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字一号顽主 > 第七十六章 青年才女(求收藏!求推荐!)

第七十六章 青年才女(求收藏!求推荐!)

  最近林剑和马冠福走的很近,隔三差五的就能见一面,感情越来越深,有点忘年交的意思。

  当然,杨橙提议把马冠福叫上主要是怕尴尬,毕竟他跟那位著名主持人只见了一次面,听说还带了个小美女,一旦聊着聊着没话题了,场面可就不好看了~

  马冠福也是人老了,很喜欢凑热闹,尤其是跟脾气相近的人一起吃饭喝酒聊天,人生不过如此。

  接到林剑的电话,二话没说就坐车赶了过来,说来也巧,他正好没吃早饭,今儿一大早被节目组的人叫去对稿,忙忙活活的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正饿呢。

  打完电话,趁着客人还没来,他先行去包子铺把最后剩下的接近100个包子给包圆了,吃不了剩着当晚饭,薄皮包子再加热也好吃~

  100个包子加8碗小米粥加店老板送的小菜,他一个人拎还有点费劲,好再他把包子都买了,店老板可以提前下班,干脆帮着送了一趟,都是邻居住了这么多年,低头不见抬头见,终归是有点情分。

  “小林啊,很久没见你了,最近在哪高就啊?”

  “嗐~我这不是在家里老店帮忙吗,不爱坐班~”

  “也是,现在年轻人都不喜欢被关在办公室里。”

  “我也是懒~”

  。。。

  跟店老板聊着天回到老宅,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京城难得的好天气,干脆在外面吃吧,反正石桌够大,简单摆一摆就是一桌早餐。

  马冠福来的最快,他离着近,从撂电话到过来总共不到20分钟,在京城,一个小时以内都算近的。

  “哟~这么丰盛?”马冠福从垂花门走出来,背着手跟老头儿遛弯似的,他就是老头。

  林剑笑了一声,“嘿~大爷您随意,就当自己家~”

  “咱就在外头吃?”

  “不好吗?今儿天气这么好,没风,阳光明媚~”

  “好~我也喜欢外头,屋里闷~”

  趁着人没来,林剑拉着马冠福去欣赏他的小金鱼,别说,这几尾金鱼在他这的生活不比在冠福博物馆差,活的犇儿自在~

  “真不错,我就喜欢墨龙睛,黑白配永远是最经典的颜色,不过时~”

  “那是,我准备再弄几尾过来,颜色要丰富,看着才有新鲜劲儿~”

  “你就折腾吧,反正养到这份儿上,轻易不会死~”

  “那是~”

  忽然,许久没有想起过的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四合院太大,不按门铃估计这辈子也听不到敲门声,以前大户人家有专门的门房负责开门引路,林剑可养不起,只能辛苦自己的双腿。

  不过这会儿按门铃的,肯定是窦闻韬他们到了,毕竟自己人像马冠福自己就进来了,外人知道礼数才按门铃。

  “应该是窦老师,我去请他们进来~”

  马冠福正欣赏鱼浅里头的金鱼呢,随意的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一路小跑着来到门外,果然看见窦闻韬站在商务车前,正冲着胡同口方向张望。

  林剑跨出门,“看什么呢窦老师?以后来我这不用按门铃,只要门儿开着您直接进去就成~”

  窦闻韬笑了笑,“行,我记着了~”

  “走吧,马老已经到了~”

  窦闻韬拦了一句,“等下,还有个人~”

  林剑眼睛一亮,“谁?小美女?”

  窦闻韬笑呵呵的点头,“对,小美女,人家懂礼数,说第一次来被人家做客不能空着手,这不跑去买水果了吗?”

  林剑无奈,“嗐~家里什么都不缺,早知道我就嘱咐你们了~”

  正说着呢,一位穿着碎花裙,踩着高跟鞋的女孩从转角拐过来,手里还拎着两大袋子水果,看着不轻~

  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认出是谁了,正是昨天窦闻韬说要给他介绍对象的那位,有名的青年才女江芳州嘛,这姑娘的照片看过很多回,说实话没啥印象,除了额头特别‘亮眼’以外。

  但第一次看到真人,怎么说呢,单论颜值长相,满分100分的话顶多65分,但这姑娘身上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让人看着很舒服,可能与她作家的属性有关?腹有诗书气自华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对了,额头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可能是高清摄像机太厉害的缘故,电视上显得特大,另外她眼睛不算大也不小,典型的桃花眼,对视的话很勾人。

  嗯~就酱~这就是林剑对这姑娘的第一印象,放心,绝对没有狗血言情小说中写的那样一见钟情、怦然心动,最多就是看人家拎这么重的东西有点过意不去。

  几步冲上去接过来,说道,“您是窦老师的朋友吧?太客气了,以后再来什么都不用带,家里都有~”

  传言江芳州为了搜集素材相亲无数,看来今天自己也是相亲对象来着。

  “应该的应该的,第一次到您家,绝对没有空着手的道理~”

  江芳州表现的很客气,完全没有名人的自傲,这倒是令林剑颇感意外,但又觉得理所应当,小小年纪混迹文学圈,没点情商还真做不到~

  “快请进快请进,窦老师让您司机把车开到我后院车库吧,在这挡着路不好~”

  窦闻韬立马指示司机去停车,然后指着前面问,“那就是温蒂默多克的豪宅?”

  林剑瞄了一眼,心中腹诽,“怎么谁来都问~”

  不过嘴上还是如实道,“对,不过很少看他们来住,倒是负责看房的人经常能照面儿~”

  应付了一句把人让进房,江芳州一直表现的很淑女,既没到处乱看也没有多话,跟在后面文静的不像话,这还是那个张口xing闭口xing的奇女子吗?

  林剑的心里不由升起问号~

  把水果放厨房,带着两位第一次来的客人在院子里简单参观了一圈,除了他的卧房没进去,基本上都看了一遍,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但马冠福时不时的爆出哪个乾隆瓷器、哪幅名家字画可把这俩人震的不轻,别说江芳州,窦闻韬都不自觉的拘谨起来,生怕碰坏了哪个东西赔不起~

  坐在石桌旁,窦闻韬盯着装包子的青花瓷盘问道,“这不会也是古董吧?”

  马冠福刚要说话,林剑玩笑道,“您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底下有款儿~”

  窦闻韬一瞪眼,“真是啊?你也太奢侈了吧?用古董装包子?”

  说着还有些好奇,两只手小心翼翼的把装包子的青花瓷盘举起,江芳州也好奇的探过脑袋,一瞅,五字楷书款儿:微波炉专用!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回没来得及用手捂着,被林剑抓了个正着,嗯~笑容真。。。。。

  一言难尽的省略号,反正直接说‘丑’不合适。

  但女人重在气质,看着舒服最重要。

  窦闻韬被整有点无奈,“欺负我是外行了吧?”

  林剑摆摆手,顺便分筷子,“开个玩笑调节下气氛,别太紧张,就算不小心碰碎了也不让你们赔~”

  江芳州拍了拍xiong口,“那就好那就好,刚刚我走路都提心吊胆,就怕把架子上的瓷器震下来~”

  林剑哭笑不得,“没那么严重,放轻松~”

  他刚才分了一部分给窦闻韬他们带的助理,人家来一趟总不能干等着吧。

  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喝着小米粥,对京城人来说,这早餐比星级酒店的西式早餐还好吃。

  哪怕江芳州这个南方人也是赞不绝口,“我刚来京城的时候,最吃不惯的就是各种馅儿食,感觉特别咸,但吃习惯了,配着清淡的粥,越吃越觉得好吃~”

  马冠福吃的最开心,今儿至少能多吃仨包子,“那是,就这薄皮儿包子,外地还真吃不到这么正宗的~”

  窦闻韬见气氛起来了,开始‘挑事儿’,“小林老板,哥哥够意思吧?”

  林剑知道他指的是江芳州,当着人家姑娘的面儿,还能怎么说,肯定说好话啊,“够意思,能有幸认识咱们全国最出名的才女,我家这老宅子也算蓬荜生辉~”

  江芳州是那种比较典型的讨好型人格,就是不习惯别人夸她,一夸就浑身难受,连连摆手道,“我得叫您哥吧?您可别这么说,就您家这院子,我写一辈子书也不一定买得起~”

  “那不至于,我可是蒙祖上余荫,算不得什么~”

  窦闻韬连忙打住,“哎呦,你们俩可都别谦虚了,我听着牙都酸了,你们要是爱说,回头加个WX私聊,可别跟这儿刺激我们老头子了~”

  马冠福很不给面子的拆台,“我听着挺好,你们继续,不用管我们~”

  林剑失笑道,“大爷您最近爱情片看多了吧?”

  “那倒没有,就是人老了,特喜欢听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声音~”

  “得嘞,等会儿吃完饭我就给您录一段儿铃音,您天天听~”

  他的话逗得江芳州拍手大笑,“你真幽默~”

  林剑愕然,“意思就是我长得丑?一般夸男生实在找不到夸的了才说幽默,夸女生就是可爱~”

  江芳州捂嘴大笑,摆着手解释道,“没有没有,我说真的,很少有人能这么逗我开心~”

  “那是你相声听得少,回头我请你去得云社听相声~”

  窦闻韬以为他动心了,开始准备约会,他却没想林剑只是本能的嘴碎,压根儿没想到约会那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