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六章 金鸡桩

  抓完米,方斗气力耗尽,只好干些别的。

  破庙后头,有一条清澈溪流,是从后山引来的山泉。

  方斗特地在岸边,挖了个小池塘,引入溪流,并安装了小小的陷阱。

  这个陷阱,还是从荒野求生节目学的,呈现喇叭口,溪流中的鱼儿若是闯入小池塘,进来容易出去难。

  今天运气不错,一大一小两条鱼,在池塘中摇头摆尾,好不惬意。

  方斗将鱼捞起,用草绳穿了鱼鳃,提回破庙前。

  取来锋利的石片代替刀子,开膛皮肚、刮掉鱼鳞,片刻过后,就已经收拾干净了。

  “今天晚上,吃野葱煎鱼!”

  将石板架在火上烧热了,撒上豆油,正方两面煎鱼,撒上粗盐、野葱调味,那个味道别提了!

  “咦!”

  方斗站在烧得滚烫石板前,小心翼翼翻过鱼身,见鱼皮没破,松了口气。

  野葱和煎鱼的香气,混杂一起,闻起来极为诱人。

  正殿中,供桌下,公鸡可怜兮兮望着方斗。

  “对了,你还没吃!”

  公鸡目光柔和下来,算你有人性。

  方斗取了一把米,走到公鸡面前,“吃吧,饿瘦了就不好。”

  公鸡气得,埋头在方斗手腕捉了一下,刺痛得像是针扎。

  伤口深可见骨,深红色鲜血源源不断涌出。

  方斗骇然,这才想起,这可不是养殖场的肉鸡,而是斗鸡馆中的斗鸡,杀戮同伴如同家常便饭。

  “你等着,明天就下锅!”

  冲动了,公鸡懊恼不已!

  方斗已经不想理他,走到一旁整治晚餐,做野葱煎鱼。

  公鸡垂头丧气,见到面前一把白米,索性埋头吃起来。

  嗯,白米出奇得好吃。

  公鸡连连点头,风卷残云般,将地上白米吃个精光,仍旧意犹未尽,咕咕叫唤起来。

  方斗心里有气,装作没听见,但这头公鸡中气十足,一直叫唤了好半天,烦的他终于忍不住。

  “想死吗?”

  公鸡嘴里叼着一粒米,扔到他面前:爷还没吃饱!

  方斗冷笑点头,“好,让你做个饱死鬼!”

  一把把白米撒下去,“吃吃吃,撑死你!”

  公鸡也不客气,一口口啄米吃,渐渐的,方斗发现不对了。

  先后加起来,已经有四五斤米下肚,公鸡仍旧在吃,半点涨肚不适的反应都没有。

  “咕咕!”

  地上白米又吃完了,公鸡开始出声提醒,该续米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吃多少!”

  方斗估算了下,藏在正殿后的米缸,里面至少还有七八十斤大米。

  这些大米的用途,是要兑换成铜钱,换一口铁锅。

  来到这个世界,炒菜成了执念,成为方都一直追求的目标。

  还有菜刀,也不能不买。

  很可惜,铁锅和菜刀,都是铁制品,加起来要两千文钱。

  方斗买米换成钱,加上吃喝花费,至今也才积攒了一千多钱出头。

  如今不管了,就算用光米缸,也要看看这只斗鸡胃口多大。

  傻瓜!

  公鸡斜眼看着方斗,不停低头啄米,堆成小山的白米,顷刻间消散无踪。

  夜深了,米饭和煎鱼搁在石板上,早已凉透了。

  方斗蹲在地上,和公鸡大眼瞪小眼,身后是空荡荡的米缸。

  “八十斤大米,都被你吃完了!”

  公鸡挺着胸,一副小意思的模样,要不是你拦着我,我还能吃!

  方斗回过神来,一巴掌排在公鸡头上,“你这个败家子!”

  “八十斤大米,能换四百八十钱,被你一顿全吃了。”

  “你也才十五文,拿什么赔我!”

  公鸡被打懵了,醒悟过来,半截鸡冠子因愤怒充血。

  忍不了,今日拼着性命不要,也得啄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和尚。

  刚迈出一步,公鸡全身无力,拖着红绳倒在地上。

  该死的红绳!

  方斗撸起袖子,不等了,明天一早杀鸡。

  夜里,公鸡缓缓呼吸,身上伤口逐渐愈合,血块被震碎,瑟瑟抖落在地。

  大清早,方斗早早起床,将昨晚剩下的两块鱼肉剁碎,混入米粥当中,做了一锅鱼粥。

  草草吃完早饭,方斗转向正殿。

  公鸡神态安逸,淡定得令人吃惊,仿佛不知道死期将近。

  “够镇定的!”

  方斗撸起袖子,待会儿嘎巴一拧,鸡脖子整断。

  “嗯!”

  方斗突然发现不对劲,公鸡模样仿佛变了,身上大小伤口,消失了大半,斑斑血块也消失了,露出金光灿灿的羽毛。

  这么一看,倒有些雄鸡的模样,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公鸡双翅往后蜷曲,像是出拳时夹着双臂,左爪抬起,右爪支撑在地上。

  这幅模样,俨然是金鸡独立。

  方斗愣住了,米斗竟不经召唤,浮现在面前。

  一道金光从金鸡身上飞出,没入米斗当中。

  米斗摇晃三下,吐出一颗灵光灿灿的米粒,没入方斗眉心。

  这颗米粒,是‘法术种子’!

  这只斗鸡,竟向方斗传授了一门法术,‘金鸡桩’。

  “你不是普通的斗鸡?”

  方斗睁开双眼,内心震撼无比,下意识问出口。

  公鸡听了,缓缓点头,然后示意方斗,演练金鸡桩。

  方斗闭上双眼,法术种子中藏有的信息,流水般没入脑海。

  顷刻间,金鸡桩的精髓、诀窍,全部被他掌握。

  天边东方,朝阳初生,驱散夜间沉积的雾气。

  方斗双臂夹在两肋,右脚抬起,左脚站在地上,深吸口气。

  等他张开双眼,视线中陡然浮现一缕缕白气。

  这些白气如同精灵,又像是水中浮萍般,毫无规律四处游荡。

  方斗深吸口气,按照金鸡桩的吐纳方式,奇异一幕发生了。

  散布空中的白气,自动汇聚到方斗身边,其中靠得最近的两股白气,灵活钻入方斗体内。

  一个激灵,冰凉感觉从脚底升到天灵。

  方斗感到心生愉悦,这是金鸡桩入门的第一步,吸纳天地元气入体。

  “多谢鸡大师,传授我修炼的法门!”

  方斗知恩图报,朝公鸡恭敬跪拜下去。

  公鸡露出自得神情,这才像话。

  “鸡大师,我不是和尚,只是发型有些凑巧!”

  不是和尚?公鸡愣了愣,随即摇摇头,这有什么要紧。

  随即,它开始催促方斗,继续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