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神灵们的沙盒游戏 > 第六十一章 急诊室的故事

  噗……梁一听着脸上那张嘴嘀咕着这些话,莫名有些可乐。

  因为他自己知道,这个联盟只不过是前期的一手准备而已。要是到了游戏后期,只要有利可图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卖了这位铁憨憨队友。

  “先去急诊室看看,这个区域不属于门诊科室,很可能和手术区、会议室、太平间一样,有某些特殊的规则。”梁一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游戏上,审视了一遍刚才决策时的思路。

  “现在我有线索的零件不多,五官已基本到位,剩下的鼻子在脑科还进不去。嘴巴很容易找,只要大喊一声就行了。

  “不过会引来敌人又会有不必要的麻烦,我现在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所以嘴巴就再说吧,反正不紧急。

  “最后的情报,就是冷得发抖的左脚,跟硌得慌的右手了。

  “前者大概率在太平间的某个冰柜里,不容易被人抢先发现。而且此时5号可能还在太平间里……没必要再去欺负她了,那样太不人道了。

  “右手的话……短时间是不可能找到了,感觉像是被塞进了一个拥挤的狭小空间,是抽屉还是柜子?或者是垃圾桶?”

  梁一回顾了整个决策,便继续专心在墙上开火车了。不过总觉得吧,铁轨铺设的速度似乎慢了一些……

  突然,他感到有些不对劲,马上停下了铁轨能力。

  “糟了,因为心肺和手脚都不在身上,一直没特别注意它们……”

  他有些无奈,直到此刻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脚已经非常疲惫,像是手动搬了一次家一样。而且心脏跳速加快了,肺部也有些隐隐作痛。

  梁一忘了进化系的能力十分耗费体力。因为当下使用的义体并没有任何知觉,所以就没有注意消耗。

  他刚才还同时使用着两个进化系……连续轰炸着汽水弹,铁轨铺得又快又长,这能不累么?

  “看来得省着用能力了呀……不过还好,我已经给体质系统加了10点‘心肺’和10点‘肌肉’。休息一下应该能恢复过来的。”

  梁一心里嘀咕着,取消了墙壁上的铁轨,老老实实踩着楼梯步行去了。

  …………

  五分钟前,地下负一层的平间内。

  一个胸口写着紫色数字“6”的铁皮机器人,他脸上仅安装了一只眼睛。

  见他悄悄地在阴暗的太平间内摸索着,走到了一面不锈钢“墙壁”面前。

  这面墙壁上有着方方正正的银白抽屉,大小接近一张摊开的报纸,上面有推拉用的把手,以及一些数字标签。

  6号玩家将这些柜子一个个拉出,发现每一个柜子都有两米多深,里面都躺着一具标准的机械义体,但上面没有任何器官。

  他凭着地下室点点闪烁的灯光,快速检查着每一个储存义体的冰柜。

  终于在某个冰柜里找到了他寻觅的物件——一只修长且健康的右手臂,包裹着淡紫色光膜。

  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手臂,大拇指上还有着一只戒指。

  一只镶嵌着硕大翡翠的粗环金戒指,看上去就很贵气。

  他找到这只冰冷的手臂后,就迫不及待地把义体的机械右臂给卸了下来,再把自己原装的手臂装上。

  这只右臂立刻就可以活动了,紫色光膜也缩成了手环似的,套在肩膀处的接缝上。

  接着,他只是稍稍动弹了一下手指,它大拇指上的戒指就发生变化。

  这只金镶玉戒指扭动了起来,断开了金质的环身,翡翠玉面也蠕动着长出了四只小脚。最后它翻转了过来,变成了一只长着硕大金角的翠绿小羊。

  这只袖珍金角羊站在了6号的人类手指上,嘴里缓缓咀嚼着,一双死鱼眼静默盯着面前这个机械人。

  接着片刻后,它突然张开三瓣羊嘴大声地吼道:“我要吃饭,我要吃饭,吃饭,吃饭……”

  6号玩家吓得一震,他虽然听不见金角羊的声音,但看着那张羊嘴上下吧唧着,凭经验就知道它在说什么,而且是个什么音量。

  他赶紧竖起左手的手指抵在脸上,示意小羊快点安静下来。

  “我要吃饭,吃饭,我不管,我要吃饭,吃饭……”

  他苦得没办法,只好甩掉这只小小的翡翠羊,抽回手打开了自己义体的胸腔。从里面取出了一只嘴巴还有一只眼睛,都是由紫膜包裹的。

  这是他之前收集到的,但不愿意太早安装的自身零件。

  他手上那只紫色嘴巴说话了:“安静下来,马上给你吃东西。”

  “好。”

  小金角羊听到后瞬间安静了下来,羊嘴继续缓缓咀嚼着。

  6号玩家摇摇头,从空气中抽出了一张创造系统的卡牌,具象化出了比拳头都大的金属矿石,无奈地递给了小羊。

  然后他趁着金角羊大口大口吃矿的时间,和它商量道:“吃饱了就给我去工作,拿着我这只眼睛,去楼上各个角落逛逛,帮我找到紫色光膜包裹的东西。”

  得到小羊的点头同意后,他把刚才取出的眼睛放在了金角羊的头上,让它尺寸过大的两只金角夹住。

  最后6号玩家小声对金角羊嘱咐道:“你尽量别让人发现了,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变大。

  “我先去楼上的急诊科看看,你吃完就出发吧。”

  …………

  此刻,一楼A区,急诊室。

  这里和楼上的门诊区不一样,这里没有走廊与两排的隔间,而是一个完整的大房间,但内部设备较多,十分拥挤。

  里面铺满了一排排的移动式病床,就是那种床脚按了轮子的简易单人床。部分墙边的床铺顶上,还设有简易窗帘。

  其中一张位于中部的病床上,隔着一只绿色光膜包裹的嘴巴。

  这张床铺旁边的地上,趴着一个义体机器人,它的胸前写着绿色数字“4”,脸上也只有一只眼睛。

  它似乎在床铺底下寻找着什么。

  移动式病床底下不会有障碍物遮挡,不过这些款式的床底较为低矮,找起东西来比较困难。

  4号玩家找完了一张床的底部,就爬到附近钻到另一张床底。同时被搁置在床铺上方的4号嘴巴,嘀嘀咕咕地自语:

  “怎么就找不到呢,那只眼睛的视野里只有个大大的塑料转轮,就是这种床铺脚上的轮子,应该就在某张床底下呀。”

  嘴巴发出来的声音是比较甜美的女孩子音色,不过听上去比较懒散,没什么激情。

  这4号玩家是位女生。

  “啊!找到了~”4号发出了愉悦的声音,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只眼睛。

  接着她乐呵呵地把新找到的眼睛,和暂时搁在床上的嘴巴,一起小心翼翼捧在手里。

  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胸腔可以放东西。

  另外就在这时,她手心上的那只眼睛瞟到了自己身后的景象,后头好像出现了一个人影。

  她吓得赶紧躲在了床铺后面,抓着游离的眼球去查看那个方向的情况——那是另外一个玩家,他似乎从候诊区A侧的楼梯间里刚出来,走进了急诊室。

  见这人的号码是“6”,脸上只镶嵌了一只眼睛再无其它,但他的右臂却已经换成了自身的原件,不再是义肢。

  他缓缓朝这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