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十三章 黄白

  陈师爷聊了半天,始终没提到悬赏的内容。

  方斗忍不住开口问道,“陈师爷,我进城时,见到门口的悬赏。”

  他说得委婉,这是在提醒,别忘了,郭三的脑袋可值钱呢!

  “若非大师提醒,险些忘了!”

  陈师爷回转身,从身后架子上,取来一个木盒子,里面摆了两枚银锭。

  “大师,那张悬赏已过期了。”

  “就在刚才,大老爷下令,将郭三的悬赏提到两万钱!”

  说着,他将木盒子推到方斗面前。

  “大师请看,这里是两枚十两官银。”

  一两银子一千钱,两个十两就是两万钱。

  更何况官银纯度高,折算下来不知两万钱。

  方斗曾听说,古代官府黑暗,赏钱发放途中,都要层层克扣。

  但是,眼前两枚官银,明显就是足斤足两。

  “大师,可还有问题?”

  方斗一个激灵,连忙收起银子,“没有!”

  怎么会有,有了这二十两银子,足够将撞坏的石墙修好,还能买些急需的东西。

  “陈师爷,东西送到,我这就不打扰了!”

  方斗起身告辞。

  陈师爷将方斗,一路送出衙门,“大师慢走!”

  他回转身时,见到官兵的小队长,脸上欲言又止。

  “陈师爷,这和尚不是凡人!”

  这句话,小队长憋在心里许久,终于忍不住说出来。

  陈师爷神色淡然,“当然不是凡人,不然怎能杀了恃勇为祸的郭三。”

  小队长一惊,这才知道陈师爷也看出来。

  “我刚才见过,郭三的首级断口平整,下手之人不光臂力过人,更是杀人不眨眼的老手。”

  小队长啧啧称奇,“这样的人物,若是放在军中,起码是百人敌的猛将苗子!”

  “无论如何,他能杀了黑三,也是我县内之福!”

  陈师爷拱拱手,转身进入县衙,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县令。

  这次越狱事件,郭三是罪魁祸首,更是待斩的死囚,影响太大。

  如今方斗送回首级,麻烦顿时少了大半,县衙上下松了口气。

  这也是为什么,陈师爷对悬赏分文不动,全部交给方斗的原因。

  实在是这份恩情,不光是保住了官吏的饭碗,更是救命的恩情。

  ……

  方斗怀揣官银,欢喜过后发现,花不出去。

  官银不能在市面上流通,还要到官方的铺子里,兑换成碎银铜钱,方能使用。

  来都来了,不怕多走这一步。

  官方的铺子里,官银按照市价兑换。

  两枚十两的元宝,最终换了一堆碎银子,而且成色还不好。

  方斗摇摇头,虽说在黑市里,官银能换到更多碎银,但风险太大,不值得去做。

  收起碎银子,方斗去了趟米行,将百斤大米都换成铜钱。

  郭三越狱,人心惶惶,相应的米价又上涨了。

  生药铺子没开门,说是掌柜被杀了,儿子媳妇正在发丧,这几日都不开门营业。

  方斗有些惋惜,他还想配些秘药,进一步锻炼壮大犬灵。

  “卖草鞋,卖草鞋!”

  方斗听到路旁,一个手脚粗大的农家汉子,蹲在路边叫卖草鞋。

  “草鞋怎么卖?”

  摊子上的草鞋,用蒲草编制,手工精制,如同工艺品般。

  农家汉子解释,“这是俺娘亲手编的,俺娘的手艺,在十里八乡没人比得上!”

  “真不错,多少钱一双!”

  方斗数了数,这些草鞋中,有类似凉鞋、拖鞋,也有带着鞋帮、后跟的行路鞋。

  “两双五文!”

  农家汉子指着‘凉鞋’,然后是更复杂的行路鞋,“这个贵些,要四文钱!”

  方斗点了点头,比划了大小,取了七八双草鞋,“我买了!”

  农家汉子接过铜钱,连连点头,“谢谢,谢谢!”

  方斗将草鞋一卷,放入背篓收好,继续往前行走。

  牙行,类似现代的人力市场,负责各家的聘请需求。

  “请问,县内有什么手艺好的石匠?”

  牙行掌柜也不用翻书,直截了当,“当然是彭石匠了,他带了一帮徒弟,干活又快又好!”

  方斗大致比划墙壁修补的内容,问道,“大概需要多少?”

  “嗯,彭石匠要价较高,至少三万钱!”

  方斗皱起眉头,他身上的银钱,加起来也没这么多。

  但是转念一想,这价钱并不贵。

  放在现代社会,装修个房间至少七八万,更何况在古代,石匠是垄断性质的技术工种,人工费昂贵很正常。

  “请帮我预约彭石匠!”

  牙行掌柜微微有些讶异,他听说过方斗的大名,也听说破庙穷困,身上没什么油水。

  “牙行收钱三百文,我们争取帮你谈到三万钱以下!”

  方斗交了钱,便转身离开,要筹钱了。

  他掏出怀中的金粒,还是要动用储备金。

  这次,就不能去官方的铺子了。

  ‘金银铺’,名字一目了然,是熔炼金银的地方。

  方斗咬咬牙,抬腿走进去,透过大堂见到后院,摆着炉子风箱呼呼加热,热浪隔得远就能感受到。

  铺子里,已然有了一位客人,正将银钱收到怀里。

  “哎呦!”

  客人转身,险些和方斗转起来,竟也是个光头和尚。

  和尚见到方斗,吃了一惊,竖掌说了声罪过,匆匆离去。

  “又是位大师,可是来化金子的!”

  掌柜见到方斗,“原来是城外破庙的大事。”

  方斗箭在弦上,只得取出金粒子,“掌柜的,替我换成碎银!”

  “稍等!”

  掌柜取出小称,仔细称量起来。

  方斗见他问也不问,反而好奇起来。

  “掌柜的,你就不问问金子来历!”

  “不问,嘿嘿,问不得!”

  掌柜抬头,指着秤杆上的刻度,“看好了,一两六钱,合击碎银二十五两六钱。”

  方斗心中计算,这里的兑换单位,一两黄金换十六两白银,这个数字正对。

  掌柜的取出一包碎银,在方斗面前挨个称量。

  “大师,可认得刚才出门的那位?”

  “不认得!”

  掌柜叹了口气,“人家可是三十里外,福元寺的经堂大师兄,也是来化金子的。”

  “人家的金子怎么来?刮佛像的金漆,去大户家做法事时,偷偷从金器上刮粉末,骗女施主的首饰。”

  “为了避免暴露,还要来三十里外的县城销账!”

  金行掌柜说到这里,问道,“大师,你这金子,比他的麻烦吗?”

  方斗连连摇头,“干净,绝对干净!”

  金行掌柜将碎银包好,放在方斗手上,“那不就得了,你我都满意,这笔交易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