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一章 人面兽心

  “啊呀,杀人啦!”

  方斗猛地抬头,见到几步之外,一个老太太满脸苍白,手上竹篮倒在地上,滚出四面八方的鸡蛋。

  老太太捂着胸口,不停叫唤,“杀人,杀人啦!”

  “快来人呐!”

  “小和尚谋财害命,杀人了!”

  方斗皱了皱眉,上前解释,“老太太,别害怕我杀的是坏人。”

  老太太不停后退,生怕被方斗靠近,“我不信!”

  方斗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竹篮,就要上前递给老太太。

  老太太连连摆手,“别过来,把篮子放在地上,我过去捡!”

  方斗点头,将竹篮放在地上。

  老太太缓缓靠近,见方斗离得远了,方才放心上前。

  当她苍老的手掌,握紧竹篮把手的瞬间,异变陡然发生了。

  “起!”

  老太太掀起花布,从竹篮当中,飞出一道浓烟,朝着方斗双目冲去。

  “犬灵,咬死他!”

  方斗挥手击散迷烟,下令隐藏不远处的黑犬,化作一道乌光,朝老太太咬去。

  “小和尚,你是如何发现破绽的?”

  老太太正是郎七伪装,见到黑犬上前撕咬,知道伪装失败了,方斗对他早已防备。

  方斗摆摆手,后退几步,让开缓缓散去的迷烟。

  刚才他就察觉,老太太的气息,正是先前那股较淡的一股,就算伪装的再好,也早已暴露了。

  黑犬凶猛无比,亮出锋利的爪牙,朝郎七猛冲过去。

  郎七身上,如同抹油般滑溜,稍微侧身,黑犬便的利爪便滑开了,窜出去好远。

  等到黑犬站定身形,却听到方斗命令,“原地待命!”

  “郭三的法术,竟然被你得了,他死得不冤!”

  郎七拍拍双手,身躯恢复原状,撤去伪装,“我叫郎七,是郭三的义兄,听说是你杀了郭三!”

  “不错!”方斗承认。

  “郭三那蠢货,办事肆无忌惮,得罪的人太多,栽在官府手中也不冤枉,但冤有头债有主,你杀了郭三,我身为他的义兄,不能不替他讨还公道。”

  郎七嘿嘿说道,“你学了畜面之法,那门法术的秘册,连同郭三的积累,想必已被你尽得。”

  他朝方斗伸手,“交出来,让你死得痛快些!”

  方斗疑惑问道,“你的本事,超过郭三许多,为何垂涎他粗浅的畜面之法?”

  郎七耐心解释,“郭三的畜面之法,用法不在争强斗狠,而是在赚取大把银钱上。”

  他们这些人贩子,和各地杂戏班子有交易,专门供应各种奇形怪状的畸形儿,那都是一颗颗摇钱树。

  传闻有‘人头狗’的做法,将狗皮裹在儿童身上,割掉手脚舌头,日久天长,皮肉生长粘连,活生生将孩童,变成人头狗身的怪物。

  这件公案,当年轰动一时,也是丐帮所为,被官府尽数剿灭,首犯凌迟处死,但受害者也没能存活。

  郎七听了此事,想的却是如法炮制,拐来孩童制造‘人头狗’,可以卖出天价。

  他曾暗自试过几次,断送几条无辜的性命,但一无所获。

  穷极思变,郎七想到郭三的畜面之法,或许能解决难题,自然对这门法术垂涎不已。

  “怎么样,交出法术吧?”

  郎七不愁方斗不答应,刚见面起,他就看出方斗经验尚浅,绝非他这个老江湖的对手。

  方斗断然回绝,“绝无可能!”

  “你和郭三是一丘之貉,畜面之法到你手上,只怕会继续害人,而且为祸更甚。”

  说罢,方斗朝郎七说道,“你既然和郭三是同伴,跟我走一趟县衙吧,还有许多案子,要你交代出来!”

  郎七冷笑,让我去县衙?天真!

  你这是存心找死呀!

  郎七不再多说,阴沉着脸,迈步上前动手。

  他行走的步法很怪,脚底贴着地面摩擦,像是溜冰般,滋溜一下滑到方斗面前。

  一拳朝着面门冲刺过来,劲风像是炮弹,令方斗嗅到一股血腥气。

  他知道,这是对方拳风太强,挤压得鼻腔毛细血管破裂,因此闻到血腥气。

  拳头表面,更是如同裹上一层铁灰色,就像是生铁铸成,一旦命中人体,稍有不慎是筋断骨折、内脏破碎的下场。

  “来得好!”

  方斗一声大喝,震得拳风稍微散乱,随即恢复凝聚。

  金鸡桩瞬间发动,转变成飞扑姿态。

  方斗迎着狂猛拳风,高高跃起,居高临下朝郎七滑翔落下。

  他这么一跳,郎七周身上下,都在攻击范围内,化被动为主动。

  郎七自然不肯坐以待毙,就地一滚,令人无踪捕捉踪迹。

  方斗扑落,一脚踩在地上,郎七险之又险,闪开脚上蕴含的劲力,地面震动两下,猜出两指深的脚印。

  “中!”

  郎七回身出拳,一拳打在方斗脚腕上,露出狰狞笑容。

  脚踝是腿上最脆弱的部分,承受大部分体重,一旦被踢断,整个人都废了。

  “呀?”

  郎七得意表情凝固了,拳头击中的地方,如同铺了层牛皮的钢板,压根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相反手腕震得剧痛。

  锐利的风声接踵而至,郎七慌忙缩手,感到针刺般剧痛。

  方斗一爪缩回,见到指尖上的血液,知道刮伤了郎七手臂。

  郎七望着胳膊深可见骨的伤口,狠狠一甩,血滴重重落在尘埃。

  “小和尚,你是哪家名寺的高徒?说出来吧!”

  郎七认定,这和尚有高人传授,怕是来自他得罪不起的势力?

  行走江湖,得罪官府在所难免,但若是得罪某些大势力,那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的下场。

  “释门,这小和尚是释门中人!”

  郎七心中如此认定,不由得生出几分忌惮。

  方斗矢口否认,“猜错了,我无门无派!”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

  郎七狞笑起来,真有背景的,绝不可能如此撇清,恐怕这小和尚真是自学成才的野生天才。

  “你这和尚好皮囊,足够我练成一尊肉身豆兵!”

  豆兵难炼,郎七掌握这门法术后,花费金山银山,害了数百条性命,也才炼成一个残次品,威力和正品相差甚远。

  他总结失败教训,认定是材料限制,今日见了方斗,认定此人是炼制豆兵的绝佳材料。

  “既然如此,请上路!”

  郎七取出一枚鸡蛋,对着气室敲碎,光芒闪烁。

  一尊身穿盔甲的将士,手持宽阔大剑,出现在郎七面前。

  “主公,小将前来领命!”

  郎七朝方斗一指,“杀了他!”

  蛋壳中走出的将士,正是半成品的豆兵,也是郎七压箱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