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十章 快意杀人

  郭三化身黑犬,体积变小,动作更加灵活,当即一跃而起,朝方斗扑去,不停撕咬扭打。

  方斗始终保持一足顿地,脚趾扣住地面,保持金鸡桩‘一柱擎天’的特点,纵然对方攻击如狂风骤雨,始终岿然不动。

  郭三化身疯狗,攻击了大半天,气力渐渐衰弱。

  这段时间,方斗每日修炼金鸡桩,一身体魄远胜常人,又模仿金鸡捕食毒虫的招式,不知不觉间,已然练成好本领。

  “这和尚武艺高深,只怕要动用底牌杀招!”

  郭三双目闪过一丝狰狞,突然从半空落在地上,倒退几步盯着方斗。

  “想逃?”

  方斗快步上前,就要郭三的脊背踩断。

  黑犬陡然咆哮起来,身躯充气般膨胀起来,顷刻间化作牛犊大,牙齿也变成匕首般尖利,四爪一抓,地上铺的石板纸糊般裂开。

  “哇呜!”

  黑犬变身后,稍微一动,化作黑影掠过方斗身边。

  方斗躲闪得及时,却听到身后墙壁,传来一声轰响。

  这座破庙的墙壁,用了上好的条石,加以糯米蛋清粘合,坚硬程度不在混凝土之下。

  但是,被牛犊大的黑犬一冲,竟凹下去大块。

  如此猛烈的冲击,少说也有一百码的速度,若是落在自己身上,全身骨头不知能有几根完好!

  正庆幸着,黑犬再度冲上来。

  一头黑狗,飞扑过来的气势,宛如猛虎下山,迎面刮来钢刀似的狂风,让方斗脸皮生疼。

  方斗眼前发黑,心跳砰砰加剧,眼看着壮如牛犊的黑狗,就要将他叼在血盆大口当中。

  这时候,方斗多日站桩的磨炼,终于现出奇效。

  黑犬双爪在前,如同十根锋利匕首,一旦插入人体就能轻松撕碎,再加上遍布獠牙的大嘴,一口能吞掉方斗上半身。

  它猛冲过来,像是全速前进的火车头,连空气都凝固了。

  方斗双臂一振,双脚仿佛安了弹簧,瞬间跳到半空,但是他不进反退,合身朝黑犬正面冲击过去。

  冲锋之举充满惨烈意味,竟是要同归于尽的意思。

  黑犬裂开大嘴,露出残忍而血腥的微笑。

  呼,方斗冲到黑犬面前,二者的鼻尖仅有一颗黄豆的距离,陡然往后一仰,左脚瞬间插落地面。

  与此同时,右腿高高扬起,正中黑犬胸膛。

  咚,这一脚像是踢在混凝土上,震得方斗骨节酸麻。

  但是,方斗借助着一脚的反弹,竟是趁机跳出偏殿,落到正殿的方向。

  郭三被踢中一脚,身躯纹丝不动,落地后转身,嗖一声闯入正殿当中。

  “呼呼!”

  方斗剧烈喘息着,对方化身狂犬,力量远远凌驾自身,如果给他半个月时间,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月光下,一个黑影闯入方斗面前,正是公鸡。

  “咕咕!”

  郭三化身的黑犬,此刻已陷入狂暴装填,满脑子都是将方斗撕成碎片,任何事物都不放在眼里。

  他忽略了,正殿当中的供桌下,还拴着一只公鸡。

  “扁毛畜生,碍事!”

  郭三正要冲上去撕碎方斗,不意公鸡挡在面前,一爪子爬上去。

  公鸡:扁毛畜生!我?

  下一刻,公鸡双翅腾空,往下一扑,落在郭三肩头。

  一爪左眼、一啄右眼,留下两个血窟窿。

  片刻过后,黑犬吃不住痛,撤去变化,还原成披着黑狗皮的郭三。

  “我的眼睛!”

  郭三捂着双眼,原本两颗眼球,已经被公鸡踩在足下,当成灯泡挨个踩爆。

  公鸡抬头,示意方斗上前补刀。

  方斗深吸口气,捡起地上的腰刀,朝着郭三的脖子比划几下。

  天可怜,前几日,他杀鸡都不敢,今天却要杀人。

  方斗深吸口气,颤抖双手渐渐稳定下来,没有退路了啊!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便已回不去了,这个世界,远比荒野求生的难度更高。

  不可能一辈子都是新手村,总要开启杀怪升级的第一刀。

  方斗的眼神,逐渐坚定起来,双手握刀斩落。

  刀口锋利,再加上方斗一双胳膊的力气惊人,钢刀掠过郭三的脖子,竟是如割薄纸,没有半点阻碍。

  人头落地,不远处一声鸡叫,已然天明。

  郭三一番折腾,却将午时三刻的斩首,提前挪到了清晨,何苦来一趟啊!

  “痛快!”

  方斗大战一场,热血沸腾,周身毛孔张开,冒出热气腾腾。

  他上前抬脚,将郭三的脑袋踢得反过来,仔细看了看。

  脑海灵光一闪,认出此人是谁了?

  先前几次去县城,见过布告上的恶丐模样,眼前此人可不就是即将问斩的‘恶丐郭三’。

  这么一想,此人夜袭方斗,就理所当然了。

  破庙本是郭三的老巢,他逃脱之后,来找方斗寻仇,也情有可原。

  “恨我占了你的巢穴?”

  方斗摇了摇头,刚到这里,他无处容身,只好在破庙落脚。

  日子久了,打听到破庙和郭三的关系,才知道为何其他百姓对此地避之不及。

  但方斗没得选,住的习惯了,也就在破庙长久栖身下去。

  谁能想到,关在死牢中的郭三,竟能越狱逃走,而且找自己来寻仇。

  “官兵都是饭桶吗?”

  方斗捡起地上的腰刀,目光落在地上,突然愣住了,“官刀!”

  这把锋利的钢刀,样式是官造的,想来是郭三越狱时,杀了狱卒得来。

  一把钢刀,价格比方斗心心念念的菜刀、铁锅更贵数倍。

  方斗越发觉得烫手,将钢刀插在郭三首级旁边地面上。

  “不对!”

  方斗一个激灵,郭三越狱后,最正常的反应,应该是逃之夭夭,寻找安全地方藏身。

  破庙距离县城并不远,又曾是他的老巢,免不了被官兵捕快搜索。

  这恶丐脱身后,第一时间来破庙,难道真就为了一时意气,不忿方斗占据此地?

  一个大奸大恶的歹徒,真有这么幼稚?

  方斗越想越不对劲,转身钻入偏殿当中。

  当他的目光,落到被撞出大凹坑的墙壁时,终于知道答案了。

  清晨的阳光微弱,但透过木窗洒落墙壁的凹坑,几缕阳光映射在裂纹上,竟露出金光灿灿的色彩。

  “莫非是?”

  方斗快步上前,伸手一拂,墙皮早被撞得酥烂,哗啦啦掉落。

  这面墙是空心里,里面有夹层,此刻终于大白天下。

  里面藏着七八锭黄金,还有一串滚圆的珍珠,俨然是郭三私藏的保命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