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15:唯有你弹奏的乐曲称我心意(一)

Chapter 15:唯有你弹奏的乐曲称我心意(一)

  餐桌上,陈天海看着自己未来的儿媳,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陈少卿,笑着问道:“蓠儿,昨天晚上,少卿没欺负你吧?”

  莫蓠忍着笑,看着一边坐在椅子上无语的陈少卿回着他:“天海伯父,少卿他对我很好,并没有欺负我。”

  陈天海叹着气,自言自语道:唉,自己的儿子怎么不把握机会呢?

  莫蓠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陈少卿无奈的看了眼自己这个爱操心的父亲:“爸,你想什么呢?我们还没到那种更亲密的关系呢,你别瞎想了,一天天的不害怕掉头发啊?”

  “我这是为你操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你喜欢的姑娘,我这做父亲的能不多问问吗?再说了,这么好的姑娘可别被别人抢了去,否则我骂死你个臭小子。”

  陈少卿无语了,低叹一声,莫蓠看着他向他靠了靠,随后告诉陈天海:“伯父,你放心吧,我这辈子都是他的人,什么人来都抢不走。”

  “真的?”

  莫蓠点点头:“嗯,真的。”

  陈天海一听此番话甚是开心,拉着自己自己未来儿媳的手,开怀大笑着。

  陈少卿在一旁喝着茶,看着一家人相处的极为和谐,他也十分开心,而与莫蓠结婚的事情,在他心中更加坚定。

  阿蓠,这辈子,我陈少卿也非你不娶!

  第二天中午,李东缘便急匆匆的赶到他的办公室,给他说着一件重要的事情。

  “哎,少卿,昨天你让我订的那架钢琴有着落了。”他拿起桌上陈少卿还未喝的咖啡一口气喝完。

  “怎么样啊?什么情况现在是。”陈少卿询问着他。

  “啊,舒服,还是咖啡爽口。”他感叹着,随后告诉他。

  “是这样子,今天刚好有一架送往柳市,不过你说巧不巧,那家钢琴的款式颜色和我们选的是一模一样,只不过……”

  “不过什么?你说便是。”

  “唉,少卿,你也知道,这进口钢琴预订后从国外运回到国内最起码得大半个月,要是在遇上海关检查一下,拖一段时间,这就又要另算时间。”

  李东缘盘着手指头看着他:“我想着,你着急用,因为小蓠蓠这两三周要准备考试,只不过这架钢琴不是我们预订下来的,所以买家那方面不好说话。”

  陈少卿翻转着手中的笔:“我从来不怕不好说话之类的事情,他多钱买的,我双倍给他,不行就三倍。”

  “不是,不是,哎,我们能不能不用钱去解决啊,你这老和钱过不去,钱这么花的嘛?”

  “哦,是嘛,我怎么记得,某人从国外办公回来之后,买了辆大G呢?买它不费钱嘛?”

  李东缘挠着头:“你怎么知道我买了辆新车子,你不会派人暗中保护我吧,我觉得其实不用派人保护我的。”

  陈少卿用手捂着脸,随后朝他一笑:“我派人保护个男人?我疯了吧?还是个自恋到家的?”

  李东缘抿着嘴笑着,不说话。

  “你去把钢琴买家地址找到,我们去和他谈一谈,按你说的,不用钱去让他放手,我们去和他聊聊。”

  “我没听错吧?真不用钱啊?”

  “怎么了有问题吗?”陈少卿问道。

  李东缘急忙挥着手:“没有没有,我这就去找。”

  他出了陈少卿的办公室,站在门外模仿着将才陈少卿的语气:我们去和他聊聊。

  啧啧啧!

  这小蓠蓠还是很可以的,竟然能把他的性子磨的这么平易近人,再看看自己,从小到大不是他去磨炼陈少卿,而是陈少卿来折磨他。

  唉~

  李东缘叹着气:“都是爱情惹的祸啊,这玩意怎么这么可怕呢?”

  这日中午三点左右,李东缘去了这家钢琴店,询问了店主关于那架到店的进口钢琴的事情,可琴店有着明确规定,不能透露买家的信息。

  李东缘见没了办法,便拿出来吃奶的力气,憋红了脸,开始撩起这家琴店店长。

  “美女,不!你是天上的仙女姐姐,你看看你,呀,多漂亮啊,不知是否有荣幸,能加你一个好友。”他拿出手机递上去。

  店长看了一眼他:“厕所在左手边,想吃屎冷静的话,请去那边。”

  李东缘呆在原地,不过这算什么,他整理了一下姿势,看着她:“这样吧,仙女姐姐,你给我提示一下信息,晚上任何要求你提便是!”

  “呵呵,真的吗?”

  李东缘见这招有用,立马打起精神劲来看着她:“当然了,是真的。”

  他刚说完,那店长便偷偷拿出手机按了“110”,李东缘还在远处给她展现自己妖娆的舞姿。

  不过一会儿,那正在看他跳舞的店长,朝门外挥手:“警察同志,变态男,在这里!”

  李东缘听她这么说后,转过头去,便看见了那门外的警察,随后他回过头来看着那挥动着手机的店主:“你……你……你这……仙女姐姐,太调皮了呀。”

  李东缘气不打一处来,但警察都来了,他说什么也是集团副总,这面子可不能丢啊。

  于是乎,这家钢琴店内,开始了一场时间极其短暂的追赶,不到一分钟,他便被警察抓住,按在一边的角落。

  大半个小时后,陈少卿到了这家琴店,不为别的,只为把李东缘提领回去。

  刚到店里,陈少卿便看见蜷缩在角落里面被两个警察盯着抱着头的李东缘。

  一看见陈少卿后,他才站起身来,向他雀跃的跑过去,那警察看他的担保人来了之后,走上前去,其中的警员认出了他。

  “陈总!”领班的警察尖叫道。

  “你是?”

  “我是吴警长的下属,我姓王,小名叫小飞,你叫我小飞就行,我可崇拜你了,能为柳市做出很多的贡献。”

  陈少卿被夸的不好意思起来,挥着手,笑着说道:“小飞,我记住你了,回头我给吴警长好好锻炼锻炼你,看你这么会说话。”

  李东缘站在一旁,那名叫小飞的警员告诉了陈少卿关于李东缘的事情,误会这才解开,不过李东缘用“美男计”去诱惑钢琴店家的事情,可让陈少卿笑的不行。

  “这……别笑了,都是为了你,整得尴尬死了。”李东缘表情十分委屈的看着他,头上一群群羊驼飘过,心情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琴店店长此刻知道他是柳市风云人物,陈氏集团总裁后,走上来赔礼道歉,陈少卿并没有怪罪这家店主,况且这是李东缘这小子整出来的幺蛾子事情。

  琴店店主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可这关于客户隐私信息的问题,她也实在没有办法,不能透露,陈少卿知道此事不好询问。

  准备离开琴店之时,一个急匆匆的身影走进店来,身着灰色正装,年龄四五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琴店店主看见他后,这才叫住门外的陈少卿:“陈总,那架钢琴的买家来了,正是将才进来的那位。”

  陈少卿听见后大喜,随同李东缘和店主再次回到店内,走上去和那中年男人聊着。

  “这位先生,不知您是不是订了一架纯白色的钢琴啊?”李东缘问道。

  “哦,是啊,我听店主打电话说钢琴今天下午就要到店,所以我才赶过来看看。”

  陈少卿一听连忙问他:“先生,不知你是否着急用这架钢琴?”

  这中年男人摇着头叹气:“唉……说来也惭愧,这是给我家女儿买来的,今年她上小学三年级,想着让她练练钢琴,从小学着,好有一技之长。”

  “那是好事啊,为何老先生你叹气呢?”

  “唉,我那女儿这几天和我闹事,不喜欢钢琴,她喜欢舞蹈。家中老婆也疼女儿,没办法啊。”

  “既然如此……能否将这架钢琴让给我?”陈少卿马上说出自己的想法,先行讨他的语气,看看这人怎么说。

  “当然可以,今日前来就是趁钢琴还没到,我来申请退货的,不过……”中年男人犹豫着。

  “你但说无妨,有什么要求提出来就行了。”

  “小伙子,关键是这架琴,我已经全款结清,要是将琴让给你……”

  陈少卿打断了他的话,随即回他:“你放心,你将琴让给我,要多少钱,你出价便行。”

  “别别别,小伙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这个钢琴是刚从国外运来的,这是新品,而且我们两人谁都没有动过,只不过我是第一个买家,是我转给你,听起来,有点像二手的意思。”

  “先生,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钢琴是还未拆封的,陈先生可以直接在我们这里重新办理购物,然后你再申请退货,我们签字就行了,和钢琴没有关系。”琴家店主解释着。

  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小伙子,你这是给谁买的啊?不会是给自己孩子买的吧?”

  陈少卿笑着,看了看众人回他:“先生说笑了,我看起像是有小孩的人吗?”

  “那你是给谁买的?这么贵的琴,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还是为了谁呢?”

  “先生,您就别瞎猜了,这大魔头,是给家中的大宝贝买的。”李东缘为他解释着。

  中年男人满脸笑容:“这大宝贝不会就是,你的女朋友吧?”

  陈少卿微笑着,点点头。

  定下钢琴告别了这位中年先生后,陈少卿也安排了钢琴的后续事情,签办完手续后,陈少卿便安排琴店明日中午去安琴,随后将地址留给她们,和李东缘离开了这里。

  第二日中午时分,那架钢琴便送到了“水明山”这边,前来安装钢琴的人给陈少卿打着电话。

  陈少卿知道他们来了之后,马上停下手中的事情,赶回家中。

  这日是周六节假日,莫蓠这日在家中和保姆阿姨学着做菜,中途听见院子内的动静后,她急忙跑出去看看。

  白管家也扶着陈天海随之赶出来看看什么情况。

  “先放到这里吧。”陈少卿赶回来之后,在门外指挥着他们,给他们拿了几瓶水,和烟递过去,说着:“各位辛苦了。”

  陈天海出门看见那放在院子里的钢琴,惊叹不已,再听听儿子陈少卿这么亲切的话语,更是让他感到欣慰。

  这还是多亏了有一个莫蓠在他的身边,将他的性子磨去了不少。

  莫蓠站在门口看着这一架还未安装好的钢琴,兴奋不已,跑上前去抱着他,眼眶里面还挂着泪珠。

  “哭什么?今天只能开心,不能哭,别让人家说我欺负老婆。”

  莫蓠抬起头来看着他:“呸,谁是你老婆,臭流氓!”

  陈少卿笑着看她:“阿蓠,不就是你吗?”

  她笑了笑,看着它:“哎,你几时给我定的钢琴啊?”

  “奥,本来是打算你生日那天,我再给你的,可这些天看你太累了,在学校练琴也不方便,来回奔波挺累的,便给你订下来了这架钢琴。”

  莫蓠心中一怔,紧紧的抱住他:“少卿……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这么多。”

  他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亲吻着她额头:“傻丫头,别说谢谢了,快想想你想把钢琴放在哪里?别让工人等时间长了,天气也热。”

  莫蓠听他这么说后,眼神变的深邃起来,思了一会儿,看了看二楼的小花园后,她指了指那个地方。

  “放在小花园里面吧,那里不是刚好,有一块空地嘛,不用占地方。”

  陈少卿随她所知的地方看了看那二楼的小花园,眼神一沉眉头紧锁……

  “怎么了?那里不好吗?”莫蓠挥着手在他眼前晃动着。

  他缓过神后,舒展了紧锁的眉头,看着她勉强的笑着:“好,阿蓠你想放那里,我们就放那里。”

  陈少卿给安装工人说着地方,随着钢琴位置的确认完毕之后,一个个工作人员用着工具和人力将钢琴摆放在那里,调试着钢琴的每一个音。

  当安装人员结束工作后,回过头来看了看,这个小花园,它果然是个好地方,尤其是摆上这架钢琴后,更是令它多了几分色彩,几人赞叹不已。

  陈少卿看着安装好的钢琴,给了安装工人小费后,因为集团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自己是临时回来一下,便准备再次赶回集团。

  他走到莫蓠身边:“安装的差不多了,我还有些事情得去处理……”

  “嗯,你快去忙吧,你这突然回来,肯定耽搁了不少时间。”她知道他要说什么。

  “这样吧,我下午一定会早早回来陪你。”

  莫蓠走上前去亲着他的面颊:“不用担心我,家里面伯父,白管家还有保姆阿姨都陪我玩呢,你快去忙吧。”

  陈少卿笑着:“他们的陪伴,能和我的比嘛。”

  “那可不好说。”

  陈少卿十分无奈,看了看她,走到车子旁给她挥手:“下午一定很快回来,乖乖等我。”

  她笑:“慢点开车,注意安全。”

  等到挥手告别陈少卿离开后,莫蓠走到二楼小花园中,看着这架纯白色的钢琴,渐渐的悲伤起来。

  陈天海也来到了这小花园内,走到她身边,看着这架钢琴。

  莫蓠见他来后,揉了揉眼睛向他问候:“伯父,您来了。”

  她抚着他坐在钢琴前。

  陈天海用手触摸这这架钢琴,眼神渐渐变得忧愁。

  “蓠蓠,你选的地方可真是个伤他心的地方啊。”

  “伯父……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和少卿今天的反应都很不一样。”她拉着他询问着。

  “蓠蓠呀,少卿他很爱你,这一点不容置疑,这个地方是他的伤,是一个连我都无法将它抹去的伤。”

  “伯父,为什么您会这么说?这里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伤少卿的是什么?”

  莫蓠着急的问着,陈天海回头看了看她:“此事,说来话长啊。”

  他渐渐站起身来,从小花园的窗户里,看向外边,之后拿起小水壶,浇着花儿。

  “少卿的母亲,当年生着病,在这里和他弹奏着最后的乐曲,那年他还小,但在同岁的孩子里面,他的理解能力更强!更为出色。”

  陈天海放下水壶:“蓠蓠,其实你看得出来,这里以前是放过钢琴的吧?”

  莫蓠点着头:“伯父,刚来的时候我无意来过一次这里和家中阿姨一起浇过花,那时候我就已经看到放过钢琴的旧痕迹了。”

  陈天海走近了她,抚摸着身后的钢琴:“那你知道为什么少卿会卖掉之前的钢琴吗?”

  “是因为伯母最后同他弹奏乐曲的事情吗?”

  陈天海摇摇头:“不是。”

  “那是,因为不喜欢钢琴嘛?”莫蓠再次答道。

  “也不是。”

  莫蓠猜不出来,陈天海打开钢琴,看了看她:“蓠蓠,刚买的琴,过来给我弹上一曲,好久没听过现场版的了。”

  莫蓠轻应一声,答应了他,随后坐在钢琴旁弹奏起悦耳动听的琴声,陈天海站在钢琴旁,流下眼泪来。

  往日的回忆一幕幕再现,由陈少卿母亲曾经弹琴的样子,浮现在自己脑海中,这一刻他好想她。

  “伯父,你哭了……”莫蓠停下手中的琴键,看着他,随后给他拿了点纸巾递过去。

  “哈哈,蓠蓠见笑了,老了,一想起往事,就忍不住流下眼泪来,都说往事随风走,可这回忆,再大的风,又能如何吹走呢。”

  他用着莫蓠递来的纸巾擦了擦泪水。

  “伯父,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少卿卖掉钢琴吗?”

  陈天海微笑着,同她一起坐在钢琴前的椅子上,莫蓠向一旁移了移。

  陈天海的手搭在琴键上,感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