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二章 买了只鸡

  方斗发现,今天运气不太好。

  张屠夫跌伤了左脚,这几日都没杀猪,肉摊上也没开张。

  别说猪肉、排骨和下水了,就连半根猪毛都没有。

  城墙角摆摊的农家,已经被接连问了七八个,都没带土鸡土鸭过来。

  在大型养殖尚未推广的年代,想要吃鸡鸭,都要靠运气,不是拿钱都能买到。

  方斗叹了口气,“真的很想吃肉啊!”

  “去西市碰碰运气!”

  西市是卖鱼的地方,没有鸡鸭鱼肉,用鱼虾蟹也能凑数。

  “也没有!”

  憨厚的渔家汉子,双手常年泡在水中,发白干裂,不停点头哈腰抱歉。

  “大师,咱们的渔获,一大清早就卖完了,剩下的留到下午,卖不出去也臭了,实在没有!”

  大致意思,就是卖鱼得趁早。

  方斗通情达理点头,还得想办法。

  “对了,大师,你若想吃肉,去斗鸡馆看看!”

  方斗一个激灵,这个办法好。

  城里有家斗鸡馆,是闲汉们耍钱的去处,每天都有斗鸡残废丧命。

  那些报废的斗鸡,都被当成肉鸡卖掉。

  方斗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能碰到一只,虽然斗鸡精瘦,而且肉粗无味,但好歹是块肉。

  “嗯,多谢指点!”

  方斗紧赶慢赶,终于到了斗鸡馆外,闻到浓烈的鸡粪气味。

  风从斗鸡馆门前的街道卷起,几根绒毛旋转飞上天。

  “啄它,啄它!”

  “绕到身后去,你瞎啊!”

  “快上,老子的十文钱呐!”

  透着门口厚厚的布帘,仍能听到赌汉们歇斯底里的大叫声。

  一只手掀开门帘,两个斗鸡馆的帮闲,走到街道上。

  其中一人,左手提着只奄奄一息的公鸡,右手拿着菜刀。

  “红云大将军,赢了一百多场,今天输了,还不是要变成烧鸡公?”

  他的同伴,略微有些可惜。

  “这只斗鸡,给咱们掌柜赚了好多钱,就这么杀了可惜。”

  手拿菜刀的帮闲,斜眼看他,“不杀,你留着给它养老!”

  说着,他左手用力,将公鸡重重摔在地上,咚,像是石块落地。

  这头名为‘红云大将军’的斗鸡,鸡冠子撕掉半块,左眼皮肉翻起,仿佛被利刃划过,身上到处都是伤口,羽毛都被鲜血浸湿了。

  周身伤势累积起来,已经离死不远了。

  不然,以斗鸡馆老板的吝啬,石头攥在手里都能榨出油,怎么可能忍心一刀杀了。

  “实在是就不活了,索性杀了吃肉!”

  帮闲举起菜刀,铁灰色的刀口上,遍布豁口,看上去并不锋利,但也能一刀斩断鸡头。

  “慢着!”

  两个帮闲回头,见到一个和尚背着大包小包,怀里抱着陶罐,笑眯眯走过来。

  “两位,可否打个商量,这只鸡卖给我如何?”

  方斗的目光,落在地上的公鸡身上,瘦了点,做道烧鸡公吧!

  帮闲对视两眼,显然认出方斗,城外破庙里,最近刚出现的‘酒肉和尚’。

  方斗还不知道,自己也算出名了,他霸占郭三的破庙,在外人看来,是胆大的举动。

  再加上,平时方斗注重饮食,荤素搭配,比地主老财都讲究,因此落了个‘酒肉和尚’的名号。

  “和尚,你要买这只鸡,那可不便宜!”

  斗鸡馆的帮闲,都是街上有名的破皮无赖,趁此想要敲竹杠。

  拿着菜刀的帮闲,得意洋洋,“你认得这只鸡吗?红云大将军,远近闻名,四里八乡的爷们都听过,百战百胜,凡是押它的都发财了!”

  “就是就是!”

  同伴帮腔,“隔壁县有个财主,出了白银五十两,咱家掌柜都舍不得卖!”

  一两白银,少说能兑换一千好钱,五十年白银就是五万钱。

  这是实话,红云大将军替斗鸡馆赢的钱,怎么算都不止这个数字?

  若非它受伤太重,已经救治不活,仍旧是斗鸡馆的摇钱树。

  方斗笑了笑,“我买的是肉鸡,麻烦你出个先是的价钱!”

  帮闲们没了话说,但凡长了两只眼的,都看出这只斗鸡命不久矣,总不能睁眼说瞎话吧!

  “和尚,你出多少钱?”

  方斗竖起一根手指。

  “一百文钱,少了点!”

  两个帮闲真是意外之喜,心里已经盘算着,平分到手五十文,可以去酒馆美美喝一顿。

  “我说十文钱!”

  “什么?”

  拿菜刀的帮闲怒了,“十文钱,打发叫花子呐!”

  他撸起袖子,挥舞手中菜刀,“拿咱爷们寻开心是吧,今天你不给出一百个大字,休想离开!”

  方斗后退几步,双手连摆,“施主,你朝出家人动刀,佛祖他老人家会不开心的,将来是要下地狱的!”

  佛祖这个后台太硬,两个小混混不敢动手了。

  “十文钱,也太少了!”帮闲嗫嚅着,仍旧不甘心。

  方斗一把提起公鸡,嘶,还挺沉,起码七八斤。

  “你看看,这只公鸡,全身都是骨头,没什么好嚼头!”

  “身上一半是鸡毛,另一半是骨头,只能炖汤喝了!”

  “血都流干了,你信不信,炖熟了骨头都是黑的!”

  “十五文钱,你们要是不肯,自己留着吃!”

  方斗心想,自己的口才,越来越好了。

  肯定是这段时间,经常进城卖米采买,和商家们讨价还价,口条都炼灵活了!

  帮闲们一听有道理,他们常在斗鸡馆,不乏打牙祭的机会,深知斗鸡并不好吃,肉煮不烂、滋味还差。

  十五文钱,聊胜于无,酒还能喝一顿,只是肉片要换成香干了。

  “成交!”

  十五文钱,里面还夹杂三枚劣钱,交给帮闲手里。

  两个帮闲也不细看,匆匆输了遍,十五个钱不多不少。

  “鸡你拿走!”

  方斗讨了根草绳,将公鸡栓了,倒提着出了城。

  这次采购,正是满载而归,一天不知不觉过去了。

  临近黄昏的时候,方斗总算来到栖身的破庙前。

  破庙有一间正殿,上面供奉泥塑的人像。

  两旁的偏殿,朝南的倒塌了,淹没在废墟中,已经有不少野草从瓦砾中冒头。

  背面的偏殿完好,也是方斗夜间休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