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十二章 进城打听

  方斗信誓旦旦的保证,第二天就落空了。

  他取了个背篓,装好郭三的脑袋和腰刀,想去城里打听打听。

  “鸡大师,我去去就回!”

  方斗走前,解开公鸡腿上的红绳,放心让它自由活动。

  经过那晚并肩奋斗,方斗和公鸡长生战友情,自然不会将它当成‘食物’。

  公鸡咕咕叫了几声:快去快回,回来修炼。

  方斗临走前,迟疑片刻,取出一块金锭,迟疑了片刻。

  金子可是好东西啊,可惜太晃眼,他一个破庙栖身的‘和尚’(外人眼里),贸然拿出这么大块金子,惹来的麻烦不小。

  犹豫再三,方斗指甲一划,切下豆粒大的边角。

  用钱的地方太多了,这次郭三来袭,一场好大,毁了不少东西。

  墙壁被撞坏,要请石匠回来修,材料钱、人工钱加起来,起码要数万钱。

  还要采买针头线脑等琐碎,掐指一算,钱不够了。

  方斗掀开米缸,估摸着装了一百斤米,用稻草袋装好。

  以往,方斗从破庙出发,前往县城赶集,最多能被五十斤米。

  但是,自从修炼金鸡桩,方斗体力大进,背上百斤大米走十几里地,全无问题。

  “嗯?”

  方斗这次赶路,发现沿途情况不对。

  路边的农田,多出几行歪七扭八的脚印,将秧苗踩得稀烂。

  再往远处看,几行黑烟冲天而起,不像是炊烟,反而像是有人故意纵火。

  也不见了奔跑打闹的顽童,路面上冷清清,没有一个行人路过。

  方斗微微皱眉,郭三越狱,竟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

  等到了县城,方斗才知道发生什么。

  原本空荡大门两旁,此刻站了七八个官兵把手,腰间挎着刀,墙角斜靠着长枪。

  “什么人?”

  官兵见方斗想要进城,杀气腾腾拦住他。

  方斗客气道,“几位兵爷,我是城外十里外的破庙而来,特地来县城采买。”

  几个官兵的目光,落到方斗头上,见到标志性的短发,一副了然模样。

  “原来是个和尚,进去吧!”

  他们见方斗打扮,一看就是穷和尚,也没心思揩油,招手放行。

  方斗却不着急走,浅笑问道,“几位兵爷以前没见过,莫非城里发生什么大事?”

  说着,他从袖口掏出几枚铜钱,都是足分量的好钱。

  一个官兵接过铜钱,语气和蔼许多,解释起来。

  原来,还是郭三越狱造的孽,此人凶狠如狼、狡猾如狐,杀光狱卒后,还放出许多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

  重犯们冲出牢房,在城中到处杀人放火,可谓是丧尽天良。

  虽然后来县衙捕快出动,杀了一批犯人,但更多狡猾之辈窜出城,隐藏在乡野之间。

  县令一封书令,请来两百官兵镇守县城,手下捕快、弓手下乡捉拿逃犯。

  “今早县衙,县衙已经贴出告示。”

  “一应逃犯,全都悬赏。”

  “此案首犯,待斩死囚郭三,悬赏一万五千钱!”

  方斗听了,觉得身后背篓更沉重几分,这简直是金头啊,值钱,不是一般值钱!

  ……

  拜别守门的官兵,方斗走入县城当中。

  “滋!”

  方斗发现,城里一副遭受摧残的模样,许多熟悉的房屋坍塌、烧焦。

  街道旁,随处可见还没熄灭的灰烬,一缕缕黑烟连续升起。

  “呜呜!”

  “爹啊,娘啊!”

  废墟的房屋前,一张张白布覆盖下,都是被逃犯杀害的良善百姓。

  幸存者带伤挂彩,扑在尸首上痛苦,痛呼声此起彼伏。

  方斗正看得心中郁闷,恨不得将郭三的尸首,细细剁成肉馅喂狗。

  “这位大师,让一让!”

  方斗回过神,见到一行身穿白衣、腰扎黄麻的丧班,正站在自己面前。

  原来这是一家送葬的,被自己挡去去路。

  “得罪莫怪!”

  方斗鞠了一躬,侧身让到路旁。

  等到丧班过去,方斗才起身赶赴目的地。

  县衙门口,驻扎了两列精干的官兵,他们可比门口更加戒备,手持长兵,目光炯炯有神巡视往来行人。

  “县衙重地,来人止步!”

  方斗卸下身后背篓,将米袋挪开,取出沾血的腰刀和头颅。

  “哗!”

  官兵们见状悚然大惊,将方斗当成了上门挑衅的逃犯,一时间几十根长矛探出,指向方斗全身上下。

  方斗若是应对不好,一眨眼就会炸成马蜂窝。

  “慢着,我是城外破庙的,捡到逃犯郭三的头颅,还有这把刀,特地过来上交给衙门!”

  官兵带队的首领,疑惑望着方斗,他们是从外地过来,不知道方斗的大名。

  “各位若是不信,去县衙里面一问便知!”

  县衙里面的官吏,熟知本地情况。

  “你且等着!”

  官兵首领转身回去,片刻过后,带着县衙中的陈师爷走出来。

  陈师爷是县令的心腹,走出县衙门,一对眼珠率先落在郭三的首级上。

  虽然没了两颗眼珠,首级的眼窝处剩下血肉模糊的窟窿,但脸型的大体轮廓却看得出来。

  更何况,郭三的画像,还是陈师爷督促画师画出,自然熟悉无比,一眼认出来。

  “好,死囚郭三,已然伏法了!”

  方斗递上腰刀,“这颗脑袋旁边,还有这把腰刀,还请验看!”

  陈师爷眼光一扫,摇头,“不用看了,刀长五尺,这是官府的腰刀,是郭三越狱盗走。”

  “这位大师,可是城外十里地破庙来的?”

  方斗点头,“不错!”

  陈师爷朝他点点头,“随我进来!”

  他这么发话了,守卫县衙的官兵自然不敢阻拦,目送方斗走进县衙。

  陈师爷带着方斗,走入县衙院子,拐了个弯,进入一间窗明几净的瓦屋内坐下。

  “大师,在哪家兰若修行?”

  兰若为寺,这是在问方斗的来历了。

  方斗尴尬摸摸头发,“我不是和尚!”

  出乎意料,陈师爷点点头,“大师说不是,那便不是了。”

  他如此通情达理,方斗反而不适应起来。

  “听大师说,郭三的头颅和失窃腰刀,都是你捡来的?”

  方斗认真点头,“是在破庙前的草丛中捡到!”

  陈师爷捋了捋山羊胡,一副了然于心模样。

  “想必是这郭三,想去破庙暗害大师,结果天道有眼,讲下神罚取了性命。”

  这番脑补有些牵强,什么神罚能让人脑袋没有?

  但是,官场上瞒上不瞒下,只要能完成上官的任务,一应细节无关痛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