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字一号顽主 > 第七十七章 奇怪的李四哥(求收藏!求推荐!)

第七十七章 奇怪的李四哥(求收藏!求推荐!)

  这顿包子吃的很开心,大早上的四个人就捂着肚子打饱嗝,四个人里三个半是名人,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被人笑掉大牙?跟没吃过饭似的。

  什么?为什么是三个半?

  废话,林剑就上过一次电视节目,还是以采访对象的身份,他那点名气还真称不上名人,如果有什么巨星系统的话,他现在才刚刚解锁街道级艺术家的称号,离全球巨星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吃多了自然要喝茶消食,林剑从房间里拿出一饼老普洱,只喝了不到三分之一,要不是今天来的都是名人,他才舍不得拿这饼老茶出来嘚瑟呢。

  这里边儿也就马冠福懂行,一眼就瞧出这茶不一般,不过他没吱声,喝了一口之后,才笑眯眯的说道,“看来你手里的好东西不少,以后我得多带点美女来,不把你的宝贝都榨出来不算完。”

  林剑无语,“大爷,您可行行好,我就剩这么点存货了。”

  江芳州和窦闻韬虽然算不上喝茶的行家,但见多识广,一品也能品出茶的好坏,只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马冠福贼兮兮一笑,显然这话根本没听进去,优哉游哉的抿了一口道,“普洱老茶难得,好的老茶更加难得。”

  林剑连连点头,“是啊,真茶稀少,假茶横行,三十年以上的陈化期漫长又难以全面掌握控制,像我这饼无霉无仓味的好茶现在几乎见不着了。”

  窦闻韬惊了一下,“这茶真有三十年?”

  马冠福帮着说道,“有了,这茶具备了枣香、陈香、木香、参香等诸般美妙滋味,可以说是极品老茶了,扔市面上至少换一辆RB轿车。”

  林剑不由道,“换我辆奔驰都不卖,我留着自己喝不好吗?”

  江芳州一缩脖子好像被烫了一般,“您也太牛了,价值一辆车的茶就这么喝了?哎呀,我喝着都心疼~”

  窦闻韬一乐,打趣道,“等你成这院子的女主人再心疼也不迟~”

  众人大笑,江芳州无奈道,“窦老师,您怎么能这样呢,我都说了今天是来跟您见世面的,相亲什么的就是玩笑,您再这样我可坐不住了~”

  窦闻韬虚空拦了一下,“得,我不说了,喝茶喝茶~”

  林剑倒是不觉得尴尬,他是男的,怎么都占便宜,这会儿还是闭嘴的好。

  窦闻韬也不知道是为了缓解尴尬还是显摆,文绉绉的来了一句,“参香满溢、甘甜怡人,好茶好茶!”

  林剑拢共放了三克左右,黑褐色的老茶投入一百六十毫升的盖碗,沸水注入出汤的一瞬间,浓郁的人参香气便冲入口鼻直入肺腑,尤其是这第二泡,香气四溢。

  茶汤入口,醇厚的人参滋味便占满的口腔,随后爽滑沁人心脾的甘甜便由舌间滑入喉咙,喉韵立生。

  茶汤中没有老茶常有的仓味,汤色红艳明亮,囗感纯净饱满,不苦不涩,无丝毫杂味,清新怡人,茶气感受強烈,对身体冲击非常明显,感觉心胸顿开,脊背生汗。

  细细品,口腔中还有丝丝的牛奶醇香和大自然的芬芳,但这道风味一般人还真品不出来,有点牛嚼牡丹不知其味的意思,浪费了。

  林剑暗暗可惜,马冠福已经陶醉了,眯着眼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时间天地都静默了。

  这就是好茶的力量!

  不知过去多久,众人被一声汽车喇叭声叫醒,不由觉得可惜,窦闻韬说道,“唉~好久没有这么感悟人生了,时间短了点。”

  江芳州也附和着点头,“是啊,自打我进入杂志社,我就感觉周身充满了喧嚣和浮躁,刚刚可是十几年来难得的静心。”

  马冠福依然是那副笑模样,“想要再找回这种感觉还不简单,把小贱聊明白了,以后就来他这喝茶聊天,多好!”

  窦闻韬眼睛一亮,“马老这么一说,我突然来了灵感,你说我们专门做一档这样喝茶谈心的节目怎么样?每期一个主题,没外人,就咱们几个,再请一位嘉宾,喝着茶聊着人生,再点上一炷香,想想都开心~”

  “好啊,到时候我一定去捧场~”马冠福答应道。

  江芳州也跟着凑热闹,“我也去我也去~”

  林剑心里却道,“莫非是《圆桌派》?”

  “小林老板?小林老板?”

  窦闻韬叫了几声,林剑才回过神。

  “抱歉有点走神,怎么了?说到哪了?”

  “就我说的那个新节目,等正式开拍了你也来做嘉宾怎么样?”

  林剑犹豫了一下点头应道,“行,有时间一定给您捧场~”

  “得嘞,就这么定了~”

  窦闻韬拍了下桌子,端起茶杯,“来,为这事咱们借小林老板的茶,以茶代酒干一杯,回去我就找人策划节目。”

  四人碰杯,一饮而尽,就着新节目的话题,一直聊到了中午,这款不知名的老茶很耐冲泡,30多道水后依然味香不绝,茶汤颜色越来越淡但依旧甘甜,到最后停杯余韵萦绕喉间,舌下津液自生,口中的甜润感存留长达一个小时之久。

  窦闻韬再次感慨了一声好茶,问,“这是什么牌子?我得让人出去找找收藏一饼~”

  林剑摇摇头,“不知道什么牌子,我找到这茶的时候是用普通的绵纸包裹,没名字~”

  窦闻韬遗憾道,“那我也得拜托卖茶的朋友帮忙找找~”

  “很难了,关键是保存的完好程度,实在难得。”

  在林剑家一直待到下午,众人才纷纷散去,都是大忙人,能在这坐大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林剑在家呆着无聊,干脆一个人出去遛弯儿,这会儿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胡同里没几个人,秋老虎秋老虎,别看入秋了,这下午的阳光还是那么毒。

  不过老话说得好心静自然凉,林剑没什么心思,更没有烦心事,又正值青春,即便太阳当头照也不觉得有多热,反而浑身暖洋洋的,悠然自得。

  不知不觉拐过弯到了胡同口,正巧看到李四哥拎着一块儿豆腐迎面走来,看到林剑愣了一下,神色变得不太自然,不过都是老街坊,认识这么多年倒也不至于甩脸色,笑着招呼道,“哟~小林,这是遛弯儿呢?”

  林剑知道李四哥看到自己觉得尴尬,毕竟是因为自己,他可是被媳妇儿执行了家法,听说上次被李四嫂拎着菜刀追出三个胡同,最后回家跪了一夜搓衣板才把事情解释清楚,膝盖都跪肿了,最悲惨的是不能在家养伤,还得老老实实出车干活!

  但说到底还是怪他自己,不把车停在林剑的车库门口不就好了?

  “是啊,闲得无聊逛逛,四哥今儿收车挺早啊,赚大票了?”林剑只是碍于街坊邻居的情面随口问了一句。

  谁想到李四哥还上瘾了,“大票儿倒是没赚到,但今儿是你四嫂生日,我这不早点收车回家露一手,结果到家才发现忘买豆腐,赶紧出去买回来~”

  林剑愣了下,“哎呦,四嫂生日?那可得替我道声生日快乐~”

  李四哥憨笑了一声,“得嘞,小林你有心了,要不进去喝一杯?你四嫂回来得6、7点呢~”

  林剑推脱道,“不了不了,您得准备寿宴,我就不打扰了,改日,改日再找您喝茶下棋~”

  他这就是拓词,凭借两家不尴不尬的关系,哪有心情面对面坐着喝茶?

  可李四哥今儿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得拉着林剑进屋,饭也不做了,把豆腐往厨房一扔,拉着林剑进了屋,还神经兮兮的关好门检查了半天。

  林剑感觉后身凉风嗖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这李四哥不会是上次被四嫂教训出了心理阴影,生生把自己掰弯了吧?

  他不得不多心,这大白天的,俩大老爷们至于关着房门说话吗?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夺门而出呢,李四哥搓着手,赔笑道,“那个小林啊,咱们两家认识也不久了,我呢是你长辈,但这些年你也随着大伙儿叫我声四哥,咱俩也算忘年交了吧?”

  林剑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假笑了一声,既没点头也没否认,这忘年交岂是乱认的?

  不过看这架势,自己的****台应该不至于被摧毁~

  试探道,“李四哥您是想问我借钱?”

  不怪他这么想,似乎也只有在借钱的时候才会攀交情。

  李四哥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小林你放心,肯定不问你借钱~”

  话音落,他咬着牙道,“咱们两家从前有点小摩擦,但也不是什么血海深仇,街里街坊的住着,你四哥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

  这话更没法儿接了,你什么人?敲寡妇房门的‘好男人’?

  送了一个附和社会期待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四哥您有事直说吧,你遮遮掩掩的,我听着也别扭。”

  李四哥讪笑了一声,“是这样,我知道你家有个古董店,你爸更是这行的专家,我听说你最近接手了老店?那肯定是出徒了。”

  林剑若有所思的问,“四哥是有宝贝请我帮忙掌眼?”

  李四哥一拍巴掌,兴奋道,“对!就是这意思~还是小林你痛快啊!”

  林剑腹诽,这劲儿费的,屁大点事至于绕这么大圈子吗,老子都要被骂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