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06:这一辈子对她无法强求

  世人常说一句话,互相爱的人,不管是经历多久时间,多远的距离,他们终会在某一天,某一个地点相遇。

  早上还未醒的莫蓠,蒙着脑袋,隔于世外,把她从梦境中叫醒的是那兼职工作处的电话,摸着不知在哪响着铃声的手机,迷糊的看了眼电话后,立马清醒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我马上来,我睡过头了。”

  她急忙道着歉,电话那边冰冷的挂断电话后,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叮~

  “早安”

  陈少卿一大早便给她发着这一句问候,刚才还难过的莫蓠,现在被这温暖而又亲切的问候,渲染着心情好了许多。

  打了几字“嗯,早安”后,她又觉得不太合适,便删除那几字,换成了一张可爱到爆炸的早安表情包,给他发了过去。

  收到她的回复后,陈少卿不禁笑起来,看着手机中的这张早安图,便忍不住给她打着电话。

  莫蓠刚下床准备洗漱,手机铃声便响起,看了眼来电备注“小猪先生”后,她开心的接过电话。

  “喂~小猪先生。”她轻声细语的问候着他。

  “起来了?”

  “嗯嗯,刚醒,才准备去洗漱一下。”

  “要去上课吗?等会儿?”陈少卿问道。

  “不,今天没课,我等会儿要去兼职,老板都打电话催我了。”

  “那你注意安全,记得把早餐吃上。”

  “哦~你也是~”

  莫蓠扭扭捏捏的回着他,语气极为娇嫩,陈少卿不忍的当着电话的声音,笑了出来。

  “干嘛~你笑我。”

  “没有没有,好了,你快起来洗漱一下,去忙事情吧。”

  “嗯嗯,那我先挂了。”

  “好。”

  莫蓠不舍的按下挂断,将手机抱在怀里,开心的趴在床上,傻傻的笑着,要是不是单人宿舍,而是有舍友在的话,看见她这个样子,肯定会有人以为她疯掉了。

  起床洗漱收拾了一番后,她化了淡淡的妆,穿着兼职要用的衣服,满怀愉快的心情,去往兼职的地方。

  陈氏集团中,陈少卿把手边的事务处理结束后,便让身边的男秘书备好车子,告诉他有事情,让秘书将下午的事情往后推迟。

  出了集团,秘书开着准备好的玛莎拉蒂,便载着陈少卿去柳市大学,因为他真的太想念她了,一天没有看见她,陈少卿就觉得少了许多东西。

  到了大学后,陈少卿本想给她个惊喜,便去了她的宿舍找她,等到过去发现她不在宿舍后,这才想起来早上打电话时,她说出去兼职的事情,想必是还在工作。

  还好他给她的那部手机,趁她在出院的那天装上GPS定位系统,为了方便看见她在哪儿,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放心不下她,担心自己没在莫蓠身边,她会出现什么意外。

  要是哪一天她在哪里晕倒了,这便可以靠GPS去寻她,陈少卿可不想发生这种事情,为了她的安全起见,还是偷偷的给她安上。

  跟随着她的定位,他便让秘书开车来到了莫蓠兼职的地方,透过车窗,望着那一家餐馆中来回奔波的她。

  陈少卿的心像是被刀割一样,万分心疼,秘书给他开了车门,随陈少卿一起走到餐馆前,轻轻推开门,门口服务还未来得及说出“欢迎光临”,便被他制止。

  啪~

  “你是干什么吃的!”

  “对不起,对不起!”她急忙蹲下身子拿着干毛巾,替面前这位眼神凶恶的中年男人,擦着油渍。

  她手滑了,盘子全都碎在了地上,溅起的油渍散落在那中年男人的鞋子上。

  餐馆老板听闻动静后,连忙赶来向那位中年男人道歉,随后转口骂着她,并将她今日的兼职工资全部扣除。

  莫蓠蹲在地上,眼泪不停的在眼眶中打着转,伸出手臂来,用袖子擦着眼泪,可她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就这样忍受着。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她,发现莫蓠长得十分漂亮,心中甚是喜欢,合他胃口:“呀!姑娘,看你这个样子,还在上大学吧!要不要叔叔我给你介绍一份来钱快的工作啊?”

  莫蓠没有理他,用袖子擦了擦泪水后,继续捡着落在地上的盘子碎片。

  中年男人见她不动声色,刚准备伸出手去触碰莫蓠时,陈少卿一把将他的手拦住,紧接着给了他狠狠的一个大耳光。

  “把你的脏手拿开!”

  中年男人摸着被他打得有些发疼的脸,缓过来后,向他吼道:“你谁啊!从哪来的混小子!不想混了是吧!”

  陈少卿没有搭理他,蹲下身子将莫蓠拉起来,可莫蓠因为蹲的时间对于她来说有点长,一时间站起来后没有了力气。

  陈少卿扶着她将她揽入自己怀中,靠在他的肩膀上,莫蓠睁着自己的大眼睛看着他,自己有多少的委屈,现在就有多少的眼泪流了下来。

  陈少卿用另一只手为她轻轻擦去眼泪,亲吻着她的额头,对莫蓠温柔的说道:“丫头,对不起,我来晚了。”

  莫蓠哭了出来,钻进他的怀中嚎啕大哭,一旁的中年男人看不下去,将才问了半天的话见他也没答,便挽起袖子,想要上前去揍陈少卿,而在这里却被陈少卿的秘书拦住,将这中年男人狠狠的揍了一番。

  中年男人挨揍后,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过,憋了一肚子的气,抱着红肿的脸没有脸面的溜出了餐馆。

  餐店老板看见那男人被打跑,溜之大吉后,无语至极,因为那人连账都未结,人就这么走了。

  “喂,喂,喂!你把人给我打跑了,谁给我钱啊!”

  陈少卿听那饭店老板话中带刺,不想与他多说什么,可饭店老板却得寸进尺说道:“我今天可损失大啊,你还护着这个小兼职!你先别走,把钱付清再走!”

  饭店老板边说,边走到自家店门前,拉着店门,不让他们离开,指了指那因为打架损坏的座椅后,陈少卿向秘书挥手示意。

  十几张红票从秘书手中带过,递给了正堵在门口的餐馆老板。看见这一张张闪闪发光的红色大钞后,那餐馆老板立马让出了位置,笑呵呵的对陈少卿十分友好。

  陈少卿护着莫蓠,她被吓的也不轻,身体失了力气,走路都成了问题,陈少卿见她双腿发软后,便将她抱起,当着众人的面,抱着她离开了餐馆。

  这一次,莫蓠答应了他,去他家中。陈少卿当然高兴,虽然她口中说的是只是去“水明山”待上几天,可总比她说不去的强。

  一路上秘书开着车子,后排他们两人坐着,莫蓠靠在他肩膀上,不过一会儿功夫的时间,她便沉沉睡去。

  陈少卿见她睡着后,拿起车内的毛毯,将她的双腿盖上,还让秘书将车内的冷空调稍微关掉一点,陈少卿抚着她的头发,此刻满是宠溺的看着她。

  夜晚七八点左右,莫蓠醒了过来,看见熟悉的房间,她害羞的笑了笑。

  当时到“水明山”后,陈少卿便抱着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给她盖好被子,让她安心的睡着。莫蓠已经睡了整整两个小时,现在醒来后的她,摸了摸肚子,竟然有些饿了。

  莫蓠掀开被子,想起他今天抱起她的那一刻,突然间内心雀跃,小鹿乱撞。她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他了。

  床边放的是他的拖鞋,有些大号。被她随意穿上后,跑出了卧室,下别墅楼梯时,她这才发现拖鞋不仅穿着有点大,而且她还穿反了。

  一瘸一拐的她,扶着楼梯慢慢的下着楼,因为拖鞋太大,抬脚的时候时不时滑落,她没了办法,生着气将它们踢掉后,光着脚丫子,像个三岁小孩似得,开心的下楼。

  大厅沙发上,陈少卿和自己的父亲陈天海在谈论着关于集团未来的发展方向。陈少卿耳朵灵光,听见楼梯上的动静后,便走去楼梯处看了看。

  刚到楼梯口处,莫蓠便扑在他的怀里,他见是她,便急忙张开双臂接着她,将她抱住。

  陈少卿先是激动,但放下她下来时,却看见了她光着的脚丫子,看了看楼梯处被她丢在一旁的拖鞋后,他无奈的笑了笑,有些生气,又有些心疼。

  俯下身子,陈少卿又将她抱起来,莫蓠一瞬间脸上通红,心跳的速度渐渐的加快,他抱着她,将她放在沙发上,等她坐好后,他便蹲下身子用手抚了抚她光着的脚丫子。

  “不再多休息会儿?”陈少卿问道。

  “不了,蓠蓠睡醒了。”她用着叠词回他。

  陈少卿见她红彤彤的脸蛋后,不禁笑着,随后起身去了厨房,清洗了一番手后,亲自给她做了份炒饭,热了杯牛奶,放在她的面前。

  闻到香味的她,立马精神起来,陈天海看到此番举动后,坐在她一旁的沙发上,喝了一口热茶水后,苦笑着说道:“蓠蓠啊,你可比我这个活了大半岁的老头都厉害,少卿可从来没给我这么好的待遇,老头子我很是嫉妒啊。”

  听着陈天海的说词,莫蓠开心地看着陈少卿,两个脚丫子开心的晃动着,像在荡秋千一样。

  陈少卿看了看她的脚,趁她在吃饭同父亲聊天时,便起身去了家中的储备室,挑选了一双极其少女的粉色小号拖鞋,去掉包装后,满意的拿来出来。

  走近她后,陈少卿蹲下身来,拿着纸巾轻轻擦拭了一下她的脚,随后将拖鞋一只只的穿在她的脚上。

  “哇,真好看。”莫蓠低下头,伸了伸脚上的拖鞋说道。

  “你喜欢便好。”他回道。

  饭后,莫蓠没了睡意,宁是在沙发上让他陪她看会电视再去休息,陈少卿说她是个“夜猫子”,大晚上不睡觉。

  莫蓠可倒好,每当陈少卿快要睡着的时候,就将电视换成恐怖电影,去吓他。一时间陈少卿便没了睡意。

  她以为是这恐怖片将他吓醒,可莫蓠不知,陈少卿是怕她看恐怖片被吓到,担心她所以不打算睡着。

  没了睡意,陈少卿时不时的看看她,果不其然如他所想,没过一会儿,恐怖片便到了极为精彩的地方,她捂着眼睛像只收到惊吓的小猫一样,窜到他怀中。

  陈少卿连忙安抚着她:“没事没事,我在呢,怕什么啊?”

  随后他趁机关掉了电视。

  莫蓠听他这么说后,抬起头来看了看被他关掉的电视后,这才放下心来,可这个时候,她也有些困意,伸了个懒腰后,笑着对他说道:“嘿嘿,有点瞌睡了。”

  陈少卿拉着她的手,起身回道:“走吧,去休息。”

  莫蓠红了脸,这个休息意味的事情有些多,陈少卿刮了刮她的鼻子笑着说着:“想什么呢?你睡我的房间,我整理了备用卧室,我睡那里。”

  “嗯嗯”

  莫蓠欢快的答应了他,回到房间换上陈少卿的大号睡衣后,她却因为那恐怖片害怕起来睡不着觉。

  唉……

  早知道我就不看恐怖片了

  莫蓠心中这样想着,可恐怖片的影子在她脑海中挥之不掉,于是乎,她起身穿着大号睡衣,去了他的房间。

  没有敲门,她便进去,看见的便是正在更换睡衣露出腹肌的陈少卿,莫蓠红透了脸,装过头,陈少卿不忍笑着。

  “怎么了?来找我,不会是想?”

  “没有,没有,不是那个事情……”她连忙解释着。

  “不是什么事情啊?”他邪笑。

  莫蓠逃开,回到自己房间,蒙着被子,陈少卿轻轻打开房门,看她那样后问道:“是不是害怕屋子里面有鬼啊?”

  被他这么一说后,莫蓠更是将被子捂得严实了些。

  陈少卿哭笑不得,说她非得看恐怖片把自己吓倒后,莫蓠才探出脑袋来看着他回他,说是当时不想让他睡觉,才看的恐怖片。

  陈少卿无奈的笑了笑,拿起书架上的神话故事书后,问她:“想听什么故事?给你讲故事吧,看你这么害怕。”

  嗯……

  莫蓠思索一番,想了想后,便回他:“许仙与白娘子的故事吧,我想听这个。”

  白蛇传是莫蓠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不管是新版还是旧版她都爱看,可直到这晚,陈少卿是一个为她,用尽温柔的话语给自己讲述他们的故事,莫蓠心中涌起暖意,没过多久,便在他的话语中渐渐进入了梦乡。

  陈少卿见她安然入睡后,轻手轻脚的将她露在被子外面的胳膊放进了被窝子中,盖好被子,在她耳旁呢喃着一句“晚安”后,便关上了灯,轻轻拉上了门,离开了卧室。

  莫蓠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不管她用什么办法,都毫无意义。

  现实中,这晚她哭了,眼角溢出的泪水,打湿了枕头。

  我和你就像白蛇与许仙一样,虽然相互喜欢,相互爱着对方,可又会有多少个温暖的日子容我们度过呢?

  我多么希望这与你一起生活的梦,不会想今日的梦境一样,幻灭破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