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14:恨是什么,爱又是什么

  那一整晚,陈少卿没有睡着,他幻想着与莫蓠的未来会是什么模样,他想肯定身旁会多出一两个孩子来,站在他身边叫着他“爸爸”。

  莫蓠那晚流够了眼泪,她问责了自己愚蠢至极的内心,也决定下来一件事情,一件可以让他安心的事情。

  她不管什么仇恨,不管会有多大的阻拦,即使全世界都反对,她也要和他在一起!

  (一个月后)

  柳市大学即将迎来暑假,离莫蓠放假还有最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她便很晚才让陈少卿来接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陈少卿知道她要考试便在空余的时间问她:“你们大学的期末考试要到了,复习会不会很累啊?”

  莫蓠露出微笑看着满是担心的他:“累啊,要不你帮我考吧,我就能休息会儿了。”

  “我又不是女的,你那学生证和身份证我可作不了假。”

  “切,将才还问我累不累呢,让你帮我考个试你怕了?哼!”

  她转过身去,陈少卿从背后抱着她,这些日子莫蓠已经习惯他这个样子,因为这也是她内心仅存的温暖。

  “等你暑假了,你想去哪儿?”陈少卿问道。

  “嗯~去……去你心里啊,哈哈。”

  莫蓠套路式的回答他,逃开他的怀抱,陈少卿笑着站在原地,无可奈何的看着她,心中满是欢喜。

  “好啊,我的心只给你留着。”他走到莫蓠身边,拉起她的手紧紧贴在他的心口处,让她感受着那温暖的跳动。

  莫蓠眼角已有几滴眼泪悄然而至,她自己用手拭去泪珠,微红着脸回他:“那我可得把你的心挖一个洞,然后钻进去。”

  “好啊,到时候,我给你在这里面建个房子,你再钻进去,免得你玩累了,想休息没地方可去。”

  陈少卿笑着在自己的胸口出比划着房子,莫蓠乱了心弦,见他这个样子,更是揪心的痛,去学校后,一整天她都在躲着他。

  临近考试的三周里,莫蓠越来越忙,学习到很晚才打电话给陈少卿让他来接她,甚至她忙到中午休息的时候,闭着眼睛双手都在弹奏着乐曲。

  她忙起来后,再也无暇顾及其它……

  陈少卿这天晚上来的早了些,便到校园四周转了转,他本以为临近考试时,前来学习的人会很多,可当他到了大学的音乐系教学楼下,往上望去,却只亮起寥寥无几的微弱灯光。

  恰恰一个老师下了楼,陈少卿便走上前去,和他打着招呼:“这位老师,你好,我想问问,这楼上是音乐系的学生吗?”

  那下楼的老师看了看他回道:“是啊,这是我们音乐系的教学楼。”

  “哦,是这样,我看这上面复习的人挺少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些学生啊。”

  那老师指了指楼上亮着灯的琴室,叹着气:“唉,这些学生他们有些是外地来的,总不能去学校外面练琴准备考试吧,这还有些呢,是因为家里面没有钢琴,所以留在学校练琴的。”

  陈少卿皱起眉头来看着楼上那些灯光,原来莫蓠这丫头,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学校练琴。

  “是这样啊,谢谢老师了。”他认真的答谢,随后上了楼。

  那老师摸着自己光光的头,看着他: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呢?好像和那个陈氏集团的大老板长得很像啊!

  陈少卿上着楼梯,打了个喷嚏,他才摇摇头,不知道何时自己竟然变得如此亲切温柔起立,就连自己也不知道。

  他在楼上挨着那些亮着灯的房间,打开房间一个个的寻找着莫蓠,最后他找到她的时候,她正趴在钢琴室里面睡着了。

  陈少卿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盖在身上,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旁边的琴室传来悦耳的琴声,陈少卿想想,也难怪莫蓠会睡着。

  他没有打扰莫蓠休息,一直到旁边钢琴室弹琴的那人弹错了音,她才一惊,醒来过来,发现陈少卿来后,她揉着还未彻底睁开的眼睛。

  “你来了啊,我不小心睡着了,你等了很久吧?”

  “傻丫头,不久,我也是刚来没一会儿。”他伸手去抚摸着她的脸,莫蓠就那样呆呆的看着他。

  “对了,丫头,你怎么不给我说,是因为家中没有钢琴,所以你才会来学校练习考试曲目的啊?”

  “哎呀,考试也就几天结束了,再说了,也就考试的时候我来练练它,平时嘛,嘿嘿,都是大忽悠。”

  莫蓠趴在他耳边说着,陈少卿无奈的笑着她:“你呀,好了好了,我们回家吧。”

  她灿烂的笑着点点头:“嗯,回家咯。”

  介于今天发生的事,陈少卿十分的在意,回想起上一次在路上停车的时候,莫蓠一直看着路边钢琴店的事情,本来他想给她一架钢琴庆祝几个月后她年满二十岁的生日,今天看来得提前给她了。

  接莫蓠回到水明山后,陈少卿便去厨房准备了些吃的,等她吃完后,陈少卿便已收拾厨房的理由,让她先上楼休息,等会儿再陪她聊天。

  莫蓠刚开始还不愿意,拉着他死活不放手,陈少卿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终于他停了下来往洗漱间方向指了指:“我去那里洗澡呀,你也跟着吧?”

  莫蓠红着脸,转身撒腿就跑,到了楼上关上了门,躲在被窝里,那穿着奶牛款式睡衣的样子可爱极了。

  看见她这个反应的陈少卿偷偷笑着,其实他并未去洗漱间,他走到楼梯口,看了看被莫蓠关上的门后,坐在大厅沙发上,将电话打到李东缘那里去。

  还在自己单身公寓里面跳着舞的他,接着他打来的电话,一开口,他被他吓到,一屁股坐在地上。

  “什么!你要钢琴?不是,我没听错吧?”

  陈少卿捂了捂手机麦克风:“小点声音,能成不,我这是偷偷给你说的,你就说能不能给我整个好钢琴吧!”

  “能能能,我这人脉,我这消费水平,你要啥什么样的钢琴我都能给你整来,不过……”

  “不过什么?”

  “不是,我好奇,我们的陈大总裁,难道又要重回当年那个牛叉的钢琴小王子的时期吗?”

  “停!不是我弹,当年那个我,现在弹不动了。”

  李东缘唏嘘一声:“哦!我知道了,你这是给小蓠蓠准备的吧,我还以为你要继续弹琴呢,吓我一跳,屁股都摔疼了。”

  “你那屁股不值钱,摔就摔了吧,第二天就好了,没事。”

  李东缘听着他讲话,这个心里面莫名的委屈,这什么哟,损人这么损的?

  陈少卿挂掉电话,让他替自己问一问有没有好的进口钢琴,他花多少钱都买,李东缘答应他帮他问一问。

  李东缘将手机扔去一旁,拍了拍屁股:“啧啧啧,你怎么不值钱呢?啧啧啧,我还想着能用你去勾搭小姐姐呢,啧啧啧,唉。”

  他越想越委屈,从小到大的伙伴儿,有了女朋友就不要他了,恰好手边有个布熊,他便拿起它,指着它发泄。

  等到气消了一大半,他打开电脑切换到聊天群里面,问着国外的朋友,让他们帮他挑选挑选。

  不一会儿,一张张照片外加链接或者号码都给他发了过来,李东缘也顺手给陈少卿发过去,让他琢磨一下选哪个。

  大厅中,陈少卿收到他的消息后,看着一张张钢琴图片,每一架钢琴都来自不同的品牌,各具特点陈少卿开始着精挑细选的工作。

  筛选几番后,他从颜色和样式中,确定了这一架纯白色的三角钢琴,将他发给了李东缘。

  陈少卿:就它了,样子颜色,和品牌都很好。

  李东缘:好,我这就联系店家,问问什么情况,最迟后天给你答复。

  陈少卿:尽量快一点。

  怀着愉悦的心情,安排好这一切事情后,他这才上了楼,到了莫蓠的卧室中看她,她见陈少卿来之后,用被子盖着脑袋。

  陈少卿走近她后,拉了拉她的被子,莫蓠这才露出个脑袋来,红着脸看他。

  “你不是洗澡去了嘛,为什么你的身上,没闻到香香呢?”

  “哦,忘了,忘了,这……”陈少卿尴尬的笑着。

  “你骗我啊,这你也能忘?”

  “我骗你什么了?你先说说看,我听着。”

  “你说的,你去洗澡了,可是你没洗。”莫蓠从床上坐起来,盘着腿质问着他。

  陈少卿忍着笑,渐渐的靠近了她,两个人的鼻尖相互碰撞后,这么近的距离,她的心跳开始不断加速,脸也越发红润起来。

  当莫蓠以为,陈少卿会亲她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而面前的他,刮着她的鼻子笑着说道:“傻丫头,想什么呢?”

  莫蓠睁开眼睛,看着他:“羞死啦。”

  被子被她捂在自己脸上,趴在床边,双手拍打着一旁的床单。

  陈少卿见她这个样子,将她抱起后,把她捂在脸上的床单去了去,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来自他主动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轻柔而又温暖。

  晚上,莫蓠没有让他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等陈少卿洗漱完后,让他陪自己待了一整晚。

  莫蓠告诉他,没有确定结婚之前,不许动她,陈少卿笑着,坚定的答应了她。

  半夜,莫蓠睡着后,不安分的滚来滚去,将腿搭在他的身上,双手搭在他胸前,陈少卿一时间没了睡意,宁是活生生的熬了整整一个晚上。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她睡醒后,揉着眼睛,陈少卿也不曾敢动一下。

  “醒了啊?”他温柔的问道。

  “嗯~”

  莫蓠回着他,突然间自己的距离和他有些不太正常后,她这才发现自己正趴在他的身上。

  她捂着脸,竟像一只乌龟一样,锁着脑袋,钻进被窝,又将搭在他身上的脚,慢慢收回来蜷缩着。

  想起昨晚的自己,她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他却真的如他所言,说不动她,便不动她,莫蓠满是欢喜,陈少卿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我再睡会儿。”

  他微闭着双眼,昨天大半夜醒了,直到现在他还未好好休息一下。

  莫蓠这丫头可不乐意,开始故意捣乱起来,趁他渐入梦境之时,用手抚摸着他的眉梢,和鼻尖,玩的甚是开心。

  陈少卿可忍不住了,为了好好休息会儿,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她,随后将她抱在怀里:“让我休息会儿,昨晚我可是看了你一整晚啊。”

  莫蓠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害羞的看着他:“那你,看了我一整晚,你还没看够啊?”

  陈少卿微微笑起,用手扶着她的脑袋说道:“昨晚太黑了,没看清楚,现在好好的看看你,再说了,一辈子也看不够你啊。”

  “哦~”她藏进他怀中偷偷笑着。

  大半个早上,陈少卿和莫蓠都没有起来,陈天海这老爷子想法也够奇特,他本以为陈少卿可能因为工作太累睡了个懒觉。

  可等他让家中白管家去楼上叫莫蓠先来吃饭后,陈少卿的声音懒洋洋的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一听是少卿的声音,白管家赶忙下楼去给陈天海汇报,这一报,乐坏了老头子,坐在大厅沙发上激动的拍着沙发垫子,口中说着:“好啊,好啊,好事情啊,哈哈。”

  陈少卿醒了过来,本是还想多睡会儿,可这白管家一叫,前来督促莫蓠按时吃饭后,他没了睡意。

  起身吻了吻莫蓠,回到自己房间换好衣服,随后等她也换上衣服后,拉着她下楼前去餐桌上吃着早餐。

  哈~

  陈少卿转过头去拉着长长的哈欠声,自己的睡意还是那么浓,眼皮子还时不时的打着颤,微微合上。

  陈天海看了看他,给一旁的保姆说道:“今天去准备些海蛎子来,再买些排骨。”

  “爸?买这些干嘛?”

  “给你补补。”

  噗哈哈~

  一旁的莫蓠笑的停不下来,就连白管家也转过头去偷偷笑着。

  陈少卿无语看着自己的老父亲,心情此刻真的是十分复杂,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五味现在可谓是应有尽有。

  陈天海看了看一旁的开怀大笑的莫蓠,给她添了一勺粥后,清了清嗓子,准备问她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