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五章 合药

  官兵、捕快,陆续走了个精光。

  方斗见四下无人,长舒口气,伸手抹了把汗。

  刚才太惊险了,以他如今的力量,绝无可能正面迎战一百官兵。

  更别提,蔡捕头和他手下的十几个捕快,都是武艺精熟的好手,若是加入进来,真有阴沟翻船的可能。

  幸运的是,蔡捕头名不虚传,行事公正无私,帮方斗洗清嫌疑。

  眼下太平年节,官兵又是受邀前来,不好太过分,只能就此作罢。

  一阵秋风吹来,方斗反而觉得燥热,厮杀完热血沸腾,久久不能平息。

  他下意识,摸了摸身上道袍。

  刚才好几次,都有长枪刺在身上,却被道袍挡住,结果毫发无伤,连道袍也没有损伤。

  正因如此,方斗才能从官兵的枪阵一跃而起,趁乱劫持了孙将军。

  “好宝贝,若不是你,我早已含冤丧命了!”

  方斗心有余悸,这世上的危险层出不穷,刚击败郭三,又来了下马盗、郎七。

  大盗凶残,连官兵也不讲理,这什么世道!

  “掌握自身的命运,需要多大的力量?”

  方斗愣了片刻,随即被一声鸡叫惊醒。

  鸡大师终于出现了,它脚下踩着一块花步,仔细看来,是郎七用来盖着竹篮的那块。

  刚才捕快们搜查现场,收拾得非常干净,连竹篮里的鸡蛋,都一颗不少拿走,怎么可能漏掉这块花布?

  唯一的原因,就是鸡大师早已将花布拿走,藏了起来。

  “鸡大师,这块花布有什么奇怪?”

  公鸡骄傲的很,也不解释,将花布推到方斗脚下。

  方斗捡起花布,见到上面已经被血液浸染,浮现文字和图像。

  米斗在此出现,从花布上吸入几道光芒,片刻过后,花布化作一团灰烬,随风吹散。

  新鲜出炉的法术种子,共有几颗,分别是‘引香寻踪’‘撒豆成兵’‘缩骨功’‘铁拳’‘食气法(残)’。

  前几样,都是郎七修炼的法术。

  “难怪比郭三厉害,竟懂这么多法术!”

  最后,方斗的目光,落在是食气法上,后面的‘残’字,明晃晃很是引人注目。

  至今为止,方斗身上,仅有畜生道一门法术,是残缺级别。

  这门食气法,一看就深奥无比,等级不在畜生道之下。

  随即,方斗又发愁了,这么多法术,挨个修炼也来不及啊!

  这次生死交战,心头又有感悟,急切需要消化提升。

  “别想这么多,先回鸡鸣寺!”

  方斗一把抱起公鸡,快步返回栖身的寺庙。

  一夜酣睡,到了第二天清晨,起床练功。

  这次修炼金鸡桩,感悟越发精深,具体到皮肉、筋骨的运转,也越发娴熟起来。

  大战一场,先和郎七交战,然后是官兵,一扑一抓一啄三板斧,当真是潜力无穷。

  方斗脑海中,突然浮现‘缩骨功’‘铁拳’两门。

  缩骨功,是锻炼筋骨,压缩骨节缝隙,郎七雄壮大汉,能缩小到孩童身躯。

  铁拳,则是锻炼手掌上的皮膜,运气鼓胀,堪比钢铁硬度。

  这两门的法术,方斗无暇修炼,但可以作为他山之石,提升金鸡桩的威力。

  方斗缓缓闭上双眼,三颗法术种子飞出,分别是‘金鸡桩’‘缩骨功’

  ‘铁拳’。

  三颗种子落入米斗,摇晃几下,一炷香过后,只剩一颗飞出。

  法术种子,仍旧名为‘金鸡桩’,但吸收了‘缩骨功’‘铁拳’的精髓,多出两道秘方。

  其中一门秘法,名为‘透骨浆’,锻炼骨骼骨髓。

  另一门‘红药’,则是熬炼皮膜之用。

  方斗重新站桩,呼吸的节奏发生略微变化,感受到气息汇聚在体表上,细细磨砺皮膜,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

  与此同时,体内产生一股暖流,开始冲刷筋骨。

  他睁开双眼,视线中的白气,比先前浓烈三倍。

  天地元气的数量,以肉眼可见速度增加。

  方斗吐纳元气,两股两股吞入体内,耳边听到细微的脆响,仿佛有什么隔阂正在缓缓碎裂。

  进入体内的元气,不断融入血肉骨骼,垂涎躯体的强度。

  “变强,变得更强!”

  不想被冤枉,不想对恶人低头,想掌握自身命运,想逍遥自在活着,一切都需要力量。

  力量永远不够!

  啪嗒一声,那层隔阂消失了。

  方斗缓缓呼吸,空中的元气,分出四股出来,被他吸入体内。

  金鸡桩,迈过入门,直接进入小成境界。

  与此同时,方斗每日吸收的天地元气,也一举增加到三十二股。

  “接下来是,合药!”

  方斗拆开药包,将里面的药材捡出,按照份量,均匀分成七堆。

  升火煮水,一顶瓦罐挂在木架上,咕咚咕咚冒着热气。

  “铁粉一撮,以飞雪轻扬之势,细细撒在水中。”

  “接下来是大黄!”

  按部就班添加药材,然后调节火候,控制药汤的融合。

  方斗取出一根木棍,插入药汤中,正好在刻度上。

  条件艰苦,没有烧杯量瓶,没有温度计,只能土方法解决。

  木棍上有刻度,控制药汤的份量。

  “成了!”

  一份秘药成了,方斗熄灭篝火,召唤出犬灵。

  犬灵投入瓦罐当中,露出享受的神情,这秘药对他来说,就是大补之物。

  方斗掐着手势,对着瓦罐念着咒语。

  瓦罐中的秘药沸腾起来,化作千丝万缕,钻入犬灵体内。

  六个时辰后,秘药一扫而空。

  犬灵从瓦罐跳出,在地上翻滚几下,变成黑犬的形状。

  黑犬个头更高、爪子更锋利,全身皮毛油光水亮,显然获益不小。

  “嗷呜!”

  没想到,犬灵的灵智也得到提升,亲昵低头蹭方斗小腿。

  “还有六份,一并用完!”

  方斗继续合药,用来锻炼犬灵。

  一日日下来,直至剩下的秘药都消耗完毕。

  犬灵体积大了一圈,堪比猛虎,双目也更加灵动,爪子锋利得如同钢刀,张口能咬碎岩石。

  “去!”

  黑犬得到命令,冲入寺庙旁的石堆中,碎石四处飞溅。

  石堆中,岩石边缘锋利,比刀子更可怕,但是黑犬冲入其中,将边缘都磨平了,自身毫发无伤。

  它身躯坚硬如钢铁,一头将岩石撞得粉碎,遍地都是石粉。

  这般威势,已经不是普通火车头能比拟,而是全速前进的高铁,一辆钢铁汽车都能撞散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