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04:如果爱就别回头

  我遇见过许多白着头发,还能手拉着手走在街道上,互相唠叨的老人。

  如果说一辈子很久的话,那么我希望这辈子能与你一起度过,我想用我所拥有的一切去守护你,哪怕付出生命,只要是你我也愿意。

  莫蓠,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的话

  只因为,我爱你

  ……

  陈少卿在准备去柳市大学演讲的这天早上,给她打着电话,结果却不见她的回复。想起此前她手机摔坏的场景,陈少卿心中一沉。

  “莫不是,这丫头把手机又给摔坏了?”

  “什么?哪有丫头!”

  门被打开,陈少卿从小到大的玩伴李东缘走了进来,听见陈少卿口中嘟囔着“丫头”二字,李东缘唏嘘一番,抬起手来指着他:“咦~少卿啊,这才多久没见,你这生活怎么多出来个丫头啊?我看这集团里面可没什么丫头这号人物吧?想来之前我刚回来的那天,你肯定背着我去偷偷找小姐姐了,也不带上我!”

  “呵呵,我要是有那闲情逸致就好了,不过我可不像你闲的没事干,去勾搭陌生女人。”

  “哎哎哎!说谁呢,说谁呢,我是那种人吗?明明是心灵手巧,长相帅气的我人缘好,我看你今天发型不大好,要不我帮你收拾收拾。”李东缘指了指陈少卿的发型不满的说道。

  “算了吧,你这花里胡哨的造型,还是别给我整了,我挺怕的。”

  “切!我这手艺,虽然比较业余,但基本操作还是有的。”李东缘拍着胸脯保证着。

  陈少卿捂着脸满脸嫌弃的看着他:“别,光头你还是能做到的。”说完,他起身从座椅上站起来,拿着秘书准备好的演讲稿向外走去。李东缘则跟在他身后,因为身为集团总经理的他也被邀请了去。

  “少卿,我问你件事。”走在他身后的李东缘疑惑不解的问着他。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他嫌弃着李东缘磨叽的样子。

  “那我可就说了,你这原来从来不参加这些无所谓的演讲,怎么这一次还想着去参加了?”

  陈少卿听他这么一问,停下了脚步,转向身后严肃地看着他。

  被他这么一看,李东缘背后直冒冷汗,陈少卿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的,现在的他可不知道是不是触碰了他的那根筋。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陈少卿简单的回答了他一句,李东缘无语的看着他向前离去的背影,心中更是好奇起来,照往常,他的这个样子都会生气或者埋怨他话多,可今天他的回答却多了些空缺。

  李东缘挠了挠头,没有再多想什么,“哎,少卿!你等会儿我呀,慢点走。”

  柳市大学内,全校的优秀师生,和前来参观陈少卿演讲的企业大亨都陆陆续续的到达了学校的演讲大厅。

  莫蓠的宿舍内,手机的闹钟声音已经响了多少遍她已经不清楚了,只是胃的疼痛让她无暇去顾及,那反复的铃声。

  而不知道在哪一次的铃声结束后,她便蜷缩着身子,昏了过去。

  阿蓠!阿蓠!……

  在一阵声音的叫喊中,她用劲全力眯着眼睛看着门外的他,着急的奔向自己。

  120!快!

  ……

  医院病房内,陈少卿怀着担忧的心情牢牢的抓着她的手,不肯离开她半步。

  眨眼间便是两天,他始终不见她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看他,而陈少卿却丝毫不在意自己脸上憔悴的皱纹。

  挚友李东缘拿着外卖的盒子推开了病房,看到这一幕时,他也想不出来可以说些什么去安慰他。

  “吃点东西吧,少卿。”

  李东缘问着他,陈少卿却没有回他什么,只是呆呆的望着病床上还在躺着的她,眼中此刻只有她一人。

  李东缘叹了口气,这两天来,他一直这个样子,想来也怪他。

  那日演讲会开始时,陈少卿没有看到莫蓠,就已经十分担心,可李东缘也不知情,毕竟他也还没有告诉他,有这么一个在意的人,在学校里。

  而他当时可倒好,非得让陈少卿演讲结束后,再去忙他自己的事情,这可倒好,演讲结束,便发生了这种事情。

  “少卿,对不起啊,要是当时我让你来找她的话,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陈少卿听到他这么说后,微微笑着回他:“东缘,这不怪你,是我没有提前告诉你事情,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明知道她有胃病,又是一个人,把她留在我身边就好了。”

  李东缘惊呆了,在他所认识的陈少卿性格里面,可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的他,为了一个女人,把所有的错误归揽到自己身上。

  两天两夜的照顾,作为从小到大与陈少卿长大的他,在此刻看明白了一件事情。

  陈少卿在乎这个女孩,比起他的生命,他更想让她安全,这恐怕是他对所爱之人的表达方式吧!

  李东缘看了看病床前的他,再看了看莫蓠,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笑容,拿起盒饭后,从菜盒中夹了些菜,递给了他。

  “我想,她醒来后,肯定不会想看见你这个样子,少卿,多少吃点吧,就当是为了以后要保护好她,不能累坏了身子。”

  陈少卿看了看李东缘,从他手中接过饭菜,吃了几口后,便放下了。

  “集团那面要来事情了。”李东缘说道。

  “哦,去接我爸,我安排好了,你代我去吧,我想陪陪她。”陈少卿拉紧她的手回道。

  李东缘拍了拍他的肩膀,收拾好饭盒后,便关上了病房门,按照他的吩咐离开了。

  陈氏集团这几日高层领导中,几人听问了陈少卿为了一个女人抛洒精力后,内部开始动荡不安。

  李东缘离开医院后,便匆忙开着车子,去“水明山”接陈天海。

  而这一次的动荡,也恰好为陈少卿揪出集团内的一些地头蛇,让他们显出身!

  此时,陈氏集团高层开始了内部会议,为首的几个高层管理人,开始计划着将陈少卿推翻的方案。

  陈天海赶往了集团与李东缘进入集团后,坐上了电梯赶往了高层会议室,李东缘先让陈老在外等一会儿,按照陈少卿的指示将手机调成录音状态,这才先行进入会议室。

  “各位抱歉,开会我来晚了!”李东缘走到自己副总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不碍事,不碍事,东缘你来的正好,我们正提议废除陈少卿担任陈氏集团总裁一职的事情呢。”坐在与之对面的集团高层万雄说道。

  “嗯……这个提议恐怕不太友好吧?”李东缘回他。

  “哎!这有什么不好的?陈少卿不务正业,为了照顾一个女人,都快三天了,没来集团一次,大家可都在等他给一个解释呢!”那万雄奸笑着站起身子来说道。

  李东缘只是扣着双手,扶着头,看着他的表演,随后万雄便指向集团的元老魏卓大声宣布着:“我推荐!魏老!来担任陈氏集团的新任董事兼总裁一职!有没有不同意的?”

  众人议论,李东缘举了举手,回他:“我不同意。”

  随后,又有些股东也跟着他举起手来,一番点数后,万雄大笑:“李副总可能要落败了!我们这边可是十个人,你那只有九个啊!”

  正当他笑的正是热烈时,会议室的门渐渐的被打开,传来了严厉的声音:“万雄!你好大的胆子啊!”

  万雄转过头颤抖着看门口的陈天海,他千算万算,漏掉了他!陈天海即便将陈氏集团交给了陈少卿,可这老头子手上的股份可是占了大半!

  陈天海走近他,万雄吓得不轻,从座椅上滑落,而那同他一起出谋划策的那几人,刹那间都放下了手,他们可都知道比起陈少卿是商业冷兵器外,这陈天海更是残忍!

  “陈老,您终于来了。”一直隶属陈天海的几个股东,站起身来亲切的同他打着招呼。

  “坐下吧,坐下吧,辛苦你们了,在集团帮了少卿不少忙。”

  “都是应该的,要不是陈老你的栽培,我们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陈天海笑着,伸手示意他们坐下,随后走到董事长位置上坐下。

  那叛逆的几人,顿时间开始手脚不安,内心慌乱着,而当李东缘把那录音打开后,那几人刹那间脸色苍白,甚至几个胆小的,已经跪下认起错来。

  “我和我儿子少卿,待你们不薄,今日发生这种情况,想必你们也是等待了许久的时机,看你们也挺累的,我也不好意思再收留你们,你们是自己走,还是我请你们走,几位便自己选择吧!”

  陈天海让东缘将免职书放在那几人面前,几人不带任何反抗,全都乖乖的签下了字,自觉的离开了会议室,他毫不留情!

  处理完这些小人物后,剩下的万雄与那魏卓二人,李东缘也甩给了他们一份文件,他们深知这文件是何。

  “今日你们二人做出这种事情,本是不留你们在集团!可是啊,少卿千叮咛万嘱咐,宁说你们二人对集团付出了许多,要我将你们留下,现在离职文件在你们手上!想走还是想留,你们自己决定!”

  万雄和魏卓互相看看,眼中的一股泪水也随之而来,他们没有想到,还是他们要害的人前来求情,让他们留下。

  随后二人站起身来,对天发誓:“我们二人,自此以后,绝不辜负少总对我们的期待!”

  陈天海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场风波就这样在计谋下不攻自破了,还为陈少卿多了两个得力的助手,这让陈天海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儿子在商业上的造化。

  连他也想不出来这么好的点子,既能挽留人才,又能化解恩怨,让他们彻底死心,臣服于自己。

  解决完公司所有事情以后,陈天海让李东缘带着自己前往医院,去看望自己的儿子陈少卿以及未来的儿媳。

  车上李东缘和陈老开着玩笑说道:“伯父,那姑娘魅力太大,以后少卿可要吃亏了。”

  此话一出,惹得陈天海笑的合不拢嘴回他:“哎,让他吃点亏未必不好,再说了,把他管住我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两人赶到医院后,陈天海看着自己儿子焦虑憔悴的面目后,很是心疼,再看看还未醒的莫蓠,他可着急了。

  陈天海想到当年他对陈少卿的母亲的爱情,也是如此,不免触景伤情了些。

  但陈天海庆幸,上天对陈家人不薄,对陈少卿不错,把她送到自己的这个孩子身边,有个值得他每天牵挂的人,时刻给予他温暖。

  陈天海走近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来握着莫蓠的手,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他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可爱而又漂亮的未来儿媳。

  “爸,阿蓠她会醒来的对吗?”陈少卿抬起头来,用着憔悴的眼神看着他。

  陈天海放下莫蓠的手,走到儿子陈少卿身旁,拍着他的肩膀回他:“会的,这么可爱,活泼的女孩,老天爷不会这么残忍,让她迷失在梦中。”

  陈少卿沉默不语,但眼神中似乎多了一线希望,紧紧的握住她一旁的手,为她呼气递送温暖。

  这一刻,陈少卿只想自己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她醒来!

  陈天海待了一会儿,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该走了。陈少卿还是那样呆呆的看着她,陈天海临走前他告诉父亲“有她在的地方便是他未来的归宿。”

  陈天海没有阻拦,也没有说些什么,因为他了解自己的儿子,决定的事情便不会轻易改变。

  等到陈天海和李东缘都走后,他反锁住病房门,这一刻,他只想现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阿蓠,都怪我,要是我演讲时早点去见你的话,就不会这个样子了

  阿蓠,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一直在这里,我求求你不要再睡这么久了

  阿蓠,等你醒后,和我生活在一起吧,你没有家人,我们便做你的家人,让我保护你一辈子

  ……

  阿蓠从今往后,我会好好保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只盼你能醒来,只要你想,只要我有,我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