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等狂兵 > 第七十八章:偷袭

  对于全国那五起针对杨念远的“意外”事件,杨不饿有过很多种原因的猜测,甚至一度怀疑是否是自己真实的身份提前暴露了。

  石振的因素当然也有考虑到,但真就没想到这些报复是直接来自其背后的家族,而且是因为争夺那狗屁家主之位放出来的悬赏任务。

  从地上躺着的这个男人口中得知,这一切的命令都是来自家族中那个叫石龙的家伙。

  在死亡的威胁下,这个男人把这件事的原原本本的都说了出来,而杨不饿也把整个过程用手机给摄录了下来。

  在此期间,当然也发现了这个家伙的不老实和故意的在拖延时间。杨不饿也不在意,在基本要求达到之后直接就用手中的匕首送其上路。对于想要杀害自己的人,他下手从来都不会有半点犹豫。

  而此时红霞山半山腰的公路边上,一辆普通的商务车正停在路边打着双闪。里头原本坐着三个人的,如今却是人去车空。在接到同伴求救信号的那一刻起,三个人就已经下车,并循着具体坐标进入到密林里面。

  此刻在丛林中飞奔的三人中,为首之人唤做石立,是闽海石家较为疏远的旁系子弟。要不是从小练武的天分不错,如今近四十岁的他也不能够进入到嫡系主家的视野里。

  黄级巅峰实力的他正是这几宗“意外”谋杀案的策划者。而其他的两个也都是外姓人,实力都才刚刚摸到黄级的门槛。但这已经算是脱离普通人的范畴了。

  纯粹杀人的话这三个人中随便拎出一个来都已经足够,但要做得天衣无缝如同意外现场,那么只有团队作战才能做到。别的不说,就这鼓捣炸药这一块石立就弄不来,那都是身边这两个人做出来的。

  “老大,我们就这样赶过去会不会不妥当。毕竟石寸实力也是不低。如今他发来求救信号,那也就意味着他搞不定。也就是说剩下的这个杨念远很有可能就是杀害石振少爷的家伙。”

  “少废话,这个杨念远的资料你们也都看过,哪怕是真有点实力,现在加上我们三个难道还搞不定吗?反正是最后一个了,从位置显示来看也都是荒郊野岭,所以什么意外不意外的就不需要理会,直接干掉埋土地就行了。”

  石立嘴上是这么说,刚刚从远处看那个钢化玻璃温泉池也确实是顺利崩塌了,但不知怎么他这心里总是多了一丝不安。

  “不可轻敌啊,石振少爷是个什么实力,那可是在不久前刚踏入玄级初阶,而且那身轻功独步天下。打不过想跑的话能追上的人少之又少。如今却被人虐杀在国外,可见对方实力得有多好。

  虽然石振少爷当时是受了点伤,但我总觉得对方的实力有点捉摸不透。还是小心点好。”

  说话的是那个四十岁出头的家伙,这人曾经在部队里待过,当过侦察兵,又是爆破手,所以对这炸药一类很是熟悉,也造就了其谨小慎微的性格。

  “你小子是越活越回去了,胆子怎么那么小。真以为玄级实力得高手是烂大街啊,石振少爷的死八九成就是受重伤后被偷袭的。现在我们加上石寸就有四个人,现在还怕人家偷袭,对付起来也是三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的事。”

  跑在右边另外一个家伙接着

  嘴说道。边上那个爆破手听着也有道理,但随着天色越来越暗下来,他还是把身后的匕首摸了出来。

  事实上这伙人距离信号发射的地方也就两三公里远,要不是能见度越来越低和植被太过茂盛,全速赶过来的话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落日的余晖在这山的向阳面还能从枝叶中透射下来几缕,很快的他们远远就看见了背靠在大树下的石寸。从姿势上看似乎是受了伤坐着休息,但是见其耷拉着头那个当过侦察兵的家伙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而还没等开口提醒,石立和另外一个同伴已经冲了过去,只有他的脚步放慢了些错开了距离。

  “石寸你没事吧?我们来了,受伤没有?”

  石立刚蹲下去触碰,怎么料靠在大树上的石寸斜斜的就倒下来露出脖子上狰狞的大血口子。

  “不好,有埋伏!”

  这时候两个人刚反应过来,就听见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清啸,那是利器高速划破空气的声音。

  咻……

  从旁边树冠中自上往下突然激射出一把匕首。目标不是蹲在尸体边的两个,而是落在后面好几步远那个当过侦察兵的家伙。

  战场上的偷袭,首先击杀的绝对不是实力最强大的那个,而是表现得最聪明的人。

  有时候聪明人一个念头产生的作用要比几个头脑简单的高手要强得多。这三个人杨不饿在第一时间无法判断出谁是领头的,但那个故意落在后面的家伙显然是已经看破有埋伏,那么首先不干掉你要干掉谁。

  这把匕首被树叶捣碎的叶水给稍微染过色,让其更加不容易反光。在细节上,杨不饿从来都不认为多准备些会多此一举。

  事实上也证明如此,那个一只脚刚踏入黄级的家伙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匕首洞穿了额头。强劲的后坐力连人带刀向后被击退了好几米。

  脑干没有第一时间被破坏掉,所以这家伙被匕首钉中后还能发出惨叫声来。也正是这声惨叫让前面的两个人扭过头来注意力被同伴中刀的画面堪堪吸引住一秒。

  一秒钟的时间看似很短,但对于杨不饿来说已经足够了。与此同时,树冠上有一人影坠下,脚尖处对准的是其中一人的咽喉部位。此处如果被踢中,那么就可以达到瞬间秒杀的效果。

  但这次杨不饿选错了目标,如果是对上那个实力同样刚踏进黄级的家伙那么必定是一击必杀,可这时他选中的是石立。黄级巅峰跟一只脚踏进黄级那层次差得就大了去了。

  就在脚尖即将要接触到对方喉结部位的时候,对方突然临机意识到危险,并迅速的做出了一个后仰动作,脚下轻点已然滑开三四米拉开了距离。

  “咦?”

  对方能够做出如此迅速及时的反应让偷袭的杨不饿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而随着脚尖的落地,他立马把目标转向身边的另外一个人。

  一步不中,步步不及。由于失了先机加上立足未稳。杨不饿虽然已经出拳打向旁边之人的胸口,但速度和力度都大大减弱了许多。而对方也早就察觉到,虽来不及躲开,但仍旧及时的做出两手护胸的动作。

  砰……

  一声闷

  响,区区黄级入门就被直接击飞出去重重砸在身后的大树上。一人合抱的大树被撞得摇晃不已树叶唰唰的往下掉。

  看着对方挡在胸口的手臂扭曲的模样,不用说肯定是废了。

  “你是杨念远?没想到居然隐藏得这么深!”

  石立站定后首先做的不是趁着杨不饿出拳未收的时候发动攻击,而是选择瞎哔哔。这一看完全就是个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大菜鸟。

  “大傻逼!”

  杨不饿眼角瞥过去见对方做出守势,这时候当然是直接对着撞树上的那个家伙穷追猛打以图再干掉一个啦。

  此时那个被打中的家伙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甚至连手臂上的伤疼痛感还没传出来,就看见前方人影闪动,只觉脖子突然一紧,然后整个世界彻底黑暗下来。

  从石立这个方向看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只见眼前这个男人右手掐着同伴的脖子将尸体直接提起来,接着慢慢的转向自己,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加上阴森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这家伙是怪物吗?这是得杀了多少人才能拥有这样的眼神?

  跑!赶紧跑!必须得先离开这里然后把一切都通通告诉石龙少爷,所有的事情必须重新计划。”

  石立心里已然打了退堂鼓,但如今的形势哪是他想退就能退的。

  见杨不饿已经把尸体往地上一丢,然后笑着朝石立慢慢逼近。

  “杨念远,慢着,这是个误会,我们可以谈谈的。”

  石立这边说着,脚尖已经插进了厚厚的落叶里面。

  “没什么好谈的,石振是我杀的,你那个主子石龙还有那些石家的臭虫们想要当上家主,那都得拿我的人头去换。

  所以我只好让你们这些人都死得干净了,总不能日日夜夜防着吧。”

  杨不饿说着又近了两步,而石立也知道从一开始双方就没有谈判的基础,所说的废话不过是要麻痹对方。如今见杨不饿又近了几步,脚下的枯叶突然就被用力的挑起来飞向前去。而趁此机会石立立马扭头就跑。

  想法是好,但跑是绝对跑不了的。在腾猿九跃这门顶级轻功之下,石立逃跑的几率几乎等于零。十米,仅仅只是跑了十米,杨不饿已经从树梢越过其头顶挡在其面前。

  自知逃跑无望的石立也只能改变策略,准备实打实的跟对方打上一场。这样的自信源自至始至终杨不饿的所有招式都没有任何气的附着,这也让他产生了对方只不过跟他一样只是黄级巅峰的错觉。

  “既然要战那就来吧。同是黄级巅峰,你怕是还没有摸到气的运用。真正动起手来还不知胜负如何呢!”

  石立双手一运,手臂之上瞬间凝聚了两堆模糊的气团。看着并不是很凝实,就像是包裹了两朵棉花。

  “内气外溢?看来对方是摸到玄级门槛了。不过这量好像比牛大勇多了许多,看来应该实力比其要强些。”

  杨不饿心里暗暗估算着,不过他猜得也是八九不离十,毕竟牛大勇才二十来岁,这家伙都起码得四十出头了。多了近一倍的岁数,这练出来的气多点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