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16:唯有你弹奏的乐曲称我心意(二)

Chapter 16:唯有你弹奏的乐曲称我心意(二)

  “那年他母亲的去世,让我备受煎熬,那日她拖着生病的身体,同少卿在这里弹奏着最后的乐曲……”

  他叹气。

  “当年,他母亲临走时的那天,她在病床前,告诉了少卿我的身体状况,少卿答应了她,不再弹琴,选择走上商业的道路,代我撑起这个家。”

  “伯父,少卿他……做的决定是对的,他很有才。”莫蓠握着陈天海的手说道。

  “蓠蓠啊,这孩子从小到大都与母亲形影不离,自她离开后的那天,身边就再也没有女生可以靠近得了,你是第一个陪在他身边的女孩。”

  莫蓠有一丝的害羞,见他这么说自己,不禁一笑。

  “少卿,长大了,我只希望能在我剩余的时间里面,看到他结婚生子,蓠蓠啊,你能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吗?”

  “我……”

  陈天海见她犹豫着,笑着安慰她:“没事,没事,慢慢来,我就是说一说,你们的事情,还得你们自己去安排,不要让我等太久就行了。”

  说完,陈天海便从椅子上站起,离开了小花园。

  莫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满是忧伤,她曾经听外界说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他们说陈天海有绝症,但却像个不死的战士一样,坚强的活着。

  今日她才知道,他哪是不死的战士啊!他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为了这个家,更是为了少卿母亲离开人世的最后牵挂。

  几个月的相处,让莫蓠更为心痛,要是他知道自己骗了他,会是如何……

  她不敢再去想,坐在钢琴旁边,她的手开始像跳芭蕾一样在琴键上跳动起来,白键与黑键的碰撞,产生的音乐十分的动听。

  陈少卿下午按照约定,结束了手中的事情后,提前赶回来陪伴她。

  回到水明山,他停下车子,刚一进门,便听见从二楼小花园中传来的微弱琴声,他走近了些,脸上却流着眼泪。

  他打开花园门,琴声清晰了起来,传来的令他极为熟悉的曲子,那是和母亲曾经弹奏的曲子,他失了神,走上去。

  看见坐在钢琴椅子上的她,陈少卿出现了幻觉,他以为是母亲回来了,站在她身后,已是湿透了眼眶。

  莫蓠发觉背后有人,便停下弹奏,向后转去,看见了流着泪水的他:“少卿,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还以为是我母亲回来看我了……”

  他急忙用手去拭去眼泪。

  莫蓠窃喜:“嘿嘿,我是不是第一个看见你哭成这个样子的女孩子啊?”

  陈少卿笑了笑:“不是,还有一个在你前面。”

  “哦,看来又是伯母啊。”

  “怎么吃醋了?”

  “她是你母亲,我才不会我吃醋呢,就是觉得你小时候太痛苦了。”

  陈少卿默不作声,看着她为他担心的样子,伸出手来,抱住了她,温暖随之而来。

  小时候,他害怕长大,父亲总会问他为何害怕长大,陈少卿告诉那时的他们:“我不想你和母亲变老,离开我。”

  现在的他害怕失去,原来长大并不可怕,比起上天给予你生命的这一刻起,最可怕的是在这生命的最短距离处安排离开……

  莫蓠看出来了他害怕和恐惧的东西,他害怕任何人从他身边悄然离开。

  少卿……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离开了你,你该怎么办?你会不会就再也不理这个世界了。

  若我们的距离只在这些日子的朝朝暮暮,我与你白头偕老,只做一日夫妻,又如何!

  “陆正宇!你把银行卡给我,我要去给母亲,先交费用。”

  “哎呀,啧啧啧,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几天用钱快,前几天刚用你的卡去请客吃饭了。”

  这天莫蓠看着手中的住院费用单,听了听陆正宇的话后,紧咬牙关握紧拳头,随后还没等他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对于她来说,陆正宇这么做的理由是为了逼她,可她现在又能怎么样?自己爱的人是陈少卿,即便她可以放弃仇恨,可债务在身,对于她来讲,这一刻她宁愿选择去死……

  叮~

  消息铃声传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陆正宇发来的消息:今天下午,老地方见。

  莫蓠没了心情,这日下午,她只好趁陈少卿去忙工作后,告诉陈天海自己要回学校一趟,取个东西。

  陈天海让白管家送她去,莫蓠却挥挥手笑着,去学校一会儿就回来了,不用麻烦白叔。

  他们见她这么说了,也便不再说什么,出门前,陈天海告诉她,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

  莫蓠露出笑容挥动着手,告诉他自己长大了,这点小事,自己可以的,随后离开了水明山,到了陆正宇提的老地方。

  依旧是那个角落,她走了进去,坐在他对面。

  “哟,怎么还是这么可爱的小挎包啊?陈少卿是舍不得给你花钱吗?连个包也没给你换啊?”

  莫蓠捏了捏衣角,并不是陈少卿不给她换,因为这个小包包,是她自己攒了好几周的钱买来的,虽然便宜,但她喜欢。

  “要不我给你换一个吧?怎么样?”陆正宇见她不说话,继续刺激着她。

  莫蓠笑了笑,伸出手来将自己的小挎包拿起来,摸了摸:“不用了,谢谢,这个包挺适合我的。”

  陆正宇见她有点袒护陈少卿的意思,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容:“蓠蓠啊,你可别真的喜欢上他了,我可要再提醒你一遍,你为什么接近他,别忘了你的事情!”

  “还有!你觉得陈少卿要是知道你的目的是他,还有钱的话,哈哈!他会怎么对你呢?我其实很想看一看。”

  “我知道了!”莫蓠大声的回他,一旁的店内的路人看了看她。

  “哎呀,这么大的声音干什么?看来我们的蓠蓠长大了啊,不再听我的话了。”

  陆正宇说完,站起身来,凶狠的看着她,随后起身离开。

  她坐在原地,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比起陆正宇的逼迫,她更难受的是自己的内心,她难以抉择,自己的心却开始渐渐摇晃起来。

  陆正宇说的很对,要是陈少卿知道的那一天,他会怎么做?他会不会不再对自己这么好了?

  莫蓠怕了起来,她爱的即使能让自己义无反顾,可终究拼不过上天的安排,她担心,她怕。

  ……

  回水明山的路,她没了心情,出租车开到一半,她便想要走着回去,当做散散心。

  陈少卿今天下午开完会,这些天外企对他们集团很是满意,所有的会议都一帆风顺的结束,他提前回来却看见路边走着的她。

  秘书将车子停了下来,他下了车,挥手示意让秘书离开便是,自己则悄悄地跟在她身后,一步步的护着她。

  走过两个路口后,她有些犯晕,陈少卿见她不稳的步伐后,走到她身后扶着她,她一回头满眼星辰便是他。

  “你怎么跟在我身后啊?我都不知道。”

  “看你走路这么失神,歪歪扭扭的,这不是担心你嘛,才跟在你身后。”

  她笑着:“我走路有那么像你说的歪歪扭扭的嘛?”

  “你还别说,将才你那步伐可美了,像极了上一次舞会时,你那站不稳的脚步。”

  莫蓠嘟着嘴有些不开心:“你还好意思说呢,上次那舞会,高跟鞋可把我折腾惨了。”

  “那以后便不穿高跟鞋去参加舞会了,好不好?”

  “那可不行!我得穿上,不然你就不会因为我不穿高跟鞋走不稳路,过来扶着我了。”

  陈少卿一笑,拉着她坐在路灯下面的椅子上:“不会的傻丫头,不管你是不是穿高跟鞋,只要你在我身边,我都会站在你身边护着你,不管任何时候。”

  他将她搂入怀中,亲吻着她的额头,莫蓠被他感动着,钻进他的怀中哭起来,陈少卿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忙安慰着她,陪她在这个路口的休息处,静静的一直到夕阳的落下,路灯的亮起。

  不知何时,她睡了过去,陈少卿用纸巾擦了擦她眼角的泪痕,微动了一下身子,将衣服取下搭在她的腿上。

  夏天的夜晚依旧还是有些清风,陈少卿为了让她睡个好觉,给她打去飞来的虫子,不仅这样,他还露出胳膊摆在离她远的位置。

  他说过,只要他在,就会护着她,一辈子都不变。

  莫蓠睡着睡着,紧了紧眉头,陈少卿侧起身来,将她靠在自己的肩膀最舒适的地方,看着她烦琐的眉头,他用手轻轻的为她舒展开来。

  小公主,噩梦快走开,开心快快来~

  轻声说着,他想,她必定是这几日要准备考试烦心了些吧。

  陈少卿抬起头来看着星空,今日不知道是不是有着太多的人在许愿了,星星们都挂在了夜空中,就连月亮也圆亮起来。

  微闭着眼睛,陈少卿许着愿望,随后深情的看了看靠在怀中的她。

  阿蓠,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有你在我身边,每一天都能看见你开开心心的度过。

  而我的愿望是:我希望你做我的新娘,我成为你一生的新郎。

  ……

  一滴汗水滑落掉在她脸上,莫蓠睁开了眼睛,看着伸出手臂让蚊虫叮咬的他。

  “你疯了!”看着他胳膊上的红肿的痘痘,她使劲的拍打着他。

  陈少卿却笑笑不说话。

  “干嘛要这个样子,你对我这么好,我却什么都做不好。”

  她哭起来,陈少卿看着她手臂上也红肿的一块后,拉起胳膊来,揉着:“我没保护好你,还是让你收到了伤害。”

  她笑起:“我这才一个,你看看你,满手臂多少个啊!”

  他见她笑后,抱了抱她:“我们回家吧。”

  莫蓠从他怀中站起,却感觉到腿麻,看来是由于坐着睡觉所导致的结果。

  陈少卿见她这样子,伏下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背。

  “上来,我背你。”

  “啊?不了吧,休息一下缓过劲就好了。”她捏着腿说道。

  “那可不行,时间太晚了,快上来吧。”

  陈少卿见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站在原地不动,便对她使用强行,后抱着她的腿让她靠在自己的背上。

  莫蓠身子很轻,他背起来毫不费力,她开心的趴在他身上,牢牢的抱着他。

  “少卿,我和猪比,哪个重啊?”

  “什么?等会儿我没听错吧?”他站定了脚步问她。

  “我说,我和猪比哪个重。”

  他看了看趴在背上的她回道:“你确定这么问?我这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和猪做比较的,你可当真?”

  莫蓠刹那间捂着脸,她想自己怎么会问这么蠢的问题,是不是自己的脑袋进了水。

  陈少卿抖了抖身子,吓得她靠在他背上,急忙搂紧他的脖子。

  “想什么呢?笨猪?抱紧了。”

  “你!”

  莫蓠气愤的在他身后拍打着他,陈少卿拿她没办法,任凭她这个样子。

  突然间,走了几步后,他感觉肩膀处一阵热痛袭来,他站在原地忍受着这一丝的疼痛,渐渐地那一块区域麻木着。

  莫蓠哭了,为什么哭,陈少卿根本不知道,他背着她往家中走着,背后的她紧紧搂住他的脖子,闻着他独有的气息。

  到家后,她伸出手去,触碰着被自己咬过的区域,满是心疼的看着他:“还疼吗?”

  陈少卿摸了摸那块区域,说着:“疼啊,被猪啃了一口,能不疼吗?”

  莫蓠别过头去擦去泪水,看了他一眼后,回到卧室中待着。

  陈少卿在书房忙了一会儿公务后,洗漱完换上睡衣,他看了看这件睡衣,再次忍不住笑着,她挑的睡衣实在是别有风格。

  每天的任务哄她睡觉,成了他的习惯,轻轻拉开房门,莫蓠早已像个孩子一样,乖乖的靠在枕边等着他。

  陈少卿走近后,摸着她的头:“怎么,这都已经准备好了,在等我啊?”

  “不然呢?你是不是想逃!”

  陈少卿想了想:“要不我逃一下试试?看看我能不能从你手中逃脱。”

  “哼!那你走吧,我不要你哄我睡觉了!快走快走!”说完莫蓠拉上被子,生气的躺下,陈少卿在她床边连忙哄她开心。

  莫蓠也不愿生他的气,便在他说了几句后,起来靠在枕边。

  看着他手上红肿的痘痘,莫蓠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随后下了床,去楼下问家中阿姨要了瓶花露水。

  “真是的!手放在那面干什么啊,非得让虫子叮你,你叫醒我,我们回家不好吗?”

  “我看你太累了,想着让你多休息休息嘛,再说这蚊虫要的要不疼。”

  她倒了些花露水给他擦着手臂,陈少卿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

  “你肩膀还疼吗?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咬你啊?”

  “因为我知道你这么做的理由,我不想问你为什么。”

  陈少卿说完,莫蓠慢慢地躺在他怀中,到了休息的时间,莫蓠乖乖的回到床上,靠在枕边等他的故事。

  陈少卿看着时间有点晚,让她先休息,明天再补回来。可她却告诉他,要是不给自己讲故事,今天晚上就不休息了,熬夜!

  陈少卿没了办法,哭笑不得的看着令自己操心的傻丫头,他可不忍心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想听什么故事?”

  她闭着眼睛想了想:“美女与野兽吧。”

  “好。”

  陈少卿翻着手中的故事书,不管她听多么幼稚,纯真的故事,只要是她听,他都不觉得无趣。

  有时候他常常会想,莫蓠没有家人,是多么的孤独,他想给她一个温暖的家,让她可以遮风挡雨。

  夜晚渐渐的让她进入了梦乡,陈少卿回到这个的房间,他看了看这个房间,笑着。

  莫蓠的房间是几个月前他的房间,现在的他却已经习惯了住在这个房间里面,一想到那个傻丫头住的是自己的房间,他心中很是欣喜。

  房间里的她,熟睡着。

  她做了一个让自己痛心的梦,在梦中,陈少卿对她冷漠无情,桌子上的刀子被自己拿起,抵在手腕上面,随后梦里面一道血迹出现,陈少卿消失在她的梦中,任凭她拖着手上的手去唤他,也不见他再一次的出现。

  梦里面,她蜷缩着身子,天空中落起来雪花,她冷极了,四周灰暗无光。

  ……

  离柳市大学的期末考试开始还有一天的时间,陈少卿从一周前便放下手中的工作,全心全意的在家中同她交流钢琴曲目,陪她练习。

  莫蓠选的曲子难度很大,每当她烦心的时候,陈少卿便想着法子,哄着她笑起来,一连几遍试下来,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稳定下来。

  这天中午,陈少卿接到了一个电话,神色慌张的出了门。

  莫蓠看着他离开时的背影,她的心慌乱极了,问着他:“少卿,你去哪儿?”

  他笑了笑:“有点事情,你先练琴,我去去就回来。”

  拜拜后,他开车子飞快地行驶着。

  柳市医院内

  陈少卿坐上电梯,来到柳市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面。

  白管家也在那里等着他,看他来后,急忙走上去迎接他,陈少卿拉着他的手,已满是,泪水。

  院长在办公室里面同其他的权威医生商量着,看他到后,几人同他问候。

  陈少卿挥了挥手,不用这些礼仪,他们是长辈。

  院长走近他后,示意坐在沙发上再聊,一行人坐下去,都流露出了紧张和忧愁的面容。

  陈少卿紧扣双手,坐在沙发上面,深呼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