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妻贤 > 497 大意了

  然而主子的脾气,她也是见识过的,只怕没有那么轻易从了的。

  哎,她也只能盼着夫人自己想通了。

  这个大明,整个天下都是皇上的,没人能违逆他的旨意,更何况夫人对陈大人也没有真正的夫妻之情。

  张玉蓉关上门后并未上床,而是定定的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这一刻,她是真希望,古代自己的长相能跟现代的对调一下。

  如果对调过来,以自己在现代的脸到了这里,应该谁也不可能招惹上的。

  今天后,皇后必定会将自己立为敌人,尽管自己不承认是她的情敌,但她亲眼目睹,自己辨无可辩,只能成为敌人关系。

  皇上对自己是好呢,就是太好了,反而自己也要将他立为黑户,以后打死也不能见他。

  皇宫果然是不能随便进入的,进入必有狗血。

  今天的狗血,她还以为只是多跪跪,很常见的狗血,不难接受。

  终究还是自己大意了!

  也许最好的应对,应该是自己就这么暴毙了,这对陈府对张府,都没有什么损失。

  看在自己已死的份上,皇后不至于再出手对付陈府张府。而皇上应该也会因为自责,更加对陈府张府有所体恤。

  张玉蓉想来又想,从理智客观上来说,自己今晚就暴毙,是对两府最好的应对。

  不死的话,后果就太不确定,也基本上偏向悲剧的。

  因为自己不是想搞宫斗的女人。

  死容易,死了也能回到现代,还能通过啊庸得知古代的亲人过的如何。

  但她的死,对几个孩子的打击也太大了,她有些不确定,死的价值,是不是利大于弊。

  就在张玉蓉满脑子想着各种利弊的时候,陈明易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大人,夫人说想睡一觉,不愿意被打扰!”

  白珊看到陈明易急匆匆赶回来,心里嘘嘘之余,也只能阻挡他入内。

  陈明易挥挥手,跟着他的护卫用剑三两下就挑开了他书房那边闩着的门了。

  “所有人到院子外面守着,顺都不能进来打扰!”

  陈明易黑着脸对所有人下令,包括白珊在内,他要撵的更远一些。

  这一刻的他,真的是心急如焚,玉蓉一回来就这样关闭了屋门,绝对是出大事了。

  陈明易见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吩咐撤出他跟玉蓉的芙蓉院后,才缓缓台步进入自己的书房,再反手又闩上了屋门。

  陈明易没有进入隔壁的主卧前,心砰砰砰的乱跳着,他不知道出了多大的事。

  但他只求玉蓉好好的,只要她好好的,他可以接受任何情况。

  张玉蓉听到隔壁书房的动静,扭转过来头,看向自家的男人,陈明易,也是啊庸。

  张玉蓉红着眼站立起来,面对陈明易,第一次作为他的妻子,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绝色的脸庞。

  哪怕他已是不惑之年,哪怕这个年岁在古代,都是爷爷辈了。

  可她的男人,依旧那么的吸引女性,儒雅,绝色,带着通身的官威,该是多少夫人小姐心目中的好男人啊!

  “啊庸,我做错了事,啊庸,我犯错的代价太大太大了!”

  捅破这一层窗户纸的,并非是张玉蓉平常自以为的是陈明易。

  反而是她自己。

  她做错了事,要付出太大的代价,代价严重到非生死不能解决,严重到影响两个家族的生死。

  作为女人,张玉蓉一直是强悍的,甚至是薄情的。

  从她的两世记忆中,她都没有如此的软弱过,痛哭过。

  她想要的,只要努力就能得到。

  可是,今天,她陷入死局了。

  她若不死,只怕死的会是陈府张府,她赌不起!

  陈明易心疼的一把抱住流着泪的玉蓉,心如刀割。

  “别怕,有我在,不论遇上任何事,都别怕,别怕,宝宝,宝宝是最厉害的,什么牛鬼蛇神,我们都不怕。

  大不了,我们造反,等我当了皇上,宝宝就是皇后,天底下再也没人能欺负宝宝了,嗯?”

  陈明易紧紧贴着张玉蓉的耳朵,轻轻的,喃喃的哄着。

  他这一刻真的起了造反的心思,他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妻子,被侮辱后痛苦哭泣。

  朱棣,你该死,该死!

  陈明易瞬间就断定,绝对是朱棣欺负了玉蓉,玉蓉难以反抗吃亏了才会这样的绝望,绝望到了叫自己啊庸的地步。

  即便是皇后欺负她,她也必定回来后跟自己一起斗志昂扬的去战斗。

  只有朱棣欺负了玉蓉,玉蓉才会如此的绝望。

  陈明易,心疼的无以复加,恨不能现在就造反。

  “啊庸,我错了,你给我整理出来那么多挣钱的路子,我自以为是的不要,想搞一番大的。

  结果我带上自己设计的图纸见了皇上之后,他一激动就抱着我死命打转,就在坤宁宫里打转。

  结果,皇后看到了。

  皇上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看到皇后后,放下我就让侯闲送我去户部找你,还要我跟你递话,让你明天不要上折子给他了。

  啊庸,我在皇后眼里,小三实锤了。

  皇上这么对我,我也没有底了,虽然他抱着我打转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他对我有侵略之意。

  但是他喜欢我的感觉肯定是有的。

  啊庸,我回来后,想了又想,除了我不放心几个孩子外,其实我如果暴毙,回到现代,对陈府对张府都是最好的。”

  被自家男人这么抱着哄着安抚着,张玉蓉的心其实平和了很多。

  该交代的要交代,不能让啊庸在古代太被动,啊庸应该也不会惧怕她的暴毙,毕竟她应该会回到现代,还是会陪伴他的。

  陈明易静静的搂着张玉蓉,分析玉蓉刚刚说的话,关键点还是在玉蓉的图纸上。

  他需要知道朱棣对玉蓉到底是几个意思?

  至于皇后的敌意,他不认为朱棣的皇后,能背着朱棣诛杀陈府张府的什么人。

  后宫不能干政,这点在整个明朝,都是极具特色的。徐皇后也不能例外。

  徐皇后即便想干政,也只能通过皇上的首肯,而朱棣是那么容易让女人摆布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