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十九章 毒辣手段

  下马盗心中骇然,怎么遇到这人了。

  ‘朗婆婆’的名头,在江南七县无人不知,已经代替传说中‘虎姑婆’,成为大人吓唬小孩的道具。

  传说这位老妪,练就一身神出鬼没的法术,官府早已将其列入悬赏,奈何连她的本来面目都不知道。

  谁能料到,朗婆婆是男子,特地伪装成老妇人。

  下马盗平日打家劫舍,也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见到郎七这般狡诈阴险之辈,心中也胆颤起来。

  按照江湖上的规矩,郎七自报身份,肯定不打算留他活路了。

  “郎七爷,你老来本县发财,我也不敢多做打扰,就此别过!”

  下马盗拱手,转身就要离开。

  刚踏出几步,郎七开口,“且慢!”

  下马盗刚抬起的左脚悬在半空,迟迟落不下来,他表情比哭更难看。

  “朗七爷,兄弟可没得罪你。”

  郎七摇摇头,“你走不了了!”

  下马盗全身汗毛竖起,“咱们无怨无仇,你要杀我?”

  郎七一指窗外,从田垄上走来两队人,带头是县衙的一名捕快,身后跟着弓手、青壮,身旁是七八个士兵。

  “糟了,这是县令请来的官兵,咱们快走!”

  下马盗慌了,官兵有长枪、弓箭,杀伤力巨大,捕快带了挠钩、渔网,正是对付江洋大盗的手段。

  “还不快出去应对!”

  郎七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催促下马盗出门。

  下马盗咬咬牙,此人真是阴险,故意让自己送死,吸引这群人注意,大概是趁机想逃之夭夭。

  外面官兵和青壮,加起来有三十多人,又有各种器械,稍不留意就会阴沟翻船。

  但是,他可不敢违逆郎七的命令。

  下马盗修炼‘丧魂喝’,灵觉超越常人,站在郎七面前,像是遇到一头吃人的恶虎,不敢有丝毫动作。

  “郎七爷,多保重,兄弟取了!”

  刘捕快是本县蔡捕头器重的心腹,自从带了一队官兵下乡,已然抓了好几个逃犯。

  官兵们训练有素,长枪如林、弓箭如雨,又有挠钩、渔网围困,逃犯们插翅难飞。

  “各位兵爷,前面是一家农户,咱们过去借口水喝!”

  刘捕快对这些当兵的客客气气,还要指望他们冲锋陷阵。

  突然,一道人影撞破木门,嗖冲杀过来。

  “是谁?”

  官兵们列开阵势,早已严阵以待。

  “苦也!”

  下马盗双腿狂奔,见到长枪排成一列,若是贸然冲上去,身上少说也有七八个窟窿。

  还有渔网张开、挠钩贴地,等他主动上门。

  “这个阵势,怎么逃得掉?”

  下马盗嘴里发苦,但身后有郎七,面前是捕快和官兵,只能硬着头皮闯了。

  “且慢走!”

  下马盗发出‘丧魂喝’,一名官兵中招,痴痴笑着,将手中长枪扔在地上。

  密不透风的枪林,瞬间多出个缺口,两旁士兵想要补上,已经来不及了。

  “吼!”

  下马盗一纵身,矫捷猿猴般越过缺口,掌心浮现灰铁光芒,重重打在一名官兵后背。

  “噗!”

  被击中的官兵,心脏爆裂,当场身亡。

  下马盗地上一个打滚,从死尸身上拔出长刀,此刀长七尺,是征战沙场的军刀。

  “好刀!”

  下马盗刀锋横着一扫,挥洒出扇形银光,命中两名官兵,一人胸膛裂开,一人整条胳膊飞走。

  “好贼子!”

  刘捕快惊怒交加,从怀中掏出一枚烟花,点燃后送上天。

  “不好,他在叫蔡捕头过来!”

  整个县城内,下马盗唯一忌惮的,就是县衙中的蔡捕头。

  蔡捕头一身家学的刑辟术,精湛无比,死牢中的囚犯,最凶恶的都是他亲手逮捕。

  下马盗东逃西窜,就是怕碰到蔡捕头。

  “速战速决,不能就留了!”

  下马盗咬咬牙,长刀脱手,洞穿一名官兵胸口,正要拔腿离开。

  下一刻,他脚下踉跄,竟被两根挠钩拉住裤脚。

  待他站稳脚步,头顶一黑,三两张渔网齐刷刷落下。

  “逃不掉了!”

  下马盗真后悔,当初鬼迷心窍逃狱,虽说这几日逍遥痛快,但只要被捉回去,逃不得斩首的那一刀。

  三张渔网落下,叠加着盖在下马盗身上,渐渐勒紧。

  “嗯!”

  下马盗透过网眼,见到郎七走出房屋,缓缓朝他走来。

  “县衙办事,老太太让远些!”

  刘捕头见到郎七,也被他老太太的表面迷惑住,客气说着。

  郎七笑眯眯上前,“军爷辛苦了!”

  刷一声,他动作快如鬼魅,跨出几步间,身躯从佝偻的老妇人,变成雄壮凶悍的剽悍大汉。

  “妖人,妖人!”

  官兵们紧张起来,刷刷飞出五根利箭。

  下马盗发誓,这辈子没见过如此迅速的身法,郎七简直先是山里的猴子、水中的游鱼,快得肉眼难以捕捉。

  这名大盗的本事,远远出乎众人预料。

  郎七手掌或弹或拍,五根利箭全部打飞,对他未造成任何威胁。

  嗖一声,便来到众人面前。

  郎七一拳打出,中招的官兵骨骼粉碎,口中吐出内脏碎片,当场气绝身亡。

  三两个根长枪朝他胸口戳来,与此同时,又有四根挠钩分别朝他左右双腿袭来。

  “小心!”下马盗忍不住开口。

  郎七回头,朝他邪恶一笑。

  下一刻,郎七翻个跟头,身高一米八的大汉,竟蜷缩成儿童模样,接连躲开长枪、挠钩。

  紧接着,他两拳伸出,打死两个手持挠钩的青壮。

  “杀!”

  官兵们咬牙,长枪在前、弓箭手在手,强行压上来。

  下马盗看得眼皮直跳,这郎七简直是人间凶兽,无怪乎能纵横江南七县。

  刘捕快手持腰刀,冲上前去,对着郎七连砍三刀。

  刷刷刷三刀一气呵成,显然有用刀高手指点。

  郎七抬手打飞钢刀,一拳击中刘捕快面门,五官都凹陷下去,血水从七窍狂喷出来。

  “啊!”

  “饶命!”

  “不要,不要!”

  片刻过后,一切趋于平静。

  下马盗眼前一亮,眼见郎七走过遍地尸体,来到面前,将渔网松开。

  “以后跟我发财,如何?”

  下马盗起身,顾不得地上脏,当即跪地磕头,“朗七爷,从今往后,我这条命是你的了。”

  郎七含笑点头,站在遍地尸首中,脸上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很好,入我手下,得纳个投名状,替我去杀个人!”

  下马盗松了口气,这是江湖规矩,“杀谁!”

  “一个小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