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错外挂怎么办 > 第43章 扫把星降临

  尖沙咀警署。

  反黑组。

  “我女儿是好人呀!你们为什么要把她抓来警察局,放着真正的坏人不抓!你说,她犯了什么罪?你说!”朱婉芳的老爸大声地吼叫道。

  “你说话不要这么大声好不好,我他妈耳屎都被你震出来了,现在有两帮小混混为了你女儿打架,其中一个还死了,你说,跟你女儿有没有关系?”录口供的警察脾气也不是很好,拍着桌子大叫道。

  “你他妈胡说,我女儿读书不知有多乖!”朱婉芳老爸说着转头向朱婉芳吼叫道:“阿芳,你跟警察说,你不认识什么小混混!”

  朱婉芳只低着头抹泪不说话。

  反黑组的办案大堂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出了人命案件,反黑组只能把所有人的目击证人全部都带回警署录口供,几十名学生拥在一起做笔录,差一点就把反黑组办案大厅给堵得水泄不通。

  “海哥,我们组人手不够,要不去CID房借几个人来帮帮手?”一名反黑组警员向一名老警长问道。

  “这种案子,你觉得CID的文sir会愿意沾事吗?”海哥很头疼。

  “知道了!”反黑组警员说道。

  “诶诶,去试一下!又没什么损失!”海哥赶紧叫住转身要走的反黑组警员。

  “啊!我去呀?”反黑组警员楞道。

  “你提的想法,当然你去,不然我去吗?”海哥理所当然地说道。

  “真倒霉!”反黑组警察低声喃喃地向CID部门走去。

  ......

  署长办公室。

  李二正要开门出去,房门毫无征兆地突然被推开,李二赶忙后退一步,但是他并不以速度见长,来不及了。

  李二赶紧抬起手臂挡在脸前。

  “嘭——!”

  房门重重地砸在李二的手臂上。

  “报告署长,我要抗议!”一道女声响起。

  黄炳耀一看到推门进来的人,脑袋就疼得直掉头皮屑:“你个扫把星,你进来不会先敲门吗?”

  “我敲了,而且我还听到你说请进了呀!”扫把星认真地说道。

  黄炳耀瞪了扫把星一眼,看向李二问道:“没事吧?”

  “没事!”李二揉了揉手臂答道。

  扫把星这才发现门后有人,赶紧道歉道:“对不起!”

  李二摇了摇头,略带疑惑地看了扫把星一眼。

  ‘扑你个街,你这是推门还是撞门?’

  “你到底又要抗议什么?”黄炳耀说着就要坐下,结果发现自己的办公椅上,无缘无故放了一把水果刀,黄炳耀拿起水果刀放到办公桌上,然后往椅子坐下。

  “诶诶诶——!”黄炳耀刚刚坐下办公椅,办公椅就往后倒去,把黄炳耀重重地摔了一跤。

  “署长你没事吧!”扫把星正要走过去扶起黄炳耀。

  “站住,千万不要过来,保持离我两米以上距离!”黄炳耀惊慌爬起,指着扫把星尖叫道:“有什么事就站在原地说,我听得到!”

  “署长,我这个月已经休息两个星期了,我不想再休息,这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金钱。”扫把星认真地说道。

  黄炳耀习惯性地扶了一下眼镜,才发现自己刚刚摔倒竟然把心爱的眼睛给摔碎了。

  “哎呀!”黄炳耀心痛地看着自己眼镜,愤愤地说道:“你一定要继续休息!随便写了请假条给我,请多久假我都会批准的。”

  扫把星:“我刚刚说了,我这个月已经休息两个星期了。”

  黄炳耀:“两个星期对你来说一点都不算多!”

  扫把星:“可是今天才十四号。”

  李二心里暗道:“我去,这么爽!”

  黄炳耀怒叫道:“十四号又怎么样?你就应该一个月休息二十九天,留一天领薪水就行了。”

  李二顿时五雷轰顶,还有这种操作?

  “署长!我觉得我这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扫把星也生气了。

  黄炳耀苦笑地拿起一根香烟:“如果纳税人知道你是扫把星,他们会很理解的。”

  扫把星习惯性地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往黄炳耀叼在嘴上的香烟点去。

  “嘭——!”

  打火机不知道被谁把火苗调到了最大,火一下子就烧到了黄炳耀的头发。

  “啊——!”黄炳耀赶紧缩头,伸手拍灭头发上的火后,大声叫道:“你站住,千万不要再过来。”

  “署长对不起!”

  “李二,你过来,帮我把她带出去!”黄炳耀向李二招手说道。

  “YES,SIR!”李二向黄炳耀走过去,脚下一滑,差一点就摔了一跤,李二低头一看,地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无端端地多了一小滩水。

  “阿莲,别说做叔叔的不关照你,这一位是我们尖沙咀警署最有前途的督察,很快就要出任CID部门主管了,我让他带你做事好不好?”黄炳耀笑眯眯地说道。

  扫把星这才认真地看向李二,开心地向李二伸手笑道:“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叫李二是不是?我叫林忆涟!”

  李二尴尬地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抱拳回礼。

  “喂!女孩子主动伸手跟你握手,你这样很没有礼貌的哦!”扫把星眨了眨小眼睛说道。

  “咳、咳咳!”李二当然不会迷信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可是刚才的那一幕确实让人印象深刻,这扫把星怕是名副其实的。

  李二小心翼翼地伸手,刚刚和扫把星的手握在一起,李二腰间的传呼机便响了起来,把李二吓了一跳。

  黄炳耀满意地点头:“李二,以后扫把星就调到你们CID部门了,你一定要好好地,用心地看着她。”

  “耶!谢谢署长,那我去交通组把东西搬到CID部了。”扫把星开心地快步走出署长办公室,生怕对方反悔。

  “署长!”李二苦笑着转头。

  黄炳耀拿起桌子上的警帽戴上,严肃地说道:“这是命令,没得上诉。”

  “署长,这女的这么麻烦!为什么不——”李二做了一个让扫把星卷铺盖走人的手势。

  “你敢!扫把星是我老同事唯一的女儿。”黄炳耀立刻竖眉大叫道:“我们以前一起拜过关公的,你不是让我不讲义气吧!”

  “不敢、不敢!”李二赶紧说道,他不知道黄炳耀是真挨义气还是假义气,但是这个时代,警局与黑社会都拜关老二,确实很多警察都有些江湖意气。

  “李二呀!你知不知道我们尖沙咀警署有多少位高级督察,有多少位普通督察,CID部也是可以空降一位主管下去的哦!”黄炳耀看着李二笑眯眯地说道。

  “明白!署长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林忆涟女警的。”李二立刻严肃地说道。

  黄炳耀满意地点了点头,李二并不知道,其实一个部门的主管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的,尤其是对外的行动部门,既要有办事能力,还要懂一点回旋的圆滑手段,警署里面的那些高级督察,考试、写报告他们就行,做实事,个个都是草包,不然黄炳耀也不会从几份候选名单中挑中李二了。

  “嗯,你做事,我放心,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扫把星已经在我们警署换了九个部门,全部都是一地鸡毛,刚刚还在交通部搞得九车连环相撞,你一定要多用心。”黄炳耀有些幸灾乐祸地提醒道。

  李二的脸色顿绿,要不要这么夸张。

  黄炳耀拍了拍李二的肩膀:“放心吧,到时候CID部门偶尔吃点投诉,我会理解的,你尽快跟文sir做好工作交接问题。”

  李二心情顿时大好,多一个扫把星能够得到警署第一把手的特别关照,李二觉得简直不要太值,区区一个女人能整出多大的事?

  “好了,你赶紧复机吧!可以使用我的座机!”黄炳耀大度地说道。

  李二:“是,谢谢署长!”

  李二拨打传呼机上的电话号码,才发现是警署的内部电话。

  “喂!我是李二,哪位找我!”

  反黑组。

  “二哥,是我,我在......”

  “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李二脸色沉重地放下电话,不过是握了一下手而已,那个扫把星真的那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