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十七章 朗婆婆

  石匠的专业程度,远超方斗的预料。

  人员分工明确,彭石匠作为技术总监,带领徒弟组成的团队,各自负担一部分任务。

  各种专业的工具,运作起来事半功倍。

  很快,破庙的修缮就走上轨道,高效运转起来。

  方斗也不打扰,走到旁边空地站桩修炼。

  彭石匠他们见怪不怪,世道不太平,出家人也要习武防身。

  别的不说,这帮石匠个个强壮,铁锤能砸石头,砸人头也不不难,所以才能四处接活,不怕强盗拦路抢劫。

  自从‘金鸡桩’入门,每日修炼都有进步,吞吐的天地元气增多,体质增强很快。

  至于犬灵,眼下人多眼杂,不方面施展出来。

  破庙这边忙得热火朝天,变成个小工地,县城当中却来了不速之客。

  城门前,郭三的悬赏已经撤掉,过往行人都在谈论,昨天又有那几个逃犯落网。

  守城门的官兵,仍旧在盘查过往行人,只是松懈了许多。

  一位身穿花布衣裳的老太太,右臂挎着竹篮,上面盖着花布,走到城门前,“兵爷,我要进城!”

  老太太慈眉善目,笑起来脸上每条皱纹,都散发令人亲近的祥和,让人见了就想起家中的老母亲、老祖母。

  官兵们平时凶横,见到老太太,声音都放柔和了。

  “篮子里面是什么?”

  老太太掀开花布,捡出一粒鸡蛋,“都是自家产的土鸡蛋,兵爷拿几个回去炒着吃,可香呢!”

  “算了,你自己卖了,给家里买些油盐!”

  官兵们难得没有揩油,挥手让老太太进城。

  老太太连声答谢,挎着一篮子鸡蛋,进入县城当中。

  如果这些官兵仔细看,就会发现篮子里大半鸡蛋,都是空的,只有外面一层壳,轻飘飘风能吹走。

  但是,少部分实心的鸡蛋,里面的东西,只怕能让人吓得魂飞魄散。

  若将鸡蛋举起,对着强烈阳光照射,就能看到里面的,不是蛋清蛋黄,而是蜷曲的胚胎,有手有脚、四肢健全,俨然是人类婴儿的模样。

  无人知道,老太太名为‘朗婆婆’,是民间有名的妖人。

  朗婆婆入了城,望着两边破败街道,“郭三儿折腾得厉害!”

  在看到街口牌坊上,挂着斩杀的逃犯头颅,当中就是郭三的脑袋,两颗眼珠早已被挖掉,空洞洞盯着下方。

  “好兄弟,大哥来接你了!”

  哪怕是其他江湖妖人,都不知道朗婆婆是男人,只不过男生女相,一直装扮成慈祥的老太太,到处拐卖妇女儿童。

  他真名郎七,和郭三是结义兄弟,二人都以贩卖人口为生。

  区别在于,郭三纠集一帮乞丐,聚众作恶,郎七法术厉害,平时独来独往,谁也扳不倒他。

  这次郭三被判斩首,郎七正在外地,等回来时,却听说郭三越狱失败,被人斩杀的消息。

  “好兄弟,我一定为你报仇!”

  郎七心想,本县的人口拐卖交易,郭三死后出现空白,自己要重新找个帮手,扶持他代替郭三。

  郭三作恶,仅仅能在本县兴风作浪,而‘朗婆婆’的恶名,可是纵横江南七县,多少人恨他咬牙切齿,却连他的这面目都不知道。

  说到底,郎七才是郭三背后的黑手。

  “嘿嘿!”

  郎七轻笑着,佝偻身躯,像是个脚步缓慢的老妇人,行走街道上并不起眼。

  ……

  ‘“老太太,鸡蛋卖完了?”

  郎七出城时,城门官兵热情询问。

  ‘朗婆婆’失望摇头,“没人买鸡蛋!”

  官兵好心劝慰她,“城里刚遭了灾,百姓们舍不得买,你往这边走,那边镇上应该有生意!”

  郎七点点头,“多谢兵爷!”

  他走之后,县城爆发一场骚乱。

  挂在牌坊上的郭三首级,在光天化日下被窃走,众目睽睽,竟无人看出是谁做的。

  城中有十三个幼童消失,多出十三个悲痛欲绝的家庭。

  郎七挎的竹篮中,十三个鸡蛋填满了,里面照旧是蜷曲的人类婴儿模样的坯胎。

  “破庙,小和尚,有趣!”

  郎七冷笑着,挎着竹篮行走乡间小道上。

  他从百姓口中,得知方斗进献首级的消息,却并不着急去破庙报仇。

  郎七生性谨慎,猜出郭三是返回破庙,才被方斗所杀。

  这处破庙,恐怕已被方斗经营成巢穴,冒然闯入有危险。

  他打听到方斗经常来城中采买,下定主意在半路埋伏。

  第一件事情,先找个本地的帮手。

  郎七回想起来,城门贴的逃犯布告,还有几个在逃。

  其中有个名为‘下马盗’的,还算有些本事!

  “就是你了!”

  ……

  “小师傅,这座寺庙的木石,都是最顶级的材料。”

  “你看南殿倒塌的横梁柱子,历经雨打风吹而不朽,这都是皇家宫殿才用到的顶级木材。”

  “那些石材,更是极品啊!”

  随着工期推进,彭石匠话多起来,拉着方斗研究寺庙。

  他对庙中的石像更好奇,和尚庙里,怎么供奉个读书人?

  相比之下,方斗一个‘和尚’,身穿道袍反而不奇怪了。

  “这尊石像的材质,恕我直言,看不出来!”

  方斗也是后来,对这座寺庙的历史一无所知。

  寺庙的修缮,在一帮石匠的布置下,花费了四十多天时间,总算完成了。

  “彭师傅,辛苦了!”

  方斗切了二两黄金,再配上碎银、铜钱,凑足了五万钱。

  彭石匠接过钱,心中喜悦,五万钱不是小数字,若全是铜钱,背起来也困难,他们石匠不是孑然一身,还有各种笨重的工具。

  如此搭配最好,黄金碎银便于携带,再加上铜钱零花。

  “小师傅,南北偏殿都搭好了,但南殿门窗还要打造,暂时不能住人,我徒弟暂且用茅草封了,免得风雨进来!”

  方斗点点头,还要等下次进城,再请来木匠,顺便打造些木床桌椅板凳之类。

  石匠们走后,方斗望着焕然一新的寺庙,油然而生满足感。

  原本荒草丛生的南殿,此刻被重建起来,整座寺庙都变得模样,已经不成称之为‘破庙’了。

  花费也不菲,一锭金子快用完,碎银也花费大半,剩下的铜钱最多。

  “钱呐!”

  方斗一想到,后续还要各种花费,简直是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