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28:这一世唯有你将我伤的体无完肤(下)

Chapter 28:这一世唯有你将我伤的体无完肤(下)

  我不想让你离去,哪怕是一天也不可以!

  阿蓠!我想要的,只是和你在一起,这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吗?

  ……

  “医生!”

  晚上,陈少卿的一声喊叫,让准备下班的离开的医生又再一次回到了医院。

  带着护士进行了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去掉口罩,露出笑容来:“陈先生,莫小姐醒来了,现在暂时已无大碍。”

  陈少卿说着谢谢,送别了医生一直到楼下,医生开车临走时告诉他,莫蓠情况可能不太好,需要特别注意。

  陈少卿明白了医生的意思,深呼吸着,没有坐电梯,而是从那安全出口处,走上楼梯,一步步的楼上走去。

  从一楼开始,到莫蓠所在的病房,共九层,一层十八个台阶,一共一百六十二个小台阶组成。

  陈少卿走在这些台阶上面,一个个的数着,但他的心思却不在这些上面,到楼层上面后,他全都忘记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数了多少个。

  站在莫蓠病房门前,他抿了抿嘴唇,呼着气,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

  “阿蓠,你感觉好点了吗?”

  他露出笑容看着她,温暖的拉起她的手,却被她抽出来,把手放在被子中。

  陈少卿埋下了头,他无奈极了,口中轻轻说着:“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看着沉默不语的她,陈少卿缓缓说道:“你不是想见你的母亲吗?”

  听见他这么说,莫蓠这才转过头来看着他,可眼中却没有了以往的那种亮色,毫无光芒可言。

  “想见你母亲的话,就好好休养,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知道我的心思,只要你和我结婚,我便答应你,让你去见你的母亲!”

  陈少卿脸色严肃的看着她,对于这份婚姻他太过于奢求,对于她,陈少卿只是希望她不要离开自己便好,若是能用这种办法将她捆绑在自己身边,他也愿意。

  哪怕,是让莫蓠恨他一辈子!

  “只要能见到母亲!我都答应你!”

  莫蓠冷淡的说着,静静地看着他,对于自己来说,眼前的这个人便也不再像以前那么令自己感到温暖。

  陈少卿听着她的话,闭上了眼睛:“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来看你,到时候带你去你母亲那里。”

  她没有回答,躺在床上微闭着眼睛。

  起身,陈少卿为她拉了拉被子,给她盖好,她不想让他碰一下,侧身躺着,背对着他。

  阿蓠,

  你当真如此恨我吗?

  ……

  陈少卿放开了拉着被子的手,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直到第二天的早上,他也未曾离开过半步。

  莫蓠早晨醒来时,回过头的这一刻,便看见了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他,面无血色,晦暗的样子。

  看着他的这个样子,莫蓠眼睛酸酸的,可那心却坚硬无比:“你的肾可真好!坐一晚上,也不走?”

  “想多看看你罢了,起床吧,不是想要去看你母亲吗?”

  陈少卿起身,伸出手来,她却自己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

  他将手收回来,无处可放。

  他想要去拉她,想要上前去扶着她,可他们却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他的手,他的温暖,不再令她心动片刻。

  陈少卿改了主意,当场将病房门关住:“今天,不去看了,等我晚上过来,看看我的心情再说!”

  说完,他摔门而去,留下莫蓠靠着病床,缓缓的坐下来。

  为了防止她再做傻事,陈少卿离开医院时,安排了五六个安保待在医院里面,死死盯着她,就连她上厕所,也安排了护士去看着。

  陈少卿这天离开医院去了墓园,买了些父亲和母亲喜欢的花送了过去,用纸巾擦了擦他们的碑文,和照片后,将花放在他们身旁。

  爸,蓠蓠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我是不是让你和母亲失望了?

  我能做的现在也便只有这些,你和妈会不会训斥着我,不让我这么去办,可是我爱她,爱的毫无法则,哪怕是我的命,只要她想要,我都会给她。

  爸妈,明天我就要结婚了,你们知道我想要的只有她一人,你们会在天上祝福我们的对吗?

  ……

  陈少卿坐在他们的墓碑下面,坐了很久,说了很多,可每一句话里面都有她。

  说着说着,陈少卿的眼泪都溢满了整个眼眶。

  下午回到集团,陈少卿安排完内务,便告诉了李东缘莫蓠已经醒来的事情,随后他开始将准备好的婚礼邀请函一个个发送出去。

  同李东缘下午一起,他们又去了柳市的礼堂,让婚礼策划人规划了一番,下午便开始着手准备着。

  顺便还将陈氏集团旗下的酒店,空下来一层,布置了一下用做他的婚礼。

  “少卿,都布置好了,你现在想要怎么做?”李东缘看着他。

  “我想让蓠蓠今天看一看她的母亲,晚上我会给她彻底说明关于自己母亲现在真实的情况。”

  “少卿,你要想清楚!她要是看见母亲还活着,情绪肯定不会崩溃,但要是你告诉她,自己的母亲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的话……”李东缘不想再往下说。

  “我知道,要是这个样子,她必然会恨我一辈子。”

  陈少卿低迷着眼神,看着远处的花园。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去做?她会恨你!即使这样,你也要去这样办吗?”

  “如果,她能待在我身边恨我一辈子,我想,我也愿意这么去做。”

  李东缘还是想不通,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坚持下去,换做是他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去做。

  陈少卿自始至终,恐怕只是一个人独奏着悲伤的乐章。

  “少卿,不管你会怎么做,你要知道在你的身后,还有我这么一个好兄弟陪着你去闯,你放心就好!”

  陈少卿看着他:“此生得缘做朋友,卿从不悔!”

  “此生得卿做朋友,缘也从不悔!”

  他们互相看着笑起来。

  少卿,你放心,我一定站在你身后,做你的后盾,不负天海伯父嘱托我的事情!

  ……

  “大哥哥,大哥哥,买一束花吧?今天平安夜,送给你的女朋友也好啊。”

  回医院的途中,一个小女孩拉住了他,陈少卿看着她推着小车,车上各式各样的花束,摸了摸她的头。

  “取一束,蓝色妖姬吧。”陈少卿从口袋中掏出钱包,取了一张一百的红票递给她,小女孩给他找钱,他却拦住了她。

  “平安夜,去买点糖吃吧,就当哥哥请你啦。”

  小女孩看着他点点头:“谢谢,好心的哥哥。”

  陈少卿微笑着,他哪儿还是个好心的哥哥,以前是,现在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像了。

  拿着这一束“蓝色妖姬”,陈少卿走到莫蓠病房门前时,将手背在身体后面,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可打开门的这一刻,他的整颗心又坠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阿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你最爱的花。”

  陈少卿说着,将身后的蓝色妖姬取出来,递放在她眼前,可回应他的却是莫蓠冷漠至极的眼神。

  他见她这样子,收回了手,笑了笑,将花放在桌子上面。

  “我要去看母亲,带我去。”她淡淡的说着。

  “好!”

  随后,莫蓠起身下床,跟在他的身后。

  重症监护室内,房少芳戴着氧气罩静静的躺在床上,仿佛整个世界都与她断了联系一样,没有生机。

  莫蓠看着她,眼角缓缓的流下了泪水:“我妈她怎么了?”

  “医生说了,你母亲要是明天还醒不过来的话,就没有机会了。”陈少卿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说着。

  莫蓠回过身去,狠狠的提打着他。

  “你还我母亲!你把她还给我!你这杀人魔头!你把她还给我!”

  陈少卿站在原地,任凭她用手脚来打自己,要是这样能让她好受些,他也愿意去接受。

  你还我……母亲……

  莫蓠没了力气,手也拍打的有些困乏,至此,她才停了下来。

  “阿蓠,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救回你的母亲,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别过头去,却被他双手托着脸,双目对视,陈少卿希望她能信任自己,相信他。

  可莫蓠的眼神在逃避,在躲闪。

  晚上,陈少卿带着她回到了水明山,做了些好吃的。

  “吃点吧,明天早上恐怕来不及吃饭的。”

  “你吃吧,我回房间了。”

  莫蓠说着,向楼上走去,陈少卿起身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从身后抱着她:“阿蓠,我想再问你一遍,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没有回答,再也没有那傻傻的回答,告诉他:我愿意。

  逃脱他的怀抱,扶着楼梯一步步向房间走去,脸上毫无光彩。

  房间内,她打着电话,一个原本让人发寒的声音,此刻却让她感到希望。

  对着手机那边的人,她说着:“好!就这么办!按你说的来。”

  那边的人回她:“莫大小姐,我等你这一天等了好久啊,既然这样,那我就替你完成了心愿吧。”

  “他必须死!”

  莫蓠拿着手机冷冷的说着,就看电话那旁的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挂掉电话后,那人大笑着:陈少卿!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一切都该结束了。

  ……

  (铛……铛……)

  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钢琴曲声音响起,陈少卿在神父身边等待着。

  李东缘牵过莫蓠的手,一步步的走过来,将她交给了陈少卿,所有人投来了掌声,李东缘鞠躬下台保护着他的安全。

  今天她是他最美的新娘,心里爱的只有她

  今天他是她最帅的新郎,却不再爱他

  ……

  请致宣誓词。

  陈少卿拿过由人递上来的宣誓词,一字一句的读着:

  我陈少卿愿意娶莫蓠,作为我的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您、珍惜您,对您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放下宣誓词的那刻,莫蓠冷哼一声,神父看了看她:“莫小姐,您有话说吗?”

  她回:“没有事情,神父。”

  说完,她拿起自己的那份宣誓词,同陈少卿的一样,说着。

  神父看着他们,拉起双方的手。

  我代表教会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面前问陈少卿先生:你愿真心诚意与莫蓠小姐结为夫妇,遵行上帝在圣经中的诫命,与她一生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富贵贫穷、或顺或逆、或健康或病弱,你都尊重她,帮助她,关怀她,一心爱她,终身忠诚地与她共建幸福的家庭,荣神益人!你愿意吗?

  ……

  我愿意!

  ……

  我愿意。

  神父笑着,陈少卿将那枚准备好的戒指拿了出来,半跪在地上,为她戴上了戒指。

  莫蓠取过他为她准备的戒指,给他戴在手上,脸上毫无波澜。

  陈少卿心痛着,牵过她的手。

  神父:“新郎可以拥吻新娘了!”

  陈少卿随着神父的话,将她抱着,莫蓠闭上眼睛,紧紧的压着自己的牙齿,不让他攻进来自己的防备。

  一阵掌声过后,陈少卿松开了她,可眼睛已经湿润着。

  阿蓠,你果真如此恨我!

  你的心我何时才能解开?你我又能何时回到那快乐的时光?

  ……

  恭喜!恭喜!

  陈总!新婚快乐!

  祝陈总,莫夫人,百年好合,幸福美满!

  ……

  婚礼的酒店,他安排了全市有名的企业家,就连市长也前来祝贺他,对于这场婚礼,众多的人都持以赞赏和羡慕。

  多少人都没有想到,一个在商业上面的奇才,一个被众人所说是个不动女色的男人,也结了婚。

  莫蓠坐在房间内,看着手中的戒指,她回想起将才陈少卿为他下跪的那一刻。

  这一切……要是如愿发生,我们真如这个样子简简单单的遇见,平平淡淡的去爱该多好?

  可是,终究我们还是不如愿,我们的未来不再美好。

  陈少卿放下了包袱,他把她留在了身边,他相信时间可以去解释一切,只要有她在就好。

  回到水明山,莫蓠换下了婚纱,穿着睡衣坐在客厅沙发上静静的靠着。

  陈少卿洗了个澡出来后,心情好极了,走上前去将她抱起:“我们结婚了,是不是今晚就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呢?”

  莫蓠冷笑着:“我肚子饿了。”

  陈少卿放下了她:“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她故意装着,摸着肚子:“我想吃第一次,学校旁边的麻辣烫,看这个时间,他们还没关门呢。”

  陈少卿笑他是个贪吃鬼,说完,亲吻着她的额头,回到楼上换了身衣服,拿着车钥匙出门去给她买那她想吃的麻辣烫。

  推开客厅门的那刻,莫蓠眼神微变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忍着泪水,紧握双拳。

  陈少卿坐在车子内,丝毫不知情,他以为只是她单纯的饿了想吃那一家店的东西,可他却不知道。

  这是他与她的离别

  阿蓠,不管你想吃什么,我都会去给你买到,不管天涯海角,刀山火海我都会去。

  蓝色妖姬的花语,似乎终止在了“不可能的事情”之中。

  ……

  再见了!我的爱人!

  ……

  终有一日,会有一个愿意为了你,爬山涉水的人来到你身边。

  (至此,第一卷:琴瑟起,笙萧默。结束。下一卷:你是我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