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十四章 吃素和道袍

  方斗在牙行交了定金,约定好半个月后,彭石匠带着徒弟去破庙干活。

  天色已晚,索性在一家客栈落脚。

  掌柜和伙计,偷偷在后院交谈。

  “这和尚好阔气,竟然住店!”

  他们印象中的和尚,都是拿着铜钵到处化缘,晚上休息,或者寻找寺庙挂单,或者在信佛的家中借住。

  哪有自掏腰包住客栈的?

  伙计闷声闷气,“掌柜的,那和尚说,他不是和尚,还让俺送了鸡鸭鱼肉上去。”

  “他一头短发,怎么不是和尚?”

  “可他吃肉!”

  “那也是个六根不净的和尚!”

  伙计有些委屈,“我瞧着,他明明就不是和尚。”

  “啪嗒!”

  掌柜见他顶嘴,气不打一处来,抡起巴掌打在伙计后颈,“还不快去烧水,这和尚比大户公子还讲究,晚上要烧热水洗澡。”

  ……

  客房内,方斗面对丰盛的鸡鸭鱼肉,吐得一塌糊涂。

  不是饭菜难以入口,而是方斗不能吃荤了。

  修行‘畜生道’的弊端,这一刻凸显出来。

  小二送来的荤菜,都是客栈的大师傅整治,色香味俱全。

  方斗闻着香气,正要举筷,突然呆愣住了。

  烧烤酱红的肥鸡、闷得酥烂的鸭子、油汪汪的五花肉、清蒸的鲜嫩河鱼,不约而同闪烁光芒。

  “畜生道!”

  这门法术自动运转,竟是不受控制,将菜肴上的光芒一扫而空。

  接下来,方斗眼前闪现这些鸡鸭鱼肉,从出生到宰杀的经历,内心的怜悯油然而生。

  一时间,闻着诱人肉香,方斗心中产生抵触,大口呕吐起来。

  难怪郭三在笔记中,重点强调,修炼法术不能吃荤,沾荤必定破法。

  畜面之法脱胎自畜生道,早有埋伏了伏笔,修炼者不能吃荤,只能吃素。

  “这帮阴险的秃子!”

  天人六道,这是释门的说法,畜生道这门法术,定然也是那帮光头的手笔。

  方斗发现自己上当了,修炼这门畜生道法术,连吃肉的乐趣都没了。

  这一夜,他尝试在三,别说夹肉入口,就是稍微闻得久了,也忍不住呕吐。

  心理上的折磨,更加熬人。

  方斗将自身化作畜生道,容纳一切生灵的生死轮回,利益很高,是要万物平等、不分高下。

  他见到煮熟的鸡鸭,就能想象到鸡鸭死前的痛苦,看着鱼肉、猪肉,就能想到生前逍遥自在的场面,心中越发不忍。

  “罢了!”

  方斗一声叫,“小二,撤掉饭菜!”

  伙计前来收拾碗筷,见到米饭只吃了半碗,荤菜一样没动,“大师,你没吃。”

  方斗心都在滴血,勉强解释,“我最近吃素!”

  伙计心想,还是掌柜说得对,这是个六根不净的和尚,关键时刻幡然悔悟,没有破戒吃肉。

  ……

  一夜无眠!

  方斗惊奇发现,昨晚虽然没吃肉,但畜生道的法术,不知不觉精进不少。

  这番变化,竟是亲身感受鸡鸭鱼肉的生死而来。

  “这门法术太邪门了!”

  方斗退房后,走在大街上,感到肚子饿得如同刀绞。

  找了个早餐摊子,接连吃了七八笼素馅包子、阳春面五碗,还有二十个馒头垫底,就着热气腾腾的豆腐脑,呼啦啦吞下去。

  摊子老板:……

  其他客人:……

  方斗摸了摸肚子,八分饱就好了。

  但随即怨念起来,今后不能吃肉了,怎么好?

  嗯,听说有些寺庙擅长素斋,能用豆制品做出肉的滋味,有空过去请教请教。

  对了,昨日金银铺中遇到的庞大和尚,所在的寺庙,叫什么福元寺。

  方斗背着背篓,就要出城回破庙,途中经过一家成衣铺子。

  成衣铺子,不是裁缝店,不接受量体裁衣的服装定制,确切来说,大量回收、出售二手衣物。

  方斗停下脚步,觉得自己身上有钱了,应该换些衣物。

  “客人请进!”

  待得掌柜见到方斗的短发,连忙说道,“大师,小店没有袈裟僧袍!”

  方斗也懒得解释了,目光扫过墙上挂着的衣物,统统不满意。

  突然,他的目光,落到角落一件衣物上。

  ‘“这个是?”

  掌柜的连忙取下衣物,“这是一个野道士典押的道袍,料子不错,是春蚕丝织成,也没穿过,勉强算九成新。”

  方斗心想,这道袍,可以当成居家的睡衣、浴袍穿。

  “多少钱?”

  一番讨价还价,方斗以八十二文钱,买下这件道袍。

  方斗得了新道袍,越发觉得身上衣物累赘,当场脱下来换上。

  前晚和郭三厮杀,身上衣服也被划伤多处,四下漏风,但好歹是穿越而来的贴身衣物,舍不得丢。

  “掌柜,帮我找个针线好的,将这件衣服补好,下次我来取!”

  掌柜手下衣服,望着拉链、纽扣,以及化纤的面料,心里嘀咕,光屏这材料质地,这件衣物起码上万钱。

  方斗裹着道袍,迎着秋季的凉风,竟不觉得凉,“蚕丝道袍,保暖功能真不错!”

  一直走了十几里地,方斗回程途中,竟热的出汗了。

  破庙前,公鸡怒气冲冠,似乎等候多时。

  方斗停下脚步,知道自己理亏,明明说去一天就回,但接连待了两天,让鸡大师久等了。

  “鸡大师,我……”

  公鸡性子极烈,也不听解释,飞身一扑。

  方斗平时观摩公鸡动作,本以为以摸透它的习性,但这一扑平平无奇,偏偏就避让不开。

  公鸡一爪按在方斗胸口,锐利的爪子隔着道袍,已经按在皮肉伤。

  “完了,我刚买的衣物!”

  方斗突然睁眼,发现公鸡落地,盯着他的道袍啧啧称奇。

  咕咕(这道袍哪来的?)

  “城里买的!”

  咕咕(宝贝)。

  方斗喜滋滋,摸了摸道袍,手感不错,这也算宝贝。

  他猛然低头,看向刚才鸡爪抓住的衣襟,惊奇发现,竟半点痕迹也没留下。

  道袍覆盖下的胸前皮肉,更是连个红印都没留下。

  公鸡的爪子威力,方斗亲眼目睹,什么蝎子蜈蚣,不管多么坚硬的甲壳,一爪洞穿,毫无难度。

  恐怕就是精钢铁皮,也经不住鸡爪一击。

  这道袍看似柔软,竟能挡住公鸡的爪子。

  果真如鸡大师所说,这道袍是件宝贝,而且是好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