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07:看似坚强实则软弱

  “不能一直住在这里吗?”陈少卿忧郁的看着青晨起来要离开的莫蓠问着她。

  莫蓠见陈少卿有些放心不下,可这几天他把自己照顾的实在太好,有时候学校没课时,陈少卿便同她待在家里,陪伴她。

  她知道自己不能每天都在这里,加上母亲的医药费和住院费要交,身上的钱也花的差不多,要是她继续在这里,陈少卿某天察觉到什么,又让她该如何是好。

  “哎呀~你放心好了,我这次不会有事的,再说了,还有你在我身边保护我呢,我怎么可能会出事呢?”莫蓠边说,边拽着他的衣袖摇晃着向他撒着娇。

  “真的不能留下来吗?你再考虑一下吧,我想……我很需要你。”

  莫蓠感动地看着他,思索了一番后,露出笑容来对他说道:“没事的啦,我保证,这次回学校一定没事的。”

  陈少卿见她这样,不管莫蓠怎么说,他都不想放她离开。

  莫蓠见这招不管用,便假装受了委屈一样,转过身去,挤出几滴眼泪,大声哭起来,陈少卿听到她哭后,原本这不让她离开的答案,在此刻她的哭声中,摇摇欲晃。

  坚定在内心的答案,在她加大力度的哭声后,妥协了,被她打破了自己的界限,他说一不二。

  对与莫蓠陈少卿无法强求……

  “好了好了!你去便是,我不拦你!”他皱着眉头,大声回答着她。

  莫蓠见他同意后,开心的走上前去抱着他,陈少卿见她这样无可奈何的笑着,只是对她这一次的离开回校,陈少卿很是担心!

  “不过有个条件,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陈少卿反抱着她说道。

  “什么条件啊?”

  “每天晚上,回到水明山这里来,不然我会想你的。”

  嗯……莫蓠悠长的思索着,每天晚上从学校回到水明山,坐公交车再转出租车的话,一共得要二三十块钱,一天的来回便得从兼职的钱中扣去一大半,这还不算她被他监督下的一日三餐,加上吃饭,她可没有多少剩余的钱可以攒下来。

  可她看了看陈少卿坚定下来的眼神,要是现在她不答应他,自己又该怎么办才好?母亲的身体和仅存的一点积蓄,可不容她自己这个样子挥霍。

  陈少卿看出了她的心思,这几日的相处,陈少卿深刻的了解到莫蓠身上的光芒,自食其力,坚强善良,平易近人让他都钦佩不已,甚至对于自己来说,他更喜欢她了。

  “这样吧,每天我车接车送,外加一日三餐,只要你答应每天晚上回这里来,我现在便让你去兼职。”

  莫蓠见陈少卿这么一说,内心雀跃,十分的开心。

  仔细想想,兼职可攒的钱能全额存下,还能吃饱饭,这样一来她不仅能给母亲交那院方的医药费,而且还能让陈少卿觉得安心。

  思索了一番后,莫蓠便答应了他的条件。

  从第二日开始后,陈少卿便每天早早地在早上八点左右便起床亲自给她做着早餐。

  当把早餐做好后,陈少卿这才上着楼梯,轻轻打开她的卧室门,前来叫她起床。

  “小猪,该起床了,早餐都给你做好啦。”他伏在她耳旁轻声说道。

  莫蓠故意把被子往上一拉,蒙着脑袋踢了踢被子回他:“不起不起。”

  “那我怎么做,小猪猪你才起来啊?”

  听她这么问后,莫蓠探出脑袋来,将手放在嘴唇边,想了一下后,红着脸对他说道:“我要抱抱才起,不然不起了。”

  陈少卿无奈的笑了笑,将她盖在身上的被子轻轻拉开,她穿着陈少卿的大号睡衣显得十分可爱,羞红着脸,伸出双臂示意让他抱着自己起来。

  陈少卿没有犹豫什么,伏下身子将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脖子上面,缓缓地将她抱起,莫蓠如同黏人的猫咪一样,此刻蜷缩在他怀中。

  洗脸刷牙他都陪着,一番折腾后,陈少卿先行下了楼,毕竟莫蓠得把睡衣换掉,他可是个有原则的人。

  带着她吃完早餐后,陈少卿便开着车子,载着她去往了学校。

  柳市大学门口处,莫蓠下车后,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衣袖。

  “下午六点,我来这里接你回水明山,学校到了,快去吧。”

  “嗯~知道啦。”

  莫蓠松开他的衣袖,陈少卿临走时亲吻着她的额头,对她十分宠溺,莫蓠向他挥手告别,直到看见他开着车子消失在自己视野后,才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走进了校园。

  陈少卿这几日,由于经常回水明山陪伴她,留下了一些还没来得及处理的文件,需要他确认签字,恰好今天时间多,回到公司的他,设置了两个闹钟。

  一个:十一点半

  另一个:五点半

  坐在椅子上,陈少卿去掉手表,认真仔细的处理着手上的事情,时间来的快去的也快,一眨眼间,那闹钟铃声便想了起来。

  陈少卿看了一眼时刻,恰好是十一点半,离中午莫蓠放学还有半个小时。让秘书准备好了车子,便自己开车去往了柳市大学。

  放学后的莫蓠,走在校园内,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好像遗忘了,想起他今日说的一日三餐后,她才反应过来。

  “早餐我吃过了,晚餐回水明山吃,不对啊?那我午餐在哪儿?”

  莫蓠刚自言自语的说完后,手机消息提示音便响起,看了一眼是他发来的信息后,她露出激动的笑容,急忙向校门外跑去,刚离校门不远处,便看见了被围在学生堆里的他。

  莫蓠走过去后,往那人群里挤了挤,便看见了陈少卿和自己学校的副校长在聊着天,时不时的那校长还亲切的问候着陈少卿的父亲,陈天海。

  “陈总,有空余时间,能否赏个薄面,让我和你父亲一起吃个便饭啊。”

  “家父最近养生,要是有空余时间的话,我会给他提一提。”陈少卿回着校长。

  “那边谢谢陈总,谢谢陈总了。”

  校长伸出手来同他捂手,回礼后,陈少卿看见了人群中的莫蓠,走上前去,拉着她到了车子前,人群中。

  柳大副校长看见莫蓠是他学校学生后,立马眉开眼笑,上前询问道:“陈总,我学校的这位同学,此刻是您什么人啊?”

  陈少卿低头看了看莫蓠,摸了摸她的头发当着他们的面子回答:“哦,你说阿蓠啊,她是我的大宝贝!”

  这副校长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还是有些不解,传闻这陈氏集团董事长陈少卿,从不近女色,甚至连工作的时候安排的秘书都是男的,可见此刻,身边这个女人的重要性。

  陈少卿给她开了车门,温柔的扶着她坐在车中后,这才关上车门,同柳大副校道别后,上了驾驶位。

  陈少卿为莫蓠系安全带时,她气嘟嘟的询问他:“你有小宝贝吗?”

  “没有啊?怎么了?”

  “那你将才说我是你的大宝贝!你肯定有小宝贝,有大就有小!”

  看着莫蓠生气的样子,陈少卿给她系好安全带后,伏在她耳旁,轻声说道:“你要是以后和我生一个孩子,不就是我们的小宝贝了吗?”

  莫蓠呆住,脸上泛着红光,捂着脸冲他回道:“陈小猪!你臭流氓!不要脸,谁要和你生孩子啊。”

  陈少卿窃喜,抚着她那发红的脸,笑着:“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们学校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吗?”

  “当然有啊,不过……”

  她拿下手来,看了看他的装扮,和这辆极为豪华的玛莎拉蒂,停下了话语。

  “怎么了?看我这么久干什么,不会是想在这里对我有所企图吧?”陈少卿边说,边将衣服拉了拉。

  “噗!我是看你的衣服,我几时对你有企图啊。”

  “哦……其实,有也可以。”他弱弱的说着,莫蓠没有听见。

  “不过我这身打扮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很正常啊。”

  “当然了!你这一身行头,多么贵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穿这个样子前去的话,店家会不习惯的。”

  陈少卿听的云里雾里的,自己的这身打扮又出了问题,可他一直以来便是这种穿着,他不明白莫蓠话中的意思。

  直到到了一家离学校路口有四站远的距离处,莫蓠让他停下了车子,陈少卿转眼望去,巷子内,一排排的小吃铺子,摆满了巷道,生意极为的火爆。

  他将车子停在巷口停车处,莫蓠下车后,便拉着他走了进去,在一家生意可以的店内停下了脚步。

  “这就是附近好吃的啊?虽然看起来人挺多的,不过这能吃些什么东西呢?”

  “嗯,对我们学生来说这就是很好吃的东西了,不过像你这么有点的大BOSS来说,可就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了。”

  “好吃就行,我尝尝。”陈少卿一边说着,一遍叫着服务员,莫蓠不禁一笑,走上前去拍了拍被他称为服务员的人。

  “老板,这边点餐。”

  带着他,陈少卿尴尬的看了看菜单,随后又放下将它递给了莫蓠:“你先点吧,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她拿起菜单想了想,对店家老板说道:“老板,来两份麻辣烫吧。”

  店家老板看了看陈少卿的打扮极为奢华后,问着莫蓠:“姑娘……你男朋友,吃得了这么辣的吗?应该不习惯吧。”

  听店家老板说的有理,莫蓠看了看陈少卿,便回老板:“一份清淡,少放点辣椒。”

  “好嘞,我这就去准备。”

  店家老板拿着记录单走进了厨房,等了许久后,他们终于等到了属于他们的麻辣烫,外加两份米饭。

  闻着飘香的气味,陈少卿觉得还不错,至少味道闻起来很香,他尝了一口,有点烫,也有点微辣。但就是这一口,他便满意的点点头。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啊,我没骗你吧?”莫蓠向他问道。

  “嗯,不错不错,比起臭豆腐那个食物,这个闻起来也香,吃起来也好吃。”

  莫蓠被他这么一说,微微笑起,她第一次见到有人将“麻辣烫”同“臭豆腐”做比较的。

  饭桌上,他们有说有笑的,今天带他一起来,莫蓠以前的孤单消失了许多,心里面也慢慢变得温暖起来。

  陈少卿不会吃那牛丸,被汤汁烫到,莫蓠心疼他,用纸巾擦着他的嘴唇,看他有没有被烫到,陈少卿见她这么温柔,心中雀跃,拉过她的手,亲了一下。

  “没事的,不用担心,不过这个东西怎么吃啊?”陈少卿指了指那碗中的丸子问道。

  莫蓠回过手后,拿起筷子,夹上一个丸子,为他演示着:“这样子,先用一根筷子扎一下,然后挤一挤里面的汤汁,不然会很烫,然后轻轻咬伤一口,试一试温度,之后便不会被烫到了。”

  看着莫蓠的演示后,陈少卿学会了她的吃法,亲自实践了一番后,将它吃到口中,入口后,他才不禁称赞,食物的美味。

  中午饭后,莫蓠要去兼职,下午没了课。陈少卿便开着车子,载着她到了兼职的地方,可到了地方,陈少卿看了看那家兼职店后,有些不太高兴。

  莫蓠见他看见兼职店面后神情突变,立马给他解释道:“少卿,这家店其实比较适合我,离学校也近。”

  “所以你就还是在这里兼职?你不知道之前是怎么出事的吗?你就让我这么把你放心的留在这里兼职吗?”

  莫蓠沉默不语,陈少卿正在气头上,她知道解释清楚还是有点麻烦。

  “少卿……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别担心好不好?”

  陈少卿握着方向盘,没有看她,表情冷漠极了,看他这样,莫蓠便知道这回他是真的为她生气了。

  兼职店老板的电话打来,比起以往,现在这家店的老板经历了之前的那件事情后对她可谓是亲切万分。

  “嗯,好的,我已经到了,马上就去店里。”

  莫蓠回复完,挂掉电话后,看了看还在沉默的他,自己解下安全带后,扣了扣紧张的手,准备拉开了车门。

  “老板……打电话了,我得去店里面了。”

  “哦。”他轻声回了一句。

  随后莫蓠打开了车门出去,给他再次关上车门后,陈少卿便发动车子,连话都没说,便开走,只剩下车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