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四章 冲突

  官兵们闻言,精神更加振奋,已经有人取出镣铐,要上前锁住方斗。

  方斗淡淡笑着,被当成弱鸡了,有些苦恼呢!

  “贼秃笑什么,还不快跪下!”

  两个粗鲁的官兵,喝骂着举起镣铐,伸腿朝方斗膝盖猛踢,强迫他跪下。

  “小生不是和尚!”

  方斗话音刚落,捏指成啄,嗖嗖点了几下。

  “哎呦”“哎呦”,两个官兵像是被开水烫了,捂着手接连跳脚。

  沉重的镣铐脱手,哐啷掉在地上。

  “犯人反抗,格杀勿论!”

  十几根长枪齐刷刷刺过来,疆场上惨烈的气势,顿时弥漫四周。

  方斗全身汗毛竖起,这是危险的气息。

  “其!”

  方斗施展飞扑之术,脚底擦着如林的枪尖,总算逃过这波攻击。

  等他双足落地,四面八方都是乌压压的人群,一根根长枪朝身躯刺来。

  军阵威力巨大,远超方斗的想象,这不是街头斗殴,而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人数越多,军阵威力越强。

  “长枪在前,弓箭手压阵!”

  孙将军遥遥指挥,坐在高头大马上,足以俯瞰全局。

  蔡捕头快步上前,“孙将军,情况还没查明,何必动刀动枪,快叫您的手下停手!”

  孙将军冷酷拒绝,“等诛杀此贼,咱们再谈!”

  摆明了不给面子。

  “这帮蛮横的丘八!”

  蔡捕头心中焦急,他修习刑辟术,最核心的就是‘公正’,怎么允许杀良冒功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

  突然,人群骚动起来,一道黑影击穿军阵,倒飞出来。

  孙将军提起大枪,这是他家传兵器,比普通士兵不同,粗若鸡蛋,半米长的枪头都是精钢打造,吹毛立断。

  “呜!”

  大枪刺穿空气,发出呼呼风声,将黑影上半身炸得粉碎。

  尸身掉在地上,蔡捕头看了眼,是下马盗!

  “快叫他们住手!”

  蔡捕头一回头,惊奇发现,方斗坐在马背上,手爪扣住孙将军咽喉,在他耳边细语。

  孙将军的大枪,被他抢在另一手上,随手插在地上。

  “休想!”

  孙将军脸色铁青,他一时不察,被方斗制住,堪称奇耻大辱。

  方斗朗声开口,“都住手,看这边,别眨眼!”

  官兵们见到孙将军被劫持,吓得手在抖,糟糕了。

  “众人听命,不许听他威胁,杀了他!”

  孙将军露出残忍微笑,“老子宁死不受威胁!”

  “嘿,没想到,你还是个混不吝!”

  方斗手背青筋直冒,“以你为,我不干杀你。”

  他只需用力,就能将孙将军喉管扯断,令其痛苦挣扎而死。

  “且慢,都不要冲动!”

  蔡捕头冲上来,“小师傅,我是本县的捕头,蔡知味。”

  “你听过我吧?”

  方斗点点头,蔡捕头名声不坏,破案缉凶都是一流,保护本县周围安宁,立下汗马功劳。

  “你若信任我,请放开孙将军,咱们坐下来,心平气和谈一谈。”

  蔡捕头心知,方斗不可能轻易放开孙将军,毕竟他身处重围,周围都是孙将军的手下,一旦松手,失了护身符,那就是万箭穿心的下场。

  没想到,方斗还真听劝,一侧身滑落马背。

  “好!”

  蔡捕头目瞪口呆,你还真放手了,不是,我说说而已,没指望你照办啊!

  孙将军得了自由,伸手揉揉脖子,狞笑着就要下令。

  这时候,方斗对蔡捕头说,“我给蔡捕头面子,再说了,我能劫持他一次,再来十次八次有何难?”

  这句话满是豪气,听得蔡捕头、孙将军微微一愣。

  片刻过后。

  官兵和捕快们,围绕在四周,当中空出一大块地方。

  蔡捕头、孙将军和方斗,呈三角坐下,身下的器具,俨然是军中常用的皮凳。

  皮凳以硬木为支架,折叠便携,又包裹了牛皮,坐上去很是舒服。

  孙将军脸色铁青,刚才的经历不算美好,身为一军之主,竟被小和尚挟持了,流传出去可是大大丢脸。

  “孙将军,下面由我来问话,可有意见?”

  孙将军摇摇头,方斗武力太强,令他新生忌惮,不敢贸然行动。

  蔡捕头开口前,倒是对方斗佩服不已。

  虽然只有一百官兵,但都是操练有素的精锐,围攻方斗一人,还被他脱身而出,劫持了军主,孙将军。

  虽然没有‘万军中取上将首级’般夸张,却也不是常人能做到。

  “小师傅,请问,你和郎七、下马盗是同伙吗?”

  “不是!”

  獬豸令牌没有反应。

  孙将军冷哼,“蔡捕头,别搞小动作!”

  言下之意,是蔡捕头做手脚了。

  蔡捕头没有分辨,继续问道,“小师傅,是你杀了下马盗吗?”

  “是!”

  獬豸同样没有反应。

  “郎七也是你打伤的?”

  “是!”

  孙将军忍不住了,“蔡捕头,你们两个在唱双簧吗?”

  蔡捕头摊开双手,“小师傅句句属实,难道也有问题?”

  “再问一个!”

  孙将军转向方斗,“你随便说些什么,不许说实话!”

  蔡捕头问:小师傅,是你杀了郭三吗?

  方斗答:不是。

  獬豸令牌上,两颗眼珠闪烁红光,这句是谎话。

  一切真相大白。

  孙将军猛地起身,身下皮凳翻倒在地,周围官兵紧张起来,齐刷刷上前一步。

  蔡捕头冷汗流淌,再看方斗,竟是神态自若,心中佩服。

  方斗心想,“早知道要翻脸,咱就不坐下了,这姿势不好发力!”

  “走!”

  孙将军没有发作,一声令下,带着官兵们离去了。

  蔡捕头轻叹口气,今天的冲突,总算有惊无险。

  转念一想,如果不是方斗两拳头,能杀穿上百官兵,一招制住孙将军,恐怕这群不讲理的丘八,未必会如此通情达理。

  “小师傅,你今天冲动了!”

  方斗摊开双手,“年轻气盛,情有可原!”

  “下马盗的尸体,还有郎七,我就带走了。”

  “小师傅有空,去县衙一趟,领取悬赏。”

  下马盗的尸身,被孙将军一枪打爆,只剩下残缺的尸骸,用白布裹了带走。

  至于郎七吗?

  捕快们手脚麻利,将郎七的手筋脚筋割断,再用铁钩穿了琵琶骨。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粗大的铁链穿过琵琶骨,将郎七串起来。

  这般炮制,任凭郎七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法作乱了。

  “小师傅,就此别过!”

  蔡捕头带着手下,满意而归,朝县城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