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17:唯有你弹奏的乐曲称我心意(三)

Chapter 17:唯有你弹奏的乐曲称我心意(三)

  “陈先生,您放松一下。”

  院长办公室里,陈少卿已紧张的不行,扣着双手,颤抖着。

  “院长,我父亲他……没事吧……”

  “陈先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父亲的病情又恶化了,我们估计,他这一次是真的撑不住了。”

  陈少卿听着院长说的话,心中已是痛苦不堪,忍着悲痛的心情看着那一份检查诊断单,白管家在一旁自责着,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他。

  陈少卿连忙扶着年老的白管家,不将这一份责任推向他,陈少卿知道这一切是上天的安排,谁能去阻止呢?

  可白管家不这么想,他自来到陈家,便和陈少卿的父亲陈天海相伴,有这么好的老板,白管家倍感荣幸。

  “少卿啊,白叔我没用啊,要是今天没有带他来医院检查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了,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情。”

  “白叔,这不怪你,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他吧。”

  陈少卿拉着白管家,一同进入到病房中去,陈天海疲惫的睁开眼睛,看他们来后,露出笑容。

  看着少卿,和一旁流出泪来的白管家,满是悲痛。

  “老白啊,哭什么?你都多大岁数了,比我都要年长,你可别在医院里面给我丢人啊。”陈天海躺在病床上一言一语慢吞吞的说着。

  白管家听见后,拿着纸巾擦着眼泪,身为陈家的老管家,今年已经六十五的他,在这里已经整整陪伴他们四十余年了。

  不仅陈天海是他看着一步一步的将陈氏集团做大做强,而且陈少卿也是他看着一天一天的长大。

  陈天海如同自己的挚友一样,对于白管家来说,多年的朋友如今要先行一步,他无法去相信,十分的痛心。

  “爸,我们去国外治疗吧!”陈少卿拉着病床上陈天海的手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知道什么情况,人老了……终有一别,我……这一次是逃不掉了。”他不停的换着气力断断续续的说着。

  陈天海微闭眼睛,松开陈少卿的手,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的苦痛愈发深刻,本想多陪他一会儿,陈天海却问起莫蓠,知道她一个人在家后,便让他赶快回去陪伴她。

  “爸!”

  “不用担心……我,快回去,陪蓠蓠去吧……”

  陈少卿拗不过自己的父亲,答应了他回去陪伴莫蓠,陈天海这才高兴了些许。

  告别了父亲,陈少卿开着车子,一路上他的泪水挂在眼眶中,他想起当年母亲临走时的场景,和今日一模一样。

  将车子停在门外,他用纸巾擦了擦眼睛,可一进家门,却还是被她一眼看了出来,一个不会因为小事情烦恼的人,他永远学不会怎么哭,才不会让人发现。

  陈少卿正是这种人,表面看似冷漠无情,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实际上内心早已被亲人的离别伤害的不再剩下些什么……

  “少卿……你怎么了?”

  他沉默不语。

  “是不是,伯父他出什么事情了?你说一说啊。”

  莫蓠问着他,陈少卿依旧没有说话,她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他。

  他径直上了楼梯,回到自己的卧室,可能是因为太累了,他靠在枕头上面,不过一会儿功夫,就这么睡了过去。

  打开房门,莫蓠看见疲惫不堪的他,将他平稳的放倒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准备离开时,却被他一把拉住,倒在床上被他紧紧抱着。

  口中无力的说道:“别离开我,就这么让我抱一会儿就好。”

  莫蓠没有拒绝他,侧了侧身子面向他,躺在他温暖的怀中。

  “少卿,不管你做什么事情,以后我都会陪着你,即便未来的路铺满荆棘,只要有你在我都开心。”

  “我知道伯父的病,可能十分严重了,也知道你的心情十分的痛苦,我想……明天考完试后,去看看伯父,我想当着面,告诉他一件事情,一件可以让他放下心的事情。”

  莫蓠躺在他的怀里说着,她决定了下来,决定明天去告诉陈天海一些事情,她想,只有在他身边才能感觉到温暖,而这股温暖,此生恐怕唯有他能给予。

  陈少卿将她再一次抱紧了些,闻着她的发香,微微笑着。

  此生,阿蓠,我有你便足矣!无惧无求!

  第二天,柳市大学的期末考试如期而至,莫蓠早上早早的便起了床,整理着自己的妆容,陈少卿为她梳着头发。

  “这件好,还是这一件好呢?”莫蓠用手拿着衣服在面前比划着。

  陈少卿都不喜欢,莫蓠气鼓鼓的将它们放下,随后他拉开衣柜,看到了一件粉色连衣裙,夏季穿它正好。

  小女生粉的连衣裙,一字肩的设计,稍微露出了些天鹅颈,陈少卿看了看还能接受这一件衣服,毕竟要上台演出也不能不符合评委的眼光,但他只希望这一次她美美的去考试。

  因为是给他看的!(铺垫一下。)

  莫蓠换上他为自己挑选的衣服后,走了出来,陈少卿一时间看的入迷,他家的丫头实在是太漂亮了。

  “怎么啦?不好看吗?”莫蓠看他不说话,以为是自己穿上这个不太好看。

  “怎么会呢?我家阿蓠穿什么都好看。”

  她笑着:“你可真会讲,伯父还说你不会哄女孩开心,怎么我没看出来啊?”

  “那是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啊。”

  “哦,那你的意思是,你还想再要几个呗?”

  陈少卿捂着嘴:“没有,没有,只此你一个就够了。”

  莫蓠说他嘴贫,之后去了小花园里面,再一次熟悉熟悉自己今天考试的曲子,弹奏着缓解自己的情绪问题。

  陈少卿在楼下的厨房里面准备着早餐,等到时间点后,他这才上了楼去,叫她。

  莫蓠刚收拾完自己的曲谱,应和他一声后,准备下楼,关上小花园的门,他就藏在门背后,将她吓了一跳。

  不想,真的吓到了,她往后退着,却被陈少卿拉入怀中,抱了起来。

  “你怎么突然间胆子这么小了?”

  莫蓠拍打着他:“我胆子小?那你别抱我了,放我下来,不让你抱了。”

  “我可不,我就喜欢抱小猪夫人。”

  莫蓠心中窃喜,趴在他怀中,两人一起吃过早餐后,他开着车子,去往了柳市大学她准备考试的地方。

  “乐谱记好了吗?”

  车内,莫蓠大致翻了翻谱子回他:“差不多了,记得还算可以吧。”

  “一会儿你可别紧张啊。”

  “切,这都考了多少次试了,我会……我会……紧张吗?”

  “哦,可我听学校说,你每一次考试前都挺紧张的,导致最后的成绩也不算太好。”

  莫蓠听到此番话后,尴尬的挠着后脑的头发,冲他笑着:“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哈,不碍事,不碍事,嘿嘿。”

  “对了,你等会在哪儿等我啊?”

  陈少卿看了看她,摸着她的头:“好好考试,我就在你身边。”

  “哦。”

  莫蓠开心的笑着,随后到了学校,她本想在校门外下车就好了,可陈少卿这一次却将车子直接开到了校园内,自己考试的音乐厅楼下的停车处。

  下了车后,一群学生投来着羡慕的眼光,甚至有些男生已经跪下,口中弱弱的说着:好漂亮,好漂亮啊。

  莫蓠对着一幅场面不太适应,都怪他,自己独自来的话可能还不至于这个样子吧。

  “你就在这里等我啊?”莫蓠看着一旁的同学实在不太好意思。

  陈少卿笑着,没有回她。

  “哼,不理我,我可走了,你自己慢慢在这里待着吧,呆子!”

  说着,她准备转身离开,陈少卿将她拉了回来,抱着:“急什么?这还没开始呢,再放松放松。”

  她从他怀中抬起头来:“这就是你的放松方式啊?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可羞死了。”

  “没事,让他们看吧,看半天又得不到。”

  莫蓠无奈的看着他笑着:天啊!他是大魔王吧?怎么对我这么霸道?不过,我喜欢。

  铛~铛~铛铛~

  几声铃声响过,陈少卿这才松开了她。

  “我要去考场了……”她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手。

  “去吧,记着我说的话,我会陪着你的。”

  “哦,那我走了。”

  陈少卿挥了挥手,莫蓠坚定信心的走了进去。

  他偷偷笑着,这丫头可真让他迷恋,这一辈子他只许她一人进入心中。

  从包中他不知拿出来了个什么东西,随后走到一边的门里面,上了楼梯,走了进去。

  考场外,一个个音乐系的大学生都准备着,拿着乐谱进入了考场,刚进去的一些女同学出来后都十分抱怨,一旁的同学问着她们。

  “哎,里面监考的都是谁啊这一次,有没有我们的音乐老师。”

  那几位女同学摇摇头叹着气:“别提了,里面就三个人。”

  “啊?不会吧?是哪两个啊?”

  “一个是学校音乐系的老教授,一个是咋们学校的校长。”

  “哪还有一个呢?”一旁的同学急忙问着。

  她们叹叹气:“唉,还有一个人,桌子上面的牌子写的是钢琴大师,但是却没写名字。”

  “这……完了完了,简直就是三个元老级别的人物坐镇啊!这一次我怕要挂科了。”

  几人叹着气。

  莫蓠听见后,更加紧张,怎么今天这么的惨,她深呼吸着,以此来缓解心情。

  一波接着一波的同学进去,可他们出来后都叹着气,抱怨着:“我去!这一次真的要完蛋了,今天的考察官实在是太严格了吧!”

  “你那还算好的,最起码还有个形象分,我穿的不好看吗?怎么你们男生形象分都挺正常的,我们女生怎么就那么低呢?”

  这时另一位女生也抱怨着:“是啊是啊!我今天的穿着没问题啊,我也很低的形象分,为什么啊?”

  几个男生一听这种情况后,舒畅下心来,原来他们不是最惨的,而是这些女生。

  莫蓠脑海中萌发出来一幅画面,她在想这个老师会是长什么样子,她心中突然间一愣:靠!他不会是变态吧?

  她正在想着,一旁的门打开,随后点名老师叫着她:“学号为三十的考生,该你了。”

  伴随着那位老师的话语,莫蓠从等待区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虚着步伐跟着老师走进去。

  到了场内的等候区,她依稀听得见,学校中的音乐系的老教授训斥台上学生的话语:“老师们是这样子教你们的吗!感情!节奏!上台后,一个都没见!”

  那学生被训得有些惨,幕后等待区的她,更是紧张,不停的深呼吸着。

  随后,那个学生哭着从她面前经过,她的心情有些崩溃,腿也变的软绵绵的没有力气,站在原地。

  “三十号学生?”校长开始叫着她,可她依旧不见出现在舞台上。

  考察区的校长和教授看了看他,随后他站起身子来向台上的等候区走去。

  拉开帘子,她正颤抖着站在原地,看见他后,她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怎么不上去呢?”他问道。

  “我怕了,看着他们那个样子,我比以往都要紧张。”

  陈少卿笑着她,伸出手来扶着她:“傻丫头,我不是让你记住我说的话吗?”

  “你说什么了?我现在一紧张全忘了,呜呜。”她委屈的泪下泪来。

  陈少卿拿出纸巾来为她擦着泪水:“别哭,今天可是要上台演出的,哭花了妆可就不好看了。”

  “那你……那你……还喜欢我吗?”她抽泣着断断续续的说着。

  陈少卿抱了抱她,抚着她的头发:“傻瓜,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可是想娶你做我夫人的。”

  莫蓠自己揉了揉眼睛,开心幸福的看着他,比起所有,她更想要这一份温暖。

  陈少卿让她准备一下,而他这时站在舞台前的三角钢琴那边,向台下的校长和教授微微笑着。

  他们拍着手,等待着一场许久都没有见过的演出,他希望同她一起,在这个舞台上,在这一架钢琴前。

  场外,一个个在校老师,他们从舞台的另一个门里,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坐在舞台下的座位上。

  陈少卿看着他们来后,鞠躬向他们表示感谢。

  “三十号学生,你准备好了吗?”

  老教授亲切的叫着她的学号,莫蓠闭着眼睛,站在等候区,等到她拉开帘子的这一刻,全场都亮了起来。

  陈少卿站在她的对面,温柔似水的看着她。

  阿蓠,一生很长,路途却很短,我的爱有限,一生只爱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