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错外挂怎么办 > 第46章 刀疤哥,你惨了

  “刀疤哥,上次就是这个小子打的我。”乔治一眼就认出了李二。

  李二站住,不同于以前的巡逻警察,李二现在是CID警察,他身上是随身携带警枪的。

  枪,甚至可以让一个懦弱的人变得勇敢起来,何况李二又不是真的怂。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李二冷冷地问道,抬头往屋邨楼上望了一眼,朱婉芳父女与郭小珍正站在走廊上往下看。

  刀疤哥也抬头往楼上望了一眼,他也看到了朱婉芳,这家伙有意拿李二立威,好让朱婉芳不敢去警署认人。

  “干他!”刀疤哥突然暴起,一把抢过乔治手里的摩托车头盔,往李二的脑袋上砸去。

  乔治也赶忙挥拳,一个烂仔打架的常规招式‘掏心拳’击向李二的胸口。

  李二自然是使用他最实用的个人秘技:百发百中扫堂腿。

  李二突然蹲下,双手扶地,左脚为轴心,右脚横扫而出。

  “啪——啪——!”

  李二一次性把刀疤哥与乔治全部扫倒在地板上,刀疤哥身手比较灵活,摔倒的一瞬间赶忙双手抱头侧身,乔治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依然是脸部着地,刚刚补好的牙齿又一次被磕碎了。

  “打得好!”朱婉芳的老子看到李二一脚撂倒刀疤哥与乔治,开心地握拳叫道。

  刀疤哥摔倒后迅速爬起,惊喜地发现李二没有趁机继续补刀,赶紧拉起在地板上痛呻的乔治。

  小混混街头斗殴的要诀是趁你病要你命,刀疤哥以己度人,自然是认为李二不会放过他们倒地的好机会。

  不过,李二似乎是一个很有武德的人。

  “乔治!”刀疤哥给乔治打了一个眼色,握紧手里的摩托车头盔。

  乔治后退,然后绕到李二的身后,与刀疤哥一前一后包围住李二。

  “扑拿母,这两个小混混要耍诈!”朱婉芳老子气急地冲进厨房,抽出一把菜刀,还没走出小客厅,又一脸颓废地放下菜刀,换上两个啤酒瓶,踩着人字拖气冲冲地往楼下跑去。

  “爸,不要!”朱婉芳赶紧拉住自己老子,朱婉芳老子那个年代的底层男子,基本上都是混过社会的,此时他双手各握一个啤酒瓶,一脸的戾气,真的把朱婉芳与郭小珍这两个小女生给吓坏了。

  此时刀疤哥发动了攻击,他突然踏前一步后,猛地顿住脚步,而乔治已经攻上,一拳砸向李二的脑袋,李二快速蹲下,双手扶地,左脚为轴心。

  ‘百发百中扫堂腿’

  “啪——!”

  乔治身体往后倒下,这一次他学乖了,学着刀疤哥一样,双手紧紧地抱住脑袋,可惜他的后背仍然重重地砸在地板上,吐出一大口鲜血。

  “好机会!”刀疤哥毕竟是打烂仔架的高手,一看到李二蹲下就知道机会来了,一个一头盔砸向李二的后脑勺。

  李二没有站起,继续一个‘百发百中扫堂腿’使出。

  ‘啪——!’

  飞虎队全体队员都拿李二这一招没辙,更不要刀疤哥区区一个小混混,他再一次被李二扫倒在地板上。

  李二站起身来,也不继续还击,转身就往屋邨楼的楼梯走去。

  刀疤哥躺在地板上,望着屋邨楼上满脸欣喜的朱婉芳,突然脸色一厉,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小刀,向李二的背后刺去。

  “啊——!二哥小心!”朱婉芳一看到刀疤哥掏小刀,就尖叫了起来。

  李二平时走路其实没有这么慢的。

  刀疤哥的小刀快到刺刀李二背后的时候,李二突然蹲下。

  ‘百发百中扫堂腿。’

  “啪——!”

  刀疤哥再次倒地,这一次他铁了心要刺李二一刀,一倒地就忍着疼痛翻起,愤怒地吼叫一声。

  “啊!”刀疤哥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一支手枪怼在他张开的嘴巴里面。

  这是一支警枪,郭小珍跟刀疤哥与乔治提过,李二是一名警察,可惜他们俩都没有放在心上。

  “持刀袭警!”李二看了一眼刀疤哥依然握在手里的小刀,冷冷地说道。

  刀疤哥吓得脸色苍白,持刀袭警是什么罪名他不懂,他只知道社团有一个倒霉鬼持刀袭警被判了五年。

  ‘我不能坐牢!’刀疤哥紧了紧手里的刀柄。

  李二面无表情地用大拇指叩开‘点三八’手枪的击捶,但是他却把目光转向乔治的身上,似乎在给刀疤哥偷袭他的机会。

  乔治看到李二拔出警枪后,吓得从地板上仓皇爬起,很没有义气地转身就跑。

  刀疤哥犹豫了很久,手里的刀紧了又松开几次,最终还是松开了手里的刀,他怕坐牢,但是更怕死,一刀斩不死李二,李二扣动扳机,那就是他死了。

  李二有些失望地把刀疤哥给铐了起来,李二虽然非常不愿意杀人,但是对于一个有杀自己心思的人,李二绝对不会同情心泛滥到给对方留有后路。

  李二借屋邨一楼小卖部的电话报了警,很快就有一辆警车过来把刀疤哥给拉走了。

  郭小珍再次看到李二,有些害怕地缩在朱婉芳的身后。

  李二收起手枪后,突然腼腆地笑了笑。

  “哇塞,吓死我,原来当警察这么危险的!”李二很怂地拍着胸口惊叫:“一言不合就掏刀仔,早知道我就该跟陈伯一起去应聘保安了,工资说不定还能高一点。”

  屋邨楼看热闹的居民本来对李二有些改观,觉得大楼里面住着一名英勇的警察安全有保障,现在一看李二怂包的表现,全部都摇头苦笑地散去。

  “李老二,谢了!”朱婉芳的老子突然小声地跟李二说道。

  “蛤?谢什么鬼!”李二不懂,一边掏钥匙一边转头看向朱婉芳老子。

  朱婉芳老子笑了笑,一副我懂的表情。

  李二心里一凛,扑街了,这个中年油腻佬不会是什么隐藏大boss吧!

  李二上下打量了一下朱婉芳老子,人字拖鞋,宽松短裤加灰白色背心,背心还卷到了腋下夹住,露出一个啤酒肚,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邋遢中年港男,不像什么大boss。

  李二才把门打开,朱婉芳就走了进来。

  “二哥,我有话跟你说!”

  李二往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让朱婉芳与郭小珍坐在小客厅里面等一下。

  “二哥,如果警察叫我去认人,我要不要去认人的?”朱婉芳看着李二问道。

  李二把手上的水迹擦干,开口问道:“是不是刚刚那两个家伙威胁你了?”

  “嗯——!”朱婉芳低着头‘嗯’了一声。

  “那你想不想认人的呢?”

  “我,我不知道!”朱婉芳是真的不知道,她对李二倒是有一说一。

  “二哥,你如果让我去认人我就去认。”朱婉芳担心李二觉得自己不帮他,赶紧补充道。

  郭小珍听到朱婉芳的话,伸手在朱婉芳背后,拼命地扯朱婉芳衣服。

  李二笑了。

  “不用,你是学生,你们的任务是好好学习,抓捕罪犯是我们警察的任务,当时街上有那么多人,不会只你才认得那几个人吧!”

  朱婉芳开心地说道:“哦——!二哥我听你的。”

  女孩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二哥你看,我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郭小珍听到李二叫朱婉芳不用去认人,也松了一口气,朱婉芳没接触过外面的社会,郭小珍却是先一步认识到了这个社会的黑暗,她跟着乔治这个坏学生,不禁吸食毒品,还做应召女赚钱给乔治花,只是这些朱婉芳不知道而已。

  而朱婉芳却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性格,她遇到困难如果没有人帮她,她很容易就会崩溃,幸好她无端端地多了一个二哥。

  “好了,快回去睡觉吧!学校里有什么事就报告老师,老师处理不了就报告警察,别忘了,二哥也是警察哦!”李二笑道:“二哥的传呼机号码记得吧!”

  “记得,二哥的传呼机号码我已经背下了。”朱婉芳得意地笑道。

  郭小珍听到李二说老师处理不了的事,就报告警察,立刻眼睛一亮地说道:“谢谢二哥。”

  李二:“......”

  “阿芳,李老二是不是叫你去帮他认人,我跟你说,你别听他的,千万不要认人,行有行规,道上的事,找警察是没有用的。”朱婉芳一回到家,她老子就赶紧说道。

  “这种事,找李二还不是找他大哥,阿芳,你不是跟李诗雅很玩得来吗?如果那些小混混再来找你,你去跟李诗雅说下,看能不能请毅老大出面,他一句话顶警察一百句话。”朱婉芳老子低声地说道。

  “爸——!”朱婉芳不懂。

  朱婉芳还没说话,她老子就自己先摇手了:“不行不行,反正你不要去认人就对了。”

  “二哥也没让我去认人。”朱婉芳终于插话成功。

  “什么?李,呃,李二让你不要去认人?”朱婉芳老子愣住了。

  “嗯!二哥说我是学生,任务是好好读书,抓捕罪犯是他们警察的事,让我不要搀和,还有......”

  “对对对对!”朱婉芳话还没说完,她老子就又激动地叫了起来:“李二说得太对了,阿芳你一定要听李二的。”

  “嗯——!”朱婉芳俏脸通红地低头,心里暗道,我都会听二哥的。

  “我记得我过年时候藏了两瓶好酒的,老婆帮我找一下,我给李二送过去。”朱婉芳老子翻箱倒柜。

  “爸,二哥不喜欢喝酒的!”朱婉芳赶紧提醒道,她知道李二除非应酬没办法才喝酒,不然李二平时是滴酒不沾的。

  “是哦!李二好像也不抽烟的。”朱婉芳老子刚拿出一条香烟,又放了起来。

  “算了,我明天留几斤上好的猪肉给李二。”朱婉芳老子开心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