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章 吃饭

  破庙前大片草丛,当中踩踏出一条路。

  方斗顺着小路走进去,见到破庙的全貌,松了口气,将采买的东西都放在地上。

  “终于到家了!”

  头顶有瓦,能挡日晒雨淋;身旁有墙,可拦雨打风吹。

  这就是家。

  初到异界,举目无亲,方斗原本心中惶恐不安,直到找到这处破庙,方才得以栖身。

  即便是四处漏风的破庙,住久了也有感情。

  方斗快步走到破庙前,那里立着一座石雕的香炉,恰好比他矮两个头。

  香炉内,堆积了许多雨水露水,地步沉淀落叶和枯草,看上去仍旧清澈。

  还好,没见到淹死的老鼠和昆虫。

  这里是他平时洗漱用水,必须保证清洁。

  方斗打开一个纸包,明矾倾泻而下,洋洋洒洒融入水中。

  片刻过后,原本清澈的水中,如同下了场雪,飘飘荡荡下沉柳絮状的沉淀物。

  明矾能杀菌净水,如此处理过,才能放心使用。

  方斗回身进入北面偏殿,取来一个大葫芦,咕嘟咕嘟灌满,用来烧开了饮用。

  接下来,他脚步不停,在破庙周围的墙角,均匀撒上石灰,用来消菌杀毒。

  剩下的硫磺,全部用在他的卧室内。

  北面偏殿中,空旷无比,虽然四处散落破碎的砖石、瓦砾,以及各种杂物,但一眼就能看出,还是经过收拾,至少达到了宜居的水平。

  破庙内,仅剩一扇完好的大门,是上好实木打造的,历经风雨不朽,变成了方斗的床铺。

  下面用碎砖石块当垫脚,上面搁着实木大门,没有被褥,只铺着薄薄一层红布。

  方斗看着红布,叹了口气,情况艰难,讲究讲究吧!

  这块红布,还是挂在正殿,充当石像的外袍,被他取下来是,饱经烟熏火燎,已经脏得看不出本来颜色,硬邦邦像是铁板。

  方斗花费大半天时间,将红布洗的近乎脱色,总算恢复布料的柔软。

  淡黄色的粉末,仔细均匀撒在床铺上,刺鼻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

  如同一锅热水烧开,看似干净整洁的地面,哗哗钻出数不清的大小虫子,这些都是藏在木头缝、石块间隙,一等天黑就爬出来,咬破皮肤吸血。

  方斗不堪骚扰,只好用硫磺来熏,硫磺是剧毒,不能滥用,否则容易将皮肤烧烂。

  入睡前,必须清理床铺,不能残留半点硫磺粉末。

  “开始做饭!”

  片刻过后,破庙前搭起火堆,上面架着豁口的瓦罐,骨碌碌烧着开水。

  那只十五钱买来的公鸡,倒在方斗脚边,绝望看着铁锅中沸腾的开水,冒出随生随灭的水泡。

  火堆中,放入两节粗大的竹筒,里面封装了洗干净的大米,正在煮饭。

  “今天,烧公鸡配大米饭!”

  方斗想了想,转身走入破庙旁的草丛,归来时,已经提了两捆野菜。

  “荤素搭配,配上清水煮野菜!”

  破庙背靠大山,长满各种野草野花,里面不乏各种野菜、草药。

  这段时间,方斗靠山吃山,蔬菜方面倒是不用买,就地取材即可。

  “水烧开了!”

  方斗听到蒸汽的声音,转身望着瓦罐,火候差不多了,下面是宰鸡。

  公鸡仿佛知道大限将至,虽然奄奄一息,但还是挣扎着企图起身,被方斗一把抓住双翅,提溜到半空。

  “嗯,杀鸡!”

  方斗眉头紧锁,盯着眼前公鸡。

  公鸡可怜兮兮,一双小眼睛露出乞求,和方斗打眼对小眼。

  半晌过后,方斗缓缓放下公鸡。

  公鸡松了口气,得救了,一定是自己威武雄壮,令对方起了怜惜。

  方斗摸索下巴,没宰过鸡啊!

  以往在城里买肉买鱼,都是摊贩杀好切块,回来洗去血水就能下锅。

  “练练手!”

  方斗又提起公鸡,对着脖子比划几下,“先割喉放血!”

  公鸡愣了愣,随即拼命扭动几下,反了天,敢放我的血!

  结果,挣扎无效。

  “接着,开水烫毛!”

  方斗提着公鸡,放在瓦罐上方,停留了片刻,最终放弃了。

  “下不去手!”

  方斗随手将公鸡扔到一边,转过身,嘴里咕哝,“算了,今晚吃素。”

  公鸡松了口气,逃过一劫。

  但随即,它又听到,方斗幽幽说道,“明天带到隔壁村,让人帮忙宰了,切块打包带回来!”

  不行,危机还没过去。

  公鸡心想,就这么死了,也太冤了,必须想法自救。

  它看向方斗,一个贪图口腹之欲的和尚,好对付得很。

  离开斗鸡馆,无需厮杀,有充足时间休养,几天过后就能养足力气,逃出生天。

  公鸡还在盘算,方斗已经开始吃起来。

  竹筒劈开,露出热腾腾的米饭,旁边是煮好的野菜,远不及平时丰盛。

  筷子也是就地取材,选了根细长笔直的树枝,折成两根。

  方斗一边吃,一边怨念,“明天,怎么也得把鸡宰了?”

  还想吃我?

  公鸡恨不得,一啄把方斗的脑壳凿穿,用脑浆掺血在地上作画。

  不行了,计划改变,今晚就要逃走。

  方斗吃完饭,洗了碗筷,起身返回偏殿休息。

  此刻天色不早,四周草丛中蚊虫开始出动,蛇虫鼠蚁活动的动静越来越大。

  后面的大山中,远近传出兽吼,让人心惊胆战。

  如此环境,能有一方栖身之处,难能可贵!

  公鸡望着方斗背影,绿豆大的小眼睛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嘿嘿,愚蠢的凡人,等你入睡,我就逃之夭夭。

  它正想的得意,突然眼前一黑,见到方斗原路折返,手上提着根红绳。

  “给你栓根绳子,免得跑了!”

  方斗摇头晃脑,“十五文钱呐!”

  公鸡得意冷笑,就算你拿一条精钢锁链,我都能啄碎了,区区红绳而已。

  下一刻,公鸡的表情凝固了。

  红绳拴在腿上,它全身变得柔软无力,再也动弹不得。

  看似寻常的红绳,竟带有可怕的灵性,瞬间锁死它的所有力量,让逃脱的计划化为泡影。

  方斗牵着红绳,将公鸡拖进正殿,拴在缺了条腿的供桌下。

  公鸡见到石像的面目,双目瞪得滚圆,怎么是你?

  “小公鸡,耐心等,明天宰你下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