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二章 豆兵

  “法术!”

  方斗神情慎重起来,一招手,将黑犬找来。

  黑犬龇牙咧嘴,围绕豆兵狂吠起来,盯着他寻找破绽。

  豆兵双手握着阔剑,横眉冷目喝道,“妖孽受死!”

  大喝声中,他迈出步伐,战裙上的甲叶,碰撞得叮当作响。

  刷刷,一剑斩出,黑犬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回来!”

  方斗手掌召唤,黑犬化作灵光,回到畜生道中。

  豆兵双眉竖起,“贼子大胆!”

  他走路四平八稳,但速度却飞快无比,手持阔剑朝方斗,随着前进剑尖却稳得没有半点颤抖。

  “厉害!”

  方斗由衷赞叹,快步冲上前,朝着豆兵脸上一抓。

  手掌筋肉纠结,劲力汇聚在指尖上,足以洞穿骨骼。

  “中了!”

  方斗抓到什么,用力往外一撕。

  豆兵脸上五官,像是被橡皮擦掉,看上去恐怖非常。

  奇异一幕发生了,豆兵体表光芒,朝脸上汇聚过去,顷刻间重新生长出眼耳口鼻等五官。

  “原来如此!”

  方斗这番试探,终于试出豆兵的能力。

  原来,豆兵体表的光芒,可以修复伤势。

  刚才修复五官,灵光削弱一层,可见并非无穷无尽。

  方斗若是继续打下去,可以将豆兵报废掉,但前提是,郎七不会插手。

  “犬灵,去!”

  方斗手一甩,黑犬再度飞出,护住他身旁,防备郎七出手偷袭。

  豆兵始终记住郎七命令,举着阔剑朝方斗拼斗起来。

  方斗的策略,是七分躲闪,剩下三分寻机进攻。

  豆兵可以自行愈合,灵光耗尽前,任何伤势都能痊愈,但方斗却不同,受伤会流血,伤及要害会没命,必须小心再小心。

  “喝!”

  豆兵将阔剑抡成大圆,朝方斗头顶罩落。

  方斗一脚抬起,于万千残影中,踢中剑身,震得整条腿都麻了。

  趁着剑影停止,方斗抬起一手,捏着鸟啄,重重凿在豆兵头颅。

  豆兵头骨裂开,没等脑浆喷出,灵光自动削弱,将伤势愈合。

  郎七在旁边,看得眼皮子直跳,这小和尚的招式,杀性太强,若是落在他身上,不知死多少次了。

  他脚步微微挪动,企图绕到一边,趁机偷袭方斗。

  “呜汪汪!”

  黑犬冲到面前,足以咬断树木的利齿,朝郎七的脚踝咬去。

  “好个穷凶极恶的畜生!”

  郎七知道方斗掌握畜面之法,但料想黑犬的力量,终究不会超过郭三,因此没有多加防备。

  但是,黑犬的力量,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郎七号称铁拳,一双拳头用秘药浸泡,能抵挡刀锋劈砍,也不理会黑犬的利齿,直接出拳。

  他满以为,一拳能崩断黑犬的满口牙,但随之而来,不是脆断声,拳头上传来针刺般剧痛。

  “翻了!”

  郎七胳膊震动,将黑犬甩开,缩回拳头细看,见到几个红点凹下去,已然洞穿皮肉,能看到森白骨头。

  若不是他反应快,黑犬只需咬紧牙关、头颅一甩,就能从郎七手上,撕咬下一大块血肉。

  “好畜生!”

  郎七不得不全神应对黑犬,无暇偷袭方斗。

  方斗这边,和豆兵交战的久了,渐渐觉察不对。

  豆兵看似威风凛凛,如天兵天将下凡,实则诡气森森,和郭三的畜面之法一样,都是邪门歪道的法术。

  “杀!”

  豆兵不知疼痛、不怕受伤,被方斗用爪扭断一根肋骨,仍旧双臂用力,一剑朝方斗胸腹斩落。

  方斗见状撤退,飞身一扑,侧着阔剑的锋刃闪过。

  “呼呼!”

  方斗见到,豆兵愈合伤势,灵光又弱了几分,但剩下的数量仍旧可观。

  “鸡大师!”

  方斗目光一扫,突然见到公鸡落在旁边,一爪立地,另一只爪子漫不经心拨弄土皮,寻找潜藏的虫子吃。

  公鸡似有感应,猛地抬头,和方斗的目光对上。

  咕!

  鸡大师的回话不难懂,是让方斗自己应对,绝不会插手。

  方斗咬咬牙,继续和豆兵周旋起来。

  战斗并非一无所获,方斗将‘一扑一爪一啄’三板斧,融炼得越发纯熟,对金鸡桩的体会也更深入。

  可想而知,此战过后,金鸡桩的境界,将朝着小成跨进一大步。

  突然,方斗心生感应,下意识开口,“雄鸡一唱天下白!”

  先前,他被下马盗施法暗算,几次陷入迷惘,都是靠着鸡鸣声拉出困境。

  再联想到,传说当中,鸡鸣一响,阴鬼妖邪纷纷退让。

  “鸡大师的叫声,是破邪的正道之音!”

  方斗瞬间感悟到,站出无比标准的金鸡桩,如同金鸡骄傲昂头,胸中一股浩然正气渐渐酝酿,气势层层拔高。

  豆兵可不会等他蓄势发招,趁机举着阔剑,朝方斗头顶劈落。

  “国!”

  方斗一声大喝,在他视线未及之处,皮肤上金光闪烁。

  吼声狂卷,冲刷在豆兵身上。

  豆兵的身躯,像是狂风中的烛火,剧烈摇晃几下,最终熄灭。

  啪嗒,一颗鸡蛋大的豆子,掉在地上。

  “嗷呜!”

  黑犬被郎七一拳,重重打在肚子,身躯飞出十来米,撞在大树上。

  大树齐中折断倒下,黑犬落入密密麻麻的枝叶当中,压得断折声连绵不绝。

  郎七刚要回身,就见到方斗灭了豆兵,获胜后的气势已然攀升到巅峰。

  “苦也!”

  郎七来不及反应,就见到方斗猛地一纵身,从半空扑落。

  这招他见过多次,无从躲避,只能正面对抗。

  锐利劲风,从头顶落下,郎七抽身后退,抬起双拳抵挡。

  “哗啦!”

  这次的手爪,锐利得不同以往,拳头被划得稀烂,十根手指全都落在地上。

  郎七提着光秃秃手掌,连忙抽身后退。

  “哪里走!”

  硬物飞来,抵在郎七后背,将脊椎打得粉碎。

  这头凶恶的大盗,眨眼间变成一条死蛇,趴在地上微微抽搐。

  “饶命!”

  郎七像是被拔掉毒杀的蛇,再也摆不出凶恶的姿态。

  方斗嘿嘿冷笑,上前几步,突然听到犬吠声,有生人靠近。

  “在下县衙捕头,蔡知味,追拿残杀捕快、官兵的凶手而来。”

  “前方的朋友,行个方便!”

  方斗停下脚步,低声朝郎七说道,“你很幸运。”

  郎七说不出话来,以他犯下的案子,凌迟十次都死有余辜,落到官府手里,必然会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