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的神通有技术 > 第二十一章 库房

  外门库房在另一座山头,但是以他们四人的脚程很快就赶到了。游山玩水和赶路可是两个概念,特别是对于修行者来说,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绝对不是什么神话。

  库房依旧是那座库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随意进出,以他们为例,每次到来之时都是需要登记的。

  尚武抢上前去,来到一人身前,笑着道:“张师兄,小弟来看您了。”

  库房重地,闲人莫入,能够在这里工作,哪怕仅仅是负责登记的,起码也是宗门的外门弟子。

  宗门就是一个小社会,招收了那么多弟子,除了让他们修炼之外,也会颁发各种任务和差事。能够在库房当差,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肥缺,仅次于炼器房和丹房了。

  那人抬头瞄了眼尚武,不动声色的道:“原来是尚师弟,你不是前几天才买了壮气丸么,又来干什么。”

  葛藤在一旁低声道:“徐师兄,这位是前年上山戌辰1组的张海师兄,我们来这儿数次,上供了不少,才勉强搭上了线。”

  尚武笑嘻嘻的上前,悄然无息的摸出了一块银锭塞入张海的袖中。

  徐毅在一旁看得几乎就要颜面无语了。

  这样的贿赂太没有诚意了吧,简直就是当面公开啊,难道你就不会暗中进行,或者是使用各种迂回手法么?

  但是,看着张海和尚武等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想的复杂了。

  张海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一点,他叹了一口气道:“尚师弟,我和你说过了,上品壮气丸是黄牌弟子专享,你就别指望了。别说是你,就算我也不见得能搞得到手啊。”

  尚武连忙道:“张师兄,您误会了,我们这次来并不是想要购买上品壮气丸。”

  “哦,那你这是……”

  “我们想要买一些草药。”

  “草药?”张海愣了一下,失笑道:“你们要草药干什么,难道还想自己炼丹啊?”

  尚武点着头道:“我不会炼丹,但我的一个师兄会啊。”他朝着身后一点道,“这位是徐毅师兄,已经能够开炉炼丹了。”

  张海一怔,立即收起了脸上傲气,朝着徐毅远远的拱了拱手。

  面对尚武这些普通外门弟子,他自然可以高高在上。但是面对一位已经可以开炉炼丹的炼丹师,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失礼。

  徐毅微微点头,并没有走上去。既然交给了尚武处理,他也乐得清闲。

  张海低声道:“尚师弟,这位徐师兄是丹房的人么?我怎么从未见过。”

  徐毅虽然来过库房三次,但这儿每日里人来人往,他们两人并未照面过。

  尚武呵呵一笑,道:“徐师兄是我们庚午6组的人,在入山之前就学过炼丹术的。”

  张海这才恍然,远远的再度瞅了眼徐毅,这么小的年级就已经可以开炉炼丹了,真是让人羡慕啊。

  “尚师弟,按照门中规矩,你们可以购买丹药,若是有心学习炼丹术,也可以购买药草、丹炉和丹煤等物。但是,这个价格并不便宜,而且新手炼丹成功率不高,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啊。”

  “是,我们省得,您放心。”

  “需要购买多少药草,拿单子来吧。”

  尚武立即将单子递了过去,心中却是暗自腹诽。

  以前每次过来求购壮气丸之时,他都要好言好语的求肯半天,张海这才答应。而这,已经是库房伙计中态度较好的人了。

  至于那些难缠的,就连他见了都要头痛万分。

  可是今日张海的态度却有了极大的转变,根本就没有丝毫刁难的意思,这就是有靠山的好处啊。虽然这个靠山只是一个小小的尚未成长起来的炼丹师,但已经足以让张海服服帖帖的了。

  尚武将单子递了过去,张海扫了几眼,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张师弟,这不对啊。”

  “怎么了?”

  “我虽然不是炼丹师,但是在库房好歹待了一年出头,这张单子里的药材……只怕不仅仅是炼制壮气丸的吧。”张海沉声道。

  尚武一怔,他自然看不懂丹房,但还是笑道:“或许徐师兄想要炼制什么其它的丹药也未必可知。”

  张海摇了摇头,道:“这张单子里的大部分草药都没问题,可是这百年年份的玉璞,明胶,红莲等等……这些都是管制之物,就算是丹房的普通学徒,也是无权利购买的啊。”他顿了顿道,“这些东西不仅价格昂贵,而且数量稀缺,就算是上品壮气丸,也比不上的。”

  尚武一脸懵懂,他也是满心纳闷,徐师兄在搞什么鬼啊?

  张海沉吟着道:“张师弟,这张单子我做不了主,这就拿给执事看看,你们跟我进来吧。”

  尚武无奈,只好点头答应,众人随着张海一起进入库房。

  库房占地面积极大,存放货物和办公、住宅区域分成两部分。徐毅来此之时,只是去过储物室而已。

  一路上,尚武等人心中忐忑,他低声问道:“徐师兄,您的单子中有一些极为珍贵的药材,似乎不是用来炼制壮气丸的吧。”

  “没错。”

  吕方曾经说过,炼制破境丹的药草极为昂贵,就连他都感到肉痛。

  如今看张海的做派,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夸张啊。

  很快,张海来到一处房屋之前,恭恭敬敬的道:“小人张海,求见执事。”

  “进来。”

  今日坐镇库房的执事正是于敦,他一边看着账册,一边心不在焉的道:“什么事。”

  张海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将单子送上,低声道:“大人,外门有人求草药,想要开炉炼丹。”

  于敦一怔,骂道:“混账东西,这点小事还需要问我么,按规矩来就是。”

  张海苦笑着道:“大人,可是他需要的东西特别珍贵,有些更是管制品啊。”

  “哦。”于敦这才有了一些兴趣,他拿过单子瞅了一眼,看到上面提到的那些珍贵草药之时,不由地眉头大皱,道,“这是哪位丹师的需求,是新晋升的炼丹师么?”

  如果是老牌炼丹师,张海根本就没有接触的资格。但是,新晋升的炼丹师又怎么可能需要这些珍贵的草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