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十章 埋伏

  下马盗咬咬牙,杀个人而已,就算是和尚又如何?

  恶人不敬鬼神,别说和尚了,就算佛祖站在面前,都敢拔刀相对。

  “好,我干!”

  郎七笑着点头,“可造之材,事后我送你一桩大富贵。”

  言下之意,他要提报下马盗,代替郭三的位置,将这里的人口贩卖生意负责起来。

  下马盗的‘丧魂喝’,用来拐卖孩童,简直是天作之合呀!

  “那和尚在哪儿?”

  下马盗脸上杀气腾腾,遍地都是尸体,随处可见长刀、枪矛,连弓箭都有,随意挑了几件带着身上。

  “我来看看!”

  郎七从怀中,掏出一根纤细的信香,手指在香头一搓,瞬间发红点燃。

  淡淡白烟升起,如同被一只无形大手抓摄,凝聚成细若游丝状。

  烟气如细线,长长延伸出去,续而不绝,仿佛被牵着线头,缓缓朝不远处飞去。

  下马盗辨认那个方向,正是县城所在。

  “七爷,您老这是?”

  “此乃引香寻踪之法,最是灵验!”

  郎七淡淡笑着,“那小和尚,此刻在县城当中,等他回归时,咱们埋伏道旁,一击必杀!”

  这门引香寻踪的法术,需要气息沾染的媒介。

  郎七盗走郭三的人头,就是为了施展这门法术。

  方斗一路带着人头去县城,早已沾染了本体气息,此番终于落入郎七的掌控中。

  下马盗心中惊叹,难怪人家能做成大盗,这份缜密的心思,自己甚至比不上十分之一。

  对付一个小和尚,都要提前探查,还要埋伏偷袭。

  跟着这个慎勇大佬,将来一定能吃香喝辣的!

  ……

  方斗在县城忙完事情,带着采买的物资,一路回归寺庙。

  “鸡大师,咱们住的庙已经修不好,再叫破庙也不适当了。”

  “干脆取个名字吧!”

  公鸡站在方斗肩头,高傲抬头望着虚空,一副你拿主意的模样。

  “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方斗不经意,目光落在公鸡身上,“有了!”

  “古人有闻鸡起舞的典故,咱最近跟着鸡大师,一大清早就起床修炼。”

  “不如就叫鸡鸣寺!”

  公鸡双眼发亮,这个名字好啊,好就好在‘鸡鸣’二字。

  更妙在于,供奉那老贼的寺庙,竟然以它取名,传出去多么吐气扬眉。

  咕(这名字好,不要改了!)

  说罢,方斗搓着双手,舔脸笑着,“鸡大师,最近我修炼金鸡桩,发现缺了些火候,您老帮帮忙呗!”

  公鸡只传授桩功,肯定还藏了其他东西。

  郭三的畜面之法,需要结合秘药、手势、仪式,方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金鸡桩,只有一个动作,肯定还有其他秘密。

  公鸡听了,沉思起来:让我考虑考虑。

  方斗也不着急,手头还有七份秘药,可以先修炼畜生道的犬灵。

  想到这里,脚下的路变得轻快许多,归心似箭!

  走了几里地,路过一片荒草丛,道旁是干涸的河床。

  方斗正要快步穿过,肩上的公鸡跳起来,发出紧张的鸣叫声。

  “鸡大师,有情况?”

  公鸡点点头。

  方斗手腕翻转,犬灵嗖一声飞出,地上打个滚,化作一头黑犬。

  这头黑犬,又比郭三所化的不同。

  郭三施展畜面之法,眼神混沌疯狂,完全是凭着一股怨气驱动。

  但方斗以畜生道操纵的犬灵,双目灵动,栩栩如生,俨然是生前模样。

  “搜!”

  黑犬得了命令,施展超级嗅觉,当即闻出生人气息。

  两股气息,一浓一淡,淡淡气息的主人已远去,浓烈的那股,就藏在河床旁边。

  “强盗吗?”

  方斗心中起疑,大喝一声,“咬出来!”

  黑犬大吼一声,窜入河床中,片刻后响起疯狂撕咬声。

  “误会误会,郭三爷,你怎么朝自己人下口?”

  一道人影狼狈不已,从河床冲到道旁,抬头见到方斗,惊呼,“你不是郭三爷!”

  此人狼狈不已,俨然是埋伏道旁的下马盗。

  下马盗按照郎七命令,埋伏必经之路偷袭,没等来方斗,却等到了一头大黑犬的攻击。

  他认出来,这头黑犬是郭三的法术所化,忙不迭求饶。

  犬灵下了死口,咬得下马盗全身血肉模糊,左手的四根指头更是不翼而飞。

  方斗仔细辨认,“你是死囚下马盗?”

  下马盗见到方斗短短头发,知道来了正主儿,“小和尚!”

  按照郎七掐准的时间,路过此处的和尚,就是投名状的目标。

  “和尚慢走!”

  方斗正要反驳,自己不是和尚,突然脑袋一蒙。

  那感觉,就像是脑子被挖出来,头颅变得空荡荡,凉飕飕的清风从头顶天灵往里倒灌。

  脑子更是被泡在烈酒当中,被麻醉得什么感觉都没了,一切意识烟消云散,徒留大片空白。

  “咕咕咕!”

  一片混沌当中,方斗听到一声鸡鸣。

  就像是拂晓时分,天地尚未分明,一声鸡叫惊天下。

  “呼呼!”

  方斗突然清醒过来,眼前黑影冲来,锋利的刀剑距离鼻尖,仅有三张纸不到的距离。

  “死!”

  方斗单腿扎在地上,不倒翁般往后仰去,瞬间和刀剑拉开距离。

  下马盗一刀落空,手腕往下猛托,就要用刀锋劈开方斗胸膛。

  嗖,方斗另一只腿,闪电般飞出,正中下马盗小腹。

  “哼!”

  下马盗腹内倒刀绞般剧痛,知道肠子被踢断了。

  没等他来得及反应,方斗身躯陡然绷直,手掌化作鸟啄,朝他额头一点。

  周身力气,就聚集在指尖一点,穿透力极强。

  金鸡靠这一啄,吃毒虫如豆腐。

  前提是,能打中敌人。

  下马盗忍着剧痛,张口大叫,“慢来!”

  方斗脑袋又是一嗡,失去意识前,连忙站好金鸡桩,脑海中拼命回忆鸡鸣声。

  “喔!”

  一声鸡鸣过后,方斗再度恢复清晰。

  下马盗捂着小腹,拼命往后退去,“七爷,救我!”

  方斗飞身跃起,朝着他扑落,后发先至冲到他背后。

  左手成爪,一把锁住下马盗的肩膀,让他脚步戛然而止,全身动弹不得。

  右手成鸟啄,朝着后脑勺重重凿落。

  下马盗全身一颤,随即软倒下去,后脑如同开了水龙头,哗啦啦脑浆血水狂涌出来。

  方斗掏出布,擦擦手上的血水,心神却放在操纵犬灵上。

  黑犬在四周巡弋,提防第二个人。

  刚才嗅觉范围中,发现两股气息,埋伏在旁的是下马盗,但另一股的主人躲在范围之外,让他无从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