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08:这辈子不会离你而去

  自陈少卿告别离开后,一整个下午莫蓠兼职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想起他中午离开时有些生气的表情,她心中有着悔意:早知道就不来这里继续兼职了。

  可她又能怎么办?在这里快干满一个月了,马上就是月底,工资也要发给她了,可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打大半个月的徒劳功夫,白白浪费掉。

  怎么办啊?他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莫蓠揉着头发,挤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怎么办才好,想起之前自己生气时,他会用各种方法哄她开心,莫蓠才知道一个人生气后有多可怕。

  原来让一个人生气很容易,哄她开心却很难……

  看着时间一刻刻的流逝,莫蓠想要要让陈少卿开心,只能等到下午他来接她的时候再对他实行各种撒娇。

  她知道自己的这一招极为管用,尤其对陈少卿来讲更是好用,一碰就灵。

  陈氏集团内。

  陈少卿刚刚准备结束今天下午最后的工作文件签收时准备去接莫蓠回家时,高层的领导却提议要开会。

  陈氏集团未来进军的行业会议探讨,他必须得去,因为在家中的时候,父亲也常常提起,陈天海时常给他讲述陈氏集团未来发展的方向。

  尤其是这个年头,房地产产业,酒店产业不太景气的时期下。

  陈少卿把刚穿上的西装,再次脱下,挂在了衣架上,想着给莫蓠打电话说一声情况,害怕她会那么傻傻的等着。

  可刚拿起电话,秘书走进来后,陈少卿改变了主意,让秘书开车去接她回家,安排好这件事情后,他才放下去往集团高层会议室开会。

  莫蓠已经站在街道上等了许久也不见一辆车子停在她面前,然后摇下车窗出现让她盼望已久的陈少卿。

  她想他,格外的想,可能今天自己做错的这件事情,本身便十分的严重,甚至触碰了他的底线。

  她摇摇脑袋,不敢多想,只是呆呆的站在路边的线杆处最为显眼的地方等着他来接她。

  几声喇叭过后,一辆豪华的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陈少卿的秘书下了车子来为她开门。

  “他呢?他怎么没来啊?”莫蓠的语气有些颤抖,眼眶中红润起来。

  “陈总在开会,会很晚才回去,他让我来接你,怕莫小姐会出现意外,上车吧,我送你回水明山老总那里。”

  莫蓠知道原因后,才收敛起红红的眼眶,轻声应道:“他在开会啊……我知道了。”

  秘书为她打开后排车门,她这才上了车子,去往水明山。

  陈天海老爷子在家中收到了陈少卿的电话后,他兴奋的站在门外等候着,生怕自己的这个未来儿媳不再前来。

  不一会儿功夫,秘书便把她安全的送回到了水明山,陈天海看见她回来后,乐的不行,拉着莫蓠的胳膊便进了屋内,吩咐家中保姆将准备好的饭菜拿出来摆放在餐桌上。

  可莫蓠却没有一丝的饿意,因为陈少卿不在,她还没有给他好好解释一番关于兼职的事情。

  “蓠蓠啊,怎么不吃呢?是不合胃口吗?吃不下去的话再让保姆去做。”陈天海看她这个样子担心的问道。

  “没有没有,叔叔,这个很好吃,只是我想等少卿回来……”她连忙解释着自己为什么不吃饭的原因。

  “哦,好啊好啊,有你这么一个能为少卿着想的姑娘,我老头子放心了。”

  陈天海边说,边示意家中保姆先把饭菜去掉,放到厨房等他回来再加热一下。

  陈氏集团高层会议室内,各个股东和高管提出来的方案和意见都很不错,但陈少卿有些漫不经心,时不时看看他手上豪华的手表,神情有些焦灼。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陈少卿再也忍不住,便切断了会议,留在明天早上再继续,众人也讲述的差不多了,便同意了他的做法。

  集团楼下,他发动车子,车速比起以往要快上许多,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安排明天早上的事情时,他又再问了问秘书来接莫蓠时,她什么情况。

  秘书告诉他,今天去接莫小姐的时候,她神情有些失落,都快要哭了出来,想必是因为陈总没来亲自接她,莫小姐有些委屈。

  陈少卿挂掉了电话,紧握方向盘,再一次提了提速度,他明白莫蓠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她以为自己会生气,不理她。

  可陈少卿又怎么能不疼她呢?即便生气,他也不会向她发气,只是他爱她的方式罢了。

  “少卿,你回来了。”陈天海坐在沙发上说道。

  “爸,阿蓠呢?”陈少卿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有她的踪迹。陈天海指了指上面她的房间,摇了摇头,一时间气愤的看着他。

  “臭小子!你是不是今天欺负蓠蓠了?她今天非得等你回来吃饭,现在可是一口饭都没吃呀!”陈天海询问着他。

  陈少卿有些慌张,听父亲这么一说,知道她的胃病可不允许她这么做,向父亲回应了一声“我知道了。”,便匆忙上楼去看她。

  陈少卿打开房间,卧室中听见动静的莫蓠拉紧了些被子,把自己的脑袋蒙在被窝中,侧了侧身子背对着他的方向。

  陈少卿一步步的接近,她便更是将那被子裹得紧了些,看着她装睡的样子,他坐在床边,用手将她被子拉开,露出脑袋来。

  轻轻地将她留在嘴边的发丝整理了一番后,触碰到她的温度,他才安心下来。

  “阿蓠,今天是我不对,说好的去接你,却失了承诺,对不起,让你受委屈生气了,你一定是看见我今天中午临走时的样子,所以不开心的吧?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乖,起来把饭吃了再休息吧,我可不希望你在我身边待着还出现什么意外。”

  陈少卿温柔的对她说着,莫蓠渐渐的睁开了眼睛,没过几秒的功夫,房间里便传来了她的哭声。

  陈少卿拿着纸巾给她擦着泪水,莫蓠摇着脑袋不让他碰,陈少卿对她束手无策时,她却扑了上来。

  带着众多委屈的泪水将吻轻柔快速的落在他的唇上,而后退却。

  虽然只是片刻,但陈少卿内心却已是十分惊喜。

  莫蓠嘟着嘴,像极了受委屈的孩子一样搂抱着他,抽泣的对他说道:“以后……以后……你不许,冲我发气。”

  陈少卿哭笑不得,扶过她后,擦了擦她的泪水后,点着头:“好,我发誓,以后决不生气。”

  莫蓠开心了些,随后看了看他,指着自己的唇说道:“还有,这是我的初吻,你要对我负责。”

  “哦,原来这是你的初吻啊,看来被我只小猪先生取走了。”(注:此意为好白菜被猪拱了。)

  莫蓠懂他的话中的意思,捧着肚子笑着,一时间笑的有些错了力气,肚子竟然疼了起来,陈少卿无语,抱着她坐在床边,蹲下身子为她将拖鞋穿好。

  准备下楼时,莫蓠却叫住了他:“少卿,还有一件事情。”

  陈少卿看了看她问着:“什么事啊?我的小小猪夫人。”

  “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你要是在某一天觉得我不是个好女孩的时候,或者骗了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她不敢看他,转过身去背对着陈少卿,艰难的说着这些话。

  “不会的,我相信你不会是那种女孩,好了,快收拾收拾,下楼吃饭吧。

  说完,陈少卿便怀着笑容先行下了楼去,将厨房中热的饭菜拿出来,摆放着。

  一个人留在房间的她,失了魂……

  微张着口,对不起……对不起……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设计的一切,有一天会因为不确定的因素打破,而这一份不确定的因素,竟是自己对他的爱。

  就像是枯树渴望得到水源,拼命往深地里面穿插扎根时,雨水却来临一样,剩下自己,已经在深处,无法自拔。

  ……

  “蓠蓠呢?”陈天海看着陈少卿问道。

  “她等会就下来。”

  陈天海看见他脸上满写的笑容后,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把莫蓠哄开心了。

  等她下来后,陈天海安排她去陈少卿身边坐着吃饭后,这才向房间走了走。

  “爸,你不再吃点东西嘛?”陈少卿问道。

  陈天海连忙挥着手说道:“行了行了,一天天的,光你们秀恩爱,我都快吃饱了,我看我啊,还是去睡觉的好。”

  语音刚落,陈天海便向莫蓠挥了挥手,回到了自己房间,剩下他们二人,在餐桌旁甜蜜的吃着晚餐。

  今晚的柳市宁静了许多,就连夏天喜欢鸣叫的知了,也停下了烦躁的叫声。

  一家小医院内

  “伯母,您最近的身如何啊?近日里可还好?”陆正宇带着一丝假意的担心问道,并将手中的水果篮子和礼品盒放在了桌子上。

  “正宇啊,来都来了,带什么水果啊,伯母没什么大问题,放心吧,我身体还好。”房少芳把枕头扶起,靠在枕头上高兴的看着他。

  陆正宇回之一笑,和她聊着。

  “伯母,我去住院部,想着为您交住院费时,人家却说已经有人为你付过了,不知道是不是蓠蓠那丫头已经知道你在住院了?”

  陆正宇边说,边打开一旁的水果篮,拿起一个苹果,削着。

  “那估计是她知道了吧,不过这孩子,最近都一个多月了,也是奇怪,以前大学周六日节假都回来看我的,这一次她都知道我住院了,为什么不来看我呢?”房少芳疑惑不解的问道,她知道陆正宇可能知道些什么。

  停下手中正在削着的苹果,陆正宇先将它放在一边,站起身来回她:“伯母啊,这……蓠蓠的事情,我虽然多少知道点,但是她可是嘱咐过我,不让我告诉你。”

  房少芳着急了些,听他这么一说后便知道那丫头肯定隐瞒着什么事情,房少芳必须得有所了解。

  陆正宇见她心急后,又再次拿起之前被自己放在桌子上的苹果,继续削了起来,直到苹果削完,将它递给房少芳手上时,他才笑了笑。

  “伯母,我只能告诉你,蓠蓠她身处险境,这是她现在的电话号码,你还是自己问她吧,我不方便告诉你。”

  说完,陆正宇将写好的电话号码纸条,递给了她,之后随便找个借口,离开了医院。

  病床上,看着手中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拿起手机拨打着,可能是太晚了,打了一通电话却没人接。

  之后,她躺在病床上,心越来越乱,好像被什么东西牵绊着一样。

  ……

  莫蓠洗完澡换上了他的睡衣准备休息时,电话铃声却响起让她猝不及防,看着那熟悉的电话号码,心中一沉。

  “阿蓠,睡了吗?”陈少卿看见她房间灯还亮着时,敲了敲门问道。

  莫蓠慌张的将手机藏在枕边,拿起一本书来答复着他:“还没呢。”

  陈少卿听见后,打开了她的房门,看见她还在枕边靠着看书,走进后,却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她竟然将书拿反了……

  “这你能看懂讲的是什么吗?”陈少卿从她手中拿过书后,问道。

  莫蓠挠了挠头发,捂着脸看着被自己拿反的书,也说不上一二来,只由得那本书的名字遇见方知天晴,她大概说了一通。

  “这讲的肯定是两个人的爱情故事,这个……男主肯定很好……女主肯定可爱。”莫蓠讲解着自己看完书名后自己的理解。

  莫蓠一字一句的说着,陈少卿也没否认,陈少卿希望莫蓠,看了这本书后,期待她看到的不是离别时的悔恨,而是结局时幸福的画面。

  遇见你时,我的天空才会有着温暖的阳光,给我曾经灰暗的天空,带来了光明,照亮着每一个内心灰暗的角落。

  陈少卿不言一笑:“好了,快休息吧。”

  他为她下枕头,却发现手机上的未接来电,莫蓠有些惊慌,解释着,告诉他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自己不认识便没有接听。

  陈少卿没有说什么,亲吻着她的额头,让她好好休息着。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陈少卿抽出一张纸来,回忆起将才的电话号码,将它们写到了纸上,他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阿蓠,我想给你一个家,一个可以随时为你遮风挡雨的地方,当你需要温暖时,我会毫不犹豫的给你怀抱,当你需要它的爱时,我会站在你面前,对你说着:我爱你,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