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诡异世界里的武者 > 第六十五章 引渡

  一滴冷汗从周升额角往下流淌,划过脸颊后悬挂在下巴上。

  这让他感觉有些痒,但不敢去擦。

  “法海大师,我不知道这小子是你徒弟。”

  周升抿了抿嘴,转身说道。

  俊朗的法海身披月白色的僧袍,目光温和而平静。

  那温润气质,无论是谁见了,都会下意识的生出尊敬之感。

  但对于周升而言,此刻感受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压力。

  在他的感官中,法海犹如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而自己则是一个渺小的蝼蚁,心神中充满了茫然与无措。

  “不,你知道,你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法海语气平和的说道:“我徒儿受伤了,将六转玉露丸拿出来,我让你离开。”

  “他杀了总兵,朝中很多贵人震怒,我只是奉命行事。”

  周升眼中露出肉痛之色,明显不想将东西拿出来。

  法海嘴角的笑意收敛,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是我徒儿。”

  “可…”

  “我说,他是我徒儿!!”

  “好,我给!”

  周升牙根紧咬,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出来,递给了法海:“这次看在您的份上,柳大海的事情就算了,但大师您也要清楚,大燕最强的寺庙,不是灵台山,而是金刚寺。

  而且,镇压天下的上清宗,绝不会任由武夫胡作非为的。”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

  法海摇了摇头,“我这徒儿跟总兵大人有一番因果在,这次彻底了结之后,我便会带他会山门,你大可以放心。”

  “希望大师能说到做到。”

  周升抱拳行礼,随即运转内气,脚下一踏,人便如离弦之箭,消失在房顶。

  王陆见这家伙远走,一口气松下来,嗓子里的逆血再也压制不住,直接喷了一地。

  “师傅。”

  法海重新露出笑容,从房顶飘下来后,将玉瓶递了过去,“其实按照规矩,我本不应该出手,但你的天赋让我改变了主意。

  般若龙象功第二层了?”

  “没错。”

  面对法海的目光,王陆有一种浑身上下都被看透的感觉,这让他十分舒服,同时下定决心,等安定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横炼功法,以及隐藏自己境界的办法。

  “我果然没看错人。这瓶六转玉露丸你拿去服用,它是镇魔司的疗伤圣药,一般人根本没机会接触,周小子本事不行,但天赋还可以,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

  说起来,你也是个有福气的。”

  王陆从法海手中接过玉瓶,拔出塞子后,扑鼻而来的药香让他精神一震,身上的疼痛都缓解了不少。

  没有犹豫,他直接倒出一粒放进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王陆只觉清凉的气流沿着咽喉一路下去,然后扩散全身,不断抚平他体内的伤势。

  与此同时,两条胳膊也生出了麻痒的感觉。

  这就开始愈合了?

  王陆惊讶于丹药的效用,也不嫌脏,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开始调息起来。

  法海站在一旁等候,见着满院子的尸体,以及那些可怜的孩子,他目中露出一丝悲悯,随即双手合十,盘腿跌坐,开始念诵起往生咒。

  大约一刻钟过后,王陆重新睁开双眼。此时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只剩下手臂上的外伤还来愈合,内脏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甚至比之前还要强健。

  六转玉露丸名不虚传。

  他见着便宜师傅在超度,便没有打扰,而是静静等候。

  直到法海念完,王陆这才说道:“这些孩子怎么处理?要不要把他们送回去?”

  “不用,周升会解决的。”

  法海站起身,僧衣依旧洁白,没有任何污渍。

  王陆闻言放下了心,继续问道:“那师傅你引渡师弟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法海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露出了几分不快,当然,这不是针对王陆的。

  “许世泽凡心太重,如今一股脑扑在功名上,想要引导他走向正途很困难。”

  听到这话,王陆差点忍不住翻白眼。

  以正常人的三观来论,没人愿意主动出家。那些人要么是逃避,要么是被这个世道伤的狠了,想要寻求心灵寄托,最可怜的则是活不下去了,想去山门中求活。

  其实他对佛门感官并不怎么样,因为在前世,王陆见过太多歪嘴和尚。

  高僧大德不是没有,但太少,太过罕见。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佛门比道门更加讲究悟性与根基,而且还要外加一个缘分。

  后者尤为重要,如果缘不够,前两者在好,也不过是镜花水月。

  对王陆而言,缘分不仅够了,还显得有些过,因为他是法海强行收进门的。

  至于别的,他还没到那个地步。

  佛门是出世法,让人放下一切,寻求心灵解脱。

  但王陆认为,自己本就是世间人,为何要出世?

  美食烈酒,美人骏马,它们不香吗?

  当然,这些话他也就敢在心里想一下,说是不敢说的。

  “师傅,其实我倒是有些想法。”

  王陆忽然凑过去说道。

  法海一愣,随即摇头道:“你师弟和你不同,你是武夫,所以有些手段用了也就用了。

  但你师弟是个读书人,心眼儿小,念头又多,如果我用强硬手段,保不准他一辈子都不可能诚心向佛了。

  与其收一个只会念经的木头人,我还不如让他在俗世沉沦。”

  王陆听了很是别扭,感情他皮糙肉厚,就能大威天龙糊脸,许世泽那小子是个读书人,身娇肉贵,就得顺着对方来?

  处于某种阴暗的心思,原本只是想随便说说的王陆,决定来个狠的。

  “师傅你放心,我自然知道师弟的本性,但凡事总要有个方法和计划,与其坐在一旁干看着,不如咱们主动出击,来让他认识一下,自己所求的究竟是什么。”

  法海听完有些诧异,“想不到你还有些想法,说说,具体该怎么弄?”

  王陆搓了搓手,笑道:“这事儿我分成了三个步骤。

  师弟所求不过是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以及抱得美人归。

  首先就从升官发财开始做。”

  他将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法海听完后,目光变大有些奇怪。

  “怎么了?”王陆被看的不舒服。

  “没事,好办法。”

  法海摇了摇头,具体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