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九章 畜面之法

  这一夜,大牢当中,所有犯人冲出监牢。

  其中不乏杀人抢劫的重犯,他们憋屈久了,冲到街上就破门入宅,奸淫掳掠。

  更可怕的是,有些犯人有拳脚功夫,捡起狱卒的腰刀,遇到惊恐逃走的百姓,一刀砍翻了。

  第一个火头升起,城里的情况迅速恶化下去。

  始作俑者郭三,腰间缠着黑狗皮,双目闪烁着火光。

  “趁乱,我先回破庙,取出埋在墙根的财物,去隔壁县投靠义兄!”

  郭三做人贩子买卖,将本地的良家子女卖到外地,又从外地拐卖孩童贩卖到本地,可不是单干就能完成的。

  隔壁县,还有他一个结义兄弟,也是做贩卖人口的买卖,生意比他做得更大,本事也比郭三更强。

  这次郭三团伙被打掉,可谓是元气大伤,本县也待不下去了,只能到隔壁县避避风头。

  “听说,我住的破庙,被一个外来的和尚占了!”

  “正好,杀了那和尚,夺了他的口粮和衣裳,吃饱喝足再赶路!”

  郭三心中决定,便握着腰刀,往出城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空中呜呜呜,一个声音大叫,“恩人慢走!”

  这声音,俨然是刚才从死牢中,被郭三放走的一个重犯。

  听他这语气,竟是要感谢郭三。

  谁料到,郭三听了全身汗毛竖起,当即一个打滚,黑狗皮飞起,合身化作一条黑犬。

  黑犬站在原地,不敢转身回头,口中不断咆哮着,意思很明显,“别惹我!”

  一个大汉快步前来,见到郭三化身黑犬,呵呵笑道。

  “听闻郭三精通畜面之术,能变化黑犬,这是百闻不如一见!”

  黑犬咆哮几声,显然认出大汉。

  大汉名为‘下马盗’,掌握一门秘术,藏在草木幽深出,专门埋伏往来落单的行人客商。

  一旦有人出现,大汉便窜出草丛,大喝‘客人请慢走’!

  他这句话,带有迷惑人心的法术,任何人听了,都会变得痴痴呆呆,任由他摆布,交出身上所有钱财。

  若大汉光是劫财,倒也罢了,他生性残忍,劫财之后,还要杀人扫除痕迹,被捕时,巢穴中起出一百多具尸体。

  死牢当中,下马盗的凶名,不在郭三之下。

  “下马盗,你我素不相识,别逼我动手!”

  郭三化身黑犬,给出威胁的信号。

  下马盗端详半晌,然后笑着拱手,“小弟前来,感谢郭三救我逃出生天。”

  “不知郭三爷,接下来有何打算?”

  郭三冷冷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大汉讪讪笑着,举手抱拳,“既然如此,就不多打扰了!”

  离开时,这下马盗心中略微遗憾,若能偏出郭三的去向,一旦自己被县衙的捕头追上,就能放出消息祸水东引,可惜郭三不上当。

  奸恶之徒,心思比毒蛇更歹毒万分!

  郭三也不是傻子,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始终不为所动。

  等到下马盗离开,郭三撤去黑狗皮,化作人皮离开。

  在他身后,县城中已经升起七八个火头,越狱犯人到处杀人抢劫,糟蹋良家妇女。

  其中一个侏儒,身下骑着头大老鼠,奔跑起来快如狂风,也是个懂得法术的。

  但是,侏儒不在作恶,而是骑着老鼠拼命逃窜。

  因为县衙已经反应过来,调集人手四处抓捕逃犯。

  捕头身怀武艺,举着锋利长刀扫荡,身后一排排弓手,弯弓射箭,逃犯像割稻子般倒下。

  只是这是,郭三已经逃出县城了。

  ……

  “呼呼!”

  一夜奔波,接连跑了十几里,郭三气喘吁吁,总算到了破庙。

  这段时间坐牢,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

  隔三差五,还要被狱卒拉出去用刑,那些被残害的孩童父母,不惜卖田卖房,也要买通狱卒,在郭三问斩前用刑折磨他。

  郭三虽然逃出来,但身上到处都是割伤、烫伤和钝击伤,看上去凄惨不已。

  但,他平时练就一手好拳脚,又善使长刀,刚才越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杀光当值的狱卒。

  夜色下,破庙安静不已。

  郭三走到门口,见到正殿当中,拴着只呆呆的公鸡。

  “好个和尚,会过日子,在老子的家里养鸡!”

  郭三狞笑着,心里盘算,乘和尚还在昏睡,一刀斩断光头,剥了他身上的衣服逃走。

  公鸡呆呆的望着郭三,半点声音也没发出。

  “又不是看家狗!”

  郭三摇了摇头,径直冲向北面偏殿,这里是他的老巢,知道哪里能住人?

  偏殿中,方斗身上盖着红布,正侧躺着酣睡。

  郭三举起长刀,猛地往下斩落,雪亮刀光化作倾泻的瀑流。

  厚重的木床,当场被斩成两半。

  方斗却没事,长刀刚挥动,他就感应到寒光,身躯弹跳而起,让开郭三的刀锋。

  落地后,方斗一脚立地,另一只闪电般踢出。

  这一脚,似有千钧之重。

  “啊!”

  郭三胸口遭受重击,仿佛被大铁锤当中,脚步踉跄往后退去。

  “这和尚,好大的力气!”

  郭三站稳脚跟,知道方斗并非弱鸡,不会任由他宰割,神情慎重起来。

  “你是谁?”

  方斗话音刚落,便飞起一爪,捏住郭三的手腕。

  郭三还没回话,就被方斗抓住手腕,心想和尚也太不讲究了,不知道江湖规矩,对话不动手,动手不对话么!

  他反应极快,当即翻转手腕,刀锋牛舌般卷曲,就要将方斗的手腕割断。

  这手刀法极为精妙,刀锋的杀伤力呈扇形,纵然方斗想要抽离手掌,也免不了断掌的厄运。

  方斗也不避让,五指同时捏紧,挤爆皮肉,更是勾入指节骨缝当中。

  郭三气力为之一松,深入骨髓的剧痛下来,让他痛呼不已。

  方斗眼前,浮现公鸡捕捉蜈蚣的姿态,那一爪稳准狠的精髓,至今还深深刻在脑海中。

  “咯嚓!”

  方斗五根手指齐齐用力,竟将郭三的手腕活生生拧断,整只右手软软耷拉落下。

  郭三双目浮现凶光,左手闪电般伸出,将腰刀抢住,毫不留恋朝着断掌的手腕斩落。

  银光一闪,右掌断裂。

  郭三逃出方斗的掌控,倒退几步,举起手势施法。

  黑狗皮一闪,郭三化作黑犬,只剩下三只腿,其中一只光秃秃,正对照被斩断的右掌。

  方斗看得目瞪口呆,“狗妖?”

  一旁公鸡翻个白眼,明明是下三滥的畜面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