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25:命运将至我们该何去何从(上)

Chapter 25:命运将至我们该何去何从(上)

  陈少卿来到走到她病床前,说着,房少芳微闭着眼睛不去看他。

  可现在她的心底里面有了一丝动摇,陈少卿没有心急,他知道要是阿蓠的母亲可以祝福他们的话,那这个样子对于阿蓠来说才可以让她真正的放下,她才可以每天快快乐乐的在他身边。

  “阿姨,其实当年是我给莫叔叔送的礼物,当时因为莫叔叔被医生从病房中接走了,所以少卿才让我写了张纸条并把礼物放在病床前的桌子上面,可没想到的是就在当天下午,莫叔叔便离奇身亡,少卿被新闻上吐槽成为了嫌疑人,新闻报道上还挂着我们留下的纸条,以及少卿给莫叔叔发的短信。”

  李东缘给她仔细的解释着,房少芳看着他,转头看向一旁,李东缘再一次说道:“阿姨,小蓠蓠和我也是好朋友,但即使这样,我对于你来说,还算是个外人,不会说是偏袒你们任何人,只是希望你别误会了少卿。”

  “误会?那新闻报道上面也明确的说了,就是他这大魔头干的,有理有据的,你们不是用钱收买了人心,不然,怎么能从公安厅中逃出来!”

  “哎呀,阿姨呀,你觉得这个社会,警察会偏袒保护坏人吗?那个时候就是因为警察查到,这件事情的不简单性,所以才放少卿离开的。”

  “不可能!少骗我了,多少人都在说,是他干的事情!”

  李东缘努力的为当年的事情解释着,房少芳听着,心中的那份答案渐渐地有所怀疑起来,是啊,虽说陈少卿有钱有势,可犯罪这种事情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雪藏住。

  她渐渐的回过头来看着他,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那事情不会是她想的那么简单。

  房少芳清醒了些许,她想给自己在天上的老公一个答案,一份交待,思索一番后决定也不冤枉任何人,只是她有一个条件,一个让她可以相信他的条件!

  ——若是以后房少芳找到证据!陈少卿便当着她的面,去当时莫正淳离世的地方自己跳下去。

  陈少卿没有丝毫的忧犹豫答应了她,比起所谓的这个条件,阿蓠更重要!

  这日下午,临走前,房少芳叫住了他:“小子!你要是敢对我们家蓠蓠不好的话,我还会来找你的!”

  陈少卿看着病床上的她,不禁笑起,房少芳终究还是疼爱自己的女儿。

  “伯母,您放心,我会好好对待蓠蓠的,你大可放心。”

  出了医院,陈少卿和李东缘松了口气,一切的事情都正在慢慢变好起来,而他也可以放宽心来准备与她结婚的事情。

  “东缘,柳市这边最好的婚纱店带我去看看。”

  “现在吗?要不把小蓠蓠也叫上?”

  “也是,这样吧,先回水明山,接上她一起去挑,记住,我要的是最贵最好的婚纱店。”陈少卿强调着。

  “没问题,放心吧,绝对最好最贵。”

  莫蓠手机铃声响起,昨晚迷糊了一整晚的她,现在一直躺在床上,直到陈少卿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今日去挑婚纱后,她才急忙起来,收拾了一番自己的形象后,这才满意的下楼。

  陈少卿在楼下等着她,看她下楼后不禁笑起,看着她的眼眶:“刚才在家干嘛呢?”

  “哦……那个,我在弹钢琴呢……”

  “真的吗?我怎么将才没听见你的琴声呢?”陈少卿继续问着她。

  “我……我……那个小花园遮音效果那么好,你耳朵,难不成是狗耳朵啊?”

  陈少卿笑着她,看着她精致的妆容后,暗自开心的笑着:“今天我的丫头,很漂亮,我很喜欢。”

  莫蓠露出了笑容,看着为自己开着车门的他,内心窃喜着。

  李东缘给他们开着车子,带着他们来到了市里最好的婚纱店。

  婚纱店内

  陈少卿一进门便看见了一件他认为好看的婚纱,让店主取下来后,递给了莫蓠让她去换上看看好不好看。

  “哎呀,先生,您可真有眼光,这件婚纱可是镇店之宝,出自法国设计师麦克之手,您夫人穿上肯定好看。”

  店长站在他身边夸赞着这件婚纱,陈少卿对她不理睬,任她怎么介绍,他也看都不看她一眼。

  莫蓠换上婚纱,拉开帘子出现在灯光下面的这一刻,陈少卿非常满意,莫蓠此时在灯光下如同仙女下凡一样,美丽漂亮极了。

  陈少卿看的入迷了些,莫蓠见他那个痴痴的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还有些不好意思。

  陈少卿站起身子,走近了她,将她抱起,莫蓠搂着他的脖子,大吃一惊:“你干嘛啊?抱我干嘛?”

  陈少卿笑了笑:“我想先试试,感受一下。”

  “切,讨厌鬼。”她脸红着。

  “先生,您夫人长得可真是水灵,这婚纱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店长连忙夸赞着,但这句话却是发自内心的一句赞美。

  她身为女人,也头一回见过,可以美出天际的女子。

  “就这件了,我很满意。”陈少卿稳稳的放她下来,等她站好后给店长说着。

  当挑选完婚纱,准备离开时,这时莫蓠却非得拉着他去婚戒店里面看看,陈少卿也遂她的愿,陪着她去了这附近最大的婚戒店里面逛一逛。

  婚戒店内,莫蓠走到那柜台旁,看着摆放在中心的戒指,心动着。

  她从小就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她想以后嫁人的那天可以拥有一枚这样的璀璨闪亮的戒指,因为它们太美太美。

  莫蓠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那枚戒指上面,不曾动摇片刻,陈少卿看出来了她的小心思,便意会了一下前台接待,让她将戒指取出来。

  但这一次,她却摇摇头,她知道陈少卿已经准备好了戒指,她可不能再问他要这么贵的东西了。

  “放回去吧,我就看看……”莫蓠给前台接待说着。

  “等会儿。”

  李东缘从前台接待手中拿过戒指:“小蓠蓠,喜欢怎么不拿着呢?怎么,难不成是心疼你家少卿?”

  莫蓠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陈少卿,只看了一眼,便又急忙回过头来,像极了一个孩子在寻求父母的意见前来买东西一样。

  “喜欢就拿上,不用给他省钱,就这点钱,少卿一周不到就赚回来了。”李东缘将戒指递给了她。

  莫蓠伸出手去,碰了一下又缩回手来,回头又看了看陈少卿。

  看着她这可爱的样子,陈少卿不忍一笑,将银行卡给了前台接待。

  “我已经买下了,喜欢就戴着,你是我的女人,不用这么给我省钱。”陈少卿从李东缘手中取过戒指给她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

  莫蓠很是感动,当场抱住了他埋在他怀中小声哭泣着,陈少卿安慰着她。

  “呀呀呀!小蓠蓠是个爱哭鬼哦,这么爱哭啊?怪不得,我们家少卿这么宠你。”李东缘和她开着玩笑。

  “你才是爱哭鬼!我没哭!”

  “嘤嘤嘤,将才是谁还在少卿怀里哭的?你泪珠还在脸上挂着呢。”

  莫蓠听李东缘这么一说,揉了揉眼睛,可哪有什么泪珠,将才的泪水早已被陈少卿给她用纸巾擦掉了。

  “李东缘!你死定了!”

  “爱哭鬼,略略略。”

  陈少卿看着前去追着打李东缘的她,一时间他的心情也逐渐放松下来,想着她再天穿上婚纱的样子,陈少卿的脸上便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轰隆隆!

  “快回去吧,看着天气要下大雨了,这冬天下雨可不是好事啊。”婚戒店门外的保安用手盖住额头说着。

  一行人出来后,天空飘起了雪加雨,陈少卿拉着莫蓠上了车子,李东缘启动了车子,往水明山开去。

  ……

  柳市医院内,入夜已深,顺着响彻云霄的雷声,房少芳的病房渐渐地被打开,但却一直没看见人影的出现。

  一阵更为响裂的雷声划过天际,房少芳没了睡意,睁开了眼睛,她闻到一股清香的烟味,充斥在病房中,可她从不抽烟,而这股烟味令她熟悉。

  病房角落处,一阵唏嘘的男声传来,他掐灭烟头,放在自己的口袋中,戴着手套。

  “谁!谁在哪?”

  轰……

  哈哈哈……

  一阵雷声再次划过,伴随着的还有奸诈的笑声。

  “伯母,是我啊,我是正宇,我来看你了。”

  轰!……

  “哦,是正宇啊,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轰!轰!

  几声雷声再次震过,房少芳被这雷声竟吓到了。

  陆正宇手后拿着擦了药的织布,向她一步步靠近。

  黑暗中,雷光亮透了病房,房少芳惊呼一下,便在一阵眩晕中没了知觉。

  ……

  柳市郊外一家废弃厂子,一场惊心动魄的事情,正在悄然而至。

  临近中午太阳从那云层中露出头来后,阳光照耀在她的脸上,房少芳看着眼前的陆正宇,和自己身上捆绑着的绳子,她满是疑惑。

  “正宇,你这是干什么?”她问道。

  “干什么?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你呢?”他拿着打火机旋转着,思索了一番后,用手将她的头发就下来一根,随后用打火机点燃。

  “干什么?当然是送你去和莫正淳见面啊,我想他在天上很想你吧!”

  房少芳惊讶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一个曾经救过她们命的人,竟然是凶手!

  “你!原来,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当时不除掉我们母女,你救我们干什么!”

  “救你们?不不不,我其实救的是你的女儿,你都老成这个样子了,难不成是我救你,让你去勾引那陈少卿吗?”

  “你!”房少芳大声吼道。

  “哎,别生气,伯母,听说陈少卿昨天来找你了,不过蓠蓠应该还不知道陈少卿和你的事情吧?”

  他揉了揉手:“你说,蓠蓠看上了他什么?为什么都已经是杀父仇人了,为什么就能相爱呢!”

  “陆正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你要这么折磨我的女儿!”

  “为什么?!因为陈家该死!要不是他父亲当年毁我陆家,要不是他陈少卿告诉陈天海我们陆家不能留,吞并我们的产业,害我父亲吐血身亡,而我那可怜的母亲也自尽离开人世,我怎么会有今天!”

  “那是你的仇恨,我们莫家又碍你什么事情!”

  “哦,是吗?不过这一切都是你那贪心的老公莫正淳,他太贪心了,一切的一切他都想要,既然他这么贪心,我便恰好利用他一下,也怪他啊,对我简直是太相信了,把所有的文件都交给我来处理,哈哈!连他都没想到,会有那么一天我在他背后捅上一刀,送他归天,顺便还把死因归结到陈少卿身上,可谁知,这愚昧的公安机关,竟然不继续追查下去,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费!”

  “所以,所以你找到我们,找到蓠蓠!你让她去接近陈少卿,让她带着仇恨去帮你铲除掉陈少卿对吗!”

  陆正宇点上一根烟,吸上两口点点头:“你说的很对,是我安排着你的女儿去处心积虑的接近他,刚开始你的女儿很是争气,但剧本我都已经计划好了,可你的那个好女儿可真的让人头疼!竟然打破了我原有的计划,彻底的爱上了那个该死的男人,我万万没有想到,世界上比起仇恨,这该死的爱情也让人容易沉沦!”

  哈哈~哈哈~

  房少芳大声笑着,她没想到,自己差一点就断送了女儿的幸福,她开心啊,有陈少卿那么一个爱着她的男人。

  “你笑?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有心思笑!”陆正宇从包中取出刀子抵在她那正在发出笑声的嘴角处,眼神极为凶恶的看着她。

  “我笑,我笑我昨天没有看错我那未来的女婿!陈少卿可真是一个好孩子啊!比起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人,终有一天!陆正宇你会得到报应的!”

  “报应?报应是什么呢?能吃吗?我看不能吃也不能用的,还是算了吧,我从不相信那东西。”

  “你这种人,真的被那天雷劈上千万遍都不解气,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令人作呕的人存在!”房少芳含着一口唾沫,向他用尽全力吐过去。

  “老太婆!你找死!”

  陆正宇起身向她一步步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