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23:天涯海角此生不弃(二)

Chapter 23:天涯海角此生不弃(二)

  水明山外,秘书偷偷的给陈少卿发着消息,莫蓠无奈的坐车子里面等待着秘书前来给他开门。

  :陈总!夫人回来了!

  Get到消息的陈少卿看了眼手机消息后,回复着他:让她进来吧。

  秘书这才放下手机,将车锁打开,尴尬的看着莫蓠:“夫人,对不住啊,忘记你在车子里面了。”

  莫蓠无语……

  明明是他故意锁起来的,怎么又成了忘记了呢?

  她叹着气,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秘书开着车子快速离开了此处。

  水明山别墅门外,莫蓠推开了客房大厅的门,映入眼帘的一幕她不敢想象,各式各样的布娃娃摆满了客厅的每一个角落。

  她半捂着脸,看着此刻的这一切,随后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些由人装扮的童话人物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围绕着她,莫蓠感动不已,看着陈少卿精心安排的这一切。

  此刻,二楼的小花园中传来了悠美的琴声,这是她最爱听的钢琴曲,莫蓠快步跑到楼上的小花园里面,轻轻打开门,陈少卿便正坐在那里,十指欢快的舞动着,为她弹奏乐章。

  莫蓠走近了他,站在他身后,静静的等待着他结束站起身来的时候,从后面紧紧抱着他,眼里已满是泪水。

  陈少卿扶着她:“傻丫头,哭什么?”

  他用手轻轻为她擦着眼泪,脸上布满了心疼。

  “少卿,你对我太好了,我就过个生日,不用这么安排的。”

  “那可不行,只是一碗鸡蛋面,我可不能就这么对待我的爱人。”陈少卿宠溺的摸着她的头,轻语着。

  莫蓠被他逗笑了些,陈少卿拉着她问道:“怎么样?这些你可喜欢?我挺怕我弄不好,让你失望的。”

  “少卿,这些都好,我都喜欢,你可真好,还让人将着童话故事里的人物让他们装扮着,废了很大的功夫吧?”

  “傻瓜,这些都是你喜欢的,我不嫌浪费时间和精力,再说了你喜欢每天让我给你讲故事,我便吧这故事送给你。”

  莫蓠湿润着眼眶,自己转过身去揉着,不让它掉下来。

  陈少卿拉着她坐在了小花园摆放好的餐桌上面,拍了拍手,那几个童话人物端着他用心准备好的西餐放在了他们面前,随后为他们添上一杯红酒点上桌子上的蜡烛,离开了此处。

  陈少卿端过她的牛排,给她细心的切好后,放在了她面前:“今天是你的生日,安排了这些,阿蓠以后你的每一次生日我都会陪着你。”

  莫蓠看着坚定着语气的他忍着心中的痛,答复着他:“好,以后我的生日,我都赖着你,那要是缺一次你该怎么办?”

  “缺一次的话,我就在我的胳膊上划一道印,怎么样?”

  “那可不行!那可多疼啊!不行不行。”她连说几个不行,陈少卿笑着,看她如此担心自己也便放下心来。

  ……

  “我没喝醉,……没有……真没醉……”

  “好,没有没有,我家阿蓠没喝醉。”

  两人进餐时,陈少卿等她喝掉手中的红酒之后,他才记起来这丫头,可是一杯就倒的酒量,这下子让他郁闷了许久。

  陈少卿看着她泛红的脸颊责怪着自己,早知道就不给她倒红酒喝了。

  他叹着气,将她抱着回到了她的卧室,让她休息着,随后他招呼了一下客厅中的扮演者们,让他们离开了这里。

  陈少卿苦笑着,摇摇头将二楼小花园中的盘子收拾了一下,趁她休息时,大概得整理了一番房间。

  等他回到她的房间,看着倒在床上红着脸熟睡的她时,不禁露出了笑容。

  阿蓠,原来你是这么的好看,我的整个心都被你牵动着啊……

  轻轻抚着她的脸颊,陈少卿傻傻的坐在床边笑着,看了会儿她后,因为楼下的一个电话,这才下了楼去离开了她的房间。

  “喂,陈总,今天的集团开会的资料还没给你送去呢。”

  “给我的秘书吧,让他收拾。”

  ……

  莫蓠迷糊中睁开了眼,房中的灯光是那么的温柔,她看了看旁边,而后看见的一切让她顿时清醒过来,酒劲一下子被冲淡了许多。

  从床上起身站起来后,她一步步慢慢的走着,看着房间内他们去度假时他拍着照片,莫蓠感动的流着眼泪,而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陈少卿都为她留下了一段话。

  我亲爱的宝贝儿,生日快乐!爱你的少卿。

  阿蓠,傻丫头,小笨蛋。

  小猪夫人,一生有多远呢?恐怕有你在的一生才是我的一生。

  阿蓠,我从来没有对你承诺过一件事情,今天我想告诉你……

  ……

  告诉我什么?

  莫蓠寻找着照片背后最后的一句话究竟是什么,可翻遍了其余的照片,却都还未找见,而她也在不知不觉中靠近了正站在门后的他。

  伸出手触碰照片的那一刻,陈少卿将她拉入怀中:“小坏蛋儿,找什么呢?”

  “我……我……再找一句话。”她脸发红躲在她的怀中。

  “你找不到的。”

  她疑惑不解:“为什么?”

  “因为我没往这些照片背后写那一句话,这一句话我想当面告诉你。”

  “哦……那……你,想说的那句话是什么啊?”

  “阿蓠,你很想知道吗?”

  莫蓠确定的点点头,深情的看着他那双迷人的眼睛,随后来自陈少卿的一个吻轻柔,温暖的落在她的唇上。

  片刻后,他抱紧了她,在她耳边轻声细语道:“阿蓠,我陈少卿这一生只爱你一人,仅有你可以入我的心,我重来没给过你什么特别的承诺,可这一次我想告诉你!”

  阿蓠,这一生一世,来生来世!我陈少卿永不负你!

  卿不负蓠!

  莫蓠流着泪水,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她愿意放弃一切,放弃所有的事情,只为他一人,哪怕是天涯海角!只要是他在的地方,她也愿意走上一遭!

  所有的爱,今晚她都给了他,晚上群星闪烁,好像聚在一起开心地说着什么。

  ……

  清晨的阳光折射进来,莫蓠此刻躺在他的怀里安静的熟睡着,陈少卿为她盖好被子,静静的看着她。

  昨晚的事情,他想起来,不觉的笑起,看着怀里躺着的这个从女孩成为女人的丫头,陈少卿更加的爱她,没有任何其它的理由,这一份爱更纯粹!

  莫蓠眨了眨眼睛,醒来时,看着他在看着自己,全身酸困,下身有些痛的她,这才记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羞的此时脸竟然像樱桃一般,红润极了。

  这是她的第一次,她毫无保留的交给了他,幸福还带有一丝的开心。

  陈少卿用手撩过她的挂在脸上长发,看着她:“还疼吗?”

  莫蓠心跳加快,这个问题来的有些尴尬,她不知道这该怎么回答,脸也滚烫,红彤彤的跳动着。

  陈少卿摸了摸她的脸蛋,一时间还以为她发烧了,甚至有点担心,会不会是昨晚自己将她累到了。

  莫蓠看了看他回道:“不……不疼了……”

  “那你现在感觉舒服吗?”

  她无语,眨着眼睛:“这……应该……舒服吧?”

  陈少卿不知道她这是什么回答,他其实想问的是她昨晚和了红酒之后,现在头还痛吗?

  怎么……现在的回答有些不太对劲,甚至对于他来说,好像自己在开车一样,把她带进了另一个脑回路中。

  看着她羞红的脸,陈少卿不禁笑起:“傻丫头,你想什么呢?”

  “你不是问我的那个问题嘛……我不好意思说。”

  陈少卿偷偷笑着,在被子里面朝她移动着,莫蓠慌乱极了拉着被子,想要藏在被窝里面,但还是被他及时拉住,一把将她抱入怀中。

  “小坏蛋儿,你在想些什么啊?我问你的是还疼吗?怎么你以为我问的是什么啊?”

  莫蓠咽了咽唾沫,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有些不大对劲,对于她来说,呼吸更是快了许多,让她难以呼吸。

  陈少卿吻上了她的唇,享受了片刻后松开了她:“傻丫头,想问你的是喝完酒之后,你现在头还疼吗。”

  莫蓠尴尬住,看着他轻声哭诉:“我以为……你说的……是那个事情后,我疼不疼……”

  陈少卿笑着,轻轻刮着她的鼻子开着玩笑:“那你疼吗?”

  “疼啊……”

  她好像说错了什么话,拉着被子钻进了被窝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胸膛:“陈小猪!臭流氓!不要脸!”

  陈少卿心中窃喜,再次抱紧了她:“阿蓠,今年圣诞节,我们结婚吧。”

  结婚……

  陈少卿为她拉下被子露出脑袋来,莫蓠听到他的话后,从他的怀中探出头来:“我……少卿,我真的可以吗?”

  他知道她话里面的意思,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提,不去管那么多,他只想跟她在一起。

  “当然啦,我不是说过吗,我陈少卿这一生一世,来生来世,只爱你一个人,我也只想娶你为妻。”

  莫蓠偷偷的将头藏在他怀中哭泣着,陈少卿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却什么也没有办法去劝说,只是他想给她一个家,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好,我们圣诞节,结婚。”她藏在他怀中答应了他。

  “你真的愿意吗?阿蓠?”

  “我愿意。”

  ……

  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伴随着它悄悄流逝。

  柳市的冬天转眼间便已来到,小雪花时不时的从天空上飘落下来,陈少卿不愿意让她在冬天也去兼职,害怕冬天太冷了冻着她。

  莫蓠和他争辩了一番,说她自己喜欢这样,最起码可以有事情可做,但最后的抉择还陈少卿赢了。

  她极不情愿的辞去了那家兼职店的工作,成为了他名副其实的家中娇妻。

  而莫蓠辞去兼职的那一天,也才看透了那家兼职店老板的黑心程度,如果当时陈少卿没有跟她一起去的话,那估计她又是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任凭那老板扣她的钱。

  她在兼职店内的冬季还差一周便是一个月的时间,可那老板却说她老是请假,这个月一分钱都不给。

  陈少卿在兼职店外面等了好久,见她不出来,便走了进去,一看便知道了什么情况。

  本不想与这黑心老板多说话,刚开始时陈少卿说给莫蓠说着:“就那几个钱,便宜他了,我们不和这种人计较。”

  可莫蓠委屈了啊,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陈少卿一见她这个样子,也明白这钱不能就这样埋没了,既然她坚持,陈少卿也不怕惹事情。

  将那老板叫到一旁,吓唬吓唬了他,可别说这一吓唬,那老板不仅将钱全额还给了她,还将以前扣她的工钱全额还清。

  莫蓠收到钱后,她不停的跟在他身后问着,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让那老板竟然将之前扣的工钱也还给了她。

  陈少卿得意的笑着,不愿告诉她。

  实际上,他告诉了那家店的老板,若是不给莫蓠结清工钱,明天他的店就会从这一带彻底消失。

  老板知道他厉害,但是也不怕他,直到陈少卿翻着手机给他看了看食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的电话号码后,这老板安宁了许多。

  回到水明山后,陈少卿在书房中看着今日集团的文件,莫蓠在自己的浴室中洗着澡,但她还是太好奇了,便洗完澡之后,没换睡衣,直接穿着浴衣便下楼去书房里面找他。

  “你快点告诉我嘛~你给那老板究竟说了什么呀?”

  陈少卿看着此刻如同出水芙蓉的她,一时间对手中的文件没了兴趣,起身抱起她后说道:“小坏蛋,你是来打扰我工作的吗?穿这么少?”

  莫蓠没了话语,看了看身上的浴衣捂着脸,她忘记换了,都怪自己对他怎么解决那黑心老板太好奇了。

  一头埋在他怀中,陈少卿抱着她上了楼去,本以为他会行驶权利,可他却只是单纯的将她放在床上,让她好好休息。

  莫蓠红红的脸蛋,一时间温度降了下来,她以为今晚又是不可描述的夜晚,可陈少卿却因为她曾经说的一句“结婚之前,不许欺负她。”的话,还有些自责她生日那晚的事情。

  “不就一句话吗?”莫蓠有些赌气。

  陈少卿尴尬的笑了笑:“我可不好意思,这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啊。”

  “你!木头!”

  她生气的指着他的鼻子说着,陈少卿哭笑不得,看她这个样子说自己,也任凭她这样。

  他刚准备起身离开,莫蓠却将他拉住,用尽全力让她倒在床上,顺势关掉了灯光。

  夜色阑珊,群星再一次齐聚在一起,美丽的辽阔的星空,有一次闪烁起来,距离上一次的星空还是她生日那晚。

  这片星空却是最后一次再为他们跳动,闪烁着余尽的光芒,悲伤而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