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选之国1620 > 第259章 军事干预

  剩下两艘北港级,必须在海峡口附近执行船只查证业务,这一次的军事干预行动估计是用不上了,不过,郑氏其他的杂牌船战力也不错,诸如加莱赛大型桨帆船,在错综复杂的柔佛海峡里还是比较好用的,毕竟这是看家吃饭的本事,可不能荒废。

  而且这两年来,柔佛的海上力量在淡马锡的打击下,是一日不如一日,尤其是在柔佛海峡,根本是毫无存在感,另外还有一点,柔佛船大部分归属各地领主自有,素丹能够控制的只有少量的一部分,而且到今日还能在海峡里自由航行的船只,都和淡马锡有点联系,没办法,必须花钱买淡马锡的船旗,否则的话连港口都出不了。

  可见,在局势明朗之前,大部分的船只只能是作壁上观,不会参与任何一方。

  现在唯一有点棘手的是巴鲁港口的炮台上有两门二十四磅的岸防炮,这是海盗从沉船里面捞上来,自己的船用不了,被柔佛人重金购得。

  柔佛军队也曾经跟葡萄牙人求购类似岸防炮,但是都被拒绝,所以巴鲁港的两门二十四磅炮,可是柔佛难得的重火力,如果阿布都惹王子有点军事常识的话,一定会派兵接管这个炮台。

  既然已经决定军事干预,为了确保以最小的损失拿下巴鲁港,在参谋团的要求下,联合指挥官甘辉求见郑芝龙,请求情报部门支持,引导一支特别小队,立刻潜伏进去捣毁炮台。

  郑芝龙考虑再三,又和郑芝豹还有高桥秀家交换了意见,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便批准了行动。

  由于巴鲁港是柔佛王都的门户港,往来的贸易量还是不小的,港口内给淡马锡做事的人不少,搞情报的当然也不少了。

  一支精挑细选的特别小队出发了,装载了一个营的运输船队和相应的炮艇也提前出发,在柔佛海峡待命,巴鲁港有大概一千人的驻军,不过战力参差不齐,估计一个营的军队应付起来略微困难,但这是不声不响能动员军力的极限了。

  特别小队一共十二人,这里面有来自日本的格斗高手,来自陆战队的训练尖子,小队人员没有带火铳,只有一些冷兵器如太刀、匕首、铁胎弩、砍刀等,人人着轻甲,头戴着防蚊的面罩,甚至有两人还抬着一根不知从哪里弄过来的长竹竿,准备上城墙用。

  小队在内线人员的引导下,傍晚时分便潜入了炮台对面的丛林,为了防止蛇虫袭击,队员都带了驱蛇虫的硫磺,然后在硫磺的保护下,硬生生的在丛林里呆了一夜,好在夜晚天气不那么热,否则这一身行头,得让人中暑。

  天刚蒙蒙亮,一行人悄悄的来到炮台的墙下,一个人抓着竹竿的头部,双脚在墙上蹬踏,然后几个人抓住竹竿尾部,迅速的把竹竿往前送,很便捷的就把那个背着太刀的日本队长送上了墙头。

  队长登墙之后,马上蹲下来四处查看,发现没人,又证实了二十米外的炮台上确实有两门二十四磅岸防炮,便悄悄的从背包里扔下一个绳梯,一端固定好,扯了两下,示意可以登城。

  不一会儿,十二个人陆续登城,这名日本队长便发布手势,各据不同的位置,然后自己和四个人,手拿着太刀,潜伏着往炮台方向而去。

  炮台果然加强了守卫,光一班哨兵就有四人,不过其中两人是瞭望手,专门盯着水面的,另外两个哨兵才看着周围。

  特别小队都是经过训练的格斗士兵,使用匕首从墙根偷袭,很快就杀死了哨兵,并没有惊动其他人。

  队长很有经验,从兜里掏出两枚铁钉,放在两门炮的火门口,然后在铁钉上垫一块厚布,拿出小锤子使劲敲了起来。

  因为有厚布垫着,铁锤敲打铁钉没有发出清脆的声音,只有沉闷轻微的响声,而其他人则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把四个人的尸体都藏在角落,并盖上一块油布。

  而敲击铁钉的声音还是惊动了下面值班室内的人,一个人揉着睡眼走了出来,但是刚出门口,一支大创面弩箭便射入其胸膛,肺部破裂的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便瘫倒在地,因为血液很快呛满他的气管,让他发不出声音。

  同样的上去两人,把尸体拖到一边用油布盖起来,队长那边的声音也停止了,他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大家便分批来到绳梯跟前,不留一点痕迹的下了墙头,最后连绳梯也取了下来,十二人还是戴好防蚊罩,鱼贯钻入树林里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天色已经大亮了,不过今天是个阴天,看不到太阳。

  从海峡的左面,远远的出现了大批的船只,正快速的往河口驶来,而这一切,因为炮台瞭望手被暗杀,使得港口出现了一段时间的侦察空白期。

  直到一马当先的几艘炮艇出现在河口时,港口早起的人们发现了这一切,很多人发出喧闹的叫声,港口守军才明白怎么回事。

  新任的炮台守备官是二王子殿下的轻信,殿下的军事常识还是有的,从发动政变开始,他就认识到巴鲁港的重要性,立即派遣心腹带着禁卫军第一时间赶赴巴鲁港,接管了炮台和港口的防务,不过因为初来乍到,工作交接还不算太通畅,由于二王子是政变上台,名不正言不顺的,还好带来的禁卫军有强大武力,这才强行接管,原来的军官也是敢怒不敢言。

  “混账,”守备官一巴掌把自己的副手抽了一个趔趄,“瞭望手去哪里了,他们为什么不在岗位,敌人的炮艇都快顶到脑袋上了,竟然没有人示警?”

  “大人,瞭望手和哨兵都失踪了,是不是禁卫军接管他们的工作,把他们赶走了?”

  “根本没有,”守备官气急败坏,“好几天了,禁卫军只是监军,值哨还是炮台的原官兵,赶紧去召集炮手,准备给予来犯之敌以痛击。”

  “是,我立刻安排。”

  副守备大人好不容易把炮手召集完整,来到炮台,而此时,淡马锡炮艇已经来到港口附近五百米的位置,马上就会发炮轰击港口了。

  “炮手们,赶紧装弹,把这群阴险的家伙轰碎。”副守备官也憋了一肚子气,本来他是守备官,谁知禁卫军一来,他就成为副官了,人家越干越升,自己倒好,越干越回去了。

  “大人,不好了,您过来看吧。”一名炮手急急忙忙装好了弹,但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火门了。

  副守备官连忙上去看,赫然发现一枚铁钉把火门钉得死死的,铁钉尾端和火门都敲平了,不仔细看还以为这个炮没有火门呢。

  副守备官猛的走到另一门炮前面,果然,这门炮的火门也有一颗钉子,这可怎么办啊,装好弹却没地方点火,这可麻烦了。

  “肯定是该死的哨兵和瞭望手叛变了,他们竟然是内奸,自己跑了不说,还把大炮给破坏了,该死的家伙。”

  这时,外面的炮艇已经发炮轰击港口的防御工事,那些工事里面的几门小炮完全不是对手,基本上是被压着打。

  看来必须要采取行动了,副守备已经远远的看见上官带着禁卫军朝炮台而来。

  “你们先守在这里,我去取维修大炮的工具,马上就回来。”副守备官撂下一句话,接着一溜烟的自己跑了。

  河口里面的舰船越来越多,而寄以厚望的炮台迟迟不发出声音让防守的士兵非常诧异,各种谣言开始传播,士气已经摇摇欲坠了。

  港口内小炮的反击声也越来越小,只看见淡马锡海军的炮艇在耀武扬威,有两艘炮艇干脆停在码头外一百米的位置,抛锚下碇,全神贯注的对着岸上射击,一艘运输船已经靠近码头,准备跳帮的陆战队员正在跃跃欲试。

  可是炮台的巨炮声音还是没有响起,防守士兵的疑虑更重了,此时炮台上从王都过来的守备大人欲哭无泪,而作为垫背的副守备官早就逃之夭夭了。

  “大人,怎么办?”他的亲信对他说道。

  “副守备已经投敌,咱们保留有用之身,先回王都跟二王子报信吧。”守备大人边走边和自己的亲信说道,唉,要不是自己的家眷在王都,这个劳什子官也不能当了。

  当官的都跑了,剩下的士兵都面面相觑,就在这短时间内,敌人的第一艘船下来不少的士兵,这些士兵迅速的在码头整队,然后排成横队朝港内乱糟糟的柔佛士兵推过去。

  有一些勇敢的士兵企图阻止他们进攻,组成一个小队拿着刀盾上来肉搏,不过在离进攻的淡马锡军队三十米时,对方齐齐举枪,一排齐射便倒下十之七八,剩余的人员扭头就跑,淡军好整以暇,稍微整队,便继续迈着齐整的步伐坚定的往前推进,驱赶着败兵往港口的深处建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