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的神通有技术 > 第九章 上山

  入山的道路并不好走,但此时登山之人都是有着修为在身,哪怕是尚未完成大周天搬运的那些担夫,起码也都是修炼了数年武功的壮汉,所以哪怕在崎岖的山路上,他们行走的也是颇为快捷。

  徐毅挑着一个担子,笑嘻嘻的与身边众人攀谈着。

  辛游偶然朝着徐毅瞅一眼,心中颇为赞赏。

  按理来说,这小子已经晋升人阶修为,哪怕是入山之后,也将成为正式的外门弟子。若是能够在十年内修炼至人阶四级,甚至有可能拜入内门。

  一旦成为内门子弟,那就有着与他平起平坐的资格了。

  可以说,这小子如今的身份与这些担夫天差地远。但是,从离开巧器阁开始,徐毅就主动讨要了一副担子。一路上别说是颐指气使了,若是只看他与身边众人谈笑风生的模样,怕是会以为他也只是挑夫中的一员了。

  巧器阁各房子弟众多,隔三差五的总会有几个杰出后辈脱颖而出,通过他拜入山门。

  所以,对于这类人辛游见过不少。那么多年,可以说形形色色皆有,其中绝大部分在山上之时都保持着高人一等的心态,除了对他和几位顶级护卫保持着尊敬之外,对其他人那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了。更有甚者,自以为一脚踏入修行门,就连他也有着几分不放在眼中了。

  而如同徐毅这般,确实是前所未见。

  不知不觉中,辛游对徐毅的印象愈发深刻起来。

  半日之后,徐毅终于进入了山门之内。

  遥遥望去,从半山起无数亭楼阁院延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头。传承数千年的超级宗门,果然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底蕴。

  辛游也是这里的常客,叮嘱了几声让手下去库房交接货物。这件事情他们每个月都在做,已经完全无需他亲自劳心劳累了。

  随后,他将徐毅带进了宗门,来到了一处高楼之前。

  那高楼上有着一面牌匾,上面写着“外门”两个大字。

  在山下巧器阁中一言九鼎的辛游,来到此地之时却是完全收敛了身上的总管气势,说明来意之后,他直接求见外门执事,同时低声道:“徐毅,外门执事每一年都有轮换,他们都是核心弟子,起码有着人阶七级以上的修为,万万不可得罪了。”

  “是,多谢总管大人提点。”

  片刻之后,守卫让他们进入,大厅内一位三十余岁的男子正端坐堂前,见到了他们并未起身,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

  辛游脸上异色一闪,立即恢复正常,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原来是曲兄,数年不见,别来无恙。”

  那人微微点头,道:“辛兄,不就是送一个外门子弟吗,遣人送来就是,何必亲自跑一趟。”

  辛游哈哈大笑,道:“若是不亲来一趟,哪里能见到曲兄。”他顿了顿,又道,“小弟最近寻到一坛千日醉,正要送到府上,不想今日巧遇,倒省下了一番功夫。”

  那人哦了一声,眼神中终于多了几分神采,笑呵呵的站了起来,道:“好,今晚上就和曲兄共饮,我们不醉不休。”

  一位守卫匆匆从门外跑入,在他身边嘀咕了几声,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叹了一口气道:“辛兄,我还有要事。”

  辛游连忙道:“曲兄有事只管去做,小弟带他去办手续了。”

  带着徐毅离开之后,徐毅悄声问道:“总管大人,那位是什么人啊?”

  这位曲执事的年级明显比辛游小得多,但是辛游在他面前却是甘心为弟,那副恭维的样子绝对做不了假。

  辛游沉吟片刻,道:“曲兄本名一个晨字,他在核心弟子中也是一号人物,有望修炼至地阶。没想到却来到外门当一个执事……真是奇哉怪也。”摇了摇头,指着前方院子道,“徐毅,前面就是外门报道处,只要你领了令牌,以后就是外门弟子了。而我职责所限,也只能送你至此了。”

  徐毅向着他长长躬身,道:“多谢总管大人一路护送,小侄日后若是修炼有成,必有所报。”

  辛游哈哈一笑,道:“小事一桩,你自去吧。”顿了顿,他又道:“你父亲在阁中自有我照拂,一切安心,努力修行,若是能进内门,成为门中正式弟子,也让我巧器阁多一份光彩。”

  徐毅重重的应了一声,转身进入院子。

  院子内并非空无一人,而是早有三十余人在内。他们的年纪大多与徐毅相若,看上去都是未满二十。不过这也是常态,若是在二十岁之时都未能完成一次大周天搬运,那么就算有着关系,巧器门也不会收为门下了。

  对于巧器门这等大宗门来说,年龄也是一条红线。

  徐毅上前,主动与众人打着招呼,片刻之后就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来历。

  巧器门每年都会有着一次大开山门,广收门徒的机会。那时候,所有人都可以报名参加选拔,而山门自然会派遣高手检查,在无数人中择优录取。徐毅年幼之时也曾参选过,但可惜的是资质不足,未被选中。

  但除此之外,类似于徐毅这般的人也不少,他们虽然无法通过这一年一度的资质考核,但家中略有背景,可以得到基础修行之法,同时努力刻苦,在二十岁前完成大周天搬运的,就能自动得到外门弟子身份。

  在这里的人来自天南地北,都是巧器门分布在各地的产业中选拔出来的。能够来到这儿,就证明他们都完成了一次大周天搬运,晋升为人阶一级了。

  而今日是外门一月一次的统招日,所以他们在这儿齐聚一堂,等待着外门执事训话。

  门口处,倏然闪过一道白影,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娃儿双手背负的走了进来。

  众人停止交谈,齐齐向她看去,这女娃儿的年级虽小,但长相极为可爱。此时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哪怕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也是毫无窘迫之感。

  她来到众人面前,缓缓开口,如同黄鹂鸟一般的声音倏然响起:“你们,就是这个月刚上山的外门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