令冷冷开口,“郎七这恶贼,用妖法害人,蔡捕头以刑辟术拷问过,鸡蛋里面所藏,都是他从各地拐骗的孩童。”

  蔡捕头点头赞同,解释道,“郎七拐来孩童,为了掩人耳目,将孩子们封入鸡蛋内部。”

  指着竹篮,“一篮子鸡蛋,里面藏着几十个孩童。”

  方斗心头一跳,他知道郎七的手断,这分明是‘撒豆成兵’的法术。

  这门法术,分成‘炼兵’‘藏兵’两部分。

  光是炼成豆兵还不成,更要施法将其缩小成豆子大小,平时方便携带,斗法时一把豆子撒出,变化出百十来个豆兵。

  郎七这门法术的造诣粗浅,只炼出一个半成品的豆兵,至于藏兵的本事也马马马虎虎,还要借助蛋壳。

  方斗方才记起,自己收缴了一颗豆兵,足足有鸡蛋大。

  想来郎七触类旁通,以法术祭炼蛋壳,再将孩童封在里面,平时领着一篮子鸡蛋,再加上他的伪装,任谁也认不出来。

  “大老爷,蔡捕头,这件事情,解铃还须系铃人,应该从郎七着手,让他乖乖解了法术,放出这些孩童!”

  蔡捕头苦笑道,“这恶贼自知必死,入死牢以来,什么也不肯交代,我们试过多次,实在是没办法!”

  说到这里,蔡捕头朝方斗拱拱手。

  “小师傅,你能降服郎七此贼,必定有办法,解救这些无辜孩童。”

  “我也不瞒你,孩童们在蛋壳里,类似沉眠状态,但长久下来不吃不喝,时间久了怕是会出人命。”

  “你们释门有个说法,救人性命、功德无量!”

  “还请小师傅施加妙手!”

  方斗脸色为难,“破解妖法,消耗太大。”

  蔡捕头一脸了然,“小师傅放心,这件事情,把在我身上。”

  县令开口了,“小师傅,如果你能解决此事,本官特批鸡鸣寺,为正经的寺庙。”

  说完,他端起手旁的茶碗。

  蔡捕头见了,客气邀请方斗,“小师傅,跟我过来!”

  离开县令书房,二人走到院子里,交谈起来。

  “小师傅,咱也不瞒你,郎七这件事情若是解决了,钱财最不成问题!”

  “你也知道,郎七四处拐卖孩童,不少大户豪商,甚至是官宦之家都糟了毒手。”

  “这些人家各有悬赏,如今已陆陆续续送到县衙,正要送到贵寺!”

  “还有官府的赏赐,也在当中!”

  方斗听得喜笑颜开,随即关切问道,“大概值价几何?”

  蔡捕头略微估算,“五千两……白银!”

  这么多?

  方斗心想,太好了,修炼的秘药有着落了。

  他本想着,这次能多敲竹杠,凑齐修炼‘撒豆成兵’的资源。

  毕竟,想要解决此事,只需抢先修炼‘藏兵’一部分,几百两引子也就足够了。

  但现在有了意外之喜,五千两巨款,足够他修炼‘藏兵’之余,顺便将‘透骨浆’‘红药’两种秘药也凑齐。

  更有甚者,方斗还想着,如果还有剩余,顺便将那颗半成品的豆兵也炼成。

  “太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