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十五章 一扑一爪一啄

  方斗回到破庙,只来得及喘口气,喝了壶烧开的水。

  没等他兴冲冲研究刚到手的道袍,公鸡扇着翅膀,对着连抓带啄,驱赶到破庙前空地上。

  修炼!

  方斗苦着脸,继续站‘金鸡独立’的桩功。

  空中的天地元气,化作一缕缕蚕丝般白气,朝着方斗身周环绕而来。

  方斗的呼吸渐渐有了节奏,两股白气钻入鼻孔,分散到四肢百骸。

  今天也有进度,比上次修炼,又多吸收了两股白气。

  方斗撤去桩功,修炼还没停止,接下来是扑击之术。

  金鸡桩是母式,由此演变出的一扑、一爪、一啄,别看只有这三板斧,却是威力无穷。

  公鸡冲到草丛中,片刻过后,驱赶了一条碗口粗的菜花蛇。

  这条野蛇凶猛万分,完全不怵公鸡,蛇头先是机关枪,嘟嘟嘟疯狂冲击,企图将攻击从半空咬住。

  公鸡一个飞扑,让开密集如雨点的蛇头攻击。

  紧接着,公鸡飞身扑下,滑翔着缭绕半周,终于重重扑落。

  利爪如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破蛇鳞蛇皮,穿透血肉筋膜,锁住脊椎大骨,用力一拧。

  嘎巴脆响,菜花蛇疯狂扭动身躯,但遭受攻击的是七寸,要害心脏所在,已然回天乏术。

  公鸡好整以暇,亮出金黄色的鸡嘴,朝着蛇头砸落,自然流畅得像是石杵砸入米臼中。

  三板斧,一连串行云流水的组合拳下来,大获全胜。

  蛇头破个大洞,鲜血脑浆潺潺流出,已然不能活了。

  “漂亮!”

  不管见到多少次,方斗都觉得惊叹万分。

  公鸡慢条斯理,撕开蛇肚子,将蛇胆断掉,让后大大方方,将十几斤的死蛇推到方斗面前。

  方斗肃然起敬,双手往外推,“多谢,最近吃素!”

  公鸡怒了,学谁不好,学那些死秃子!

  他越想越气,飞身起扑,一下啄在方斗头上。

  方斗疼得刻骨铭心,“鸡大师,你也太小心眼了!”

  又是一下,像是钢钉凿在脑壳上。

  “鸡大师,我要换手了!”

  咚!

  “鸡大师,别总打头,换个地方呗!”

  咚!

  “我忍你很久了,再打我就翻脸,大家一拍两散!”

  咚!

  ……

  方斗垂头丧气,两腿岔坐地面,满头大包,这个发型一看就很有‘佛缘’!

  他气喘吁吁,指着脑袋,“鸡大师,没地方下嘴了!”

  公鸡高傲之极,斜眼看他:少啰嗦。

  要不是打不过你,我特么……

  片刻过后,方斗乖乖站得笔直,呈金鸡独立姿态。

  风吹过,道袍飘动。

  这一幕,正是滑稽之极。

  方斗顶着‘佛祖头’,身穿道袍,东西完美接合。

  晚上,方斗胃口大受影响,蒸了十来斤米饭,还有一勺没吃完。

  他情绪低落,倒也不全是被鸡大师完虐,而是突然想起来,菜刀和铁锅没买,只有等下次进城再说。

  ‘畜生道’的影响,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总不吃肉,怎么有充足营养修炼?

  方斗摇头晃脑,要不,自废法术?

  突然,他目光落到公鸡身上,身躯猛地一震。

  怎么把这位大爷忘了,畜生道若能纳入它的力量,不能吃肉还算是事儿吗?

  鸡大师,那可是全身都是灵性的……公鸡!

  “鸡大师,求你了!”

  方斗竖起一根食指,“就拔一根!”

  公鸡转头,看了眼漂亮的尾羽,怒得眼睛通红:想在老爷尾巴拔毛,你特么找死!

  片刻过后,方斗刚消肿的脑袋,重新布满鼓包。

  “求你了!”

  他不死心,保住公鸡双脚,“一根而已,又不疼!”

  公鸡一爪子,打在方斗脸上。

  “你打死我也不松手!”

  俗话说,大树就怕软藤缠!

  折腾了一夜,公鸡缴械投降,从鸡腿上啄下一根绒毛。

  轻飘飘绒毛,一口气都能吹走,但却是方斗的希望所在。

  “终于可以修炼了!”

  方斗施展畜生道法术,心神和鸡毛融而为一,刹那间感受到内部雄厚的灵性。

  一根不起眼的绒毛,内中的灵性,竟比黑狗皮的灵性浓厚百倍。

  要知道,那可是郭三宰了几百条黑狗,百里挑一的黑犬,经过各种复杂的手段方才练成。

  “果然不是普通的公鸡!”

  畜生道的法术施展,方斗开始沉浸入内,感悟鸡大师的经历。

  “这……”

  几个呼吸后,方斗骇然睁开双眼。

  他看向公鸡的神色,变得敬畏无比,“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从灵性中,方斗没有感应到任何喜怒哀乐、经历过往,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公鸡超脱六道,不入轮回。

  这怎么可能?

  方斗苦思冥想,怎么也想不通,索性转而继续修炼。

  得了鸡毛中一丝灵性,方斗修炼金鸡桩和三板斧,变得轻松起来。

  畜生道的法术加持下,方斗仿佛化身鸡大师,无数细节流淌心间,先前从未发现的错误被纠正。

  一日,方斗脑海中,头顶虚空传出一声鸡鸣

  雄鸡一唱天下白,脑海混沌尽去,变得无比清灵。

  ‘金鸡桩’终于入门。

  但凡是法术,都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小圆满和大圆满五个境界,层层推进,威力逐步增高。

  迈入入门境界,方斗每日吸收的天地元气,增加到十六股。

  至于一扑一爪一啄三招,越发娴熟起来。

  体质上升,可供转化的法力提升,维持犬灵战斗的时间,也提升到四十九个呼吸。

  时间长了,方斗开始摸索出,犬灵更多的作用。

  黑犬除了战斗外,更具备超级嗅觉,像是天然雷达,可以延伸到周围一百五十米的距离。

  甚至能根据气息,辨认出毒虫的种类,已经大致的潜伏方位。

  可想而知,如果有秘药提升犬灵的力量,不管是战斗力,还是嗅觉探查的范围,都会得到大幅度提升。

  根据记载,秘药所用的药材不复杂,生药铺都能买到。

  “也不知道,开张了没有!”

  方斗想到生药铺的老板,一个和气的老头,平时喜欢抽旱烟,却死在郭三越狱之夜,长叹一声。

  下次去城里,就要采买秘药,回来修炼犬灵了。

  ……

  彭石匠和徒弟们,在一日傍晚,来到破庙外拜访,手持牙行出具的证明。

  方斗这才想起,修缮北面偏殿墙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