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的神通有技术 > 第二十九章 潜规则

  溪流如弓,山路如弦,走在青砖马头墙的小道中,透着一股子狭窄,幽深的感觉。

  尚武走过小道,轻轻的拍打着房门。

  这一片都是外门弟子的居所,虽然所有的弟子都有着选择权,可实际上宗门在安排住宿之时,往往会将同一年的弟子安排在同一片区域。

  在这片广袤的区域中,居住的外门弟子基本上都是庚午年的弟子,不管是黄牌弟子,还是黑牌弟子,都是如此。

  只不过,入山的月份越晚,可挑选的余地就越少而已。

  一般来说,人们都是向往居住在中心区域,那最中心处的诸多院子早就被今年的黄牌弟子们,以及前五组的黑衣弟子占据了。他们都是庚午6组的成员,只能在中心外围区域挑挑拣拣了。

  但是,徐毅竟然会选择居住在最边缘处,那就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每一次来徐毅这儿,他都会感到纳闷并且在心中埋怨。当然,这个埋怨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来而已。

  很快,房门打开了,露出了一张带着些许疲惫的面容。

  尚武连忙道:“徐师兄,小弟又来拜访您了。”他心中暗道,今天徐师兄开门如此之快,这丹药炼制应该很顺利吧。

  果然,徐毅爽朗的笑了起来,道:“尚师弟,你今天运气不错,我刚刚炼出了一炉极品壮气丸。”

  “啊,极品?”尚武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眸中闪动着激动之色。

  极品丹药哎,纵然是最低级的壮气丸,他也只是听说过而不曾亲眼见到。

  这种丹药的成功率实在是太低了,哪怕是再厉害的大师级炼丹师,在开炉前也不敢保证自己能炼出极品丹药。

  徐毅哈哈一笑,颇为得意的点头。

  他这一次是真的高兴,炼了那么久的破境丹之后,他偶然想要换一下心情,所以开炉炼制了一份壮气丸。没想到这一次的效果如此之好,竟然出了极品丹药。

  虽说只要给他一颗极品丹药,他就能无限制的增大。但使用神通得到的丹药,又怎么比得上自己亲手炼出来的那种成就感呢?

  “恭喜师兄,贺喜师兄。”尚武小意的奉承着,“师兄,可否让我一开眼界?”

  徐毅毫不犹豫的取出了一个瓷瓶,这里面仅仅放着一颗丹药,当瓶盖打开之时,一股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嗅到了这股子熟悉的味道之后,尚武用力的抽动了几下鼻翼,竟然有着一种想要立即运功修行的感觉。

  极品丹药啊,果然名不虚传。

  其实,他根本就看不懂丹药的品级,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极品丹药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下意识的激动了。

  徐毅微微一笑,道:“尚师弟,你的上品壮气丸用完了?”

  尚武脸色微红,道:“是,求师兄再卖我一瓶。”

  徐毅想了想,道:“你如今修为如何了?”

  “小弟的修为一直精进,若是丹药不断,有望在明年晋升二级。”

  徐毅心中暗自盘算,尚武使用上品壮气丸修炼,可谓是全力以赴,也需要一年才能突破到二级。但自己呢,这两个月他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炼丹之上,可是因为有着不间断的极品壮气丸的缘故,所以他的真气已经接近蓄满,随时都有可能达到极限。

  自己的修炼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啊?

  徐毅十分明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在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有时候藏着掖着并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瞅了眼手中的瓷瓶,他却是哑然失笑。自己在炼丹上投入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不也是为了今日准备的么?

  一个外门子弟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一个炼丹天才的外门子弟就不一样了。

  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瓷瓶,徐毅递了过去,又道:“这瓶子里是上品壮气丸,至于这颗极品的,也一并送你,你去试试效果吧。”

  尚武瞠目结舌,简直就是难以置信。

  这可是极品丹药啊,以他的身份,怎么都轮不到他的。可是徐师兄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送给了自己。这一刻,他的心中感动万分,紧抱师兄的大腿,是他入山之后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徐毅沉吟片刻,问道:“师弟,今天大师姐回去了么?”

  “没有。”

  “哦。”徐毅缓缓地道,“大师姐的好胜心太强了,不过这样也好,能够督促你们努力修炼,不至于在大比中垫底。。”

  尚武犹豫了一下,道:“师兄,其实在入山之前我就打听过了,历代初上山的外门弟子第一次参加大比之时,都是垫底的角色。哪怕有着大师姐,我们也未必能够翻身呢。”

  “咦,你对大师姐太没信心了吧。”徐毅哑然失笑,道:“我们不和别人比,就和庚午5组比,他们只比我们早一个月上山,我就不信,这一个月的差距就无法弥补了。”

  尚武苦笑一声,道:“师兄有所不知,外门弟子大比,是所有人抽签比武计算每组积分。这个签运,其实是很重要的。”

  徐毅微怔,道:“师弟话中有话啊。”

  尚武连连摆手,道:“小弟只是一点儿猜测,因为据我所知,历代新参加外门大比的弟子,他们第一轮的对手基本上就是去年同号组的师兄们。”

  “去年同号组?”

  “是,所以我们第一轮的对手,应该是己巳6组的师兄们。若是己巳6组的师兄们人数太少,那么就由己巳7组递补,直至人数相等。”

  徐毅愣了半晌,狐疑的问道:“你……确定?”

  尚武默默点头。

  徐毅翻了个白眼,道:“如果真是如此,那还比个屁。”

  如果面对的是庚午5组,徐毅相信,在大师姐那不讲理的鞭策之下,他们会有很大的获胜希望。但如果是以抽签对战的形式比拼,而对手却换做去年的师兄们,那根本就无需交手,徐毅就知道他们组肯定垫底。

  修炼这种事,讲究的是天赋、机缘和资粮。

  若是时间线拉长到十年百年,区区一年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三个月和一年又三个月相比……

  这一刻,徐毅对那小丫头片子还真的起了几分敬佩之心。

  这可是整整的五倍修炼时间之差啊,除非是遇到了真正的天之骄子,否则第一场之后就要乖乖的挨打落败回家了。

  天知道小丫头那谜一般的自信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哎,这熊孩子啊,就是缺少了社会的毒打。

  只是,一想到自己也将是这垫底中的一员,他就有些高兴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