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18:一个小小的秘密

  “阿蓠,我能邀请你弹奏一首曲子吗?同我一起。”

  陈少卿站在她的对面,慢慢的向她走来。

  莫蓠挂着泪水就这样看着他,渐渐的那一份原有的紧张霎时间全都消散云烟。

  他伸出手来,莫蓠将手放于他的手中,陈少卿牢牢的握紧她的手,开心的笑着。

  “阿蓠,这次的曲目是每天和你一起弹的曲子,不要紧张,有我陪着你。”

  “嗯,谢谢你,少卿。”

  评审台下,校长拿起话筒:“三十号学生,你准备好了吗?”

  她揉了揉眼睛,看着他们:“报告评审老师们,我准备好了。”

  陈少卿拉着她坐在钢琴旁,四手放在琴键上,陈少卿起奏,两人欢快的演奏这,这一四手联弹的动听曲目。

  乐符的跳动,在这音乐大厅中,传出来的声音连绵起伏。

  少卿,谢谢你,谢谢你在我身边陪着我,我想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莫蓠看着他嘴角露出的笑容,那是多么的温暖,她不想失去他,失去这一份上天给她仅有的爱。

  ……

  考试结束后,莫蓠蹦蹦跳跳的在他身边开心的转着圈,陈少卿将她拉住:“你要是再这么转下去的话,我可就晕了。”

  “那你快晕,晕了我就跑了。”她笑着。

  “唉,我还以为你会给我做一套人工呼吸呢。”

  “噗!你这个脑子里面怎么总是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呢?”

  陈少卿不言而喻,呆呆的看着她,轻声说着:“阿蓠,你今天真的好美啊。”

  莫蓠没有听清楚,她也没问他,她的心情从考完试后,现在可以来说是极为的舒适,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陈少卿打开车门,她快速钻进车内,陈少卿看她这个样子,也实在是无可奈何的笑着,给她系好安全带后,他带着她出发前往医院。

  陈天海在医院靠着枕头,看着窗外挂在天上的太阳。

  陈少卿带着她赶到医院后,莫蓠看见他时,陈天海的面色已憔悴不堪,好像经历过生死劫一样。

  莫蓠走近了他,陈天海看她来后,开心的笑着,将靠在枕头上的身体,艰难的往上拱着,莫蓠见他没力气前去扶他。

  “蓠蓠来了啊,我这老头子可想你了,这些天少卿他没欺负你吧?”

  莫蓠摇着头:“伯父,少卿没有欺负我。”

  他笑了笑,陈天海挥手示意着让屋内的人出去,陈少卿和白管家遵循他的意思,离开了病房,在门外等候着。

  病房内,陈天海刚有的笑容,渐渐的凝固起来,变得严肃。

  他看了看莫蓠叹着气:“你的父亲,是莫正淳吧?”

  惊!

  静!

  ……

  怎么会?他怎么会知道?我没有说过什么啊!

  莫蓠有些惊慌的看着他,她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概会是什么样子。

  她也没敢多想,这么一天总会到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她坐在病床的椅子上轻轻点着头,回应着他。

  “是……我的父亲……是莫正淳。”

  陈天海闭着双眼,感到有点不太相信,莫蓠好奇他是什么时候就知道她的身份,陈天海不妨也告诉了她,是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刻起,听见她的名字。

  “少卿可以没有防备,可以任你计划着,可他多么爱你,你是知道的。”

  “伯父,我知道,我都知道。”她扣着手慌乱极了。

  “蓠儿,你真的要去相信那些外界的传言?真的就相信别人说的,是他陷害了你的父亲吗?”

  “他们有照片,有证据,有当时他去找我父亲留下的纸条,他是最后一个去看我父亲的人,除过他没有别人了!”她流着泪坚定的说着。

  陈天海无话可说,因为他深知莫蓠被那些假象彻底蒙蔽了双眼,只有那真正的证据,才能彻底说服她。

  “蓠儿啊,这些月来,你和少卿也相处了许久,他的为人,他的性格你也都能看得出来,是真是假,是好是坏,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的,我身为他的父亲,他有没有去加害过别人,我再清楚不过了,只是希望你要相信他好吗?”

  莫蓠埋着头,没有去看他告诉他答案,是否相信陈少卿,同他沉默了一会儿。

  陈天海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要自己的儿子陈少卿喜欢,不管多大的代价他都会去试试,去为他付出,他的儿子,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看着她,陈天海皱着眉头:“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接近少卿吗?我想你除过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应该还别有用心吧?”

  “为了还钱,为了还债!”

  陈天海看着她,从床边的柜子里面取出一张支票来,填上了五百万的金额后,递给了她:“这是五百万,要是为了钱,我想它应该对于你来说是够了。”

  他将支票放在她手中:“但是,我把钱给你,你离开少卿!你愿意吗?”

  “不要!”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她离不开他,她爱他,难以割舍。

  自己不受控制的站起来,简单而又真诚的回答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她终究还是逃不出自己的爱,即便是自己的深仇大恨,也难以将她束缚起来。

  陈天海微笑着,他能感觉到,这是她内心最为纯洁的想法,她爱自己的儿子,陈少卿。

  “收下吧,如果说这么一张支票,能够让你的恨减少一些的话,我想这也算是我送给你和少卿最后的礼物了。”

  陈天海边说,边将从她手中滑落掉在床边的支票拿起,放进她的小挎包中,拉上拉链。

  莫蓠痛心不已,渐渐地这股泪水便如洪水一般在眼眶中打转,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看着他默不作声。

  “要是感激我的话,便同少卿结婚吧,就当给我这个老头子送行前的礼物吧,我送了你一份,你还我这一份礼物,如何?”

  陈天海微闭着双眼,躺在床边的枕头上,他等着她的答案。

  “嗯。”莫蓠轻嗯一声回他,见他脸上露出笑容后,莫蓠也随之开心起来,心中的包袱也一点点的尝试放下。

  陈少卿进来后,莫蓠急忙擦了擦揉了眼眶上的泪水,笑着看他。

  “爸,你是不是又对阿蓠说什么了?”陈少卿心疼的问着,一手伸出来为她擦着泪水。

  “我可什么都没说,就是催了催你们的婚事罢了。”

  陈天海眨着眼睛看着莫蓠。

  她笑了笑:“嗯,伯父就是想催我和你早点在一起,然后给我说了些你的事情,把我感动了。”

  “所以,你这是感动的哭吗?”陈少卿问道。

  她点点头:“嗯,那不然呢。”

  他笑:“哦,看来我的魅力还是很大的,我家小宝贝还是挺容易被我感动的。”

  陈天海看着他们这犟嘴的样子,不经意间笑着。

  晚上,她与陈少卿离开医院时,陈天海朝她比划着“OK”的手势,冲她笑着说道:“蓠儿,我们之间的秘密,只有你和我知道哦。”

  莫蓠向他回着同样的手势回他:“伯父,我会好好陪在少卿身边的。”

  随后,陈天海挥着手,他们离开了病房。

  回家的路上,陈少卿在车中好奇的问她:“阿蓠,父亲和你说什么了?还是个秘密,这么隐蔽的吗?”

  “哎呀,秘密就是秘密,你要是知道了就不叫秘密了,不许问我了。”

  “好吧,那这个秘密我就不问你了。”

  陈少卿见她不说,自己也便不再多问。

  秘密就是秘密,说出去就不在是秘密了,可这么一份小小的秘密,又能持续多长时间,行驶多长的距离呢?

  回到水明山后,她找着借口,说自己太困,便先回到自己的卧室中,洗完澡后换上睡衣,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回想起陈天海说的每一句话,想着他们相处的每一段时光,和这些甜蜜的日子,有很多的地方和外界所说的全然有些不太一样,不管是他的为人处事,还是性格方面,都完全不一样。

  渐渐地莫蓠回忆起陆正宇当年给她的那些照片,即使那些照片已经被自己毁掉,可直到如今她还是印象深刻。

  一幅幅照片从自己的脑海中带过,她记忆最为深刻的是那一张陈少卿去医院时的照片,还提领着礼物。

  她在想着,陈少卿为何送完礼物后,却留下纸条,为什么自己父亲的手机上面的消息会有他留下来的信息。

  所有的证据,所有的巧合都指向他,莫蓠越想越不对劲,可自己却不知道这不对劲的地方在哪儿。

  莫蓠想着,可能唯一知道一些小细节的便只有他,当年的事情肯定也只有他知道。

  第二日清晨,莫蓠早早的就起了床,这一次她想为他亲手做一顿早餐。

  她按照之前和家中保姆阿姨学的一样,将小米洗好之后,放了些水,到小锅中,小火慢慢熬着。

  随后她开始煎着鸡蛋饼,可自己终究还是不太熟练,油渍点在她手上,她不停的吹着手上被烫伤的小痘痘,虽然疼,但她却很开心。

  陈少卿起来下楼后,便看见了厨房里面的她,他的内心惊叹不已。

  走近后,他说她学会了早起,是一件好事情,尤其还是起这么早为他做着早餐。

  莫蓠丢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陈少卿忍着笑,等她做好后将它们端到桌子上。

  “你快尝尝,我做的好不好吃。”莫蓠激动的等待着他的答复。

  “好吃,太好吃了。”

  “切,你常都没常呢,怎么知道好不好吃啊?”

  陈少卿微微笑着:“你做的饭,肯定好吃啊。”

  “嘴贫!快尝尝,我还等着你的答复呢。”

  陈少卿夹了一大块鸡蛋饼,一口咬下去,一时间他表情微妙,随后点着头:“嗯,好吃好吃。”

  莫蓠一听,随着也夹了一块咬上一小口放进自己嘴里,还没一秒钟的时间,她便将那小块鸡蛋饼吐了出来。

  她捂着脸趴在桌子上大哭,陈少卿着急了,忙手忙脚的拿出抽纸,安慰着她:“小祖宗,怎么了这是?”

  “呜~你骗我~”

  陈少卿哭笑不得:“我骗你什么了?”

  她抬起头来,指了指那盘中的鸡蛋饼:“那东西能吃吗?那么咸,都苦掉了。”

  “是吗?我可没吃出来,我觉得很好吃。”

  “真的?”她揉了揉眼睛。

  陈少卿轻轻掐着她的小脸颊:“真的,我不骗你,很好吃。”

  她被他逗笑,看着他:“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失落,所以才这么安慰我的。”

  陈少卿摸着她的头:“傻瓜,你只要知道我爱你就行了,再说了,这饼咸是咸了些,但是是你辛辛苦苦为我做的,光凭这一点就已经可以了。”

  她靠在他肩膀:“少卿,我是不是很没用啊?考试不敢上台,做饭也学不好,还很捣蛋,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陈少卿低着头看着她这傻傻的样子,不禁一笑:“傻丫头,我怎么可能嫌弃你没用呢?有你在我身边,我的每一天都很开心,能让我笑,能让我时刻想着家。”

  莫蓠红着眼眶,不再说话。

  “好了,虽然饼有点咸,但是粥不错啊,很棒的,快喝点,免得着凉了不好喝。”

  陈少卿扶着她,她依旧是那么可爱惹他操心,陈少卿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她。

  她吃完后,陈少卿给她擦擦嘴,这才喝上几口粥,将那饼全都吃完,她让他别吃了,味道不好,可陈少卿从不嫌弃。

  “阿蓠,以后只要是你做的饭,我都爱吃。”

  莫蓠心中欣喜着,听着他的话,内心温暖了许多,她很庆幸自己在了解他之后爱上了他。

  陈少卿对自己是那么的重要,除过自己的已经离去的父亲外,对她来说,现在这个世界上,陈少卿是最疼爱他的男人,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她靠在他怀中,陈少卿看着自己怀中的她,像是捡到什么珍贵的稀世宝贝一样,亲吻着她的额头。

  如果说,上天给了我一份极为珍贵的礼物,我想那只可能是你。

  阿蓠,你是我最大的梦,我只希望,在每天清晨,从梦中醒来,看着你,这样便足矣。

  有你陪伴的每一天,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希望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你都可以开心度过。

  希望从此以后,我的每一天都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