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负卿莫别离 > Chapter 03:摸了女生的头就是一辈子了

Chapter 03:摸了女生的头就是一辈子了

  “就送到这里吧,小猪先生。”

  “哦,那小猪先生便只能乖乖听话,答应你了,送你到这里便是了。”

  陈少卿给她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子替她开了车门,周一的柳市大学人来人往,莫蓠下了车后不舍的与他道别,与他生活了几日才发觉,自己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他。

  学校的礼堂钟声来的是那么及时,沉重的钟声敲醒了她,挥了挥手与之告别后,她快速的向教学楼那边跑去,头也不回,只剩下他站在车前痴痴的望着她离开的背影。

  没有再见的话语,此今一别,连他都不知道会不会还有机会与她见面,而再一次的见面又会是何时,只是依稀间他觉得总有一日会和她再次相见。

  教学楼中,莫蓠站在楼梯口处,隔着一层玻璃看着站在车前的他,一直等到他离开后,她才走进了教室。

  上课后,她的心思远不在教室,想起与他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令她感到的不是别人口中所说的那般冷漠无情,而是他带给她的温暖和亲切感。

  陈少卿回到了集团里面,开始了繁忙的工作,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一般模样,是这么的不真实,唯有“莫蓠”这个名字,令他魂牵梦绕,在他的心中徘徊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周还是三周,陈氏集团内部的工作忙的差不多的时候,一场让他惊喜的邀请函,随之而来。

  在柳市大学内,学校邀请了他作为青年企业家为柳市大学的学生进行演讲,当秘书告诉他这个消息时,本以为一向不会参加这种会议的他,竟然接受了!

  集团内,每一个部门都在打赌他会不会参加这种无聊的演讲,全公司的人都以为他会推掉或者拒绝,可这一次所有的人都压错了。

  陈少卿接受了邀请,就连柳市大学方面听见这个消息时都极为震惊。连着几天,柳市大学都在高调的宣传着“陈氏集团”年轻董事长来学校演讲的事情。其余市内的大学知道后,满是羡慕与嫉妒。

  莫蓠知道这件事情时,还是那校园广播,提醒了他,这几天她手机被自己不小心给弄坏了,现在还在那校园外的维修手机的店里面修理着。

  站在广播室外的校园报刊前,她清晰的看见并且了解到他会在后天来学校进行演讲的事情,莫蓠激动不已。

  刚想打电话问一问这是不是真的,摸了摸口袋却只能作罢,手机的时代,她的手机还在维修站躺着。

  另一边,陈少卿拿起电话不停地打着同一个号码,一旁的秘书看不下去,想着替他拨打号码,却被他坚定的拒绝,陈少卿有点不安起来,站在大厦窗户旁看向玻璃外的远方,眼里满是焦急。

  他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通电话,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自己对她的一份担心,拿起外套,叫上秘书同他一起去往了柳市大学,恰巧下楼时,多年的挚友李东缘从国外赶了回来,看着火急火燎的陈少卿,他一脸疑惑。

  陈少卿看见他回来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说了句:“有事,等我回来再说。”话刚说完,陈少卿便快步走着,消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留下李东缘站在原地,挠着头,不知道他此刻急些什么事情。

  坐在车子上,陈少卿的电话从未停过,可电话的那一旁传来的声音却只是冷冰冰的无人接听电话关机的字语,到了柳市大学,他直接前往了那校长办公室。

  见到陈氏集团企业的大BOSS后,柳市大学的校长急忙迎接他,招待着他坐在办公室里面休息,了解了一番他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后,便让学校内的学生部部长,去音乐系的教室里面,唤她前来办公室。

  “19钢琴系的莫蓠,校长办公室有人找你。”

  还在上课的她听见后,先是一愣,随后便想到了是谁在寻她,现在这种事情除了他陈少卿,谁还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校长出力。

  收拾了一下课本,向老师说明了一下情况,她这才去往了校长室。敲了敲门,推门进去后,果然如她所想,校长室沙发上坐的正是他。

  莫蓠心中窃喜,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在看见他的这一刻更是如此,她恨不得扑在他温暖的怀中,而陈少卿看见她时,竟在第一时间坐不住,站了起来,随后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的喜悦,他便又严肃起来,向校长道别之后,拉着她气愤的离开了办公室。

  “你慢点,我的手都被你咯疼了。”她带着一丝的不满对他说道。

  此后,陈少卿才慢慢松开她的手,看着她确确实实毫无损伤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才渐渐的放下心来。

  “你不接我电话!好大的胆子!说吧,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莫蓠窃喜,原来此次他来找我是为了这件事情。

  而她却故意绕了绕圈子看着他对她着急的样子回他:“因为我的手机在男朋友那里。”

  陈少卿气愤不已,听见从她口中说出“男朋友”三个字。再次拉着她,向前走去,严厉的对她说道:“好一个男朋友!我要见一见!”

  随后,莫蓠笑着反拉着他:“好好好,我这就带你去。”

  不一会儿,他便站在了一个校外的手机修理维修处的广告牌下边,可他却看了半天只见那维修处店中四五十岁的大叔,并未见什么“男朋友”之类的人物。

  陈少卿问了问她,莫蓠抬起手来指了指上面的广告牌,之后他才羞愧至极,那广告牌上的名字让他哭笑不得,只见那“蓝盆友手机维修店”几个大字闪闪发光,甚是辣眼。

  “怎么样?是不是蓝盆友?”她大笑着问他。

  陈少卿不甘心,看她笑的如此灿烂,指了指那手机店中的大叔:“我还以为是他呢,还在想你口味挺重的。”

  “什么!我我我!审美那么差的?”

  “不好说,不好说啊。”

  陈少卿边说边摇着头调蓄着她,两人互闹几句,维修店的大叔可听不下去了,拿起纸巾将自己的耳朵堵住,不想听他们叽歪。

  “同学,你的手机没法修了,这手机都修理好几回了吧?还是换一个用吧。”维修点老板拿着她的手机说道。

  “不行,我舍不得换掉它,麻烦你再试一试吧,再修这最后一次,拜托拜托。”莫蓠急忙求着那维修点大叔。

  想起自己每个月那点生活费,最近母亲又生病住院,她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兼职也才找到,月底才给她工资,现在的她唯一的办法便是祈求那维修手机店大叔能够修好它。

  “唉!我说姑娘啊,你也别折磨我了,这手机真的没有办法再修了,你还不如用这修手机的钱重新买一个手机呢,多划算啊。”

  陈少卿听到那维修店师傅说着,看了一眼她的手机,那屏幕已经破碎,而手机型号也是几年前的,他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真心佩服她能够如此节约,将一部手机用上好几年。

  陈少卿拦了拦莫蓠,从维修店师傅手中接过来她的手机。莫蓠本想让老板试着再修理修理,可看见陈少卿从大叔手中收下后,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不再祈求那维修店大叔能够修好手机。

  看了一眼被他拿着的手机,便只能跟在他身后,离开了维修店。

  “手机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要人家去帮你修啊?你这不是折磨人嘛。”

  “我用又不是你这位大老板用!破是破点,但是陪伴了我这么久,我可舍不得换掉它!”莫蓠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从他手中夺过手机。

  陈少卿无言以对,看着现在如此可爱的她,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而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抬起手来摸了摸她的头。

  莫蓠嘟嘟嘴,满是委屈的看着他,等到陈少卿秘书赶到后,他便让秘书把自己不常用的手机送给了她。

  “用这个吧,就当我送给你礼物。”他将她手摊开,把手机放在了她的手上。

  “那你怎么办?尤其是工作的时候,这上面肯定有好多人的电话的。”她着急的问道,生怕会影响他的工作。

  “没事,我工作用的手机不是它,这个手机是家用的,不信你看看通讯录。”

  莫蓠听他这么一说,翻开了手机的通讯录,果不其然如他所说,上面只有几个备注名字,而当她看见那备注中“小猪夫人”的字语时,她点了进去,瞬间她的脸红了起来。那备注中的电话号码,正是她的手机号码。

  陈少卿见她反应不太对劲,突然间想起手机中给她留下的备注,他想拿回手机解释一番,可莫蓠倒好,一个退步开心的将手机抱在怀中,陈少卿无可奈何,拿她没了办法。

  “送给别人的东西就不能要回去了,再说了,摸了女生的头,就只能一辈子只宠她了。”

  “好啊!那我便一辈子只宠你!”

  陈少卿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刚说完,他便立刻给了她答复。莫蓠眼角渐渐湿润起来,她站在原地,让泪珠肆意的流淌,不去顾及它。

  陈少卿见她流泪后,急忙上前去安慰着她,他知道自己的嘴也笨说不出什么像样的话来,他担心自己的回答和安慰会不起作用,便从包中拿出纸巾来安扶着她,为她轻轻的擦着眼角的泪珠,而这一安扶可令他束手无策,莫蓠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着。

  陈少卿没了办法,只能任凭她就这个样子哭泣,自己则在她的身边不停地安慰着,一旁的秘书看了看,为了避免尴尬,当场向他请了假,陈少卿应允后,那秘书便半捂着脸溜之大吉。

  看见那男秘书逃走后,莫蓠许久后才抬起头来,深情的看着他询问道:“小猪先生,你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吗?”

  “不知道啊。”他不假思索的回道。

  “那你还说一辈子只宠我!你骗我的咯!”

  陈少卿继而一笑,再一次摸了摸她的头:“要是有你在我身旁,一辈子多长,我不想知道,和你在一起对我来说,便是一辈子吧。”

  “真的?”莫蓠从他手中拿过纸巾擦了擦眼睛,再次看向了他,而这一次陈少卿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她,便是一个吻落在他的脸颊上,真诚而又单纯。

  随后,她慌忙的逃开,脸上洋溢着笑容。只剩他站在原地用手轻轻抚摸着脸颊,心脏不停的跳动着。

  可她深知自己不能这样!

  而能让一个初恋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切告白……

  这日,他和她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陈少卿很是高兴,晚上一整晚都没有睡着,就连第二天公司开会的时候,时不时的笑着,整得当时全公司的人都以为他吃错了药,不然怎么可能会在开会的时候傻笑。

  而莫蓠那天晚上很晚才回到学校,没有人知道她那日下午吻完他的脸颊后又去了哪里,只有她哭红的双眼,依稀还能够看得见。

  世界这么大,你是我的仇人,我却喜欢上了你!我的心,就如那落叶的梧桐,困在孤寂中无法脱身,喜欢上你,是我没有计划到的事情,也是我要走错的路,无法回头。