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诡异世界里的武者 > 第六十三章 杀!

  三个巨大的木笼被摆放在院子的角落,里面装着许多孩子。

  他们大多手脚都被打断了,脖子被一根绳子绑着,另一头系在木桩上。

  看到陌生人到来,这些孩子麻木的眼睛里没有丝波动,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死寂。

  到底遭多大的罪,才能让他们本该活泼的年纪,变成这个样子?

  王陆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在外面闹出的动静,已经被里面的人发现了,在一个身材魁梧的丐头带领下,浩浩荡荡一大群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

  丐头指着王陆,语气十分不善。

  他从这里能看到外面两具尸体,所以在说话的同时,已经用眼神示意手下绕到了王陆后面,准备随时出手。

  这处地方是他们的老巢,外人来了基本不可能出去。在丐头眼中,上门挑衅的王陆已经是个死人了。

  “你们…该死!”

  王陆冷冷的扫了一眼,看着鬼鬼祟祟跑到自己身后的家伙,他没有做出反应。

  这群乞丐不仅身上脏,心也是黑的。

  “看谁先死!小的们,杀!!”

  丐头冷笑着挥了挥手,自己则往后退去。

  他对精心培养的打手们十分有信心,那几个可是下三境的武夫,不是街头好吃懒做的青皮,这些人藏在人群中,随时都能给王陆来一下狠的。

  随着丐头令下,四面八方的叫花子们朝王陆扑了过去。

  有些离得远些的,则去东面的房子里,拿出一个个臭气熏天的坛子,随时准备砸过去。

  这东西里面装的是各种排泄物,经过他们调制后,只要沾上伤口,就直接会溃烂发炎,比毒药还厉害。

  王陆心头杀意大盛,硬抗了几下拳头后,不痛不痒的伸手手抓住身旁冲的两个乞丐,轮圆了扫向周围。

  啪!

  啪!

  几圈过后,两个被当做兵器的可怜家伙,就只剩下两条腿,身体其他部分已经成了一滩滩红白相间的肉泥。

  站在王陆周围的乞丐们齐齐一缩,被眼前的惨烈景象吓住了。

  他们虽然心黑手辣,但还真没有见过这么狠这么残忍的人。

  随便挨一下,连全尸都剩不下啊。

  王陆可不会跟着停下,在这些人害怕的同时,扔掉手中两条腿走路,朝人群扑过去。

  除了躲避那些一看就很恶心的黑色坛子,他对于乞丐们的反击压根就不在乎,甚至连挡都不挡一下。

  要知道王陆现在是压缩状态,虽然没有变成完全体那么敏捷以及力量,但防御却增强了几倍不止。

  这些人疲软的攻击,根本不可能给他带来什么伤害。

  王陆如人形暴龙,但凡阻拦他的,基本上不可能活下去,要么手脚折断,要么就身体出现各种夸张的塌陷。

  仅仅几个来回,地上就被尸体铺满了。

  那些一直没有丝毫生气的孩子们见到这一幕,眼里闪烁着刻骨的仇恨与痛快,有些甚至露出了笑容。

  他们原本应该在爹娘的羽翼下长大,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汇聚到了这里后,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与绝望,心性早就扭曲了。

  因此王陆制造出的恐怖场景,根本吓不住这些孩子,反而是在帮他们复仇。

  乞丐们有些慌神,王陆没一次出手,就毕竟有一个人死,运气差一点的,就半死不活,身上的骨头断了大半,躺在地上哼哼。

  “阁下手段未免太毒辣了,我们不过一群叫花子,应该招惹不到你这样的人吧?”

  丐头见情况不太妙,便出言想要缓和一下。

  但王陆压根不给他机会,脚下一踏,整个人带着风雷之势,冲向那些面带恐惧的乞丐。

  在他前世有一句话,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碰到这些人之前,除了邪灵之外,王陆杀人只除首恶,其他的只要不撞上来,也就算了。

  但唯独以折磨孩子,然后用来换票的畜生,他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更何况,这其中还有铁柱的仇。

  轰!轰!

  两个人影被砸飞出去,陷进墙面里,掉都掉不下来。

  咔嚓!

  这是一个被王陆用腿扫到身子的家伙,整个人飞出去的同时,身子诡异的打了个对折,形成九十度的直角。

  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断气。

  不过盏茶功夫,小小的院落里,就已经全是尸体,唯独还站着的,只剩下丐头。

  鲜血顺着地面流淌进了笼子,一个孩子用手擦了擦,然后放进嘴里,发出一阵阵嘶哑的笑声。

  他的舌头被拔了,不能说话。

  丐头看着这一幕,心彻底凉了,他不是不想跑,而是不敢。

  在王陆的气机锁定下,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迎来雷霆一击。

  “为什么要杀小杂种?”

  王陆来到丐头身边,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我…我没想杀他啊,他自己找死,当时我都不在这里,是下面那些人做的。”

  丐头结结巴巴的说道,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有好多钱,我全给你,你放过我怎么样?”

  王陆心中一叹,鲜血让他的怒火平复了一些,也不想在整那些浪费时间的事情了。

  直接伸手按住丐头的脑袋,随即用力一拔。

  嗤!

  鲜血普通喷泉一般,冲到顶峰后,再缓缓飘荡下来。

  那些沐浴在其中的孩子们,脸上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王陆想要过去将他们放出来,但刚迈出腿,便停住了。

  一个身穿劲装的男人,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院子中。

  他的样貌很俊朗,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是和王陆差不多,背后还背着一把夸张的大刀,又厚又重,寻常人根本挥舞不动,更别说用来对敌了。

  “你是谁?”

  王陆转头面向这个忽然出现的家伙,神情看不出异样,但内心早已戒备起来。

  “你年纪不大,杀心倒是很重嘛,从牛头村出来,多少人死在你手上了。

  如今更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对一府总兵下手。”

  男人似笑非笑的说着,字里行间透露着的意思,让王陆心情有变得阴郁起来。

  因为知道他从牛头村出来的人,只有杨卿慈一个人。

  不管对方是怎么知道的,都绕不开那个女人。

  “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