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八章 恶丐越狱

  这天夜里,方斗睡得很香,而且做梦了。

  梦里,他攒够了钱,买来锋利的菜刀和铁锅,做了一顿丰盛的炒菜,什么炒青菜、炒腊肉、炒鸡蛋,统统来一份。

  睡着睡着,口水都流下来!

  正殿当中,公鸡脚上捆着红绳,黑暗中幽幽望着石像。

  老贼,你搞什么把戏?

  无论如何,既然本尊遇到了,就要插一手。

  这个傻乎乎的和尚,我管定了。

  ……

  城中大牢,最深处是死牢,栅栏都是包铁皮、镶铜钉的实木,别说大活人了,就是发狂的公牛都撞不开。

  死牢里,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头发蓬乱,全身满是污垢。

  恶丐郭三,这段时间城内百姓茶余饭后谈论,就是这个恶贯满盈的乞丐头子。

  此人学得一手好拳脚,靠着能打能拼的亡命本事,将全城的乞丐收为手下。

  平时,郭三带着一群臭乞丐,在街上商铺堵门要钱,人人避之不及,店铺老板只能花钱免灾。

  私底下,郭三偷偷从外地外拐儿童,长相俊美的童男童女,卖给妓院当相公、妓女,手脚灵活的,培养成扒手偷窃。

  期间,他们也拐卖妇女,卖到偏僻的穷乡僻壤,给一家娶不起媳妇的光棍当媳妇儿,稍有不从便打死埋了。

  更有一桩惨绝人寰、人神共愤的恶事,名为采生折割。

  拐卖过来的儿童,没有出众的姿色,反应迟钝、手脚又不太灵活,便弄成残废,派到街面上乞讨。

  郭三的手下,手段残忍至极,或用烧红的铁勺挖出双眼,造就盲童;或者斩断双手、双腿,让受害者爬着上街乞讨。

  更有甚者,用各种秘药浸泡,让被拐孩童的手脚畸形、皮肤上生长出令人作呕的肿块,送到猎奇的马戏团里卖艺。

  据说,这桩案子爆发后,不光震惊全县,连州府的大老爷也知道。

  仅仅是来衙门举报的苦主,就有三百多个。

  根据落网的帮凶交代,还有苦主找到孩子,想要带着离开,被郭三带着手下捉住,百般折磨后弄死,一家人扔到乱葬岗埋了。

  各种天理不容的邪恶之事,即便是县衙当中的老刑名见了,都气愤得双手发抖。

  原本,以郭三的恶行,叛出凌迟处死也绰绰有余。

  但不知为何,县令上报刑部,最后只判个斩立决。

  明天,就是郭三斩首之日。

  秋风萧萧,县衙大牢不远处,就是集市上最空旷的地方,早已被搭建了高台,上面放着斩首的木桩。

  只等明日午时一到,鬼头大刀落下,郭三就要人头落地。

  一个狱卒提着食盒,走到郭三的死牢外放下。

  “郭三,吃断头饭了!”

  食盒里面,有烧鸡、肘子和鱼,连带一碟青菜,三荤一素,正是‘断头饭’的典型搭配。

  郭三缩在稻草堆的身躯,突然动了,一窜来到栅栏前,伸手掀开食盒。

  “畜生!”

  狱卒见他动作迅猛,长相凶恶,心生厌恶,接连后退几步,“慢慢吃,明天好上路!”

  郭三撩开乱发,露出一张凶恶的脸庞,他冷笑着自言自语,“是啊,上路!”

  他一伸手,打翻三道荤菜,只提起青菜倒入口中,咀嚼几口咽了下去,再抓起冒尖的白米饭,扒拉几下全吞了。

  “今晚就上路!”

  郭三吃了个半饱,看也不看打翻的烧鸡大肉,靠在木头旁,一双眸子像是饿狼,望着幽深的大牢通道。

  通道尽头的墙壁上,供奉一尊‘狱神’,坐落在神龛当中,面前供奉着果子、白肉和米饭。

  以往,狱神都在神龛中,享受香火缭绕。

  但今天不同,狱神的雕像,不知为何有了裂纹,下午被人请出去修补,神龛空下来,用红布蒙山了。

  送完饭的狱卒,走到神龛下,其他狱卒都围在方桌前,喝酒猜拳。

  “小三子,送完饭了?”

  几个年长的狱卒拿他打趣,给郭三送饭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这帮老油条不肯做,推给年轻气盛的小三子。

  小三子摇摇头,“别提了,就是个畜生!”

  “畜生也好,恶人也罢,总逃不过明天法场上断头一刀。”

  “来,喝口酒软软身子!”

  小三子端起酒碗,里面碧绿色酒液,沉淀蚂蚁搬的残渣,摇了摇头一饮而尽。

  “几位老哥,怎么我总觉得,今晚凉的吓人。”

  小三子环视四周,“眼下刚入秋,也不至于冷得像是数九寒冬!”

  几个老油条对视几眼,嘿嘿笑道,指着身后神龛,“今天狱神爷不在,无人镇压牢里的怨气,你感到脊背发凉很正常。”

  “别担心,等明天修不好神像,牢里就没这么冷。”

  小三子想想也对,边和同伴们开始喝酒划拳。

  死牢深处,郭三陡然睁开双眼,他终于养足了精神,也等到合适的机会。

  “来了!”

  郭三站起身,解开腰间的皮带,迎风一抖,竟是块黑狗皮。

  他进入死牢,周身被狱卒搜刮干净,却唯独留下这张黑狗皮。

  为了留下这张黑狗皮,郭三不惜供出几处藏金银的地方,方才填报了狱卒贪婪的胃口。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

  这张黑狗皮,是郭三翻盘的底盘。

  他从不吃荤,是因为修炼一门法术,要求严苛,要求众生茹素,一旦破解吃荤,法术就被破了。

  今日等到机会,狱神被请出死牢,终于可以施展法术了。

  郭三抖开黑狗皮,咬破指尖,摆出几个手势,以鲜血写下一个符文。

  “畜面之法,起!”

  下一刻,黑狗皮蠕动起来,仿佛张开大嘴,将郭三吞进去。

  郭三的身躯,在黑狗皮包裹下缓缓蠕动,一寸寸消瘦下去,直至最终,变化成一条实实在在的黑狗。

  这头黑狗,双目的残忍目光,和郭三如出一辙。

  “嗷呜!”

  黑狗四爪撒开,化作一道黑影,冲入幽深的同道中。

  喝酒的狱卒们,突然放下酒碗,“怎么听到狗叫声?”

  “不能吧!”

  小三子回身,突然瞳孔放大,一声惨叫开口。

  “啊!”

  “呜哇呜!”

  黑狗飞扑上来,一口咬住小三子喉咙,接着冲势猛地撕扯,顿时将小三子喉咙撕开。

  小三子捂住喉咙,却止不住血如泉涌,往后踉跄几步倒在地上。

  “好个恶犬!”

  年长的几个狱卒,见到黑狗时,知道情况不妙。

  狱神的设立,本就是为了镇压监牢中鬼蜮伎俩,须知犯法坐牢的犯人,多有仗着法术作恶,若无狱神镇压,极有可能越狱逃走。

  “快拔刀!”

  一个狱卒走到墙壁前,取出挂在墙上的腰刀,没等他拔出刀,黑狗便飞扑上来,一口咬断他的手掌。

  “这不是普通的疯狗!”

  一般的野狗,最多将人咬得血肉模糊,哪有这么恐怖的咬合力,连皮肉带骨头都咬断了。

  黑狗一口叼住腰刀的手柄,用力甩头,雪亮刀光出鞘。

  “快敲鼓鸣锣,有妖人做法越狱!”

  发话的狱卒刚开口,眼前刀光一闪,就被斩断头颅。

  黑狗凶恶之极,叼着锋利的钢刀,上下跳跃穿梭,狱卒人数虽多,却无半点抵挡之力。

  片刻过后,狱卒被杀戮一空。

  黑狗落地,抖动几下,郭三披着黑狗皮缓缓起身,手上还提着带血的腰刀。

  “好刀!”

  郭三抚摸钢刀,狱卒配置的腰刀,是官府督造,钢口极好,落在高人手中,杀人不用第二刀。

  地上狱卒,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大片血泊中。

  身后的死牢内,响起歇斯底里的叫喊声,“放我出去!”

  郭三眼神,闪烁疯狂和恶毒,他看向墙壁上挂着的钥匙。

  ……

  县城中,响起惶恐的叫声。

  “犯人越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